馬克思還魂的「新資本論」(3之1)

「1%的富人擁有全球近一半的財富」,貧富間的鴻溝再度引發社會熱議。
Fotolia
第145期
曹長青
作者為美籍華裔評論家,網路影視評論「長青論壇」主持人。

經濟學著作,尤其是一部近700頁的磚頭,能爬上《紐約時報》和亞馬遜網路書店的暢銷榜,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法國經濟學教授托馬斯.皮凱提(Thomas Piketty)的《21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wenty-first Century)就在過去兩個月來成為這樣一個新寵。

這部被稱為「新資本論」的專著有此幸運,當然與以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為首的一批西方左派「伯樂」(唯恐趕不上列車般)的熱烈推崇有直接關係。克魯曼本人就連續寫了四篇文章,稱該書為十年來最重要的經濟學著作。那麼該書到底在哪裡刺激了左派的神經,讓他們如此興奮?

十八、十九世紀,在資本主義起步階段,由於礦山、機械、鐵路、火車等重工業的迅猛發展,出現了一個所謂原始資本積累時代,產生了一些巨富(所謂鍍金時代),帶來了貧富的巨大差別。文化界相應而生的,不僅是巴爾扎克、雨果、狄更斯等作家展示窮人悲慘命運的小說,更重要的是,人所共知,產生了馬克思的《資本論》。

《資本論》的宗旨就是要解決貧富不均的問題,它不僅主張消滅階級差別,甚至要消滅私有財產,以此達到人人平等的公正、公義社會。按照這個美麗無比的烏托邦去試驗,導致了人類有史以來最殘酷的共產主義。二十世紀,共產主義帶來的地獄般的惡果和在全球的慘敗,使「馬克思主義」成了左派也避之不及的瘟疫般的詞彙。但貧富不均、如何去「均」,依舊是左派知識分子夢魂繚繞要「解決」的問題。

左派分魚 右派釣魚

大家知道,左右派不同的關鍵在於:左派關注如何「分配」財富,右派關注如何「創造」財富。換句話說,左派關注如何「分」魚,右派關注如何「釣」魚。左派的理由是:必須平均分配財富,社會才有公義。右派的理由是:一、不創造出財富,拿甚麼去分?二、把勤奮智能者的錢,強行用稅收方式分給懶惰者是不道德的。

這本「新資本論」一如左派慣例地盯著如何「均貧富」的問題,而不是關心創造財富。它被稱為「新」當然只是換了新裝的《資本論》。作者聲稱他沒有看過資本論,但卻被有心的美國經濟學教授指出有70處引述馬克思。「新資本論」不只是老生常談地強調「1%的富人擁有全球近一半的財富」是多麼的不合理,而是把焦距集中在新一輪資本主義發展帶來的巨富:像比爾.蓋茨這類科技暴發戶、對沖基金經理、高收入的大公司總裁等那些可能只占0.1%的人。

皮凱提說,他並不是宣揚要人人平等,只是指出,上述這些人的巨額收入,和普通工薪階層差了天壤之別,是不合理的。他還用大量數據去證明一個無數人的經驗:投資回報率比薪水收入高。所以,巨富們靠投資獲益,更加劇了貧富不均(新一輪鍍金時代)。而這些巨富的巨額資產自己根本花不完,只能是留遺產給子孫,於是整體社會財富的大部分,就會被掌控在那些不勞而獲的巨富子弟手中,形成一個由家族王朝世襲財富組成的「世襲資本主義」時代。所以必須採取措施,遏阻這種財富集中在少數富人後代的現象。而遏阻的方法就是大幅增收遺產稅,不僅國內徵,還要全球徵財富稅。否則這種不合理狀況將導致社會不安,危害民主制度(潛台詞,有可能發生動蕩或革命)。

皮凱提宣稱他並不反對資本主義制度,只是指出這個制度裡的不合理(但馬克思的《資本論》也沒直接說反資本主義,但是告訴你資本主義有多「罪惡」)。

 

賈伯斯的貢獻無可估量

回應「新資本論」的問題起碼有兩個層次:一是怎麼判斷「合理/不合理」?二是如果有不合理,甚麼才是「道德、可行」的解決辦法?

首先怎麼判斷收入是否合理。像蓋茨、賈伯斯這類巨富,他們擁有的財富是一個人幾輩子、幾百輩子也花不完的。但是,他們的創造是多麼巨大地改變了整個世界!這還用說嗎?這個價值可以計算得出來嗎?事實是:他們的貢獻無可估量,但他們的財富卻可以估量。

人們最忿忿不平的是對投資公司那些基金經理,及大公司CEO等。基金經理們是無論基金賺錢虧錢,他們都照樣抽成。CEO們則無論公司盈損,他們都年薪百萬千萬,還有豐厚紅利;如果他們和員工的能力差別是10,那他們的薪水/獎金/紅利的差別可能是100、1000。那麼這個收入差別是靠甚麼來決定的?

 

這本《21世紀資本論》還沒有中文版,就已經在華文世界引起轟動。網路擷圖

 

事實上,收入差別是否合理幾乎沒有尺度去衡量(人和人之間能力或努力的差別,經常就是那麼一寸,但趕不上的人,就像距離千山萬水那麼遙遠地永遠趕不上,這裡排除其它不正當因素),我們就算收入上的巨大差異是不合理、不公平的。那麼解決這個問題的權力交給誰?「資本論」當然是要交給政府,它號召要用遺產稅、財富稅這個武器,消滅財富的不平等——對收入50萬美元以上者收80%的懲罰稅,然後還要對富人再全球徵稅。

 

偽善左派要權力

皮凱提教授說他不反對私有財產,但如此做法不就是要逐步剝奪私有財產嗎?剝奪財產就是剝奪權利,剝奪權利就是剝奪自由——這是一條清晰明確的通向奴役制的道路,海耶克早已寫得清清楚楚,但馬克思的繼承人怎麼可能去看海耶克。

除了用國家力量「合理合法」搶劫創造者財富的行為完全不道德之外,政府分配的弊端更明擺著:首先,建立各種發錢的低效率官僚機構,他們本身就是一筆龐大的支出。其次,閉著眼睛胡亂撒錢,能把錢撒出去就行,因為必須把錢撒出去,才能保住養活他們自己的政府機構的存在。再者,政府越撒錢養懶漢,就製造越多的賴在政府身上的寄生蟲。

政府的功能,應該僅限於「阻止壞事」——軍隊(保護國民不受外敵侵略)、警察(保護公民人身和財產安全)和法庭(調解糾紛),而不應去「做好事」。壞事有限,政府就有限。而好事無窮,政府就可以無限擴大——今天是食品券、免費教育,明天是免費養孩子、免費醫療,後天就是免費營養品、免費渡假,免費看球,免費聽歌……富人有享受的權利,窮人憑甚麼沒有?政府越給,窮人拿的越仗義。世界上永遠有相對意義上的窮人,今天的窮人標準是有一萬塊錢,一百年後窮人的標準可能是「只有」一百萬。永遠沒完,於是政府就永遠擴大。到最後就是大家一起「共享」共產地獄。

 

全球徵稅是烏托邦

那難道老弱病殘就不應該有人管了嗎?左派義正詞嚴地譴責,右派就是沒有同情心。事實上,右派絕不是沒有同情心,而是右派相信,人的天性裡面有巨大的善良和同情心,社會上的民間機構、慈善捐款等等,足夠照顧那些生活不能自理的弱者,會比政府照顧得更好、更有效率,用不著政府多操心。事實上,政府不是真操心,而是那些權力者要通過擴大政府而擴大自己的權力。

「新資本論」作者說他並不是要擴大政府,與此同時他卻要求政府承擔教育、醫療等等社會福利功能。不擴大政府,擴大稅收,怎麼增加這些項目?拋開他的意識形態,就憑如此隨便的論調怎麼叫學問?再比如,他那個全球徵稅的建議,不僅那些歌頌他的左派們都認為完全沒有實施的可能性,連他自己也認為是烏托邦。既然是烏托邦,為甚麼要提出呢?這就是典型的左派虛偽——只管提出美麗願景,表示我多麼站道德高地,多麼正義無比。至於能否行得通,那就不管了。

「新資本論」還指出,由於政府權力介入,導致很多巨富並不是像蓋茨那樣靠自己的智慧和能力而成巨富,而是靠跟權勢掛鉤,得到特權、優惠、方便等而暴富。這是事實,就像中國太子黨因跟權力的近水樓台,得到批文、建築項目、貸款等等而暴富,並不是靠個人的優秀。比如一些華爾街金融機構,的確是因跟政府的各種關係而得到巨額收益,其CEO等的薪水、紅利等成百上千萬。

 

《21世紀資本論》作者托馬斯.皮凱提教授主張對巨富「全球徵稅」,而且對年收入超過50萬美元的人,再收80%的處罰稅。Getty Images

政經分離才是正道

這的確是相當嚴重的問題。但這個問題,恰恰彰顯了政府和經濟密切聯繫之惡。明擺著,政府干預經濟的權力越大,官商結合的傾向越嚴重,不合法謀暴利的人就越多。真正的解決辦法,只有大幅縮減政府對經濟的干預,最後徹底和經濟脫鉤——政經分離。當政府不再和經濟活動有關係,那麼商人就沒有可能通過政治權力來謀求經濟利益。沒有了「批文」,就沒有了通過批文而發橫財的機會。

政經分離了,也就不存在「分配」財富的問題。那不僅層層管「發錢」的官僚機構立刻沒有了,官員的權力也立刻大幅降低。選舉時就不再是那些用承諾擴大福利撒納稅人錢的政客上台,而是誰更有能力給公民提供安全保護誰上台。

目前政府瘦身都非常艱難,政經分離當然更難,但卻絕不是烏托邦。政治和宗教的分離經歷了二千年漫長的歷史,終於在所有西方民主國家都得以實現。政經分離,看似比政教分離更困難,但只要它是正確的、符合人類生存發展天性的,就一定有實現的可能。

這本「新資本論」提出的所謂「世襲資本主義」時代,更是故作驚人之語。即使有那麼一個世襲財富階層,也完全沒有甚麼可怕。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惡,從來都不是富人製造的,而是政府。民間的仇富心態更絕不像這個皮大教授渲染的那麼嚴重。我們看即使在中國那個致富機會極端不平等的現狀下,民眾的仇富心態都不那麼嚴重,而在致富機會遠比其它國家平等的美國,仇富心態就更低。

事實上,普通民眾從來都不那麼仇富。是「新資本論」作者這類的左派知識分子在一路煽動仇富心態,他們才是要造資本主義反的真正禍根。

延伸閱讀:

「新資本論」被瞎子熱捧(3之2)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惠風文集 雞同鴨講──英語篇
訂閱了一本亞洲版的英文綜合性月刊,這家老字號雜誌的Humor笑話版面,最使人解頤。一小段、一小段短短的,睡前在床上翻閱,頗為閒適快意。…
央視主持人調侃「春晚」引迴響
中國「春晚」是中央電視台過年時舉辦的全國「春節聯歡晚會」的簡稱,也是每年眾星雲集的盛會。今年繼歌壇一姐那英不滿央視要求改英文歌詞,…
美國三大媒體 連闖「誤報門」
《美國廣播公司》(ABC)、《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華盛頓郵報》2017年12月上旬接連發生報導失誤。…
全球化更須努力發展在地經濟
「一石二鳥」是很愉快的想像,但在現實上很少可能實現,要打到兩隻鳥通常至少要兩顆石頭。「摸蜆仔兼洗褲」也許不錯,但通常也洗不乾淨。…
民以食為天 藥食乃同源
人生活在天地間,老天以五味養人。《內經》說:「五味入口,藏於腸胃,味有所藏,以養五氣,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這個「神」,…
英國為何跟美國「作對」
俗話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過去多年,都是美國更強調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小政府,大社會,減稅,控制福利等),…
薛永昌逆向思考 打造彪琥製鞋王國
1990年代前後,台灣傳統產業因為勞工短缺及成本高漲問題面臨抉擇的當口,台商流行一句充滿無奈的玩笑話:「是要在台灣等死,還是要去中國找死…
《田禹治:超時空爭霸》道與魔穿越時空的對決
「道士何者乎?可以呼風,可以喚雨,可日行千里,可仗劍中衝鋒,統帥天下。或者是萬千豪情化柔情!行俠仗義即道者該為之事。」田禹治假冒玉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