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

魔鬼訓練營中的中國奧運童工

接受奧運「魔鬼訓練」的小孩被網友稱為「奧運童工」。
接受奧運「魔鬼訓練」的小孩被網友稱為「奧運童工」。
Getty Images
第20期
苦言、華青

北京奧運會上中國代表團獲得金牌總數世界第一,中共黨媒無不自吹這是「舉國體制」的勝利。中國奧委會副主席崔大林也曾表示,「中國奧運金牌在數量上逐屆提高,主要歸功於中國競技體育舉國體制發揮了很大作用。」然而很多評論指出,中國體育「舉國體制」弊端重重,不但不利於全民體育的發展,也嚴重摧殘運動員的身心。

接受「魔鬼訓練」的「奧運童工」

中國為培養金牌選手採用了人海戰術,從中、小學學童中,經嚴格體能測驗,挑選有潛能者,送到各地體育學校,隔絕社會進行封閉式集訓。現在全中國有三千多所青少年體育學校,近40萬青少年(年齡最小者只有七、八歲),然後再從這些青少年運動員中挑選頂尖者特別集訓,培養參與全國與國際體育大賽。

「少年體校」成了中共體制下主要培養專職運動員的搖籃。這些兒童從小進入體校,被迫接受「魔鬼訓練」,把人生的全部希望寄託在成功率極低的奧運金牌上。他們從小被殘酷摧殘著直到長大,部分有幸攀上塔尖的固然耀眼,但背後的辛酸不是外人可以想像的。

這些接受「魔鬼訓練」的小孩被網友稱為「奧運童工」,在網路流傳的照片中,孩子受訓時身體所承受的痛苦充分表現在幼小的臉龐上。一位廈門體育記者數年前採訪福建省體操隊後披露,他看到一位小體操運動員「細小的手掌皮開肉綻,皮下滲著腥紅的血,肉嵌著紫紅色的血。真分不清哪塊是血,哪塊是肉哪」。

美國《時代》雜誌最近到山東訪問了三所體校:青島體校(中國培養奧運選手的重點體校之一)、濰坊體校和魯能乒乓學校。其中提到一個14歲的農村姑娘陳雲,在測試了肩寬、腿長和腰圍後被認為有潛力,而安排練舉重;一位少年因注意力集中、肩膀寬、視力好而被挑選為射箭手;而速度快,手眼協調超人則派去練乒乓球。儘管他們在這之前對這些運動所知甚少,也無興趣。《時代》雜誌還說,學校的標語和宣傳畫都是強調「為國爭光」。

這三所學校全部為寄宿,學生們每天至少五、六個小時訓練,甚至包括晚上。雖然校方表示,學生主要時間是學文化課,課餘才練運動。但記者很驚訝地發現,校園裡看不到一本教科書。有位練賽跑的少年表示,他每天的生活除了跑步,就是睡覺。

揠苗助長 身心飽受摧殘

更有甚者,中共隱瞞選手的年齡,讓孩子上場比賽。近日被爆兩名中國體操金牌選手何可欣與楊伊琳的年齡造假。根據中國國家體育總局體操中心一份文件顯示,何可欣生於1994年,年僅14歲,而楊伊琳生於1993年8月,剛滿15歲,二人實際均未達到奧運規定的參賽年齡16歲。還有一個叫江鈺源的也被爆虛報年齡。中國奧運女子體操隊才幾個人,居然有三個年齡造假,中共就以如此造假的手段奪了幾面女子體操金牌。

奧運規定選手的年齡下限是為了保護選手不被揠苗助長,但是中共當局似乎把選手當雜耍戲班的團員對待。有網友說:「現在街頭有些耍雜技的男童、女童,還有斷手、斷腿的殘疾小孩乞丐,他們被殘忍地致殘後,去乞討供養丐頭享樂。大家現在看看中共為了它的黨面子,所做的事與丐幫的丐頭有何區別?在中共的眼裡,人算甚麼?共產黨能活摘人體內的器官賣錢,它還有甚麼事不敢幹?」

舉國體制也給現役的運動員帶來了沉重的心理負擔。男子羽毛球雙打銀牌得主蔡贇這樣形容爭取金牌的壓力,「過去一年總感覺有一把刀一直對著我,壓力非常大。」

中國運動員=國家公務員+半文盲

殘酷的事實是,除了極少數菁英中的菁英,絕大多數這些青少年都奮鬥不到出人頭地為國爭光的一天。而且即使爭過光的但不是明星級運動員,下場也可能很悲慘。《中國體育報》說,80%的運動員退休後因為沒有文化,沒有一技之長,謀生艱難,其中很多人還因運動過量而落得一身疾病,甚至成為殘廢。

吉林體工隊女舉重選手鄒春蘭曾得過全國冠軍,共拿過七枚金牌,並打破過一項世界紀錄,1993年退役後,因為只有小學三年級的教育程度,只能去當澡堂搓澡工,生活潦倒。她退役是因為渾身是傷,肌肉沒有彈性,已無法再舉重。鄒春蘭指出,很多退役運動員都有她這樣的經歷。

從9歲就開始馬拉松訓練的郭萍,26歲退役的時候,除了小學文化程度和因運動受傷垮掉的身體之外,甚麼都沒有得到。

前北京馬拉松冠軍艾冬梅,退役後竟靠著在街頭賣爆米花和廉價服裝為生。據報中國每年有三千運動員退役。

在中國的網站上,有人說,「中國運動員=國家公務員+半文盲。」而這卻是中國運動員訓練體制的真實寫照。

運動員培訓 中美大不同

中國自1984年首次在洛杉磯參加國際奧運比賽以來,奪金搶銀的勢頭就一直很凌厲。北京當局靠舉國體制發展菁英體育,為了2008奧運奪金,這四年投入約200億元人民幣,平均每一枚金牌約4億元。但是拿到金牌最多(51枚)的中國就代表是體育強國嗎?這也成為當今網路上最熱門的話題,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而前中國女排當家主力、現任美國女排總教練郎平的一句話──「我在美國直到2月前是光桿司令」成為這一熱議問題的經典答案。

郎平在中、美兩國都擔任過教練,從2005年起便執教於美國女排,這次由她帶領的美國女排在京奧女子排球預賽中以3:2戰勝了中國隊。郎平在賽後談了自己對於中美兩國運動隊參加奧運比賽有何不同的親身感受。

郎平表示,在美國這幾年中,她每次集訓帶的隊員都不一樣,更誇張的是,很多時候她都不知道自己的隊員是哪些人。今年4月,郎平帶著美國二隊到中國打了幾場練習比賽。可是即便距離奧運開賽只有4個月時間,此時的郎平仍然不知道接下來參加北京奧運的隊員會是誰,哪些隊員會回來。最後,美國奧運代表隊直到比賽前2個月才開始組建。郎平說,組建以前她是「光桿司令」,沒有集體活動。

比較中美的不同,郎平表示,美國女排是個純業餘球隊,隊員們都是兼職的,平時在各自的公司、單位工作,體育只是她們的業餘愛好,政府也沒有發給他們固定工資,都是靠自己養活自己。而中國隊員就完全不同了,國家養育著她們,一年四季組織訓練,為了奧運多年前就開始準備,通過訓練,層層選拔,好中挑優。

舉國體制 毀了多少人的一生?

中國不少有識之士認為,舉國體制與奧運精神不符。各家網站的評論說,舉國體制是前蘇聯在1950年代創建的,後來為絕大多數共產集權國家所仿效,目前僅存的只有中國還在實行。

「新語絲讀書論壇」的評論說,如果作一個對比,可以說,中國體育是國家行為,西方體育是社會行為;中國是官辦體育,西方是民辦體育;中國是菁英競技體育,西方是大眾健身體育。在外國,奧委會是民間獨立組織;在中國,奧委會與中國總管體育事業的最高機構「體育總局」是合二為一的。

「新語絲讀書論壇」的評論還說,動用全國人力,選拔有運動天分的青少年進行封閉式集訓,但目的只是讓少數體育頂尖者去爭奪獎牌,結果犧牲了數十萬計運動員的青春,甚至給許多運動員造成終身傷害,毀了他們的一生。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李威儀驕傲說出台灣的「攝影之聲」
電視上,美麗的女孩在悠揚的樂聲中,優雅地漫步於海邊。女孩望著美景淺淺一笑,舉起手中的單眼相機「喀擦」一聲,風景瞬間顯像於螢幕上。…
「SOFU舒.服」的MIT之路
lativ事件發生後,很多人都在想:台灣網路成衣自創品牌,到底還有誰是完全的MIT? 據「東森新聞」調查報導,網路自創品牌lativ、…
2011國際十大新聞 - 7. 南蘇丹獨立 中國覬覦石油利益
2011年7月9日0時,南蘇丹(Republic of South Sudan)獨立,誕生為嶄新的國家,成為第193個被聯合國承認的國家、…
甩台灣救美國?紐時投書被批愚蠢
《紐約時報》專欄11月10日刊登一篇〈甩台灣 救經濟〉(To Save Our Economy, Ditch Taiwan)的文章,…
中國「兩會」的服裝廣告秀
我們教研室有個青年教師,由於研究課題的需要經常去西藏。有一次去了半年,回來以後告訴我,在西藏最想念的就是電視廣告。…
上海男子中學現身 解決「偽娘」問題
由於女權抬頭等各項因素使然,據說目前已經走到《易經》所言「陰盛陽衰」的時代。 這種現象在現今中國大陸尤為明顯。大陸的男孩子越來越「奶油」,…
提煉中藥抗瘧疾 屠呦呦獲頒諾貝爾醫學獎
2015年度諾貝爾獎頒獎典禮12月10日在瑞典斯德哥爾摩音樂廳舉行。今年有10位諾貝爾獎的得主出席儀式,並從瑞典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
中國製造業失勢 美國公司轉向墨西哥
近年來隨著中國製造業的成本上升,湧入中國的美國製造商已經將其目光轉向墨西哥和其他地區。墨西哥成為全球商品最搶手的建廠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