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窗

全球鬧水荒 水戰爭即將引爆

全球鬧水荒 水戰爭即將引爆
長江乾旱問題情勢嚴峻,圖為2007年12月7日南京市的長江乾涸河岸。Getting Images
第3期
李高遠
人口成長、都市化及各種農、工業蓬勃發展,
使得全球用水量大幅增加。
然而,全球性的乾旱,人類活動造成對水源嚴重的汙染,
加上不當的水力利用及管理,
造成全球可用水資源的急劇減少……

全球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水資源危機!

水權爭奪與國家衝突,是水資源短缺帶來的另一個人類問題!布洛克(John Bulloch)與達維斯(Adel Darwish)合著的《水的戰爭》一書中,提出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來源:「世界上有214個國際河流和湖泊流域,其中155個是兩個國家共有的,36個是三個國家共有的,23個是多達十幾個國家共有的。」

然而,在這樣的情勢下,卻沒有任何法律規定這些國際河流應該如何被分配利用,流域內的國家各自宣稱有利用、蓄水、分流甚至汙染境內河流的權利,而倒楣的下游國家往往必須承擔因上游國家築壩攔水或汙染水源的後果。水資源是如此攸關民生經濟,以致於當水資源不足時,各國之間對於水權的爭奪便成為衝突及戰爭的導火線。

近年來,由於人口成長、都市化及各種農、工業蓬勃發展使得全球用水量大幅增加。此外,全球暖化效應導致氣候變遷帶來全球性的乾旱,人類活動造成對水源嚴重的汙染,加上不當的水力利用及管理等等原因,造成可用水資源的急劇減少。

中東搶水 情勢嚴峻

中東因宗教、邊界等問題長期處於紛擾之中,而該地區的沙漠氣候更使水資源成為兵家必爭之地。以色列已故總理拉賓曾指出,中東即便其他問題都得到了解決,單一個水的問題就能在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間再次引發一場戰爭。目前中東地區的最有可能發生衝突的國際河流,包括由以色列和敘利亞、約旦共用的約旦河;由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分享的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以及流經衣索比亞、蘇丹、埃及的尼羅河等。

以色列與敘利亞、黎巴嫩、約旦及巴勒斯坦之間,或多或少都有關於水權方面的糾紛,以色列在第三次中東戰爭占領了有中東水塔之稱的戈蘭高地及約旦河西岸,這幾年以色列及敘利亞的談判中,以色列答應自戈蘭高地撤軍,卻堅持對加利利海的控制權,《經濟學人》周刊指出:「敘利亞在加利利海的水權問題,已成為以色列及敘利亞和平協定唯一的絆腳石。」

土耳其在幼發拉底河上建造阿塔圖爾克水壩,減少了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流量。敘利亞和伊拉克多次指責土耳其不顧它們的利益,單方面非法利用幼發拉底河的水資源。如1990年,土耳其水利專家為了使阿塔圖爾克水壩的水庫蓄滿水,讓幼發拉底河改變了流向,造成敘利亞一個月沒水用。而根據土耳其的規劃,土耳其最終要在幼發拉底河及底格里斯河流域建造21個水壩,一旦全部完工,土耳其將有能力控制敘利亞及伊拉克的主要水源,水資源將成為土耳其可供販售的商品。

亞洲國家的水戰爭

亞洲也面臨嚴重的水權問題及衝突,根據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研究員白佩伊(Chietigj Bajpaee)發表的〈亞洲即將來臨的水戰爭〉(Asia's Coming Water Wars)一文中指出,亞洲有三個地區最有可能發生與水有關的衝突:

一是在中亞,包括裏海沿岸五國──即亞塞拜然、伊朗、哈薩克、俄羅斯及土庫曼──對裏海水權的爭議,以及阿姆河和錫爾河上游國家(吉爾吉斯、塔吉克)與下游國家(哈薩克、土庫曼、烏茲別克)之間的取水爭執。

另一個地區是南亞,包括印度及巴基斯坦對烏拉爾水壩的爭議,印度及孟加拉在法拉卡攔河壩的爭議,以及印度和尼泊爾在馬卡哈里河協議上的爭端。

最後是東南亞地區的湄公河流域六國,柬埔寨、中國、寮國、緬甸、泰國及越南的水壩大戰。

這三個區域長久以來一直有著歷史仇恨及敵意,內部環境也不穩定,水資源的爭議恰恰增強了緊張的情勢,這些大河流域又都流經至少5個國家,增加了發生地區性水衝突的可能性。

白佩伊在文中提到,世界關注的焦點都集中在長江的三峽大壩,而忽略了其他中國正在建造或計畫中的大型水利工程。中國16%的電力來自水力發電,目前為止中國建造了超過8萬5千個水壩,幾乎占世界所有水壩的一半數量,超過1千6萬的居民因水壩工程被迫遷徙,而這些水利工程無論是在生態衝擊的評估方面,或是被迫遷移的居民所應獲得的補償,都缺少公共的參與及檢視。

中國計畫在雲南省湄公河流域接連建造8個水壩,第一個水壩「漫灣水電站」在1996年完工,此工程使下游湄公河三角洲的水道轉向,不規律的水量變動,對該區域的地方產業造成損害,包括泰國及柬埔寨的農漁業,及寮國的旅遊業。

所有水壩完工後,湄公河的流量將減少一半,7個國家將近2億人口將受到影響。為了報復,寮國也計畫興建23個水壩,將攔住寮國注入湄公河水量的70%,泰國也興建4個水壩保留20%的注入量,位在最下游的越南,儘管也專注在水壩的建設,很可能要為這場水壩大戰付出最終的代價。

乾旱與汙染 中國面臨水源枯竭

全球暖化效應導致氣候變遷帶來全球性的乾旱,中國大陸過去水量充沛的南方也成為缺水之區。位於江西省北部的鄱陽湖本來有數千平方公里,是中國最大的淡水湖,因為乾旱嚴重,現湖泊水域面積已不足50平方公里。

除了乾旱原因外,汙染也是造成缺水的一個重要原因,如廣東省由於汙染和低效用水以及為香港供水,正面臨嚴重水短缺,預計在未來三年內可能只有三分之一的用水需求能得到滿足。

原來就比較缺水的中國北方面臨更加嚴重的水荒,長久以來,包括首都北京在內許多北方城市一直處於水源不足的狀況。為解決北方缺水危機問題,中國啟動一項耗資60億美元的浩大工程──南水北調。

中共當局要求在奧運前完成「南水北調」工程中的「東路」幹線,調黃河水入京,但遇到重重困難無法如期完成。當前,中共當局又緊急下令完成中部幹線──河北石家莊到北京這一段供水工程,從2008年4月開始引水300萬立方米到北京。但是,河北的許多水庫水位已處於歷史最低點,其中多達三分之一的水將通過減少農村用水計畫去供應北京,造成原本就有50萬人飲水困難的河北省,現在反而成了北京主要供水者的怪現象。

21世紀是水戰爭的世紀?!

水資源危機已經和全球暖化一齊列入世界重大議程。2000年3月發表的「海牙部長宣言」(The Hague Ministerial Declaration)確認了7項與水相關的挑戰,緊接著是「世界水資源評估計畫」(World Water Assessment Program)的建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並提出「從潛在衝突到合作可能」(From Potential Conflict to Cooperation Potential,PC to CP)的計畫。

同時間,國際綠十字會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共同提出「水和平」(Water for Peace)計畫,其宗旨在於提高地方當局及公眾對於水衝突的警覺及參與性、整合性的管理、促成相關國家的有效對話,使潛在或實際存在的幾個衝突區域其緊張的情勢降到最低。

世界銀行於2002年發起的「世界水論壇」(Water Forum),獲得了許多民間組織及私人企業的捐獻,同年於摩洛哥阿加迪爾的會議也吸引了學者及政府組織的注意,該組織在訂定水價、水利恢復及各種有關水的政策微觀及钜觀的影響等方面提供專業的觀點及經驗。

2006年8月在斯德哥爾摩舉辦的「世界水周」(World Water Week)及2006年9月在北京舉行的「世界水大會」(World Water Council)都是國際性的水研討會議,專家們在兩次大會中都強調了水管理的重要性。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水資源專案主任吉爾.柏格坎普,在北京接受中國記者訪問時也表示:「目前,世界最大的水危機其實不是水資源的危機,而是水管理和水利用的危機,我們必須更加高效、可持續地使用現有水資源。」

聯合國在其公佈的《世界水資源開發報告》中也認為,全球水資源危機的主要原因是管理不善,包括水資源浪費嚴重,許多地方因水管老化滲漏及非法連接,有多達30%到40%的水被白白浪費掉;發展中國家水資源開發能力不足;截至2005年,僅有12%的國家制定了完整的水資源管理和節約計畫等。而如何做好完善的水資源管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運用技術減少農業用水、合理的定價及補貼以避免浪費、加強發展都市用水的迴圈再利用系統,以及減少對水資源的汙染,並研擬缺水國家間水資源的合作利用以解決水權衝突。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葉門叛軍襲擊紅海 全球供應鏈危機一觸即發
自從2023年10月爆發以哈衝突以來,為表示「聲援巴勒斯坦」,葉門武裝組織「青年運動」對以色列頻繁發動導彈和無人機攻擊,並在紅海襲擊「…
色香味如何俱全?
民以食為天,中國有豐富的吃文化,講究色香味俱全。《黃帝內經》提倡「治未病」,從養生中預防疾病,食療勝藥療。只要把握竅門,人體色身,…
陸游唐婉的悲劇婚姻
陸游,字務觀,號放翁,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南宋大詩人。他一生創作一萬多首詩,為目前留詩作最多的詩人。陸游和表妹唐婉從小青梅竹馬,…
瑞典極光小鎮 拜見歐若拉女神(下)
極光現象通常在晚上八點過後才開始活躍,在這之前,遊客都會安排其他行程。在阿比斯庫(Abisko)待了五天,我們陸續體驗狗拉雪橇、冰攀、…
那一年 我們一起走上街頭的「自由之夏」
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學生陳為廷,7月28日在電腦前氣憤地看著那幾天的新聞,「走路工」事件正鬧得沸沸揚揚。他在臉書上看到一篇轉貼文,…
危機 碰到「藝術俠女」也讓路
喜歡藝術的人,對「美」,有自己的想法與鑑賞力,更重要的是有一顆容易感動、為他人著想的心。不過,看似「化指柔」的藝術特質,在遇到困難時,…
清明節:踏青節、鞦韆節
「清明」為黃曆二十四節氣之一,《淮南子.天文訓》記載:「春分後十五日,斗指乙,則清明風至。」而《歲時百問》則說:「萬物生長此時,…
黃浦江死豬漂流後面的環境恐慌
話說在中國,死豬扔河年年有,只因這死豬漂流的地點是環繞台商心中那「夢上海」的黃浦江,時間恰逢「中國一哥」習近平在北京大談建設「美麗中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