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衣鞋ESG永續之路 馳綠榮獲亞洲首家B型企業認證

▲馳綠創辦人暨執行長許佳鳴。葉俊宏攝影
第257期
楊戎真

「馳綠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於2012年分別在台灣與日本創立國際休閒鞋品牌「ccilu馳綠」,從原本採用傳統石化原料,到採用廢棄物為原料,讓每一雙鞋在產製過程中減碳10公斤,2022年成為全亞洲第一家通過B型企業認證的衣鞋產業公司,2024年推出全球第一款「淨零排碳」鞋履。

 

擺脫石化原料,利用咖啡渣製成鞋子,馳綠走出自己的永續之路。馳綠提供

▲擺脫石化原料,利用咖啡渣製成鞋子,馳綠走出自己的永續之路。馳綠提供

 

成功轉型,源於創辦人許佳鳴對產業的省思以及突破的決心。作為製鞋業二代,許佳鳴前五年並未大刀闊斧改革,而是先在產業中累積經驗。儘管創業初期便在日本狂銷30萬雙,打破外商品牌上市第一年的銷量紀錄,交出亮眼成績單,但他深知,生產越多,也同時造成越多的資源消耗與環境負擔。

 

海洋廢棄物也是馳綠回收的材料之一。馳綠提供

▲海洋廢棄物也是馳綠回收的材料之一。馳綠提供

 

環境保護E:推向「產線零碳排」

「ccilu馳綠」品牌創立之初,依循的是傳統路線,每個季度推出數百個新品,不斷餵給市場,創造成長曲線。然而許佳鳴認為,無形中消耗了很多的資源,未來將無以為繼,「鞋子都是石油做的,今天人類把石油從中東挖出來,做成很多的塑膠原料,然後再把塑膠原料做成鞋子送到各地銷售,我們有一天會把石油耗盡!」

如今的全球ESG(Environment環境保護、Social社會責任、Governance公司治理)浪潮,也推動馳綠的轉型。許佳鳴表示,在執行環境保護上,馳綠有三個範疇需要考量:一是「直接排放」,即製程、廠房設施,及交通工具的排放;二是「間接排放」,涵蓋外購電力、外購蒸氣,能源利用的間接排放;三是「其他間接排放」,包含上、下游,從原料採購與運輸,到產品製造各流程所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

許佳鳴指出,事業廢棄物源源不絕,例如:全球每天喝掉約20億杯咖啡,咖啡渣分解過程會產生大量的甲烷跟二氧化碳,是溫室氣體排放源;台灣是半導體產業大國,產生的矽廢料很多;農漁業廢棄物量也很大,有牡蠣殼、鳳梨皮、茶葉、竹子、魚鱗等。

 

利用回收材料製成的鞋子,每一雙約減碳10公斤。馳綠提供

▲利用回收材料製成的鞋子,每一雙約減碳10公斤。馳綠提供

 

許佳鳴思考著,「有沒有機會拿這些東西回來,變成某種材料來做我的鞋子?」當他有這個想法的時候,獲得父親許智仁的支持。許智仁創辦的「祥弘集團」,是全球知名鞋類品牌NIKE、Adidas等的代工廠,本身也是一個研發導向的人,因此當許佳鳴表示要做這些特殊商品時,便抱著研發看看的想法,支持他放手一搏。

於是,整雙鞋從底部到鞋面、鞋墊,均由咖啡渣製成的「XpreSole咖啡防水休閒鞋」,2021年透過集資方式正式登場,之後陸續推出不同款式的咖啡渣系列鞋款,以及寶特瓶回收製成的商品。許佳鳴十分自豪,「我們每一個商品都非常減碳,對比產業一般標準,一雙鞋大概減碳10公斤,這已經是我們每個產品線都具有的特徵。」

由於產品極具獨創性,馳綠屢獲國內外設計、永續、影響力等獎項,包括德國紅點設計大獎、德國iF設計大獎、義大利A'Design白金獎與「永續產品大獎」、新加坡Good Design Awards最佳流行創新影響力獎、中華民國MIT金質獎章等。

馳綠更將目標推向「產線零碳排」,預計2024年底將推出「全世界第一個可以百分之百被回收」,且可被再製的產品線「ClozLoop」。許佳鳴強調,「我們想要做到的是,一個材料做成鞋子之後,這個材料永遠不會被廢棄,它可以不斷地被反覆收回來做成下一雙鞋子。」也就是一個「閉環」的概念,實現「從搖籃到搖籃」(C2C,Cradle to Cradle)的理想。

 

馳綠以市場三倍的價格回收寶特瓶。馳綠提供

▲馳綠以市場三倍的價格回收寶特瓶。馳綠提供

 

社會責任S:考慮所有利害關係人

除了綠化製程,在廢棄物的回收上,馳綠也特別注重永續的社會責任。許佳鳴認為,唯有考慮到跟「所有的利害關係人保持很好的關係」的前提下,開展出讓環境開心、讓股東開心、讓員工開心、讓所在社區開心、讓供應商開心的事業,才能生生不息。

 

馳綠讓製程變綠,透過技術的轉型,提升社會影響力。馳綠提供

▲馳綠讓製程變綠,透過技術的轉型,提升社會影響力。馳綠提供

 

為了實現更多社會共榮的信念,馳綠除了以高於市場三倍的價格回收寶特瓶、回收農漁業廢棄物製成商品後,每賣50雙鞋就會撥2,300元台幣,再回去買農民的產物,然後再把這些產物直接分送給全台灣50家的育幼院的小朋友,為他們加菜。

許佳鳴表明,馳綠每一項產品線,都有ESG的元素在其中,這樣的堅持,讓馳綠獲得2023年全國商業總會「第五屆品牌金舶獎」,以及「台灣循環經濟獎」的雙料冠軍,還有「最佳技術年度典範獎」與「中小企業年度典範獎」。馳綠還將環保材料工廠技術以及商業模式整廠輸出到瓜地馬拉,獲得外交部「影響力先行者」計畫決選的肯定。

 

不同族裔員工服務馳綠不同的海外市場。馳綠提供

▲不同族裔員工服務馳綠不同的海外市場。馳綠提供

 

公司治理G:員工週休不只三日

在公司治理上,馳綠十分開明先進,由於工時較短,換算起來有如「週休三天」。許佳鳴說明其理念:「員工今天在某個公司要專業,他有一定的努力跟學習,可是我們認為必須要有更開闊的心胸跟機會,去接觸更多的事情。」因此,馳綠每個員工每個禮拜還有半天的「進修假」,由公司出錢,讓員工任選他想學的東西,甚至鼓勵學習和工作無關的事物,包括:烹飪、語言、高爾夫、潛水等。

馳綠的工時相對短,平常9點半上班,5點半下班,中間休息1個半小時。此外,每週還有將近半天的「重新整理」(Refresh)時間,員工可以早上較晚才進辦公室,或是下午較早下班,讓員工可以處理他想要處理的事情,「譬如你要看醫生,要去弄你的貓貓狗狗,可以趁白天去辦一些事情,不用請假。」

 

馳綠提供更彈性的工時,提升員工的幸福感。馳綠提供

▲馳綠提供更彈性的工時,提升員工的幸福感。馳綠提供

 

「所以我們週休不只三日的原因,是因為加起來工時應該是全世界最少的。」許佳鳴表示,這些較為彈性的做法,是希望能吸納更多新世代的人才,因為他們需要更大的自由。

由於公司得到多方肯定,員工也與有榮焉,感到驕傲。許佳鳴誠懇道:「待遇、福利是一回事,但是我們所做的事情,出去是被大家肯定、稱讚、羨慕,我們就可以去堆砌比較健康、正面的企業文化。」

馳綠海外市場約占80%,因此聘僱不同族裔的員工,推展各國業務。例如:台灣有越南籍員工以及一位墨西哥裔員工,分別負責國際貿易以及美國的電子商務。海外公司則聘請當地人,例如:日本都是日本籍的員工,專門做日本市場;美國公司聘美國員工做美國市場,中國公司則聘用中國人針對中國市場。

 

馳綠於2022年取得「B型企業」認證。馳綠提供

▲馳綠於2022年取得「B型企業」認證。馳綠提供

 

具永續特質:取得B型企業認證

馳綠於2022年下半年申請成為B型企業,由於整體商業模式早已具備永續的特質,因此短短3個月便取得了認證。

「B型企業」(B Corporations)是2006年設立於美國賓州的非營利組織「B型實驗室」(B Lab)所推動,宗旨在致力使「人們的商業活動發揮對社會及環境的正面影響力」。其願景是使企業的目標不只是在於「成為世界最好的企業」,而是「對世界最好的企業」。認證B型企業的標準工具是「商業影響力評估」(B Impact Assessment,簡稱BIA),針對企業的公司治理、員工照顧、環境友善、社區發展(供應鏈)和客戶關係等,依所在市場、產業類別及員工人數規模進行客製化的量化評估,總分獲得200分之80分的企業,方可獲得B型企業認證。

台灣「B型企業協會」(B Lab Taiwan)則於2016年1月成立,是「B型實驗室」全球夥伴的一員,旨在推廣台灣與亞洲的B型企業運動,建立生態圈與B型企業的交流與合作夥伴關係。

 

許佳鳴建議每一家公司都應該找到方法,去創造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可能性。葉俊宏攝影

▲許佳鳴建議每一家公司都應該找到方法,去創造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可能性。葉俊宏攝影

 

如今作為台灣「B型企業協會」的監事,許佳鳴認為,企業想要成為B型企業或發展ESG,要從核心技術與商業流程上去探討,在該企業的核心之下做到領先的狀態,技術做好之後,才有辦法改變商業模式與營運方式。在核心的運作方式沒有改變的情況之下,所做的努力影響則相對較小。

許佳鳴建議,每一家公司都應該找到一些方法,去創造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可能性。

 

 

 

相關文章:

從傳統代工到B2C 「ccilu馳綠」走出國際品牌之路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歐債前景不容悲觀 中國產業有雪上霜
為期兩天的八國(G8)峰會5月20日在美國大衛營落幕。會中主題自然是集中在全球矚目的歐洲債務危機,…
讓虛擬成真 不只是「玩玩具」
雖說在下看起來人模人樣,但舉凡任何長輩,只要看到我驚人的收藏品之後,都會露出一種嫌惡的表情:「這把年紀了還玩玩具?」 這不是玩具…
救貧助人 從小培養子女同情心
  在美國,志願者以各種方式向他們的社區提供幫助。他們捐款、給窮人送去食物、為無家可歸的人建造住房等等。志願者認為,…
愛心蔬菜
「早啊,這些菜給你們。」笑容滿面的陳太太大老遠就和運動回來的我們打起招呼,手中青菜看來像新鮮採下,晶瑩的露珠在陽光下閃呀閃地十分耀眼。…
杜文正「裝飾」人文空間
從紐約到台北,從東京到北京,大城市從文化到政治,各有異同。但大都市的一個最大共同點,就是都有成群的摩天大樓——從杜拜的哈里發塔,…
共青團治港的陰影
梁振英出任香港特首後,北京即以「大和解」來要求梁振英。只是這「大和解」只是建制派的大和解,還是朝野上下的大和解,似乎人們還搞不清楚,…
兩次瀕死經驗的體悟
人生的道路,總是充滿著驚奇,充滿著不確定性。 「死亡」就是如此,沒人知道自己的大限何時到來。但人的通病就是,活著的時候,…
當康熙大帝碰到921大地震
  地震當時我在電腦桌前,跳電後,我扶著電腦桌想要站起身來,頭前傾、腰半彎,突然的劇烈晃動,讓我施力不得。我很努力,卻立不直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