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利大於善

▲瑞士達沃斯會議中心(Congress Center of Davos)自1971年以來一直主辦「世界經濟論壇」(WEF)會議。Adobe Stock
第246期
曹長青
作者為美籍華裔評論家、網路影視評論「長青論壇」主持人。

胡適曾提出「全盤西化」,呼籲中國走英美式道路。100多年過去了,現在再提「全盤西化」更有問題,因為明顯有兩個西方:一個左派的西方,一個右派的西方;一個激進主義的西方,一個傳統價值的西方。兩個西方,往哪邊「化」?

左右派兩個西方,至少有四方面不同:

第一,左派強調全盤改造,推倒重來,進行全面社會變革。而保守主義(Conservatism,應譯為傳統主義)強調一點一滴的漸進變革。

保守主義和激進主義的明顯分野,是在1789年法國大革命時發生。當時激進的羅伯斯比(Maximilien de Robespierre)們把國王、王后都送上了斷頭台,用翻天覆地的革命全盤社會改造;英國思想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寫了長文痛批法國大革命的激進主義方向,強調應該在現有體制上保持傳統、漸進改革。他被視為保守主義(傳統主義)的理論鼻祖。

近代激進主義的濫觴、主要源自以「斷頭台」為標誌的血腥法國大革命,然後是列寧的十月革命。列寧曾自豪地說,蘇維埃革命是法國大革命的升級版,手段是暴力和恐怖。然後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列主義。

全球政府是左派遺毒

左派思路有其歷史連續性,今天世界知名左派、歐洲「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簡稱WEF)創辦人史瓦布(Klaus Schwab)要建立全球政府,要「大重置或大重構」(Great Reset),就和當年法國大革命們一個思路。所以區分左、右派的第一個標誌是,左派要全盤社會改造,由他們的想法一統世界;而保守派、傳統主義要漸進、秩序性的改革。

第二個不同是:左派否定傳統,保守派強調尊重傳統,發展傳統。

今天西方左派和法國大革命、列寧、毛澤東們一脈相承。例如美國左派就要否定美國的傳統、美國的歷史。「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囂張之際,推倒了建國先賢華盛頓總統的雕像,推倒了起草《美國獨立宣言》的傑弗遜總統的雕像,推倒了打贏南北戰爭、解放了黑奴的林肯總統的雕像,然後高調樹起了用槍頂著孕婦的肚子搶劫的黑人毒品慣犯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雕像,這是顛覆美國傳統、摧毀美國文明的標誌性事件。

再一個標誌性的事件是:1620是美國具有轉折性意義的年份,因這一年「五月花號」從歐洲駛到北美大陸,一批被迫害的新教徒在船上簽了公約,要在北美建立一個信仰的國度、道德的家園。這是美國歷史的重要轉捩點,標誌要以信仰、道德、法治、秩序為根基建國。

但左派要把這個標誌性年份改成1619,說這一年黑人奴隸被販賣到北美,美國是奴隸立國。這更是要顛覆歷史,摧毀美國的立國之本。

偽善是惡,而且是大惡

第三個不同是,西方左派熱衷「政治正確」,保守派強調「真實和常理」。

什麼叫政治正確,就是熱衷說教性、占據道德高地、違背常識常理的高調。例如「變性」。人類生來就根據生理分男、女,哪來什麼第三性、第四性、無性?左派高調支持同性戀和變性,甚至不允許父母干預未成年的孩子變性。他們理直氣壯,說變性人是少數、是弱者,他們要照顧弱者、保護弱勢群體,結果就變成保護變性、變態的權利。誰要敢提出異議,就被輿論圍攻,因左派在媒體占主導。輕者,異議者的名望受損害,重者被解職開除。例如加拿大一個中學生在課堂說,這個世界只有男人、女人,意思沒有第三性、變性。結果他竟然被學校開除了。

美國同樣,如果一個大學教授敢在課堂上說,這個世界只有按人的生理劃分的男人和女人,這個教授就可能被解職開除。已經荒唐野蠻到如此地步。

現在左派風行「種族批判理論」和「覺醒理論」,就是批判白人、把美國歷史扭曲成整個一個白人欺壓黑人的歷史,然後呼籲「覺醒」,黑人要反抗。就是要煽動黑白對立、族群鬥爭,顛覆美國傳統和歷史真實。

所謂「覺醒理論」還等於「因言定罪」,誰敢挑戰左派的政治正確,就會被輿論圍剿、政治清算。「覺醒理論」(政治正確)的本質,就是不允許說真話,拒絕常識常理。

左派鼓吹變性,熱衷取消性別,結果導致一些大鬍子男人以所謂「心理女性」進入女廁、女性浴室,甚至參加女子體育比賽。左派就如此荒唐、不講理。

拜登提名的黑人女性大法官傑克森(Ketanji Brown Jackson),在國會聽證會被問到怎麼定義女性時,她竟說不知道。美國3億人口,最高法院僅9名大法官,竟有人不知道怎麼定義女性。她真的不知道嗎?不是。她不想回答,不敢回答,不敢定義女人。如果定義了,就等於承認世界分成男、女。

第四個不同,左派強調「善」,結果是以「善的名義」剝奪別人權利。右派強調個人權利至上。「善」當然是人的美德之一,但離開了保護個人權利,那個「善」就是偽善。偽善是惡,而且是大惡。

歐洲有一群極左的年輕人搶銀行,說搶錢是為了分給窮人,是善。還有一群左派搶商店,把罐頭、麵包等食品拿走送給窮人。這種連偽善都不是的犯罪行為,就是左派以善的名義剝奪他人權利宣傳的惡果。

「聖母婊」:善和偽善的區別

有個中文詞「聖母婊」相當形像地概括了善和偽善的區別。「聖母」:那個人真可憐,我要去幫助。聖母婊:那個人真可憐,你們要去幫助他。自己不做,卻居高臨下、占據道德高地、要求別人行善,就是偽善。

善和偽善的不同,再看這個例子:在紐約地鐵,常有流浪漢要錢,有人善心,給幾塊錢,流浪漢說一句「上帝祝福你」,很高興,捐助者也挺愉悅,幫了一下窮人,一個良性的互動。但如果紐約左派市長上來,要求每一個坐地鐵的人必須交五塊錢,建立「幫助流浪漢基金」,你不交,就不能坐地鐵。市長的理由很冠冕堂皇,說我是為了善,流浪漢多可憐,沒地方住,你們捐出幾塊錢,對你們的收入來說是小小的意思。你不捐,我就用這種方式逼捐,我是為窮人,我是善。但問題是,捐和不捐,都是個人權利。你來強迫,就是搶劫我的財富,剝奪我的人權,這種做法就是偽善,就是搶劫,跟強盜沒有本質不同。

對左派的偽善,著名保守派學者、哈佛大學教授諾齊克(Robert Nozick)在《無政府、國家和烏托邦》(Anarchy, State, and Utopia)中有精彩論述。該書強調:第一,不能無政府。沒有政府,對外無法抵抗侵略,對內無法維持治安。第二,不能無限大政府,烏托邦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是災難;第三,要把政府限制在最小規模。

 

諾齊克提出一個保守主義根基性理論:「權利大於善」,即Rights(權利)大於Good(善)。Adobe Stock

▲諾齊克提出一個保守主義根基性理論:「權利大於善」,即Rights(權利)大於Good(善)。Adobe Stock

 

諾齊克提出一個保守主義根基性理論:「權利大於善」,即Rights(權利)大於Good(善)。意思是,當一種善剝奪了別人權利的時候就是偽善,所以必須把權利放在第一位。

諾齊克舉例闡述說,一個人發明了特效藥,一個患者需要這個藥,但政府和大眾都無權強迫「發明人」必須把藥提供(賣給)那個患者。給和不給,是這個「發明人」的權利。但如果一個人在沙漠中發現了水源,就不可壟斷,因這是公共財,發現水的人,不能拒絕把水提供給飢渴的人。

上面概述的左右派這四個不同,是根本價值選擇的不同。如果談西化,一個國家往左派的西方「化」,還是往右派的西方「化」,那是像黑白一樣不同的兩重天。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遠水難解香港近渴
自從7月以來,香港反對派人士的重心一是放在繼續勇武抗爭,另一方面則努力遊說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怎樣的漫畫才能長銷長紅?──劉興欽漫畫的啟示
相信每一個人無論喜歡不喜歡、著迷不著迷,一定都看過漫畫。 相較於以文字為主的書籍,漫畫的獨特處當然是因為其中的主角除了文字還有「…
2014年2月──數字看世界
暴風雪侵襲 美國80萬用戶停電 強烈冬季冰風暴2月11日侵襲美國南部,中斷道路交通,造成大範圍地區斷電,近80萬用戶在狂暴天氣中無電可用,…
天災人禍 黑雨洗劫香港
海葵颱風經過台灣到達中國,帶來的大雨給廣東與香港帶來空前的損害。9月7日半夜11點鐘開始,由黃雨、紅雨再晉級的黑雨洗劫香港(「黃」、「紅…
瑞士愛公投 不慎踢歐盟鐵板
瑞士除了誘人的湖光山色外,民主公投更是特色一絕。在800萬人口的瑞士,每年平均有4次投票活動,除了選舉,…
數位單眼相機開始流行
數位相機發展到今天,畫素的提升一直是重要指標。目前大多數機型都已達到1,000萬畫素以上。對很多消費者來說,高畫素就等於高畫質的代名詞,…
搭配聊天機器人減少客訴 「起士公爵」業績倍增
臉書使用者都有以下經驗:當出現各類廣告,使用者感興趣進而點擊連結時,很多時候並非連上產品的官網,而是跳出一個對話式的頁面詢問你的需求。…
經濟「失望指數」試擬
代表經濟好壞的指標很多,各指標的變化也不盡相同,因此一般人並不容易由這些指標來比較各國和不同時間經濟的好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