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食陸客大餅 拚經濟還是搞政治?

陸客來台,對台灣而言是得到「經濟效益」還是陷入「經濟依賴」,值得探究。圖為2009年3月16日,號稱有史以來最大的1,600人陸客團,搭「海洋神話號」郵輪於基隆港入台。
Getty Images
第161期
李唐峰
經濟效益 vs. 經濟依賴 ---- 究竟開放陸客來台是福是禍?就台灣經濟的觀點言之,當然是希望獲得經濟利益又不會被以商逼政;而以中國立場而言,則希望用最低的經濟價格,產生最大的政治槓桿。事實情況如何?

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蔡宏政。李唐峰攝影

 

陸客來台觀光,涉及兩個互相糾結的問題,第一個是:「陸客來台是否為台灣帶來『經濟效益』,並且分散讓普羅大眾、一般百姓都能利益均霑?」第二個問題則是:「陸客觀光是否讓台灣陷入『經濟依賴』,造成中共以商逼政的衝擊?」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蔡宏政將這兩個面向畫出了一張「陸客觀光對台灣經濟之影響」平面座標圖(參見附圖)。

 

陸客觀光對台灣經濟之影響

回顧陸客來台的歷史,蔡宏政將它區分為三個階段。在2000年4月5日開始試辦小三通之前,零陸客來台,沒有經濟效益也沒有經濟依賴,因此沒有任何衝擊,屬於圖中的第三象限「冷戰時期」。第二階段則是2000年到2008年之間的陳水扁時代,每年人數維持在二、三十萬人之間,人數仍比港澳旅客為低。在這個階段,陸客貢獻了部分經濟利益,而數量上卻無法形成舉足輕重的規模,蔡宏政認為「這應該是一個比較理想的狀況」(圖中的第四象限「台灣偏好」)。

到了2008年之後、台灣正式開放陸客來台觀光的第三階段,整個趨勢呈現戲劇性變化。在兩岸政府共同加溫下,陸客從2008年的329,204人一下子跳升為2009年的972,123人,此後維持每年60多萬人的速度增加,一直到2014年的3,987,152人,占來台每年觀光人數超過40%(如果再加上港澳,直逼60%),以火箭升空的速度成為台灣觀光客最大來源(圖中的第一、二象限「中方偏好」)。

究竟開放陸客來台是福是禍?在台灣尚未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的「冷戰時期」,自然沒有經濟利益、也無經濟依賴可言。就台灣經濟的觀點言之,當然是希望獲得經濟利益又不會被以商逼政,也就是圖中右下角的「台灣偏好」;而以中國立場而言,則希望用最低的經濟價格,產生最大的政治槓桿,也就是台灣對中國越依賴越好的「中方偏好」。

觀察了開放陸客觀光七年多之後,蔡宏政教授明確地做出結論:「不幸的是,這些年來快速地朝中方希望的方向發展。」

 

經濟利益:
集中少數人卻破壞整體觀光環境

蔡宏政指出,2009年到2014年每年陸客平均來台人數約為230萬人,每人每天平均消費為256.8美元。將這個數字與台灣過去最大宗的日本觀光客作比較,2009年到2014年間日本觀光客每年平均來台人數約為104萬,每人每天平均消費為352.6美元,比陸客多了將近100美元,多達40%。

因此,與日本觀光客相比,陸客是以「廉價觀光」為主,但整體上卻以「人海戰術」取勝。而且,就如同本期封面故事前文所述,這種「量大低價」的觀光行程在「一條龍」的模式下,利益很大比例回流至中港資企業,「這些問題使得陸客人數衝高的同時,實際上卻逐漸壓縮台灣在地的觀光經濟利益。」蔡宏政如是說。

 

經濟依賴:
大量開放後很難再接受降低

蔡宏政認為,最為嚴重的問題還不是經濟利益的多寡與分配,而是「以商圍政」的效果正在顯現,也就是「隨著來台人數的暴增,而產生了經濟依賴與在地利益代理人的不利情況」。

蔡宏政在今年7月6日由經濟民主連合與地球公民基金會所主辦的「開放中國觀光客七年政策體檢論壇─台灣觀光業的瓶頸與出路」上說:「2008年後陸客規模急速擴大,在這個擴大過程之中,雖然是一條龍,沒有太多經濟利益,但是你絕對會造成依賴,比方說飯店開始蓋,那麼這些飯店就必須持續有客源,那就是中國的客源。所以一開始注入大量的客人,就造成後面更大的依賴。客源如果沒有來,那麼飯店業者也一定會抱怨,那些賣珠寶玉石的,請了一堆的服務人員就會失業。造成經濟依賴已經不可避免。」

今年10月初,傳出大陸將在台灣大選期間限縮陸客來台,10月7日《聯合報》以〈大選前1個月 傳陸客來台限縮95%〉為題報導,台北市旅行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理事長柯牧洲表示,大陸官方的確已通知各省市旅遊局,自12月16日起到明年1月15日止限縮陸客來台數量,最多大砍95%。

當台灣對陸客開始產生依賴,而陸客投放的權限又單方面受制中共,那麼台灣就很可能陷入被中共「以商逼政」的局勢中。

 

2009年高雄市播放維吾爾異議人士熱比婭的紀錄片《愛的10個條件》觸怒北京,引起大陸赴台觀光團退房潮,不少民眾群聚發聲抗議中國的霸道並要求保障人權。Getty Images

 

三大因素促成經濟依賴

蔡宏政認為有三大因素共同造成台灣觀光業走向「經濟依賴」這個最不利的狀況。第一是結構性因素,簡單講就是中國跟台灣的規模差太大了,「中國有能力發動足夠多的觀光客讓台灣陷入依賴。而且台灣經濟規模越小的地方就越容易產生依賴,如花蓮,他要完全控制這個地方的經濟發展很容易。」

第二個因素是蔡宏政認為最重要的一點,也就是「陸客來台觀光的投放是單方面控制在中國黨國體制手中」,他很感慨地說:「台灣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基本上幾乎不談,或避開這個關鍵。」

蔡宏政解釋這個黨國體制說:「相對於台灣旅遊業者的自由競爭,陸客的供給量是由少數利益集團所壟斷,而所有一切的運作都是中國共產黨在控制。」蔡宏政認為,這個買方壟斷的市場,在經濟上有利於形成中方主導的一條龍產業;在政治上則讓中國政府得以利用台灣地方政府與業者之間的競爭關係,各個擊破,形成「地方台灣」有求於「中央中國」的態勢。

而第三個因素則是「在地協作者的配合」。蔡宏政認為前兩個力量能夠穿透台灣社會,建立利益回流的一條龍,或是針對台灣民主政治進行精準的操作或政治打擊,必須有賴於一個有效的台灣利益代理人或協作網路。

蔡宏政分析道,2008年以來急速增長的陸客觀光潮,已經有效建立一個「別讓中國不高興」的指令系統,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高雄熱比婭事件──高雄市電影圖書館原計畫於2009年10月的高雄電影節期間播放維吾爾異議人士熱比婭的紀錄片《愛的10個條件》,引起大陸赴台觀光團退房潮──高雄市觀光協會抗議此舉嚴重影響觀光業者生計,同時大陸國台辦也發表聲明強烈反對播放。

 

中國政府在經濟利益的糖衣下始終包藏政治野心。圖為陸客在小三通港口廈門透過望遠鏡眺望台灣金門,背後是「一國兩制 統一中國」的標語。Getty Images

 

經濟一條龍源自政治一條龍

從表面上看,兩岸的觀光、交流、商業來往,是一種看似互利的自願性商業行為,但其實台灣每往前多跨一步,想要退回來的難度就會越來越高。蔡宏政語重心長地表示,一開始不會警覺到這是政治性的,可是長期下來,就是讓台灣公民社會的政治選擇越來越少,「簡單講,經濟的一條龍源自於政治上的一條龍。」

例如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姪女曾寶寶,今年向國泰集團租下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的大樓,成立「台北有園」飯店,鎖定高價陸客團,成為台灣首家純中資飯店。能取得來台開飯店的許可,曾寶寶背後的中共高層勢力自然脫不了關係。經濟與政治,真能清楚劃分嗎?中國高官來台成功投資,不正是直接給了中共政治滲透的機會?

面對中國政府在經濟利益糖衣包裝下的政治野心,蔡宏政如此提醒現在與未來的台灣領導者:「台灣這個新興民主國家要維護自己生活的選擇自由,必須要有比『拚經濟』更深沉的理念執著與行動勇氣才行。」

 

相關連結:

•    驚!我們正在失去花蓮
•    瞎忙?陸客商機只是一場幻想
•    五大招 搶救變調的陸客觀光
•    如何賺陸客財?發展特色才是王道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Nobody But You!
西方人最愛的度假勝地之一的長灘島,是菲律賓眾多島嶼中的一個小島,面積僅有10平方公里,比台北市大安區還小。因為距離都市遙遠,…
日本年輕人 愈來愈不愛親近海
日本在大家的印象中,是個與海親近的民族,為了感謝海的恩惠,日本訂定每年7月的第3個星期一為國定假日「海之日」。年輕人到海邊玩,…
大時代小人物
周二妹是個好學生,但她有個不完整的家庭。周家兩姊妹,周大姊因為遺傳以及後天疾病的影響,智力永遠停留在小學的階段;而沒人知道她名字的周媽媽,…
食品減鹽運動 紐約市出新招
紐約市衛生局1月11日宣布,計畫5年內減少61類包裝食品和25類餐館食品中含鹽分的25%。受影響較大的食品,包括穀物,餅乾,薯片和罐頭蔬菜…
專業奉獻社會 李紀珠的士大夫精神
 全球金融機構盛事──由國際貨幣基金會(IMF)主辦的「國際金融論壇(IFF)」,第十二屆年會於2015年11月盛大舉辦。…
洄瀾美展首獎《加多雙筷》 天各一方 夢裡才能「回家」
報端一隅,花蓮藝術界盛事「2023洄瀾美展」國際徵件,於去年底公布審查結果:香港藝術家vawongsir以藝術計畫《加多雙筷》…
全球米價飆升 香港澳門出現搶米風
  作為全球大米基準價格的泰國大米,3月27日報價達到每噸760美元,比前一日的每噸580美元增加了30%。據悉,由於需求增加、…
「草泥馬」與「河蟹」之戰
知名的視訊網站YouTube,近來有一段時間因為一段點擊率極高的視訊塞爆,即使透過Yahoo或MSN等網站搜索「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