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2016:銀行壞帳、國企關停與失業潮

大陸銀行業的壞帳危機持續升溫,為降低壓力,近日宣布將重啟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首批規模500億元,將壞帳「打包賣向全球」。
Getty Images
第166期
何清漣
作者為旅美中國經濟專家與評論家,美國《商業周刊》1999年評為「亞洲之星」。其著作《現代化的陷阱》一書被推選為「30年中國最具影響力的300本書」。

3月16日前後,四川閬中召開公審大會,八位向老闆追討欠薪的農民工被宣判入獄6至8個月;黑龍江雙鴨山煤礦幾十名參加追討欠薪的礦工也被逮捕。如此壓制工人討薪,只因2016年中國政府遇到三大經濟難題:減銷巨額銀行壞帳、去產能(關閉虧損運行的國有企業),讓600萬國企工人下崗,即失業。敲掉這麼多人的飯碗,還想讓陷入絕境之人乖乖服從,只能以重罰恫嚇。

 

中國銀行巨額壞帳如何形成的?

先從銀行壞帳開始,理清三大經濟難題的關係。

中國的金融系統有如得了敗血症的病人,這頭剛輸入紅色的新鮮血液(注入資金),那頭就流出黑血(即壞帳)。目前已經是改革以來的第三輪壞帳了。

中國銀行壞帳形成有幾大特點:

一是銀行壞帳形成的源頭多元化。中國銀行業的壞帳來源涉及幾大經濟領域。其中主要是房地產企業、大型國企,以及巨大的地方政府債務。以房地產業為例,即使按國家統計局那相對保守的數據,目前全國城鎮尚有待售住宅4.3億平米(約1.3億坪)、在建住宅44.4億平米(約13.43億坪),合計48.7億平米(約14.73億坪),這些積壓在房地產上的貸款就足以形成壓垮銀行業的巨石。第二大源頭就是國有企業。

二是數額特別巨大。2015年9至10月間,國際金融業與投行界對中國官方公布的銀行壞帳率進行爭辯,質疑中國銀監會公布的銀行壞帳率。

中國銀監會發布的銀行壞帳率是1.5%,但國際金融業分析師一致認為,中國真實壞帳率可能高於官方數據,其中,法國里昂證券(CLSA)估算中國銀行業的壞帳率可能高達8.1%,是官方數字1.5%的6倍之多。這意味著中國銀行業有7.5兆元人民幣的資本缺口,超過中國GDP的十分之一。

 

國企成為銀行壞帳的製造機

由於房地產及「鐵公雞」(鐵路、公路、公共設施等基礎建設)成為帶動中國經濟發展的龍頭產業,與之相關的30多個行業獲得發展。房地產及鐵公雞的發展一旦放緩,這30多個行業也就處於產能全面過剩狀態。對於那些不賺錢、高負債,不斷虧損且處於半停產狀態的虧損企業,地方政府為保障就業,不斷讓銀行貸款並給予各種補貼勉強維持,導致這些企業在虧損狀態下繼續經營,成為所謂「殭屍企業」這類企業僅在中國股市上的A股企業當中就有266家,占比10%;集中於八大行業,即鋼鐵、煤炭、水泥、玻璃、石油、石化、鐵礦石、有色金屬等。截至2015年12月初,幾大行業的生產價格指數(PPI)已連續40多個月呈負增長狀態,虧損面達80%。

這些「殭屍企業」的大量債務早就成為銀行壞帳。據興業策略研究報告估計,如果在兩年內全部倒閉,企業70%的有息負債成為壞帳,影響債務約10,671億,年均5,309億。其中10%為債券,90%為銀行債務。每年新增4,800億的不良債務對銀行的壓力甚大。

上述殭屍企業的債務只是國企債務的一部分。2015年10月中國財政部月報顯示,截止到9月30日,中國國有企業整體債務總額達到77.7兆元人民幣(按當時匯率折算,約合12兆美元),超過中國GDP的總量。在國企債務有可能拖垮銀行的情況下,2015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決定將出清「殭屍企業」當作2016年六大主要經濟任務之一。

 

國企工人捧的是「鐵飯碗」

在市場經濟國家,長期虧損的企業不可能維持下去,產品賣不出去,企業就得不到銀行貸款,只有關停。在福利制度完善的國家,失業工人可領失業保險,再另謀出路。

但中國的國企不同,由於被視為「共和國長子」,政府給予各種政策傾斜加以扶持,無論是工資、福利還是工作穩定性(因為不能輕易裁員,稱為鐵飯碗),都遠遠超過外資企業與私有企業,到國企就業幾乎成為中國人就業選擇當中僅次於公務員職業的次優選擇。

中國政府之所以要維持國企尤其是壟斷性國企,主要是基於國企承擔的政治功能:一、國企是中共執政的經濟基礎。通過壟斷資源和壟斷行業,可攫取巨額利潤向政府輸送;二、國企成為非正常政治活動的小金庫,大量非正常的政治費用需要通過國企的平台轉移和支付,可隱藏統治集團特殊的統治成本;三、國企成為眾多紅二代謀職之地。在21世紀前十年的國企改革中,這些紅二代通過經理人持股(MBO)的方式,不費分文攫取了大額股份,在資產數億或者數十億的國企中,持股哪怕不到1%,也是一塊巨型蛋糕。

這些國企在經濟擴張時期工資福利令中國社會羨慕;但到了經濟衰退時期,這類國企就遇到很大麻煩,因為裁員不易,中國各地都曾發生被裁員工殺死廠長經理的惡性案件。因此,企業管理層不想引火燒身。

在大型國企中就業數千萬職工,在中共意識形態教育下,一直認為自己是「國家的主人翁」,端的是鐵飯碗,他們從來沒有忘記文革年代的光榮:工人階級領導一切。前總理朱鎔基曾面臨同樣的國企拖垮銀行困境,推行國企改革,1998至2003年間裁員約2,800萬人,中央政府為此支出約731億元人民幣(112億美元)安置資金。即便如此,這輪國企裁員一直深為國企工人及香港等地的中國勞工組織所詬病,認為這是朱鎔基的政治污點。儘管身份與管理層差別巨大,但他們卻懷念文革時期的主人翁地位,直至今天,黑龍江雙鴨煤礦老工人向子弟講的還是當年礦長與他們一起下礦、工資只是其兩倍的光榮歲月。

地方政府也不想添亂,因為對付農民工容易,對付這些國企員工卻很難。這些大型鋼企、煤企,基本上形成了工業城,職工一般是「工人世家」,祖孫、父子、兄弟、夫妻都在同一企業工作,失業後家庭收入來源枯竭,另求就業門路的可能性不大。由於廠區居住的職工是「熟人社會」,組織各種抗議活動時,有兩個有利條件:一是有血緣、親緣、地緣這些組織資源可利用,易於聚合與相互聲援;二是抗議者居住於當地,組織成本極低,抗議活動很有韌性。這些特點決定了這些國企工人的抗議,遠較沿海地區企業中那些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一盤散沙式的農民工更難對付,這是地方政府要維持這些企業的主要原因之一。

 

為救銀行,中國政府必須關閉虧損國企

中國政府通過銀行輸血以維持這些虧損國企,讓全中國以通膨的形式為國企持續買單。艱難支撐到如今,直至銀行壞帳將引發金融危機,最後拖垮中國經濟,中國政府才決定關停長期虧損運行的殭屍企業。

這些大型國企的負債狀況,從以下幾例可以管窺。中國進入「世界五百強」的企業有100家,其中16家是虧損企業,包括中國鋁業,鞍鋼、渤海鋼鐵等。中國鋁業號稱「A股虧損之王」,2014年度淨虧損為163億元人民幣。鞍鋼集團有接近800億的銀行債務,2015年淨虧損43.76億,現準備從16萬員工中裁員6萬;渤海鋼鐵債務1,920億,共有職工67,151人,從去年就開始停工裁員。

據2015年8月國務院安委辦《關於集中開展煤礦隱患排查治理行動情況的通報》,截止通報之時,中國有4,947處停產停建礦井,占礦井總數的48%。目前,已經輪到大型國有煤炭企業關停裁員了。另據中國鋼協公布,目前中國有鋼鐵企業2,460家,未來將減少到300家,面臨被併購與重組的企業數量高達80%以上。

今年出清殭屍企業,將砸掉600多萬國企職工的飯碗,讓這些旱澇保收拿獎鐵飯碗的國企員工加入中國那已高達三億的失業大軍,將會引發抗議潮。誰都明白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兩會期間承諾的「既要去產能,又要保工人飯碗」只是漂亮話。

中共幾十年的統治經驗證明,國有經濟並不能夠強國。反之,國有經濟的存在,破壞了規則的公平性。低效而腐敗叢生的國企,成了全社會背負的沉重歷史包袱。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Nobody But You!
西方人最愛的度假勝地之一的長灘島,是菲律賓眾多島嶼中的一個小島,面積僅有10平方公里,比台北市大安區還小。因為距離都市遙遠,…
日本年輕人 愈來愈不愛親近海
日本在大家的印象中,是個與海親近的民族,為了感謝海的恩惠,日本訂定每年7月的第3個星期一為國定假日「海之日」。年輕人到海邊玩,…
大時代小人物
周二妹是個好學生,但她有個不完整的家庭。周家兩姊妹,周大姊因為遺傳以及後天疾病的影響,智力永遠停留在小學的階段;而沒人知道她名字的周媽媽,…
食品減鹽運動 紐約市出新招
紐約市衛生局1月11日宣布,計畫5年內減少61類包裝食品和25類餐館食品中含鹽分的25%。受影響較大的食品,包括穀物,餅乾,薯片和罐頭蔬菜…
專業奉獻社會 李紀珠的士大夫精神
 全球金融機構盛事──由國際貨幣基金會(IMF)主辦的「國際金融論壇(IFF)」,第十二屆年會於2015年11月盛大舉辦。…
洄瀾美展首獎《加多雙筷》 天各一方 夢裡才能「回家」
報端一隅,花蓮藝術界盛事「2023洄瀾美展」國際徵件,於去年底公布審查結果:香港藝術家vawongsir以藝術計畫《加多雙筷》…
全球米價飆升 香港澳門出現搶米風
  作為全球大米基準價格的泰國大米,3月27日報價達到每噸760美元,比前一日的每噸580美元增加了30%。據悉,由於需求增加、…
「草泥馬」與「河蟹」之戰
知名的視訊網站YouTube,近來有一段時間因為一段點擊率極高的視訊塞爆,即使透過Yahoo或MSN等網站搜索「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