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器官比死囚多 中國官方七度改口

中共中央保健委員會副主任黃潔夫近日承認死囚器官的大量移植「骯髒」。圖為法輪功學員2012年4月在德國以劇情方式揭露中共這項罪行。
Getty Images
第154期
李明

中資背景、獲准在中國播出的香港「鳳凰衛視」,3月16日推出《黃潔夫:周永康落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鏈》節目,這是中共官方十年來就此「太敏感」問題的第七次改口。這一次,因為歸罪於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及其政法委系統,原衛生部副部長、現任中央保健委員會副主任黃潔夫顯得更坦白,承認死囚器官的大量移植「骯髒」。

然而,對死刑犯遠少於移植器官量的問題,黃潔夫稱:「你說這個太敏感,所以我不能跟你講得太清楚,你一想就想清楚了,因為你國家沒有個透明的體現,這怎麼來的,你也不知道,做多少也是祕密,那這樣的,實際上很多東西,都是一筆糊塗帳,是多少你不清晰。」

 

供大於「囚」 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

《鳳凰週刊》2013年11月曾刊文〈中國人體器官買賣的黑幕〉指,過去十年器官移植旅遊在中國興盛,器官幾乎隨叫隨到──「換腎跟買豬腰子一樣容易」,無須等候、快速配對的奇蹟,讓國際醫學專家認為:「中國一定存在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甚至活摘器官庫。」

據「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主任委員陳實表示,截至2005年底,中國已累計腎移植74,000多例、肝移植逾萬例、心臟移植4,000多例。特別2002年以來,每年器官移植手術超過10,000例,2005年達到12,000多例。

《鳳凰週刊》指出,中國每年公布的死刑犯在2,000人左右,而官方公布每年全肝移植4,000例(實際數據可能還會多出3至4倍),即使按照陌生人群20~30%的器官匹配率來算,至少需要從12,000至20,000個死刑犯中挑選。

據美國衛生部報告(www.organdonor.gov),由於器官移植要求時間短、匹配難度高,在美國等待腎平均需要1,121天、肝796天、心230天、肺1,068天、胰腺501天,2000年前的中國移植界也是這樣。然而2000年後,特別是2003至2006年間,大陸移植數量呈現蘑菇雲似的巨大增長,由於器官來源充足,等候時間也大大縮短,有的醫院網站廣告稱,等待時間甚至在48小時以內。

《鳳凰週刊》引述國際醫學專家,根據大陸器官市場的奇異現象分析,認為大陸一定存在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甚至活體器官庫,即事先已驗好血型和備齊檔案的活體器官供應者,在市場上獲得器官「需求」後,被送入「醫院」(屠宰場),保證器官市場上「隨叫隨到」的超短的等候時間,並認為,在中國無法獲得法律保護的法輪功學員、中國勞教所囚犯、社會流民、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等,都可能是目標。

 

官方此前六次改口

早在三十年前,即有中國醫生在聯合國指證中共當局盜用死刑犯器官,中國官方一直否認。直到2005年7月,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世界肝臟移植大會上,才首次承認中國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並在11月的世界衛生組織(WHO)會議上,再次承認。

然而,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宣布:「有關中國存在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進行器官移植的情況,完全是謊言。」2006年4月,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宣稱,大陸器官「主要來源於公民在去世時候的自願捐贈」,但2007年1月,毛群安承認中國摘取死刑犯器官。從那以後,中共一直咬定大陸器官主要來源於死刑犯。

 

更邪惡的「爭搶活鮮器官」

中共官方就死囚器官移植問題,突然在2005年至2007年間頻繁改口,顯得被動混亂。而當時出現了比移植死囚器官更嚴重的指控——大量移植健康的非死囚犯器官。2006年7月發表了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七屆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渥太華向媒體公布《調查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引用大量調查實例,指證中共活摘器官是真實存在的,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美籍中國問題專家葛特曼(Ethan Gutmman)2014年8月出版《大屠殺:群體殺害,器官活摘和中國異議問題祕密解決方案》一書,披露大量新證據指出,中共當局的器官活摘始於1990年代末的新疆,器官小規模來源於被囚的維吾爾人。至1999年法輪功團體被鎮壓,被勞教的法輪功群眾,成為健康器官的海量新來源,促成了2000年開始的大陸器官移植業井噴式的發展。葛特曼推測,在2000年到2008年間,至少6.4萬名法輪功修煉者成為犧牲品。

黃潔夫在鳳凰衛視中表示:「這個我們是很感謝司法部門的大多數的同志,沒有他們的配合,沒有死囚器官的捐獻,就沒有中國器官移植事業今天在技術上的成熟。」

有「中國良心」之稱的退休少將軍醫蔣彥永,在3月初中國兩會期間向香港媒體揭露了解放軍醫院普遍違法「擅自移植、買賣死囚器官」,包括301解放軍總醫院都派車至刑場拉死囚,「爭搶活鮮器官」。此時黃潔夫的聲明,適逢周永康公審前夕,耐人尋味。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司徒華的「反共愛國」
司徒華是香港民主派前輩,被尊稱為「華叔」,於1月2日與世長辭。他甚至可以說是某種意義上的泛民(泛民主派)精神領袖。基於對中共的深刻認識,…
凡吉力擦亮益生堂百年老招牌
來到台南市安平路與安北路三叉路口上,鮮綠色為襯底的「益生堂」中西藥局與「凡吉力」招牌非常顯眼,給人青春活力的氣息。但來到店裡右側,…
OpenAI上演宮鬥劇 人類不可不知的內幕
有「ChatGPT之父」稱號的OpenAI科技企業執行長奧特曼(Sam Altman)2023年11月17日被無預警趕出家門後,…
您想教育孩子成為「聖人」或「瞎子」?
「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越來越多的孩子們重新讀起《弟子規》、《三字經》等傳統的啟蒙書籍。身處現代化的台灣,家長、…
王爺公
 吭啷!村長最後一次將壽金上的紅色木筊杯擲落後,洪府王爺管理委員會主委劉春貴穿著西裝,右手拿著白色大聲公,宣布:「李阿金,…
民主黨歐巴馬勝出 美國或將有黑人總統
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終於大勢底定。伊利諾州參議員歐巴馬,美東時間5月3日正式宣告取得民主黨總統提名資格。…
為甚麼俄羅斯頭號敵人是中國?
俄羅斯最具影響力的新聞廣播頻道2月8日開通了一項網上民意調查:「誰更是俄羅斯的敵人?」結果當日有59.8%的網上投票認為,…
網傳河北SARS疫情 中國官方否認
大陸與香港多個大型網站論壇及微博上,2月下旬盛傳大陸爆發類似SRRS疫情(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中國稱「非典型性肺炎」簡稱「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