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味全》從頂新黑油 談味全棒球隊史(3)

圖片來源:網路
曾文誠(資深球評)

冠軍到手了,對曾經是宜寧中學的這批青棒選手來說,他們終於達成了從小拿球棒拎手套的最大心願,而味全公司呢?卻因緣際會地即將邁入另一個棒球階段,開啟另一段棒球歷史。

李廷壁(前味全公司廣告服務部副理):「我曾經說過味全贊助宜寧根本沒有想到他們會拿冠軍,所以原計畫只是支助他們一學期而已,但誰料到竟然從美和手中奪下冠軍,這或許就是興起公司再支持棒球隊的念頭。」

張景涵(味全公司常務董事):「在我的觀念中,棒球選手雖然是運動員,但都還是應該念點書才對,畢竟運動生命是有限的,從球場退下來的日子要怎麼過才重要,或許就是這種觀念所以才讓宜寧那些孩子能有書唸,有球打到高中畢業,那時候我的想法是這群孩子如果從高中畢業後想要繼續升學,一邊讀書一邊打球的話,味全就繼續支持他們,當時大學有體育系的學校當中,師範大學沒有棒球隊,而輔仁大學又有只收華興中學畢業的傳統,剩下的只有文化大學,而文化原本贊助的單位是竹林山觀音寺,聽說因為經費問題不打算繼續支持了,我就想不妨和文化學院談談看。」

張永昌(前味全成棒隊員):「華興畢業的都唸輔大,而美和畢業的都選文化,這種傳統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當初之所選文化是因為很多美和的學長都在那裡,所以很自然在選填單上寫上文化。在味全還沒有進來的前一年,據說是因為李煥的介紹校方才和竹林山寺建教合作,不過因為隊人數太少所以出外比賽的成績都不理想,甚至還被降入乙組,加上一年要花這麼多錢,這大概就是人家不想再贊助的主因吧,後來聽說味全要支持,選手們聽到原本是沒什麼感覺,只是換套球服罷了,但後來想想應該也不錯吧,起碼可以多喝點牛奶!」

彭誠浩(文化大學校友):「文化學院棒球隊是一支很有傳統的隊伍,不過在以前有保送資格的選手都不會選文化而是選擇其他學校,尤其是師範大學,在我大二那一年我就向校方建議是否能讓棒球隊的隊員能免學雜費,利用這一點好處看能不能吸引一些好手進來,果然在校方答應學雜費全免的情況下,國手級的選手也陸續地加入文化的陣容。」

「對學校來說能有企業贊助自然是件非常好的事,當竹林山結束而味全有意接手開始和我們接觸時,大家都很高興,因為味全畢竟是很大的公司,而且從他們逐一地拜訪校長及創辦人可以看得出來是相當有誠意的。」

味全有誠意,張景涵數度親自上陽明山說明味全支助棒球的心意;味全也有經費,打算以一年一百六十萬的費用來贊助這支大學棒球隊,所以文化很難說聲「不」的。

民國六十七年七月五日,在台灣歷史上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日子,頂多是對岸的「中國科學院」召開一項討論會,討論的內容是----論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除此之外,台灣這方面是啥事也沒有,同樣是個讓人受不了的高溫天氣,但對味全棒球隊的歷史而言,七月五日卻是個值得寫上一筆的日子,因為在這一天、在 台北的國賓飯店,味全公司代表李景潞和文化學院代表潘維和完成簽約手續。從這一天起台灣棒球成棒隊伍當中將多了支名為「味全」的球隊。

球隊成軍了,這支國內成棒「全新」的隊伍雖然擁有徐生明、劉家齊、唐昭釣、余富誠、楊清瀧等名將,但人數畢竟是太少了,而且前一年的戰續也不佳,如果能再網羅已經從高中畢業的這一些青棒代青隊隊員,那不是太完美了嗎?

但想歸想,兩個問題必須解決,第一個問題是這些青棒隊員必須拿下世界冠軍才有保送大學、才有填寫文化的資格,而第二個問題比拿世界冠軍還難解決,那就是有些選手即使能保送也不想唸大學。

林易增(前味全成棒隊員):「在宜寧的時候聽說我們打完全國賽後就整批球員直升台中體專,為什麼會選台中體專呢?道理很簡單,因為根本沒有人想到會拿冠軍,所以打完比賽後就留在台中,但誰料到竟然被我們抱走了的冠軍獎杯,而且還代表國家出國比賽,如果我們到美國又得到第一的話,那麼就有唸大學的資格,但我實在是不想進大學,一來是怕功課跟不上,二來是不想再打棒球了,已經打了那麼久的棒球了,覺得好累、好苦,可以話我是不想上大學再打棒球了。」

鄭幸生(前味全成棒隊員):「從高一那年開始,唸大學就一直是我的夢想,因為很多棒球的前輩像劉秋農等在大學都唸得很好,而且也不影響球技,所以上大學就成了我很想要達成的心願,而且是以文化為目標,因為很多學長都在那裡,聽到味全和文化合作,對我來說是比什麼都還要好的消息。」

陽介仁(前味全成棒隊員):「我記得在青棒代表隊集訓前,報紙就登味全和文化建教的新聞,我原本是計劃如果從美國拿冠軍回來,保送單上就填師範大學,等畢業後當老師也不錯,可是既然味全和文化合作了,那麼我是無條件跟隨味全,因為沒有味全就沒有我們,和我有相同想法的還有黃清文等。」

有大學可唸還要考慮,這恐怕讓全國十餘萬在七月一號大考的考生感到既羡慕又忌妒吧,但事實上不管想不想唸,或要不要唸,這些青棒的隊員還是通過一項如同大專聯考般地考驗,那場考驗的地點在美國的勞德岱堡,雖然在那之前有所謂的第一屆的遠東區青棒賽,但沒有人真的把它放在心上,結果不論是遠東或美國的比賽,對集合台灣最菁英的青棒隊員來說都不難,他們一路輕鬆地又為台灣抱回另一座世界冠軍的獎座,所以陣中十五位隊員每一個人除了獎牌外,教育部還另送他們免試升學的資格。

李廷壁:「味全既然和文化合作就不只是出錢而已,我們也希望球隊愈強愈好,這樣子味全球服穿出去才風光,所以我們就積極地鼓勵選手唸文化學院,問題是有些選手從小就很少唸書,所以上大學對他們來說是比拿冠軍還難的事,因此就很排斥,那時候張常董為了鼓勵他們還說了句讓人印象深刻的名言,他說:『光是進出大學校門四年氣息都會變得不一樣』。」

張景涵:「鄭幸生、陽介仁他們這些原本就想唸大學的對我們來說問題都不大,難的是像王國慶還有林易增他們,為了勸他們讀書,我已經不是苦口婆心可以形容的,不但是親帶他們參考學校校舍,各種設備,還一一登門拜訪他們的家長,原本以為一切都談定了,沒想到有人還是在註冊的當天晚上又逃掉了,害我又得把他們找回來。」

黃清文(前味全成棒隊員):「其實有個大學文憑誰不要,只不過是從小一直在打球,一聽到唸書就一個頭兩個大,所以不是不想唸而是不敢唸大學,後來學校的體育系主任還有味全公司的人一直勸我們,分析給我們聽讀大學的好處,所以原先想打退堂鼓,跑的人也都一一地回來了!」

在六十七年七月味全和文化建教合作以前,當時文化學院棒球隊的陣容如下:徐生明、張永昌、劉家齊、龔富豪、張拓榮、楊清瓏、陳昭銘、唐昭鈞、林俊民、陳進財、余富誠、李居明、江仲豪、張文忠。這份名單攤在各甲組成棒隊前都不會是太丟臉的陣容,但可惜的是一直打不出很像樣的成績,這一年的甲組成棒賽還因成績墊底而被降入乙組,但九月後,雖然經過一小段的波折,但另一批擁有世界冠軍頭銜的青棒國手還是順利地加入和文化建教的味全隊,這些選手當中有黃廣琪、趙士強、林易增、王國慶、黃清文、陽介仁、鄭幸生、謝燈育、劉名賢、沈堯宏等,有了這十幾位選手的加入,味全隊頓時成為國內成棒隊中陣容最大的隊伍,在九月十八日十餘位青棒國手加入味全隊後,隔天中國時報第四版由記者黃明家所寫的一 篇報導是這麼寫的:「……由於文化隊增添了十位新血,目前全隊共有三十名球員,而且個個優秀,在當前的國內成棒隊中,無疑是陣容最強、兵源最足的一隊,因此其將成為各隊主要勁旅乃屬必然。目前該隊的第一個目標是努力晉升為甲組球隊,而最終目的則是訓練出進軍國際達成四冠王的願望。」

而味全這支受到國內棒壇注目的新興勁旅,果然沒有讓各界「失望」,在一週後的主席杯竟以乙組,而且其中大半還是「青棒」選手的組合,在合庫、台電、陸軍、 葡萄王等強敵的環伺下奪得冠軍,這也是味全成棒成軍以來首座冠軍獎杯。在那一年創刊的「民生報」九月二十六日特以頭版的標題「敗部復活連戰皆捷、味全奪主席盃王座」「青棒化身橫掃成棒、棒壇一代新換舊人」來描述味全奪冠的驚奇表現。

 

沒有一支球隊會覺得拿太多冠軍會不好意思,就像沒有人會嫌錢太多那般,所以得到「創隊」以來第一個冠軍,而文化學院也奪回它久違的第一寶座後,雙方都希望能持續地保持如此的佳績,所以訓練、乃至於選手福利等措施也一一地展開、推動。

龔富豪(前味全成棒隊隊員):「文化學院由於場地的限制,所以都得到台北市立棒球場練球,早期選手都是各別搭公車到目的地去練球,經濟情況好一點的就坐計程車下山,但味全接手後只要是球隊出外訓練或比賽都會派那種中型的巴士戴我們,這是和以往不同的地方。」

李居明(前味全成棒隊隊員):「當學生能夠學雜費全免就已經很不錯了,而味全和文化建教還另外讓我們享受到一項好處就是,住校不要錢之外,三餐還可以到學校附近餐廳吃飯,吃飽後只要簽個名,味全就會和他們結帳。」

李廷壁:「味全和文化學院建教,雙方所建立的默契就是除了大專杯的比賽之外,都是穿味全的服衣出賽,所以算起來一年當中他們穿味全球服的機會是大過文化學院的,所以每次賽前我都會特別的上山去看他們有沒有穿錯球衣,不然我們味全就吃虧了,哈!」

「不過嚴格講起來,味全和其他贊助棒球隊的企業最大不同的作法就是,我們那時就開始慢慢建立獎懲制度,按球員的表現給予不同的鼓勵或處分,這套制度事實也證明在往後的許多比賽發揮效用。」

張永昌:「我記得那時候吃一頓很豐富的自助餐花不到二十元,但有時一個比賽下來,味全發的獎金可能高達五千塊,這對學生來說是一筆大數目,當然是有激勵的作用。」

球員補強了,福利、制度有了,那麼味全還缺少什麼呢?

在原總教打算退休之際,也許是位領軍作戰的總教練吧!

陳潤波(前味全成棒隊總教練):「味全原先的總教練是官大全,在他有意退休時正好文化的校友彭誠浩透過關係找上了我,當時我也從合庫退休了,之前也從未帶過學生球隊,想想試試看也好,就這麼答應他們了。」

李廷壁:「以前當球迷的時候就聽過陳潤波的名字,也看過他打球,他應該算是國內最好的游擊手,所以聽說他要來接我們味全隊,我們自然非常歡迎,一口就答應了。」

有「台灣史上最佳游擊手」稱號的總教練來了,而他即將帶領卻又是從小就國手頭銜加身的明星球員群,這兩者相遇會碰出什麼樣的火花、是衝突?是抗爭?還是揮發出味全棒球史上第一道耀眼的光芒!

大家正等著最後的答案!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之意見與立場,經作者授權轉載,作者為資深棒球球評。2014年10月15日)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37歲湯政翔 10年有成建立可近聯合事業團隊
沒有漂亮的學歷、沒有富爸爸、不懂得算計與心機,這樣的人,在爾虞我詐的商場上,真能打下一片天嗎?答案是肯定的。37歲的湯政翔就是一個例子。…
中共五中全會在這開?傳為大老虎「政變基地」
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召開。陸媒日前發文揭祕歷來神祕的「京西賓館」,指其涉及中共「大老虎」們的「政變」。…
上海男子中學現身 解決「偽娘」問題
由於女權抬頭等各項因素使然,據說目前已經走到《易經》所言「陰盛陽衰」的時代。 這種現象在現今中國大陸尤為明顯。大陸的男孩子越來越「奶油」,…
香港國安法首犯 醜類圍剿黎智英
根據香港警方數字,截至2022年10月31日,警方於各場示威共拘捕10,279人,其中2,915人已經完成或正經司法程序處理,其餘7,…
南田石收藏家司木炎 玩賞東海岸雅石之美
開車沿著蜿蜒的東海岸行駛,帶點鹹味的溫熱海風吹拂臉龐。沿路上,時見幾艘漁船歇泊在慵懶的浪潮上、釣客守在釣竿旁打盹,十分愜意。繼續向南行駛,…
清潔能源競爭加劇 美太陽能業備戰
美國太陽能公司(Solyndra)9月1日宣布停止生產,並將在近期申請破產重組,原因是全球經濟疲軟和來自中國的競爭令其陷入困境。…
來到屏東泰武 走近排灣族的生活世界
來到屏東享受自然風光之美,有一條不塞車又美麗的路線,值得跟隨它親近國境之南的風情。這條沿著中央山脈開闢的屏185縣道邊,有座吾拉魯滋部落,…
聯合國促南非 莫對災民落井下石
南非自5月11日起開始發生排外暴動,並且從約翰尼斯堡向外蔓延。因當地治安欠佳,有關當局因此部署軍隊上街頭維持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