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中架構」沒有告訴你的事

看兩岸》「大一中」吃掉小確幸

卓爾傑

施明德等人抛出的大一中架構號稱跨越藍綠界線,這兩天很紅。乍看之下,不片面改變現狀、承認分治、共組國際法人、承諾互不使用武力、台灣自由與他國建交、參與國際組織…換句話說,就是和對岸共組一個大範圍的邦聯,類似歐盟…這個烏托邦式的理想多麼美好,乍看之下,真的很容易被拐入這個虛無的大一中國度裡,流口水做著美夢。

我們不否認提出這個架構的人,部分可能出自於善意,也不否認在一般情況下,這個邦聯的構想可能是個好主意,但是,請你們這些政治人物別忘記一個最根本的前提,政治協定必須是在對等的情況下,與一般正常國家簽署。重點是「正。常。國。家。」

拜託!你們為什麼不知道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不正常?(翻桌)

講到這裡,忍不住打個岔,就在大一中提出的前一天,有人發表以下這樣的高論:「年輕人對大陸不安是因為『傑克與魔豆』等童話故事看太多,覺得大就是邪惡。」這個人是我們的前行政院長、現任總統府資政陳沖講出來的,真的是敗給我們的政府了。

拜託、拜託!你們可不可以醒醒!不要再活在井底,還誇口自己的小世界多麼寬廣,要所有人都一起墜井了好嗎!?

最近在政治理論界有一本書很受矚目-《獨裁者的進化》。作者威廉.道布森(William J. Dobson)曾任美國《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新聞周刊》(Newsweek International)、《外交雜誌》(Foreign Policy)等權威學術期刊的編輯。

書中指出,今天的獨裁者知道,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裡,較為殘暴的威嚇方式──大規模逮捕、血腥鎮壓──已經不流行了,最好用柔性的強迫方式取代。

今日最有效率的獨裁者不再強行逮捕人權團體成員,而是派出稅吏或者衛生局官員讓反對團體關門大吉。政府把法律寫得很寬鬆,但遇上它們視為有威脅性的團體時,運用法律卻像手術刀一樣精確。委內瑞拉的一個異議分子開玩笑說,查韋斯總統的座右銘是:「我的朋友,榮華富貴;我的敵人,法律伺候。」

現在,獨裁者們甚至不再封閉所有的媒體,而是保留一些小型的言論自由──民眾雖有討論空間,卻是有局限的,超過紅線的話可能明天就不見了。今日的獨裁者在演講時,三不五時提起自由、正義以及法治,比如中共的領導人常常講到民主,還自稱是人民所選出來的領袖。其御用學者俞可平出書稱「民主是個好東西」,推廣所謂的「北京模式」,大受某些人歡迎…這些人已經了解作表面功夫的重要性。

《看》雜誌有一篇醍醐灌頂的好文章《「胡同台妹」的中國見聞與反思》,文中在中國待了十年的記者宮鈴提到一個例子,一台商看到中國網易新聞的跟帖,罵共產黨罵得亂七八糟,這位台商覺的非常驚訝,「哇噻!中國實在太開放了!沒有我想像的那麼恐怖嘛…」可是,這其實就是中共統治危機管理的辦法,把不滿控制在可管制的範圍內;試試在別的地方罵看看?可能早上PO文,晚上就人間蒸發了。「所以你說它網路上有沒有自由?有!但不是你以為的那種自由!我認為那反倒是一個『被恩賜』、『被恩准』的自由。」

更恐怖的是,宮鈴還揭露一個「偽右派知識份子」的現象,這些人實際上的身份是高級五毛,幫中共中央某派系說話的。這些知識份子平常可以隨便說話,甚至罵中共,高調支持正義,聚集一大批粉絲…但關鍵時刻,你要幫老闆說話。

這就是在中國俗稱的「小罵大幫忙」,透過這些被收編的知識份子,中共分化中國的公民社會,混淆是非,被長期教育得缺少是非觀念的公眾,只剩下一條路,就是回家過自己的小日子,拚命賺錢,享受平日的小確幸,忘掉即將到來的大災難。

呃,你說我們平凡老百姓,有飯吃就好,不管政治上的事,反正每天也活得開開心心就好?

好吧,我再講一個真實故事,你就不會這樣想了。

最近在河北省唐山發生了這樣一件事。一個十二歲的小學生,在路口看見一位老太太被一輛黑色轎車撞倒在地,汽車逃逸,這個小學生見馬路上沒有人,就主動跑上前,扶起老太太到附近的一家醫院,經檢查老太太手臂骨折。老太太的家人來了以後,老太太為了幫家人省點醫療費,竟然誣陷這個小學生把她推倒,摔傷了手臂,並向這個主動幫助她的小朋友開口要兩萬元人民幣的醫療費。

孩子有口難辯,又沒有其他證人,急得直哭。等家長來後問清楚情況,家長也不願意出這冤枉錢,結果雙方鬧到了公安局,小朋友爸媽本來以為警察會主持公道,還小孩清白,沒想到辦案的警察卻說:「老太太一定是這個孩子推倒的,不然,別人怎麼不扶她,不把她送進醫院?」氣得孩子的母親當著警察的面,邊哭邊打這個孩子說:「我看你以後再做好事,我打死你。」孩子哭著向媽媽保證說:「媽媽,我再也不敢了。」

類似的例子不只這一例,在中國其他地方也頻頻出現很像的事情。這種情況發展到極致,維繫整個社會的價值文化就會崩潰。記得震驚中外的小悅悅事件嗎?──廣東省佛山市2歲女童王悅先後被兩輛汽車撞傷倒地,先後路過的18名路人都見死不救,最後導致小女孩搶救無效身亡!

被中共偽民主長期收編、分化,失去是非曲直價值觀的社會就是這樣。或者,講俗氣一點,在暴政統治下的國家就是這樣。這些被長期洗腦教育的人,有部分已經失去了良心,失去了靈魂,成了魔戒中「半獸人」一樣的存在。當今的大陸社會,做好人受氣,很多人爭先恐後當壞人,恃強凌弱,令整個社會彌漫著一種不安定感。所以商周、天下等雜誌才會稱中國現在有「狼性」,是政左經右、自由與專制並存的「雙面中國」。

退萬步言,假使你說我就是臣民性格,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誰管別人呀?可是,當我們生活在一個有老大哥的社會,雖然這個老大哥比起以前好像「和藹可親」了許多,好像不太管事了,但是你會不會提心吊膽?被施捨的自由,這個界線可是很難揣測,要看老大哥的臉色過活。

而且老大哥的本性是個希特勒史達林,只是他現在學聰明了,不再動不動就搞政治運動、大面積屠殺,可是,人,還是要殺的,只是現在這些人被暗地裡解決掉,不叫你知道。而且,從歷史來看,順民不一定就不是整治的對象,中共六十年來,鬥得最兇的就是自己的黨員。

那怎麼辦?一半的人絕望了,他們棄守良心,沒有堅持的價值觀,忠心向老大哥輸誠,像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一樣,跟綁匪結盟,成為獨裁者的幫兇;另一半的人非常、非常辛苦的想保有自己的空間,活得又累又氣又委屈又害怕,因為「半獸人」們為數眾多,他們成為獨裁者千千萬萬的代理人,看你的思想「反動」就會告發你。

就算避過了生活中無所不在的007,當個非「禮」勿視、勿聽、勿言、勿動的順民,可是在日常社會裡「半獸人」享盡所有特權,怎麼辦?是不是得常常昧著良心同流合污一下?舉例,當今的大陸研究所,一定比例的女研究生被迫跟教授上床,否則口試不會過關,拿不到畢業證書…這就是大家朗朗上口的「潛規則」。誰願意在日常生活的各方面常常面臨這種情況?

朋友啊,聽我一句。這可是暴政,不是仁政,跟希特勒史達林組成邦聯的日子會是太平盛世嗎?它會遵守跟我們的承諾嗎?在這種社會裡的小確幸可以維持多久?

(本文僅代表作者之意見與立場)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商業用途嚴禁轉載※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周永康獄中離婚 第二任妻哭訴「太晚了」
中國反腐聲浪中,至今落馬的最大老虎是6月11日遭天津一中法院認定,因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泄露國家祕密三項罪名確立,…
林明樟創辦「超級數字力」 教老闆看懂財報
位於桃園高鐵站旁的「超級數字力」教室裡,以「MJ老師」聞名的財報講師林明樟,穿著素色的高領衫、牛仔褲,猶如賈伯斯一貫打扮的他,一派輕鬆自在…
建立完整行銷生態圈 WIWI何宗霖:KOL只是其中一環
隨著網紅或KOL代言、業配模式的發展,KOL行銷已經是諸多電商不可避免的行銷手段之一。2013年推出的WIWI發熱衣,…
專業MIT髮品品牌蕾娜塔 推出秋冬「摩卡慕斯棕」新髮色
韓劇影響無遠弗屆,女主角穿衣哲學是觀眾效法對象,連瀏海、髮色都能引領流行趨勢。專業髮品沙龍市場中的MIT品牌蕾娜塔,邀請台北正韓沙龍OUR…
台灣彩券董事黃志宜 樂當慈善勸募高手
現任台灣彩券董事黃志宜被稱作「百億黃金右手」,不僅一手推動台灣彩券運行,成果斐然,更有機會和465個億萬富翁握手。黃志宜談吐幽默,…
習近平:再在專制下混十年
十八大之前,中南海占星術大行其道,各種猜測滿天飛。但在習近平登上總書記寶座之後,其公開講話只談到繼續「做大麵包」(改善民眾生活),…
中國的貪官越來越安全
看了文章標題,諸位看官也許心生疑問:中國大陸正在高喊反腐,貪官怎麼會越來越安全呢?以下事實可作為本文論據: 是否查官員房產,…
美擬推匯率法案 要求人民幣升值
9月23日在紐約聯合國大會時,美國總統歐巴馬對中國總理溫家寶表示,最近幾個月人民幣匯率一直沒有大幅升值,美國對此感到失望。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