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台灣大劫難專題報導

台灣,你要做自由人──專訪《台灣大劫難》作者袁紅冰教授

《台灣大劫難》披露,在2012年之前,中共要通過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社會的全面的滲透來控制台灣。用統戰的方式,不戰而勝台灣。
宋碧龍
第51期
楊嘉玲 整理

《台灣大劫難》為目前旅居澳洲的中國流亡作家、著名自由主義法學家、詩人哲學家、政治活動者袁紅冰教授甫於11月在台出版的著作。

《台灣大劫難》主要的資料依據之一為中國〈解決台灣問題的政治戰略〉。這份文件是2008年6月政治局擴大會議上通過的。該次會議被中國列為最高保密等級,會議地點在中國中央軍事委員會設在北京西山洞穴深處的戰略指揮中心會議室。《台灣大劫難》即為全面揭密該會議通過之2012年之前全面控制台灣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戰略和策略準備,以及中共對台灣各階層的大規模統戰滲透活動。

2009年10月28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作出決議,認定《台灣大劫難》的出版是中共建國以來性質最嚴重的洩密事件。胡錦濤特別批示,要求中共涉台工作的各個部門,都要認真研究《台灣大劫難》,並在對台灣的戰略和策略做出相應調整,「絕不能讓我們將來對台灣的行動是在印證《台灣大劫難》這本書的內容。」

據中國高層良知人士透露,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讀後在一次會議上哀歎:「這本書把我們對台灣戰略的底牌全給露了!下一步工作還怎麼做?」中國國防部長梁光烈讀後說:「這本書是一枚資訊核彈。14萬字的內容就濃縮了這麼巨大的資訊能量!」

 

以下專訪摘自2009年11月22日快樂聯播網「童言童語,童文薰時間」節目,童文薰律師與袁紅冰教授的對談。由專訪中,讀者可以更深刻地瞭解袁紅冰教授撰寫《台灣大劫難》更多的內幕與感人的心路歷程。

主持人童文薰:袁紅冰是中國著名法學家,遠從澳洲來到台灣出版他的最新力作,這本著作的名字非常震撼,叫做《台灣大劫難》!台灣人不能不知道這本書的內容。因為《台灣大劫難》是一本警醒台灣的大作。很榮幸因為採訪的關係,在出版前就閱讀了本書的電子檔。

在閱讀的過程中,我不止一次地寒毛直豎,同時有一股力量驅使著我應該要多做一點、多努力一下,因為凡是認識到這些真相、洞悉未來的人,事實上是沒有權利絕望或沮喪。請袁教授先來談一談寫這本書的動機。 

自由是普世價值,為自由而寫

袁紅冰:我是一個在中國大陸生活了幾十年的人,在中國大陸,從中共暴政建政以來,中國實際上就已經失去了自由。那麼在中國,我在自己的祖國,沒有言論的自由、沒有精神的自由、沒有信仰的自由,甚至沒有寫作的自由。而一個人失去了自由,那是最大的痛苦。

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正因為我對失去自由的痛苦有深切的瞭解,所以當我看到台灣的自由也面臨中共暴政嚴峻威脅的時候,我覺得我有義務把我所知道的真相告訴台灣人民,因為自由畢竟是一個屬於全人類的共同的事業,是一個普世的價值。

童:台灣的聽眾朋友可能對袁教授比較不熟悉,尤其不在法學界的人可能對於袁教授比較不熟悉,袁教授剛剛講的是客氣話。事實上在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時候,袁教授已經是北大的老師,並且在廣場上聲援學生。而且現在所謂的中共接班人,像習近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中央黨校校長,傳為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最有力的接班人)或是李克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都是您同輩的酒友或是同學。

袁:對,李克強與我都在北大,他是77屆的,我是79屆,但是我們一起上過課,當時很熟悉。

童:在六四當時以及後來,其實中共一直想盡辦法想要攏絡您,只是您自己放棄了那樣的機會,甚至起而抗爭。所以並不是您所說的沒有自由,事實上您可以享有一般中國民眾享受不到的自由,為甚麼還是選擇了跟中共絕裂的這樣一條路呢?

袁:如果用最簡單明確的話來講,因為中共暴政是一個對中國人犯下了無數的反人類罪行的政權,所以中共現在的1,400多萬貪官污吏構成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個經濟犯罪集團,一個最大的政治黑手黨。所以當一個人面對這樣一個反人類的政權的時候,個人的生死榮辱不能作為決定我們自己價值取向的一個標準。

童:《台灣大劫難》這本書光是書名就非常地令人震撼,而且很清楚地表明這本書就是寫給台灣人看的。這本書全面揭祕中共在2008年的一項計畫──在2012年的時候要全面控制台灣,包括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於就是所謂的「統一」或是「形勢上的統一」。裡面很多東西事實上是基於中共的一些內部機密文件,我想讀者都會想要知道, 在您可以公開談論的範圍內,這樣的一個文件是怎麼樣流出來的?

絕密性中共檔案,輾轉外流

袁:《台灣大劫難》這本書是以事實為基礎的,既不是揣測也不是分析,它是以中共內部已經做出的一些祕密決議做為基礎。中共的這些絕密性的材料為甚麼能夠傳到海外來?傳到我們一些朋友那裡去?我想這個從兩個角度講,一個角度說明中共暴政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強大,但是它的內部實際上已經是矛盾重重、分崩離析。所以才有很多的縫隙把這些所謂絕密的東西都洩漏出來。前不久大家可能都知道出了一本書叫作《趙紫陽回憶錄》,這在中共的眼睛裡面也是屬於絕密的東西。

童:這是錄音檔流出來?

袁:錄音檔,但還是得通過中共的一些高官洩漏出來。《台灣大劫難》所依據的材料比趙紫陽的錄音更具有敏感性,因為它是正在發生的事。那這個材料為甚麼能洩露出來的具體原因、具體的人我當然是不能講,但是從背景上我可以給大家講一下。

中共多年來以政治和經濟的罪名,整肅了一大批黨內的高級官員,比如說前中共國家主席楊尚昆,他的弟弟,軍委祕書長楊白冰,這兄弟倆在政治身分的最後期也受到鄧小平的整肅。比如說前北京市長、中共的政治局委員陳希同,前中共的上海市委書記,也是中共的政治局委員陳良宇,像中共原來的人大常委會的副委員長成克傑,還有海軍副司令員王守義,這些人都被中共用政治的和經濟的罪名進行了整肅。實際上是中共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這些被整肅的家屬對中共暴政有一個極其深刻的仇恨。所以我們的這些資料來源,最主要的背景就是這些受到中共暴政以各種各樣藉口所整肅的官員的家屬成員,他們透露出來。

北京西山的洞穴,曾經指揮六四屠殺

童:所以此書的內容有一個可信的資料來源。接著我們就來談一談到底這些資料陳述了哪些東西。您在書中一開頭就指出來,這樣一個戰略的制定是在北京西山的一個洞穴內,那裡有一個非常大的戰略指揮中心。事實上1989年六四的時候,鄧小平的時候他們就使用過。

袁:鄧小平就是在這個洞穴裡指揮對北京學生和市民的大屠殺。

童:那麼這個豪華的洞穴現在繼續在使用中,包括2008年對台的作戰計畫,也是在這個地方擬定的。可否請您說說大概的內容有哪些?

袁:2008年6月份,中共政治局召開了一次特大會議。在這次會議上針對馬英九政府贏得了選舉之後台灣的局面,制定了一個總體的戰略。叫作「解決台灣問題的政治戰略」,在這個政治戰略中,全面規劃了中共在2012年之前,解決台灣問題的具體策略方法和步驟。

童:就各方面怎麼執行?

袁:具體講呢,如果我們概括性地表述一下,就是在2012年之前,中共要通過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社會的全面的滲透來控制台灣。用統戰的方式,不戰而勝台灣。 

沒有民主自由,哪有和平和諧?

童:中共為甚麼要這麼做?

袁:為甚麼要這樣做?是因為在中共暴政的眼裡,台灣對大陸是一個極大的威脅,或者是對中共政權是一個極大的威脅。因為台灣的自由和民主在中國大陸15億民眾中的政治示範作用,對中共暴政是一個致命的威脅。所以一定要用它中共集權的統治來控制台灣。

童:我們回想一下,從2008年開始,陳雲林來台跟台灣簽了四項協議,後來台灣又在2009年年初跟中共簽了一個〈兩岸司法互助協議〉,表面上看起來都是往和諧的、和平的方向走。台灣執政當局的說法是,我們當然要談啊,不管它對中國人是不是實施暴政,我們當然要跟中共談,因為我們要避戰,我們不要戰爭,我們要和平。

表面上聽起來都對,事實上問題重重。其實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法律問題,如果一個不知悔改的罪犯,我們事實上也不可以給予緩刑,沒有甚麼和解的餘地。對於從不曾悔過的中共也一樣。所以還是請您來說說這本書論述哪些台灣人不能不知道的陰謀與陽謀?

先經濟、文化統一,後政治統一

袁:要和平、要和中共和解,這些想法我們都可理解。但是現在問題的關鍵在於中共不肯和民主自由的台灣和解。它要用它的集權專制來控制台灣。這是它根本的政治意圖,而且它具體制定的戰略就是在2012年之前,要用全面的統戰方式不戰而勝台灣。那麼它在我剛才提到的「中共解決台灣問題的政治戰略」中,它做出了全面的規劃,就是如何一步一步地用它的集權專制來控制台灣。

它的總的戰略就是「先經濟統一,後政治統一」、「先文化統一,後政治統一」,先對台灣社會的媒體和文化單位進行實質上的控制,然後再對台灣的政治進行實質的控制。

從現在開始一直到2012年之前,每一年如何來推進這些步驟,它都是有具體安排的,比如說現在要簽訂的兩岸ECFA,是他們實行經濟統一的一個重大的步驟。先通過市場的統一,所謂市場的統一,實際上就是讓中共控制下的中國,成為台灣唯一的市場,使台灣在經濟上再也沒有自由的選擇權;然後還要簽訂金融協議,一系列的金融協議,首先實現經濟統一。那麼社會控制、輿論的控制,我們現在也看得很清楚。

童:您在書中提到非常多的台灣媒體,有一些所謂的名嘴已經被中共所影響。

袁:不僅是電視節目,現在從報紙到出版社,到電視台到廣播電台,絕大部分台灣的媒體現在已經開始按照中共的政治意志來進行媒體的傳播。

童:即使不是被收買,也產生了自我檢查的效果。

假陸客,真官員

袁:對。它已經是喪失了客觀公正的這種媒體必須遵守的職業道德。實際上也就是中共的社會統一、社會控制已經開始形成。再比如說中共對台灣經濟的操控。大家經常談論的一個話題就是大陸來台的訪客。事實上我們這個事例也披露了所有的來台訪問的大陸這些遊客都是中共有關的當局背後所安排好的。而且他們來台全部的花費都由他們所屬的單位來支付。

童:這個我可以印證,我們從台灣的移民署入、出國有關的文件發現,這一年多來,申請入境的中國大陸人士都是高級官員,這跟以前他們所謂個別團、繞道第三地來台灣的這些人的身分完全是天壤之別,所以可以印證袁教授的說法。

袁:我提這個的意思就是說,他們已經把對台灣的控制安排到這樣細節性的東西。再比如說外交的角度,中共現在正在準備和美國進行國家核心利益的交換。只要美國在台灣問題上進行讓步,那麼中共在伊朗問題上、在恐怖主義的問題上、在北朝鮮的問題上,都可以向美國做出讓步。

童:談到這裡,比如說剛剛講的這些其實都不是陰謀而是陽謀,因為比如說要簽ECFA,要簽金融MOU,事實上不管是胡錦濤或是溫家寶,他們幾次公開的談話都強調「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之下」、「在統一的前提之下」,經濟的各個層面全都可以談。可是相反的,台灣陸委會、海基會卻一再地說,沒有政治的議題,我們撇開政治,純談經濟,沒有甚麼政治領導經濟的問題。但事實上根本沒有單純的經濟議題存在。 

台灣失去自由,將是歷史的大悲劇

袁:是這樣的,就是中共現在和台灣的所有的經濟交往,都是為了它的政治目的。這個政治目的就是要控制台灣。我一直在講,如果用中共暴政的這種專制制度來控制台灣的自由民主制度,那是一個歷史的大淘汰。因為那意味著2,300萬台灣人也變成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隸。這個統一本身它不是一個很單純的東西,有很多的涵義。

第一個涵義就是我們剛才講的,如果中共暴政它的專制制度統一了台灣,那是歷史的大悲劇。如果是台灣的自由民主制度統一了大陸,那可能是一個歷史的巨大的進步,因為它意味著15億中國人擺脫了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隸的地位。由於中共本身是一個政治的動物,它就是要用它的專制統治來統一你,來控制台灣的自由民主制度。

其次,中共和台灣進行這種所有的經濟交往,實際上都是套在台灣脖子上的一根又一根的絞鎖。當它把這些絞鎖套好了之後,當它覺得時機成熟的時候,它用政治的鐵手擰緊這些經濟絞鎖的時候,台灣在政治上就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比如說你金融上也受困於中共、市場上也受困於中共,整個經濟的基本的要素都被中共控制著,那你台灣到哪裡去尋找政治的自由?

台灣媒體,按照中共政治意志起舞

童:其實這個非常清楚,我們從熱妣亞的紀錄片在高雄上映,就看到中共馬上用觀光客不入高雄來做懲罰。然後高雄確實也有一些民間的聲音、旅館的聲音說,我們必須要配合不要上映熱妣亞的紀錄片。這聲音就出來了。所以局勢是越來越清楚,所以我就說這個根本是陽謀,而不是陰謀。可是為甚麼台灣人看不清楚這個問題呢?

袁:不是台灣人看不清楚這個問題,我覺得是台灣的某些政客在故意地配合中共暴政來散播這種假象,來迷惑台灣人民;加上眾多的媒體現在也基本上是按照中共的政治意志在起舞,它起不到一個媒體社會良知的作用。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台灣人民得到的信息本身就是不全面的、不客觀的,所以他沒有辦法認清到中共到底想要做甚麼。

扭轉局面,必須認清真相

童:可是一般人是很單純的,看到主流媒體,看到電視怎麼說基本上就是相信的,不會去懷疑,這個是非常根本的問題。所以從經濟面來影響政治,然後變成台灣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樣的一個局面。但是有沒有可能扭轉?台灣民眾應該要怎麼做?

袁:我想我來台灣幾次,還是在台灣的各界人士中發現了一批有理想、有責任感的群體。我想首先這些朋友要行動起來,讓台灣人瞭解事實的真相。像《台灣大劫難》這本書,是一個真相之書,一個大揭密之書。所以通過這個書的出版,我們很期待它能夠讓更多的台灣人瞭解到,中共暴政為甚麼對台灣形成一種一定要控制你的理由,而且將具體怎麼做。

所以「瞭解真相」我想是台灣保衛自己的自由民主制度的第一步。在這個前提之下,台灣需要一些巨大的文化運動來進一步理解台灣自由民主的價值,確立台灣的自由的靈魂、確立台灣明確的自由民主的政治意志,來對抗中共暴政的想要控制台灣的專制意志,我想這是第二件要做的事。

童:如果台灣喪失了民主自由的立場,等於整個華人社會都崩潰了,因為等於整個華人社會都受中共的控制,我們現在看新加坡或香港,就沒有再有一塊自由的地方,這個影響非常巨大,不只是台灣人喪失了已經享有超過一甲子的自由,而且連帶本來還留有的一塊民主勝地、可以映照出事實上中國人也許還可以多一點的空間,以後完全都喪失了。為甚麼台灣民選出來的政府可以在一年的時間裡面做到這樣的一個程度?

袁:這是台灣的一個悲劇,台灣走向自由民主的歷程是那樣的艱難。在2000年,台灣人民選出了民進黨出來執政,進行政黨輪替,這個我用一句比較有詩意的話講就是:台灣的山花有多少?台灣的希望就有多少,那時候台灣人民對民進黨執政的期待就有多少。很可惜的是,當然在陳水扁執政期間,台灣獲得很大空間的自由,台灣的自由度在這8年期間是前所未有的。但是很遺憾的是,陳水扁家族貪腐的問題使台灣人民失望。所以2008年國民黨的勝利並不是國民黨自己的政治魅力的勝利,而是民進黨辜負了台灣人民對他們的期待。

當國民黨這些權貴在失去權力執政地位的這8年中,他們成為中共統戰工作最主要的重點性的對象。大批的國民黨上層人物和他們的家屬在中國大陸都有了自己的經濟利益。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馬英九總統當選了中華民國的總統之後,我們看到的是,從政治、外交到經濟,他把中共暴政這樣的經濟體系描繪為台灣的經濟救星;把中共暴政這樣咄咄逼人的政治進攻戰略,馬英九政府把它描繪為兩岸正在和諧相處。所以在這樣具體的背景之下,馬英九政府的所作所為確實是讓人極端失望。

童:那怎麼樣來面對這樣的現況,難道沒有力挽狂瀾的可能性?

袁:可能性是有的,你比如說我們說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小小的以色列,彈丸之地,幾百萬人口,但是他面對的是一個有十多億人組成的、充滿敵意的阿拉伯世界,但是他生存下來了。而且成為一個很強悍的國家。就是說從歷史上看,從現實上看,以弱勝強這樣的例子是很多的,現在的關鍵是台灣人首先要凝聚起自己的政治意志來。要認清自己所面臨的危險,有勇氣來面對這個危險。

上帝只幫助那些自助的。在這種情況下,事情發生轉機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比如說,中共表面上看起來很強大,有幾百萬軍隊,有核武器,控制了一切所有的中國全部的社會資源、經濟資源和財富。

童:事實上中共剛上演了一場閱兵大典。

外強中乾,惡鬥在即

袁:對。但是呢,中共在精神上、在意志上都是極其虛弱的,它內部的這些重重的矛盾、貪污腐敗等等我們先不去說它,現在中國大陸每年發生的幾萬起的群體性的維權抗暴事件,說明了中國社會的這種兩極分化的矛盾,已經到了一個爆發的臨界點。而且2012年恰恰也是中共暴政的權力交接的過程。從目前我們種種的跡象分析,這個權力的交接過程將發生重大的政治事變。

因為照理說本來這個階段在一次的會議裡面,習近平跟李克強應該要有一個接班的動作,結果在這一次他們例行的會議裡面卻沒有做這樣的一個儀式。

最近有很多的跡象,你比如說習近平本來應該在十七屆四中全會上接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也就是在一定的程度上接掌軍權,就是指揮軍隊的實際權力。但事實上胡錦濤沒有讓他這樣做。而習近平在隨後訪問德國的時候,做了一件完全違背中共的外交政治紀律的事情,他把江澤民(前國家主席),已經變成一個平民百姓的江澤民的兩本書送給了德國的總理,並向德國總理轉達江澤民的問候。

那麼這樣的一個動作是完全違背中共外交紀律的。因為按照中共很刻板的那種外交紀律,對方接待的是總理,那麼你要轉達的是中國總理的問候,應該把現任中國總理的書送給德國的總理,但是他完全違背這個中共的外交策略。

童:其實這個違背本身也暗示了一些事情。

袁:他不僅是暗示,實際上等於是明確地向胡錦濤的權威宣戰了,告訴胡錦濤,我就是要支持江澤民。當然還有更多的跡象,就是中共暴政內部的矛盾,正在走向、趨向一個爆發的臨界點。89年六四的時候,為甚麼中國的學生運動能搞得那麼廣泛,整個中國都處於一個自由民主馬上就要實現的氣氛之中,為甚麼?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當時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造成了這個機會。就是鄧小平和趙紫陽之間的矛盾。

現在2012年面臨這個權力大交接的矛盾,它很可能引發中國社會普遍對中共暴政的不滿情緒,演變成一個像前蘇聯和東歐地區那樣的人民起義。這個可能性是極其現實。 

推倒中國的柏林圍牆

童:所以很多人都在等待機會推倒中國的柏林圍牆,只是那個臨界點在哪裡?台灣擺脫中共企圖的機會是否也在這上面?

袁:這個臨界點我想在2012年前後可能會出現。所以台灣是有希望的,它的希望不僅在自己也在中國大陸。同時整個國際形式也會朝著一個有利於自由民主的變化。但關鍵在於台灣自己必須要有堅定的、明確的政治意志來對抗中共目前咄咄逼人的政治戰。

童:您原本可以有很好的機會在中國平步青雲做人上人,但是因為良知,因為在蒙古曾經有過的年少的經歷,看著中共在蒙古進行一場種族滅絕式的屠殺,所以這樣的經歷讓您即使有平步青雲的機會,也寧可捨棄。您今天勇敢地站出來,展現出一個學者、一個知識分子應該有的良知。

《台灣大劫難》是針對台灣人來寫的,我想這本書在台灣發行之後一定是非常大的一個震撼彈。我們不能坐等中共自己崩解,我們應該可以加把勁,比如說柏林圍牆的倒塌到現在已經滿20年,中國的柏林圍牆甚麼時候要倒塌?

天助自助者

袁:我剛才分析,中國國內,中共暴政內部會發生巨大的政治危機,這是一個可以預期的情形,但是台灣為了保護自己的自由,也不能完全寄希望於中共本身的崩潰。那麼目前這種情況下呢,我想台灣至少要運用現在的民主制度來控制馬英九政府、來抗議馬英九政府向中共投降的種種的措施。我想這是一個台灣民眾利用他們的民主權利,利用他們的言論自由可以做的。

另外一個就是要採取有利的措施,從民間發起一個反中共控制的運動,反對中共在政治、經濟、文化各個方面對台灣現在實施的控制範圍。經濟上要實現對外經貿關係的多元化,要靠自己當年成為亞洲四小龍時候那種從民眾中爆發出來的創造力,來改變目前馬政府現在全面的經濟上依靠中共暴政的狀況。

在政治上、在文化上,在傳媒上各個角度都要明確地提出反對中共控制的這樣的意志,而且要搞清楚現在中共實際上對台灣的控制已經到了何種程度。那麼針對它的控制如何進行反控制,都要搞出具體的步驟和方法來。我想只要掀起這樣全民反對中共控制的運動,對於台灣的自救,我想是當務之急的事。

童:我們要匯集所有已經對中共這個問題有認識的這樣一股力量,事實上這股力量現在是在民間。的確具體可以由一群人來監督媒體,只要你這個報導是不正確的,就有一群人來監督他,希望得到一個更正,這是做得到的,包括在廣告業主也可以做一些努力。

除此之外,我覺得在書裡面的最後一段,您對台灣事實上有一個我聽起來非常沉痛的呼籲,就是「台灣你要做自由人」,然後你也在書裡面引述了台灣精神,談到當初鄭南榕他寧以自焚尋求百分之百的自由的這樣的精神。可否就這一段再跟我們闡述一下? 

「台灣,你要做自由人,哪怕為此必須走過血海淚濤。」

袁:現在整個人類確實都處於一種物慾化的過程中,台灣生活得也很安逸、很平穩,人們的物質生活也很豐富,但是在目前的這個情況下,如果台灣人沒有意識到,他們的這種和平的生活已經面臨中共嚴峻威脅的話,他們很快將喪失這種平靜的生活。促使我寫這本書的一個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鄭南榕先生,我來台灣許多次,上一次來的時候,就是今年4月份來的時候,我才第一次知道台灣有個鄭南榕,可見台灣人對他們自己的英雄已經很冷漠了。

我們可以有個對比。中國的89六四,那麼浩浩蕩蕩的一場自由民主運動最後徹底失敗了,到今天中國還處於中共暴政的統治之下,原因是甚麼?就是因為中國的六四沒有屬於自己的精神聖徒。而當年鄭南榕先生也是在89年把自己埋葬在火燄中,為了台灣的自由、為了百分之百的自由。他當時說過一句很震撼的話,那就是「國民黨只能抓住我的屍體,他抓不住我的靈魂」。那麼他為了這樣自由民主的理念,他把自己點燃了。他那種在烈火中自焚的那樣的一個英雄的舉動,使台灣的民主運動有了自己的精神聖徒,有了一種精神的凝聚力、一種強大的象徵。

所以我把這個鄭南榕精神稱為「台灣之魂」,這是一個真實的事件。當我寫完這本書的時候,那天晚上我確實夢見了鄭南榕先生,我們一起舉酒狂飲,做個自由聖徒,臨別之際,鄭南榕託我把一句話帶給人間,這句話就是我在書的最後寫的:「台灣,你要做自由人,哪怕為此必須走過血海淚濤。」

童:我不知道聽眾朋友如何,這段話讓我眼睛已經泛紅了。我希望台灣不會真的面臨到2012的大劫難。最近就有一部電影在講自然的浩劫,電影《2012》就是在講瑪雅人的預言,您又剛好在這個時間,這本書又推到市面上來,讓台灣人能夠看到,我們會不會遇到2012這場大劫難?

2012是台灣總統大選年,也是胡錦濤要交棒的年,您書中所提到的事項固然是基於中共真實的文件,即使是用推測的,都可以得到一個合理的心證。是否請您做個結語。

袁:我是想跟台灣朋友講一個基本的道理,就是說,現在並不是我們想要去和中共直接對抗,不是這樣,是中共一定要用它的專制來控制台灣的自由民主,這是躲不過的大劫難。

面臨這樣的一種劫難的時候,人們只有兩種選擇,一個就是投降,失去自由,做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隸;另外一個就是奮起抗爭。無論結果如何都要實現那樣的一句話,就叫做「不自由,毋寧死」,所以台灣人民如果沒有這樣一個堅決捍衛自己自由的意志,那麼前途將是很可悲的。但是只要台灣人願意捍衛自己的自由,並且有勇氣和智慧來捍衛自己的自由,我想「自由必勝,暴政必敗」。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惠風文集 雞同鴨講──英語篇
訂閱了一本亞洲版的英文綜合性月刊,這家老字號雜誌的Humor笑話版面,最使人解頤。一小段、一小段短短的,睡前在床上翻閱,頗為閒適快意。…
央視主持人調侃「春晚」引迴響
中國「春晚」是中央電視台過年時舉辦的全國「春節聯歡晚會」的簡稱,也是每年眾星雲集的盛會。今年繼歌壇一姐那英不滿央視要求改英文歌詞,…
美國三大媒體 連闖「誤報門」
《美國廣播公司》(ABC)、《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華盛頓郵報》2017年12月上旬接連發生報導失誤。…
全球化更須努力發展在地經濟
「一石二鳥」是很愉快的想像,但在現實上很少可能實現,要打到兩隻鳥通常至少要兩顆石頭。「摸蜆仔兼洗褲」也許不錯,但通常也洗不乾淨。…
民以食為天 藥食乃同源
人生活在天地間,老天以五味養人。《內經》說:「五味入口,藏於腸胃,味有所藏,以養五氣,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這個「神」,…
英國為何跟美國「作對」
俗話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過去多年,都是美國更強調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小政府,大社會,減稅,控制福利等),…
薛永昌逆向思考 打造彪琥製鞋王國
1990年代前後,台灣傳統產業因為勞工短缺及成本高漲問題面臨抉擇的當口,台商流行一句充滿無奈的玩笑話:「是要在台灣等死,還是要去中國找死…
《田禹治:超時空爭霸》道與魔穿越時空的對決
「道士何者乎?可以呼風,可以喚雨,可日行千里,可仗劍中衝鋒,統帥天下。或者是萬千豪情化柔情!行俠仗義即道者該為之事。」田禹治假冒玉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