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波蘭園 勝出蘭花「期貨業」

清波蘭園的溫室一眼望去綠油油一片,看不見因病蟲害而枯黃的葉片。
李耀宇
第49期
鄭少凡

來到屏東縣萬巒鄉,一般人首先都會想到「萬巒豬腳」。殊不知,在萬巒鄉賢德村地處偏僻的山腳下,美麗的鄉間裡還隱藏著一座宛如世外桃源的「清波蘭園」。

 

蘭園的經營者陳榮興總經理,就像是世外桃源中的「化外之民」,相貌特別和善。隨著陳榮興開啟四道防蟲門,進入清波蘭園的溫室,映入眼簾的是一排排的苗床,床上加網,床底下還有銅片,目的是防蟲害。這般「高科技」的設施,可就讓人一下跳出世外桃源返回現實了。 

 

高價溫室「風扇」,呵護種苗控制耗損

 

清波蘭園的四棟輸美溫室占地達2,000坪,每月輸出2萬到2萬5,000株苗。陳榮興介紹說:「過去銷售美國的種苗都是裸根苗,現在可以帶水草,條件就是溫室要符合他的規格。」

 

陳榮興表示,台灣的「蝴蝶蘭小白花」就數清波蘭園種植量最多,整整兩棟溫室都是小白花「台灣阿媽」的種苗,並有固定的購買客戶。走進清波的大苗溫室,一床就有7,000株種苗,一眼望去綠油油一片,看不見因病蟲害而枯黃的葉片。陳榮興言語中透露著些許自豪:「我這樣一床可以出貨到九成。很多蘭園你去看,搞不好出一半都有問題。不是葉片枯黃,就是葉片數不夠。」

 

在溫室裡可以看到苗床上吊著一個個風扇,當大循環風扇停止時,這些小風扇就開始啟動。陳榮興解釋,這是為了保持溫室通風良好,以免病害發生。由於清波蘭園地處山丘旁,本來這樣的地理環境不太適合經營蘭園,因為山腳下濕度高,夏天下午常下地形雨,濕度過高容易引起軟腐病與黃葉病。所以清波蘭園除了在苗床下噴消毒水外,還用風扇讓溫室保持通風。

 

軟腐病是蝴蝶蘭的殺手,陳榮興說:「軟腐病的產生是因為高溫高濕,一旦種苗感染,整個葉子就呈水晶狀,那株就得丟掉。有些廠很嚴重的話,一個月可能要丟10%的苗。」這樣的損失不只是種苗成本而已,還代表著預期利益也跟著丟失了。想要在蘭業成功,首先就必須能夠控制耗損。

 

清波蘭園利用強光與風扇通風雙管齊下,得以成功地控制不使軟腐病發作。但是,一台台吊著的風扇要價可不低。陳榮興笑稱,他的溫室吊著一台台「電視」,因為風扇價格與電視螢幕差不多。另外,因為風扇一直運轉,電費也隨之暴增。清波蘭園一個月大約就要支付27、28萬元電費,比原先多出4萬,大約增加了20%。但相對來講,種苗的損失一個月可以減少50~60萬元。陳榮興說:「我當然要投資這些風扇啊!」 

 

從「養豬」到「養蘭」,與台灣蘭產俱進

 

清波蘭園於90年代初期創立,是陸仕集團底下的子公司。陸仕集團主要是食品業者,銷售鰻魚與麵食。屏東縣萬巒鄉賢德村清波蘭園所在地,早期曾飼養過豬隻2萬頭,1997年颳起口蹄疫風暴,才放棄飼養。

 

陳榮興表示,他是科隆生技公司總經理許聰耀的台大學弟,許聰耀是園藝系科班出身,而他則是森林系。1991年研究所畢業後,陳榮興在因緣際會下進入清波蘭園。基於興趣才進入蘭業,對於蘭花產業的知識必須從頭學起。

 

陳榮興回憶說,當時台灣只有台糖與陸仕兩家公司投資蝴蝶蘭產業,所以清波蘭園的歷史與台灣蘭業的開展歷程,可說是同步共進的。由於清波蘭園的母公司陸仕早有企業化經營的基礎,因此在台灣蘭業裡,清波算是最早企業化經營蘭產的公司之一。早在90年代初期,清波蘭園的溫室面積就達9,000坪之多,後來在全盛時期溫室面積還達到6萬多坪。

 

剛開始,清波主要的銷售對象為日本客戶,因為陸仕集團的鰻魚主要外銷到日本,有著深厚的客緣關係。由於熟悉日本客群,從客戶端得知日本有蝴蝶蘭的需求。而當時鰻魚已是夕陽工業,陸仕公司因此毅然決定轉型,大刀闊斧投入蝴蝶蘭產業。

 

在90年代初,清波溫室面積先從3,500坪起跳,又進展到5,000坪以及9,000坪。由於日本客源固定,陳榮興談到,只要品質做好,就可以出口,所以具有量產規模的清波蘭園,從國外來的訂單一直增加,溫室面積不斷擴建到後來的2萬坪。 

 

種蘭花宛如做「期貨」,專注金字塔中上端

 

陳榮興開玩笑地說,現在蘭園裡準備的是2011年才要外銷的種苗,讓他常常感覺自己做的是「期貨」而不是在種蘭花。因為蘭花生長期很長,瓶苗分生苗生長要兩年,栽種到大苗最快14個月,整個生產過程跨越三個年頭。陳榮興說:「三年後的市場趨勢如何?無法預測!所以需要敏銳地拿捏市場,常得親自去目標市場觀察。但是你說市場的變化怎樣?你看到這東西很好,你去做之後,三年後能否這麼好?所以這就是為何蝴蝶蘭的門檻很高,因為大家都在預測。一個品種很好,等到這個市場不錯的時候,要給你下訂單,抱歉!得等兩年後。」

 

陳榮興描述,2004、2005年歐洲蝴蝶蘭正開始流行,由於當時蝴蝶蘭產業在歐洲只是剛剛興起,所以市場缺口約有幾千萬棵。又因為荷蘭最大蘭花公司生產基受細菌感染而產量大減,歐洲客戶於是到台灣、中國大陸尋找供貨。當時台灣各界一致看好,並投入生產,造成一窩蜂現象。加上2008年金融風暴,訂單急遽減少,對於許多業者傷害很大。

 

但是,這波的不景氣對清波影響卻不大。陳榮興解釋,當時清波沒有跟著一窩蜂地搶接歐洲訂單,仍然很穩定地跟美國、日本的客戶做生意。尤其美國都是往來已久、很穩定的客源,清波的生產量沒有跟著這個波動起伏,所以影響不大。

 

清波主要生產的是蝴蝶蘭的大白花與小白花,一條龍作業由育種到行銷,業務範圍則主攻美國、日本,只有少量在歐洲。不像科隆經營的是品質金字塔頂端的客戶,清波主要目標在於金字塔中段的客戶,但未來也會慢慢針對頂端前進。

 

陳榮興以穩紮穩打的方式確立清波的定位與方向:「其實在蝴蝶蘭裡頭,在美國也好,在日本也好,都有不同層次的客戶,有金字塔頂端、中間、下面的。如果你的品質、資金各方面可以的話,當然走金字塔頂端路線,但這端也是風險最高。我現在走的是中間這個,但慢慢也會往尖端去。但在一個廠裡,上、中、下的客戶都要有,因為次級品的東西還是要賣。」

 

至於如何判斷未來會受歡迎的品種、式樣?陳榮興表示,市場會有其需求。由於蝴蝶蘭的花期長,在美國可開兩個月,大、中、小花都有,顏色、式樣非常多樣性,蝴蝶蘭在美國現在已慢慢取代別種花卉。1994年清波剛開始銷售美國市場時,預估美國對蝴蝶蘭市場的需求量每年不到1,000萬株,但現在需求量已增加至5,000~6,000萬株,日本約2,000萬株,歐洲市場若沒有金融風暴與操盤過度的話,需求量大約1億株上下。

 

至於台灣蝴蝶蘭的前景如何,陳榮興預估蝴蝶蘭市場還可維持50至100年的榮景,端看業者接下來如何運用自我優勢:「到最後每一家一定有一些自有品種,所以現在業者都在自推品種權、專利權,就怕被拷貝。」陳榮興強調,當然這是指已經跨過企業經營門檻,能夠在數量上達成穩定供貨、在品質上達成高標要求的業者。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中國基督徒遭強化打壓
美國非政府組織「對華援助協會」1月31日發布了《中國大陸境內基督教會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的2012年度報告》稱,…
Open Your Mind
物以類聚是天性,可是人時不時的得去接觸與自己不同調、頻率不同的人,即使剛開始時難免帶些強迫性。這種相處譜出的不和諧音程為生活提味,…
補助托育政策是不是政策買票?
二十多年來我國出生率逐年下降,少子化問題嚴重,但政府一直拿不出有效的對策,近年來甚至連百萬徵求一句口號這種方法都弄過而沒有甚麼效果。…
大古鐵器傳遞健康分享愛
人來人往的台中高鐵站內有個空間不大但精緻的櫥櫃,展示令人驚豔的鑄鐵鍋、鑄鐵壺,工藝設計讓人眼睛一亮。人潮與科技高速流動的場所,…
寫信
打開收藏箱,裡面收藏的不是陳年的老酒,而是數百封信靜靜地躺在其中。雖然不是老酒,但它如老酒一般能散發時間的芬芳。隨手抽起幾封信品讀著,…
北京對經濟下滑有多著急?
隨著經濟下滑的速度加快,北京當局把拉動經濟成長的寶仍舊押在基礎實施建設。日前,中國國務院辦公廳發布《…
愛上有機香藥草 當老農遇見璞草園
「當初被他的一份孝心感動,跳下來幫忙。」羅益勝口中的他,是GRANGE璞草園創辦人許仁和。 七年前,許仁和36歲,為了照顧爺爺和父親,…
《人民日報》旗下主任逃離中國
中共建政60周年慶典前夕,中央喉舌《人民日報》旗下《人民論壇》時政專題部副主任邱明偉遭構陷迫害被迫外逃,此事件震驚中南海高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