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神話更接近真實的《死海古卷》

寫於2,000年前的《死海古卷》是20世紀最受矚目的一項考古發現。
Getty Images
第46期
楊嘉玲

生在21世紀的現代人對於《聖經》(包含《舊約》與《新約》)中關於末日預言與神跡的描述,甚至是耶穌基督的降世與諸多聖徒的傳奇,心裡可能曾經有過這樣的疑問──這究竟是神話還是真實?

《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或許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但卻讓「神話」更接近於真實,也讓現代人對神的認識補上一千年的空白。

寫於2,000年前的《死海古卷》是20世紀最受矚目的一項考古發現。將近4萬卷以羊皮卷或紙莎草紙記載的文書,從死海附近庫姆蘭地區的山洞中被陸續找出,這些古卷被統稱為《死海古卷》。

迷途羔羊的發現

《死海古卷》之所以被發現,是因為庫姆蘭一頭迷途的羊。在1947年,有一頭羊闖入了一個洞穴,牧羊人向洞中丟擲石塊想要把羊驅趕出來,結果打中了洞穴裡貯藏古經卷的瓦罐,也打破了封存了2,000年的時空膠囊,讓世人得以親見這些古經卷。

這些被放置在瓦罐中保存的古卷,大部分以希伯來文寫成,也有少數是希臘文、拉丁文或亞蘭文。因為死海附近的氣候乾燥,雖然這些古卷大部分已經難以辨識,但仍有一部分被保留下來並且有800多卷已經被成功復原。

根據考古研究,這批古卷是在西元前300年至西元後100年間成文。因為西元70年羅馬帝國占領耶路撒冷並且放火燒毀猶太人的聖殿,對猶太人的文化進行滅絕式的破壞。有一批猶太隱士為了保存這些珍貴的經文與文書,用瓦罐將其封存並藏於洞穴內等待後人的發現。

被復原的800餘卷《死海古卷》包羅萬象,依內容可以粗分為三大類:第一類是將近200卷的《舊約》經文;第二類是占極重比例的預言書,包括世界末日的預言以及神如何毀滅邪惡勢力、發生在九重天的天使戰爭、彌賽亞再來時的新天新地等等;第三類的題材則包括建築、音樂、書評、律法書、甚至藏寶圖古卷。

在《死海古卷》之前,人們所知最古老的《舊約》手抄本,是用希伯來文在西元10世紀左右寫成的馬所拉譯本(Masoretic)。因為欠缺原始版本,千百年來衍生出基督教各教派的分歧,都離不開對於《舊約》的真實性與可靠性的質疑。

《死海古卷》的出現補足了耶穌降生後到西元10世紀這一千年的空白,印證了《舊約》的內容(除了《以斯帖記》尚未被找到)包含天主教承認但被基督教新教認定為「外典」甚至是「偽經」的經卷。

被掩蓋半世紀的內容

《死海古卷》裡包含許多令人震驚但卻被掩蓋了2,000年之久的記載,例如「上帝早已棄絕耶路撒冷的祭司和聖殿職事」。如果2,000年上帝就不承認耶路撒冷與祭司所行的儀式,那麼上帝是否承認現今以祂為名的一切宗教,就成為重大問題。

《死海古卷》的發現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嬰兒潮。掌控這批文書的極少數人基於未曾公布的理由,決定將這批文物交給一個由8位學者組成的研究小組,只有他們可以閱讀《死海古卷》並且決定哪一部分能被公諸於世。

這個狀態從1947年起持續了30年。《死海古卷》首先由東耶路撒冷(當時屬於約旦)巴勒斯坦考古博物館持有。惟有被指定的8位學者其中一人死亡,才能有另一位學者加入。即使在1967年「六日戰爭」之後,以色列奪得了東耶路撒冷也奪得了《死海古卷》的監管權,但是這種封閉式的研究方式並沒有被改變。

1977年,英國學者把對於《死海古卷》的封閉式研究,稱為「20世紀學術界的最大醜聞」。關於「天主教會故意隱瞞真相」,「不願古卷中的記載公諸於世」等傳聞得到了滋養的土壤。

直到1980年代,參與《死海古卷》研究的學者人數才增至20個人;到1990年之後才增編到50多位學者。

真正的突破要到1991年《未發表的死海古卷初版》一書出版,以及美國加州「杭廷頓圖書館」宣布願意向任何學者提供該館館藏的整套古卷圖片之後,圖文並呈的《死海古卷摹本》面世,全面的分析於焉開始。

回顧這段歷史,《死海古卷》內容的公布過程本身就是一段傳奇。先是被封存了2,000年,重見天日後又花了半個世紀的時間才真正公諸於世。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一直在阻攔這批古卷內容的面世。

目前,被復原的主要古卷都存放在以色列博物館;其餘的則保存放在耶路撒冷的洛克斐勒博物館。

《舊約》不是神話

《死海古卷》的發現,讓《舊約》的準確性被肯定。與今日我們可見的《舊約》版本對照(皆以希伯來文本為準),職司經文保存責任的猶太隱士們以神聖嚴謹的態度抄寫保留下來的《舊約》與今日的版本幾無差異。

據統計,《死海古卷》中最完整的《以賽亞書》與現有的希伯來文《聖經》,有95%以上相同的準確性。有出入的部分主要是因為字母或拼寫的演變造成的。

在眼見為憑的證據前面,《死海古卷》還幫助世人解開許多《新約》經文上的爭議。同時在非《聖經》經文的文書中,關於末日預言與天使戰爭(《死海古卷》之〈光之子與暗之子之戰〉)把那些在《舊約》與《新約》中都被淡化處理的天使具體描繪。原來在天使戰爭之後從天上墜入人間的天使,數量如此驚人,而且個個都有名字與其執掌的聖職。

《死海古卷》能夠被保存2,000年之久,既可以被視為考古的奇蹟、歷史的偶然,也可以被視為是神的安排。60年前那頭羔羊的迷途,讓神跡物證從西元10世紀再往前推進一千年,也讓人們以為的神話向真實再推進一大步。

墜入人間的天使今何在?或許就在你我身邊。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相揪來金門 享受理想離島生活
「毋忘在莒」、「古寧頭戰役」,是一般人對金門的最初印象──一個充滿軍事肅殺氣氛的島嶼。轉型成觀光島嶼後,這些印象則換成貢糖、金門菜刀、…
不要很Down,不必過High
在職場中,一個人的情緒表現通常會「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因為別人與自己的互動方式,往往就是一面映照出自己情緒狀態的鏡子。舉例而言,…
探訪鴛鴦谷流瀑美景
跨過鐵鍊,走在水泥鋪設的路面上。一旁的蟲鳴似乎整夜未歇,繼續著交響樂般的重奏;剛起床的陽光穿過樹梢灑落在林道上,映照著晨靄上的光影變化。…
看見不一樣的政治人物
政治是眾人之事,誰也無法置身事外。過去許多台灣人對政治冷感,不關心政治議題,甚至本能地排斥,只希望政府好好地「拚經濟」。但是,從文林苑抗爭…
史上最牛的校長與官員
就在不少正在上課的娃娃都被四川大地震這措手不及的災難,永遠地掩埋在廢墟下之後,失去孩子的家長們對貪腐造成的偷工減料、豆腐渣工程撻伐不已。…
台北植物園 寓樂於教的綠色樂土
於喧囂的鬧市中,有一塊林蔭茂密、花木繁盛的靜地,它就是台北植物園。植物園有四個入口,博愛路口的入口較為醒目,「台北植物園」…
美國國會為何反對華為在美投資?
中國有兩大電信公司華為技術以及中興通訊,近年拓展海外市場不遺餘力。然而,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在10月初對這兩家公司進入美國市場施加阻力。…
從日劇看人生 英雄也難違天意
世人都想當勝利組,不想成為失敗的魯蛇一族。可是,很多英雄雖然失敗,卻不是魯蛇。失敗只是給其英雄的本質上了悲壯的釉色,然後他們成為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