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觀察

墨爾本電影節的四刻拍案驚奇

8月5日,墨爾本國際電影節主席李查‧穆爾(左)與紀錄片《愛的十個條件》導演傑夫‧丹尼爾(中)、維吾爾族傳奇人物熱比婭‧卡德爾(右)在影片放映前的記者會上談笑握手
8月5日,墨爾本國際電影節主席李查‧穆爾(左)與紀錄片《愛的十個條件》導演傑夫‧丹尼爾(中)、維吾爾族傳奇人物熱比婭‧卡德爾(右)在影片放映前的記者會上談笑握手。
Getty Images
第43期
樊家忠(澳洲國立大學經濟研究員)

墨爾本國際電影節(Melbourn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簡稱MIFF)最近聲名大噪,連續十幾天都是澳洲媒體的焦點。但這並不是因為國際巨星的造訪,而是因為中共對該電影節的抗議與抵制,為澳媒提供了四個令新聞界拍案警奇的焦點。

北京抗議的是,MIFF這次展出的眾多紀錄片中,有一個關於熱比婭‧卡德爾(Rebiya Kadeer)的紀錄片《愛的十個條件》(Ten Conditions of Love)。熱比婭是維吾爾族的傳奇人物,平民出身而成為新疆的女首富,在1999年因試圖與訪問烏魯木齊的美國國會議員助理代表團會面而被捕,現在流亡美國。今年7月新疆發生種族衝突與鎮壓後,中共當局在國際上將該事件宣傳成恐怖主義活動,並指控流亡美國的熱比婭為幕後策劃的恐怖分子。這次MIFF展出熱比婭的紀錄片,同時邀請她本人訪澳,在時機上剛好形成中共宣傳的反制。

第一驚奇:施壓主辦單位

中共的不滿其實在意料之中,但首先讓澳媒驚奇的不是中共透過外交途徑對澳洲政府施壓,而是對MIFF的直接干預。據澳洲電視公司(ABC,澳視)的專題報導,中共駐墨爾本領事館的一位陳(或沈)姓外交官曾致電MIFF的負責人李查‧穆爾(Richard Moore)。穆爾在專訪中表示該官員命令(demand)他「取消放映熱比婭紀錄片,否則就必須正當化放映該片的理由」。在穆爾拒絕後,陳繼續在電話中詳列熱比婭各項「罪行」,從經濟犯罪到恐怖分子。除此之外,MIFF還收到一份來自墨爾本領事館的沒有署名的傳真文件,內容同樣充滿了粗魯的文字與要脅。中共的干預經各大媒體披露後,引起了澳洲民眾普遍的反感。

中共的粗暴還沒完。澳視為了報導這個事件,在中共駐墨爾本領事館門口取鏡時,竟遭到館內人士的推搡與驅趕。澳視隨後將拍到的情景在全澳播放。

中共沒有弄清楚的是,MIFF是一個標榜獨立精神的文化活動。MIFF的宗旨是提供一個國際平台,讓各國非主流的電影工作者來表現他們的作品。這樣的理念反映了關懷少數、扶傾濟弱的精神,而這些正是澳洲社會的主流價值。今年的MIFF有來自50個國家的電影與紀錄片,其中不乏關於政治、環保、人權等深具爭議性的議題。這就是為甚麼穆爾會不假思索地拒絕中共的要求,這也是為甚麼中共的干預以及所使用的粗魯語言經各大媒體披露後,引起了澳洲民眾普遍反感的原因。澳視在報導中,用「北京對新疆的控管延伸到海外」來形容中共粗暴的言行。

第二驚奇:駭客攻擊售票網站

在電話與傳真干預後不久,中共又「快遞」了第二個驚奇。大量來自中國的駭客攻擊了MIFF的售票網站,預訂了所有場次的門票,迫使MIFF關閉該網站。事實上,這樣的攻擊早已開始,但駭客在早期只是闖入網站,貼上中國國旗,要求停映熱比婭的紀錄片,並發送了大量含有侮辱言論的電子郵件給穆爾與其他工作人員。駭客攻擊的升級,顯然是對MIFF拒絕中共要求後的報復。穆爾在澳洲新聞社(AAP)的採訪中表示,這是一項有預謀、有針對性的破壞行動,迫使MIFF有了安全上的顧慮。穆爾同時認為網路攻擊還會持續,因為在中國的網站和電郵中,正廣泛地流傳著教人如何攻擊MIFF網站的訊息。

有趣的是,駭客攻擊的目的是阻礙賣票,但實際效果卻剛好相反。根據澳洲《時代報》(The Age)的報導,7月27日熱比婭的紀錄片播出時,觀眾座無虛席。穆爾也對澳新社表示,也許MIFF應該考慮多播幾次熱比婭的紀錄片。

第三驚奇:一人犯事,全家株連

如果駭客的攻擊讓澳洲人搖頭,那麼第三個驚奇毋寧讓澳洲民眾感到憤怒。根據《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轉載法新社(AFP)的報導,中共官方的新華社在熱比婭抵達澳洲的前夕,發布了一封由熱比婭還在中國的12個親戚寫的聯名信,其中包括熱比婭兩個還關在監獄中的兒子。該信用強烈的語氣指控熱比婭必須為新疆的暴亂與死難者負責,口徑和中共官方的國際宣傳一致。澳媒又再一次普遍報導了這封信,但是幾乎所有人都對這封信的可靠性表示懷疑。《澳洲人報》強調「要證實這封信的真實性是不可能的」。澳洲電視公司在另一篇報導中同樣對該信持懷疑態度,並強調熱比婭對該信的駁斥,其中引述她的話:「中國政府企圖讓我的孩子與我反目成仇,這樣的做法是不人道的。這顯示了中國政府有多麼殘暴(abusive)」。

這一輪的報導讓澳洲人認識到,原來熱比婭不只是自己遭到迫害,連家人也受株連,先後有兩個兒子遭判重刑。這種「一人犯事,全家株連」雖然是中共慣用的手段,對許多澳洲民眾卻是前所未聞。這一次的事件算是讓他們開了眼界。同時,對中共歷史比較熟悉的人都觀察到了,這種「挑動家人批鬥家人」的作法和文革批鬥的相似性。

第四驚奇:華語片退出影展

最後一個驚奇是,7個參展的華語片(6個導演)最後退出MIFF,以示對熱比婭出席MIFF的抗議。這給了澳媒繼續追蹤報導MIFF的機會,媒體的報導除了集中在穆爾所表示的「相當苦惱」(obviously upset)與撤片導演們的抗議聲上,也在探討這些導演的實際處境。其中《雪梨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採訪了被撤的《上訪》一片的法國製片布朗姆(Sylvie Blum)。他表示自己必須小心說話,以免造成該片中國導演趙亮的麻煩。他說:「他(趙亮)曾致電告訴我撤片的必要,因為如果不撤的話,會對他以後在中國的工作造成困難。」這個採訪道盡了箇中玄機,暗示導演們是被中共挾持的。

從這十幾天來澳媒關於中共干預MIFF的報導,可以得到幾個值得一談的觀察。首先,中共對於熱比婭的指控形同破產,澳媒並不相信熱比婭從事恐怖活動,甚至不相信那些經濟犯罪的指控。於是,民眾幾乎一面倒地同情熱比婭。正是在這樣的氣氛下,一向對中共立場軟弱的澳洲政府這次並不理會中共的施壓。澳洲外長史密斯在發給熱比婭簽證時對媒體表示,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熱比婭涉入恐怖活動,所以沒有理由不發簽證。澳政府這次的明快果斷,和年前處理達賴訪問時的閃爍猶豫形成強烈對比。而這充分體現了媒體和輿論的影響力。

不驚奇的結果:中共自毀形象

其次,中共官員無禮的語言與身段,幾乎到了令澳洲媒體與民眾咋舌的地步。這進一步加深了7月時因力拓事件(參見本期「看中國」欄目〈中共拘捕力拓主管「間諜門」震驚全球〉一文)與新疆鎮壓民眾心中所累積的對中共的反感。透過這些事件,澳洲的民眾觀察到,在中國經濟發展的亮麗表象背後,隱藏著一個和西方政體迥然不同的集權政府。這個政權缺乏自制又迷信暴力,同時也毫不在意形象的毀壞。對此,《雪梨晨鋒報》一篇關於維吾爾事件的專題報導有著細緻的觀察。該報導提到:「中共總表現得好像手中的權力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合法。每次這個政黨著急慌亂時,它就提高警戒措施,緊縮言論,進一步離異心中有不滿的群眾,並且加深和他國的磨擦。這每一步都將更大的權力賦予那些原來製造問題的人的手上」。

幾乎和其他中共干擾事件如出一轍的是,中共干預MIFF,企圖封殺熱比婭的結果,反而大幅提高了熱比婭的聲望。熱比婭將在澳洲國家俱樂部發表演說,會見反對黨的領袖以及其他政治人物。她的紀錄片將進入澳洲的電影院放映,並且將在澳洲鄰近的紐西蘭影展。從新疆鎮壓到之後對熱比婭的國際封殺,中共唯一成就的是,維族人的處境得到全世界的關注,而熱比婭維族代言人的世界地位得到確定。

最後,非常不幸地,在澳媒關於華語片撤出影展的報導中,台灣的名字也駭然入列。這主要是因為台港合資的影片《渺渺》也協同中共的抵制行動。雖然台灣另外還有兩部參展的作品,但中共成功地在澳媒上營造了中、港、台聯合抵制的形象,對台灣的形象構成相當的傷害。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環境影響你是誰
在1,700多年前,晉朝文學家傅玄在《太子少傅箴》中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指出生活環境對人潛移默化的影響。而今,…
「芝山生活家」 教你健康生活
「四、三、二、一,來,原地踏步,出左腳、出右腳……」動感十足的音樂拍打出強力的節奏。…
科學家發現:人的選擇來自上天安排
在當前社會中,多數人都認為宗教與科學相衝突,其中「宿命」是最明顯的一例。科學家認為人的一生是自己奮鬥出來的,人在面臨人生的關鍵時刻,…
2011華人十大新聞 - 6. 《賽德克‧巴萊》再造國片奇蹟
台灣電影界2011年最轟動的盛事,就是《賽德克•巴萊》的上映。魏德聖導演把塵封80年之久的台灣日治時期重大史事「霧社事件」,…
藏在金錢後面的魔鬼
社會上大多數的人認為提高所得對於個人的健康會有幫助,尤其是對於低所得的人而言。所以高所得國家的居民平均壽命較長,而在同樣一個社會中,…
洪基隆「台灣微脂體」的威力
在市場經濟橫掃全球、全世界所有人的生活水準都幾倍、幾十倍、甚至千百倍提高的情況下,娛樂在人們生活中占的比重越來越高,…
英倫橘子》寶寶咖啡館 來一客現榨母乳!
欄目簡介:我不是兒童教育專家,是一位平凡的母親。「英倫橘子」這個專欄,分享我與兒子飯糰在倫敦所觀察到的親子生活與教育,期望透過分享,…
《明天過後》的省思
美國接二連三遭逢災難級颶風的威脅,哈維(Hurricane Harvey)與艾瑪(Hurricane Irma)颶風相繼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