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美國大選的幾個變數

▲2024美國大選面臨的變數不少,可以預言,大選揭曉之後美國會發生什麼?誰也無法準確預估。Adobe Stock
第257期
何清漣
作者為旅美中國經濟專家與評論家,美國《商業周刊》1999年評為「亞洲之星」。其著作《現代化的陷阱》一書被推選為「30年中國最具影響力的300本書」之一。

自7月中旬開始,美國共和黨與民主黨都將召開全國代表大會(Republican National Convention與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英文簡稱分別為RNC與DNC),目前兩黨都無新的總統候選人,按照常規,應該就是民主黨一方是現任總統拜登、共和黨一方是前任總統川普二人對決。但今年大選的奇特,就在於存在幾大變數(其中兩個是民主黨刻意營造),此刻還沒人能夠斷言就是這兩個人代表本黨出征。

 

2024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一方是現任總統拜登、共和黨一方是前任總統川普二人對決。Getty Images

▲2024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一方是現任總統拜登、共和黨一方是前任總統川普二人對決。Getty Images

 

第一大變數:民主黨想廢掉兩個候選人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現任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前總統唐納‧川普(Donald Trump)將於6月27日進行2024年大選的首次面對面辯論。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able News Network,簡稱CNN)已於6月15日公布了與兩方競選團隊商定的規則細節,最顯眼的是轉播現場將無觀眾。

這一辯論場地選CNN這家媒體,對川普並不有利。但拜登拒絕以《福斯廣播公司》(Fox Broadcasting Company,簡稱Fox)作為辯論平台。根據《路透社》看到的競選備忘錄,拜登的首選辯論主題包括:墮胎權、美國民主現狀和經濟。川普的團隊日前表明,川普的辯論關鍵議題包括:移民問題、公共安全和通貨膨脹。

這次辯論之所以被認為「奇特」,一是在於辯論規則充分照顧了拜登時常失語的健康狀態,但川普既然接受了,外人也無從置喙;二是時間選在兩黨都未正式推定候選人之前,這在美國大選史上從未有過。為什麼會這樣挑選時間?只因民主黨內掌握主導權的精英對兩位總統候選人都不滿意。

民主黨深知自己是通過無法驗證選民身分的郵寄選票、多米尼(Dominion)投票機與無限延長選舉時間灌票來贏得2020大選,對擁有8,000多萬真實選民的川普2024年參選深感威脅,從2023年開始,就開始利用司法武器對川普進行多場訴訟,儘管其中不少未成功。2024年5月30日,川普被紐約一陪審團裁定34項偽造商業紀錄的罪名全部成立。《紐約時報》對此毫不掩飾地歡呼說:「該醜聞對他2016年的總統競選構成了威脅。……並將對11月的選舉產生深遠影響,對他的宣判定將於7月11日進行。」這個日子經過精心挑選,因為7月15至18日是美國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召開的日子,一旦宣布川普為「罪犯」,他將無法出席RNC大會,也將為共和黨內的「永不川普」(Never Trump)派提供充足的理由另推他人取代川普。

那麼,民主黨精英是否滿意拜登?當然不滿意,美國左派媒體在2020年大選期間對拜登家庭的醜聞隻字不提,盛讚拜登的外交能力。但大約從2022年開始,不斷修理拜登,多次發布拜登支援率下降的資訊,總部位於美國的研究公司蓋洛普(Gallup)今年4月29日發布了一個研究報告,指出拜登在第一個任期內只獲得38.7%的支持率,是所有總統第一任期支持率中最低的。在他之前的兩任總統,川普在第一任期內獲得了46.8%的支持率,歐巴馬則獲得了45.9%的支持率。

下述資訊一直在流傳,可能取代拜登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包括:加州州長加文‧紐森(Gavin Christopher Newsom,前眾議院議長南茜‧波洛西的內侄)、歐巴馬夫人蜜雪兒(Michelle Obama),這兩人在民主黨內都有支持者;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數次公開表示她有興趣再度參選,無奈黨內支持者甚少,少有人回應。因此,兩黨候選人是否有變數,得等7月中下旬先後召開的RNC與DNC之後,才算塵埃落定。

第二大變數:民主黨展開對川普的法律戰

川普被紐約陪審團裁定34項罪名成立之後的第二天(5月31日),美國《政客雜誌》(Politico Magazine)發表一篇對22位美國「頂級政治人物和歷史學家」的訪談(22 Experts Predict What the Trump Conviction Will Mean for 2024 and Beyond),詢問他們認為川普被定罪的最大後果是什麼。美國歷史學界這個專業群99%是左派,就算是這些對川普毫無好感的人,也不得不承認有罪判決有兩個截然不同的含義:一方面,它有力地表明,在這個國家,即使是前國家元首也可能被一群同行起訴和定罪,幾乎沒有比這更能體現法治和司法機構實力的指標了;另一方面,明年可能成為總統的兩位總統之一現在是一名被定罪的重罪犯,這一事實意味著,那些保障法治的司法機構可能會遭受我們歷史上最猛烈的政治攻擊。

文中表示:「可以預見,大多數(如果不是全部)共和黨候選人都會附和川普候選人對法治公平性的惡意觀點,從而造成自2020年『停止竊選』(Stop the Steal)運動以來我們從未見過的全國和地方政治毒性,因此,現在評估美國前總統首次被定罪對法治的長期影響還為時過早。這些後果將由不同的判決決定,即美國人民將在11月的投票中集體做出的判決。」

力爭重返白宮的川普現在共有四起聯邦刑事案件在身。除了封口費案,他還面對涉及2021年1月6日國會騷亂事件、密謀推翻2020年總統選舉結果,以及卸任後不當處理機密檔案的刑事訴訟,四案合計88項刑事指控。左派當然希望用這些所謂刑案困住川普,4月下旬最高法院在處理川普因密謀推翻2020年總統選舉結果而免於起訴這一上訴的討論中,美國最高法院的保守派法官傾向於某種程度的豁免權,他們擔心總統缺乏任何程度的豁免權,將會造成政治報復。其中最堅定的兩位大法官是湯瑪斯(Clarence Thomas)與阿利托(Samuel Alito),他們都明確表達了看法。保守派大法官阿利托表示,如果現任總統連任失敗,他們可能會遭到下一屆政府的報復性起訴,那麼他們將處於「特別危險的境地」。

自那之後,這兩位法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攻擊與威脅。分別如X(Twitter)上6月中旬流傳一推,說湯瑪斯大法官涉嫌稅務欺詐將被司法部免職。我查核之後,證實是謠言,原始版本來自於極左網刊《雅各賓》(Jacobin)2023年12月的一條消息〈克拉倫斯‧湯瑪斯涉嫌稅務欺詐〉(Clarence Thomas Is Committing Tax Fraud),該文稱,多年來保守派億萬富翁一直為最高法院法官克拉倫斯‧湯瑪斯提供奢華假期和私人飛機旅行。如果這些不是無私的禮物,那麼它們就需要納稅,而湯瑪斯欠美國國稅局一大筆錢。該文還有收受禮物未報稅等的質疑,所有疑問都建立在「如果」之上。這種輿論造勢,目的是威脅,想讓這幾位大法官閉嘴。

這種完全出於政治意圖的罪案審理激怒了不少中立的法學界重量級人物,引發各種質疑。6月3日,耶魯大學法學院教授傑德‧魯賓菲爾德(Jed Rubenfeld,X號是@ProfessorJedRubenfeld)從《憲法》層面,引經據典、深入淺出地解析了川普封口費案,因其中立、嚴謹、全面而深受歡迎,視頻共分三個部分,每部分約8到9分鐘:一、川普封口費案基本情況;二、三大違憲爭議之處;三、下一步該怎麼做?

在「川普封口費案」中,他被指控有兩步犯罪,第一步:偽造34項商業紀錄;第二步:偽造商業紀錄以掩蓋他已犯下的第二項罪行。

然而檢方直到庭審開始時,仍未說明那第二項罪行到底是什麼,只是列出了三個可能的選項。直到庭審結束,才似乎將範圍縮小到了其中之一,「違反紐約州選舉法」的罪行,卻又始終沒有說明川普試圖違反哪一條其他法規來影響選舉。

法官甚至在給陪審團的指示中,告訴他們不需要就這個潛在的違法行為達成一致同意,就可判定川普有罪。這樣就構成了兩大違憲爭議之處:因未告知罪名而違反了「第六修正案」,以及非一致同意之裁決。另外一處為選擇性起訴。

如果川普因為違憲的不公裁決而輸掉2024年11月份的選舉,即使多年後定罪經由上訴而被推翻,這種輸掉選舉的後果也已經無法消除了,這就是所謂的「無法彌補之傷害」。為了防止這個風險,魯賓菲爾德教授建議川普團隊趕緊向聯邦法院提起訴訟,申請緊急臨時限制令,以阻止紐約最高法院大法官胡安‧默臣(Juan Merchan)做出有罪判決並使之生效,直到聯邦法院(或最高法院)有機會審查並裁定本案中存在的嚴重憲法爭議。

2024美國大選面臨的變數還有不少,以上只是左派陣營為阻止川普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而採取的重大阻撓措施。第一個變數的結果,將在兩黨全國代表大會開過之後見分曉;第二大變數的結果,則只有等11月大選結果揭曉之後。但可以預言,大選揭曉之後,如果是川普獲勝,那麼直到1月20日之前,美國會發生什麼?誰也無法準確預估。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歐債前景不容悲觀 中國產業有雪上霜
為期兩天的八國(G8)峰會5月20日在美國大衛營落幕。會中主題自然是集中在全球矚目的歐洲債務危機,…
讓虛擬成真 不只是「玩玩具」
雖說在下看起來人模人樣,但舉凡任何長輩,只要看到我驚人的收藏品之後,都會露出一種嫌惡的表情:「這把年紀了還玩玩具?」 這不是玩具…
救貧助人 從小培養子女同情心
  在美國,志願者以各種方式向他們的社區提供幫助。他們捐款、給窮人送去食物、為無家可歸的人建造住房等等。志願者認為,…
愛心蔬菜
「早啊,這些菜給你們。」笑容滿面的陳太太大老遠就和運動回來的我們打起招呼,手中青菜看來像新鮮採下,晶瑩的露珠在陽光下閃呀閃地十分耀眼。…
杜文正「裝飾」人文空間
從紐約到台北,從東京到北京,大城市從文化到政治,各有異同。但大都市的一個最大共同點,就是都有成群的摩天大樓——從杜拜的哈里發塔,…
共青團治港的陰影
梁振英出任香港特首後,北京即以「大和解」來要求梁振英。只是這「大和解」只是建制派的大和解,還是朝野上下的大和解,似乎人們還搞不清楚,…
兩次瀕死經驗的體悟
人生的道路,總是充滿著驚奇,充滿著不確定性。 「死亡」就是如此,沒人知道自己的大限何時到來。但人的通病就是,活著的時候,…
當康熙大帝碰到921大地震
  地震當時我在電腦桌前,跳電後,我扶著電腦桌想要站起身來,頭前傾、腰半彎,突然的劇烈晃動,讓我施力不得。我很努力,卻立不直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