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怪譚:找錯目標的怪罪遊戲

▲美國左派、右派的對陣由來已久。Adobe Stock
第254期
何清漣
作者為旅美中國經濟專家與評論家,美國《商業周刊》1999年評為「亞洲之星」。其著作《現代化的陷阱》一書被推選為「30年中國最具影響力的300本書」之一。

最近有本著作《血錢:為何強權對中國危害美國人視而不見》(Blood Money: Why the Powerful Turn a Blind Eye While China Kills Americans)在美國暢銷,作者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是《布賴特巴特新聞網》(Breibart News)高級撰稿人、「政府問責研究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簡稱GAI)所長。該書主旨是指控中國政府一直針對美國實施的「瓦解戰」戰略,旨在從內部破壞美國,其手段五花八門,從向美國輸送槍枝零部件、芬太尼(Fentanyl)原料,到利用TikTok作為「現代特洛伊木馬(Trojan Horse)」將其宣傳注入美國年輕人的頭腦中,還列舉了美國一些重要的政治人物接受中國的利益輸送,幾乎無所不包,虛虛實實,但吸睛之處主要在於「一切全是中國的錯」。

本文對於那些事有實蹟、誇大其辭的部分就不做分析了,只分析完全將美國自身責任卸在中方身上的部分,即書中將美國LGBTQI+(Lesbian女同性戀者、Gay男同性戀者、Bisexual雙性戀者、Transgender變性人、Queer酷兒或疑性戀者、Intersex雙性人,加上無性戀等的縮寫)這一內政外交新國策硬說成是「中國瓦解美國戰略」這一怪罪之荒謬。

 

《血錢:為何強權對中國危害美國人視而不見》的封面。亞馬遜網站擷圖

▲《血錢:為何強權對中國危害美國人視而不見》的封面。亞馬遜網站擷圖

 

DEI運動完全是美國左派多年戰鬥的進步文化「結晶」

《血錢》第六章的標題是「破壞民主穩定」,在本章中,作者稱美國激進跨性別運動的最大資助者是與中國有聯繫的億萬富翁(一美國人、一中國人),並總結說「一切都是中國的陰謀,包括BLM、變性、LGBTQI+在內」。正好筆者對美國這場意在毀滅傳統家庭婚姻的性多元化運動有過非常細緻的溯源研究,只能說作者認為美國本土的性多元化運動是危害美國,實屬愛國心切,但將這事怪罪到兩位與中國有聯繫的富翁頭上,卻完全是為美國推卸責任。

凡屬對美國現狀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美國近十多年正在大張旗鼓地推行「DEI覺醒文化」,無論是美國政府、軍隊、教育系統、大型企業都設有專職DEI機構。所謂DEI由三個詞的首位字母組成:多樣性(Diversity)、Equity(公平性)和包容性(Inclusion),其中的核心是基於「受害者理論」人為設定了一個受害者等級序列:猶太人(有1,500年受害歷史,尤其是二戰)、黑人(Black Lives Matter)、LGBTQI+(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酷兒和/或疑性戀者、雙性人、無性戀/浪漫/無性戀的縮寫)、穆斯林、女權主義者。凡在這個系列受害者,不論其能力如何,在就業、升遷上優先。因此,覺醒文化的要點是建立一種基於身分而不是基於成就的社會評價系統。下圖很生動地說明了DEI系統要建立的新身分政治:

 

希薇亞‧達克沃斯發明的「權力/特權之輪」(Wheel of Power/Privilege)。亞馬遜網站擷圖

▲希薇亞‧達克沃斯發明的「權力/特權之輪」(Wheel of Power/Privilege)。亞馬遜網站擷圖

 

圖示是加拿大教育學家希薇亞‧達克沃斯(Sylvia Duckworth)發明的「權力/特權之輪」(Wheel of Power/Privilege),她的這套權力/特權之輪真是風靡歐美教育系統,無論學校教育還是公司內培訓,凡是推進DEI體系的,這個權力/特權之輪就會轉動。因其直觀易懂,人們很容易就在這個輪子上面找到自己的位置:你是處於統治者階級的軸心位置呢?還是處於被壓迫者的邊緣?

說推行DEI文化成為美國內政外交國策是基於以下事實:由於俄羅斯明確反對LGBTQI+,堅持一男一女的婚姻,2022年4月28日,俄烏戰爭開打兩個月左右,美國繼推出性別中立的「X護照」並要求各國接受的外交行動之後,採取了另一更大的外交行動。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宣布:「 我們發布了有史以來的第一份公開的美國政府報告,展示我們為在全球推動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酷兒及雙性人等人士(LGBTQI+)的人權所做的工作。我們敦促所有政府與我們一起採取行動,支援LGBTQI+人權捍衛者不懈和崇高的工作。」

本文並不評判LGBTQI+的是非,這不是一篇短文能夠解答的美國大問題。本文只想說明兩點:一、LGBTQI+是西方發展了大半個世紀的革命性運動,美國拜登政府執政伊始,就當作國策推行,尤其是在全美國K-12(小學至高中)甚至學前幼稚教育中都推行變性教育,並將此當作進步文化;二、美中關係惡化,雙方互有怪罪遊戲。有的有部分道理,比如芬太尼原料出口至南美被加工成毒品輸送至美國,中國應該禁止出口芬太尼原料。但更重要的是美國得禁止本國人吸毒,因為美國人消費世界上一半以上的毒品,進口的不僅僅是中國出口到美國的芬太尼原料。與芬太尼這一問題相同的是,因為兩位與中國有關的富翁資助了性多元化運動,就認定這一運動是中國推動的瓦解美國戰略的一部分,則是找錯了病根。

中國背景的富翁只是遲到的小個資助者

在《血錢》第六章中,施韋澤探討了兩位億萬富翁——居住在中國的美國人內維爾‧羅伊‧辛格漢姆(Neville Roy Singham)和阿里巴巴聯合創始人蔡崇信(Joseph Tsai)——如何支持利用跨性別主義作為反對「資本主義秩序」的武器的激進活動團體,並且將BLM(Black Lives Matter,黑命貴)、撤銷員警(Defund Police)和社會主義聯繫起來:「將所有這些事情聯繫在一起的能力對資本主義秩序來說是極其非常危險的」。 施韋澤顯然對上述活動的危害性認識不足。支援上述活動,瓦解的其實不是資本主義秩序,而是人類社會的秩序,美國時下在舊金山、紐約市、芝加哥大行其道的BLM「零元購」(Zero-dollar Shopping,對黑人搶劫商店不受任何懲罰的謔稱),就是讓社會回歸叢林的實證。

作者顯然不想讓讀者知道,文中列舉兩位有中國背景的富豪介入的時間與資助,遠晚於BLM與跨性別活動在美國興起的時間。作者重點介紹的是2018年之後辛格漢姆的組織資助並組織了一些活動,通過名為「變得眾多:酷兒和跨性別叛亂的遺產」的活動,將LGBTQ+運動進一步推向美國公共辯論。

至於阿里巴巴(作者注明「本質上是中國國有實體」)聯合創始人蔡崇信,他「在美國的跨性別事業和研究上投入了數百萬美元」,作者也列舉了時間:蔡崇信夫婦的基金會Joe and Clara Tsai Foundation於2021年7月成立了Wu Tsai人類績效聯盟,承諾撥款2.2億美元。其中一項舉措是資助波士頓兒童醫院的Wu Tsai女運動員項目,該項目是 Wu Tsai人類表現聯盟的「創新中心」。女運動員計畫對女性的定義「包括變性女性以及出生時被指定為女性的女性」。女運動員項目主任凱薩琳‧阿克曼(Kathryn Ackerman)博士是跨性別運動員包容性的支持者。筆者在這裡必須告訴讀者,位於波士頓的耶魯大學如今是美國變性手術的中心,該校兒科性別專案的主任和聯合創始人克莉斯蒂‧奧萊澤斯基(Christy Olezeski)將兒童性化更提早了5年(拜登稱是8歲小孩可自主變性),在她製作的YouTube視頻中,她解釋了自己如何運行一個專案,幫助3歲以上的兒童進行「性別之旅」。

施韋澤發現,蔡崇信還資助了史丹佛大學的另一個中心,「大力參與跨性別研究、宣導和行動」。據此,施韋澤認定這種資助是瓦解美國的陰謀,因為這兩位富翁在中國並未資助這些活動。

美國BLM、性別多元化運動遠遠早於中國富翁資助之時

近年來,我投入大量時間研究美國左派各種運動的興起時間,以下列舉出來:

BLM運動始於2013年。2012年2月,喬治‧齊默爾曼(George Zimmerman)槍殺非裔美國青少年特雷馮‧馬丁(Trayvon Martin)被無罪釋放後,社交媒體上使用了#BlackLivesMatter標籤。2014年,又有兩名非裔美國人死亡,導致密蘇里州弗格森(Ferguson,聖路易斯附近的城市)和紐約市的艾瑞克‧迦納(Eric Garner)發生抗議和騷亂。自弗格森抗議以來,BLM運動正式誕生,運動的主要人物艾莉西亞‧加爾薩(Alicia Garza)、派翠西‧庫爾洛斯(Patrisse Cullors)和阿伊‧托梅蒂(Ayọ Tomet,原名Opal Tometi),將BLM擴展為由30多個地方分會組成的全國網路。

中國與BLM運動有什麼關係?唯一的一條證據是「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邁克‧岡薩雷斯(Mike Gonzalez)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BLM的創始人艾莉西亞‧加爾薩創辦的「黑人未來實驗室」(Black Futures Lab)組織,是由「華人進步協會」(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簡稱CPA)資助的。而「華人進步協會」是中共在美國的合作夥伴,幫助其在美國宣傳和推動對其有利的議程。BLM大量的資助來自於各種猶太人基金會,2023年以巴戰爭爆發後,芝加哥的BLM因為反對以色列而受到停止資助的警告。

LGBTQI+運動(不是指個人性取向)在美國的起始時間至少可追溯到1960年代。一份是《1963年國會紀錄:共產黨的45個目標》,其中與美國從歐巴馬時代登堂入室的重塑性別─家庭模式直至消滅家庭有關的有這麼幾條:26. 把同性戀、墮落和濫交說成是「正常的、自然的和健康的」;40. 詆毀家庭結構,鼓勵濫交和輕易離婚。

毀滅傳統家庭,一直是美國左派努力的目標,這一過程的完成則是通過左派的接力行動,行動有多條主線。歐巴馬政治導師比爾‧艾爾斯(Bill Ayers)是位大名鼎鼎的馬克思主義者,曾是美國1960~1970年代美國左派運動的中堅,創建了後來被定為恐怖組織的「地下氣象員」(Weather Underground),除了號召組建「白人戰鬥力量」與「黑人解放運動」聯合,和其他激進運動一起達成摧毀美帝國主義的目標之外,他們最終要建立的一個無階級的共產主義世界,就主張廢除一夫一妻制的家庭關係,提倡濫交、分配性夥伴、鼓勵同性戀等等,並以政綱的形式繼續號召左派為之奮鬥。同性婚姻合法化——2015年4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結果,裁定在全美範圍內同性婚姻合法。

性別多元化成為美國國策始於歐巴馬當政時期,《華盛頓郵報》將此稱為歐巴馬在美國推行的「靜悄悄的革命」。該文指出,歐巴馬執政之後,聯邦政府就將性別認同視為優先事項。起始點是歐巴馬於2009年6月發布的一份備忘錄,指示各機構向同性伴侶的伴侶提供聯邦雇員的配偶可獲得的一些福利。為了給變性人(Trans)造勢,將其加入LGB之中,成為LGBT並提,讓人習慣Trans是同性戀中社區中的一員,同時他還在白宮舉辦變性人遇難紀念日演講。

歐巴馬贏得第二任期後,更是不加掩飾地推進變性議題,2015年他任命蘭迪‧貝里(Randy Berry,同性戀者)做美國特使,周遊各國,表明LGBTI權利屬美國對外政策的重要事務;歐巴馬政府公開表示,變性人是人類多樣性的體現; 2016年5月,歐巴馬指示公立學校允許跨性別學生按照其自身的性別認同選擇使用廁所,並威脅可能會對不遵循該行政令的學校取消聯邦補助。跨性別群體認為這一舉措是其公民權利的勝利。2011年的《公平教育法》規定在從幼稚園到K12年級的「社會科學教學」中,讚揚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人對社會的貢獻。在歐巴馬進入白宮之後,美國一些州開始試探性地推出「性別自我認同」。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家庭脈搏調查,截至2023年7月,全美大約有1.03%的成年人口被認定為跨性別者,這相當於大約260萬美國人。每單變性手術是個醫療流程,約需5萬美元左右(不計算術後的醫療依賴),這麼多的變性人當中,由於兩位中國背景資助手術費用(有些還沒撥付)的充其量逾百位,多數是自家出資或者來自美國國內的資助,如果真是中國瓦解美國戰略的一部分,這投資也太少了一點。

我認為,施韋澤在《血錢》一書中指出的美國問題都是真實存在,但與其說是中國瓦解美國的陰謀,不如說是美國多年的左派政策,例如:毒品除罪化、青少年自主變性、DEI覺醒文化等自殘政策的推行。作者認定這些是美國的危害,我完全贊同。但是治病要找對病根,不去切除美國的病根,卻去鞭撻非常次要的因素,完全是捨本逐末,無助於阻止美國變性潮流對青少年一代的嚴重危害。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解析馬江對學生反服貿的答覆
國民黨在《兩岸服貿協議》爭論中不理會反對的意見而一意孤行,使學生發動抗爭,結果國民黨不只以暴力對付,其因應的說法更暴露國民黨嚴重的心態錯誤…
考古發現女媧造人遺跡
關於人類是怎麼來的這個問題,一直是千古以來人類苦苦探詢之謎。在宗教中,答案是很明顯的,例如西方《聖經》講述了是神按照神的模樣用泥土造了人;…
中國各地財政困難 習近平要求堅持「過緊日子」
中國疫情封控近三年,導致外資撤離、地方稅收減少,加上疫後經濟恢復不如預期、房地產市場連環爆,地方政府失去主要收入來源。…
消失的網址連結 每年失蹤11%
你是否經常點一個連結的網址,然後螢幕出現「這個連結已不復存在」或是「訊息錯誤」?對於需要搜尋相關資料的人,這顯然成為一項惱人的困擾…
非法移民成律師 反對派勢單力薄
1月初,加州高等法院裁定,移民身分和種族、宗教一樣,不應該成為否決非法移民成為律師的理由,非法移民加西亞(Sergio Garcia)…
紅頂商人胡雪巖 成功祕訣三個字
胡雪巖是清末的紅頂商人。小說家高陽把他的故事寫成小說,膾炙人口。他和左宗棠的事功緊密聯繫,沒有左宗棠就沒有這位商業鉅子,反過來說,…
安全健康不失禮 無酒精飲料風行日本
講到日本人的喝酒文化,往往會有日本人喜愛喝酒聚會的印象。像台灣一樣,日本人喝完第一回合通常還會有「二次會」、「三次會」。…
紅色滲透與台灣媒體「靠岸」
近年來,就在美國等外國資本靜悄悄撤出中國之際,台灣對中國市場前景卻分外看好,幾乎完全無視中國本土對自身經濟的負面分析。原因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