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情墮入凡間「天使之城」 走一趟回歸之旅?

▲美國西部大城洛杉磯(Los Angeles),其發音頗像「迷失的天使」(Lost Angels)。天使塞斯與其他天使經常在空中注視著人們。Getty Images
第241期
雲玥

《天使之城》(City of Angels),台灣片名《X情人》,是一部1998年上映的美國電影,講述由尼可拉斯‧凱吉(Nicolas Cage)飾演的天使塞斯(Seth),因愛上由梅格‧萊恩(Meg Ryan)飾演的人間女醫生瑪姬‧萊斯(Dr. Maggie Rice),而選擇放棄天使的永恆生命,墮入凡間為人,感受人類的五感與七情六慾,並體驗人間情愛的故事。

該劇改編自德語片《柏林蒼穹下》(Der Himmel über Berlin)、英語片名《慾望之翼》(Wings of Desire),是一部由德國導演文‧溫德斯(Wim Wenders)執導,拍攝於1987年的影片。而文‧溫德斯也正好是《天使之城》的編劇之一,《天使之城》可以說是《柏林蒼穹下》的翻拍之作。

 

尼可拉斯‧凱吉梅格‧萊恩

▲《天使之城》(City of Angels)由尼可拉斯‧凱吉與梅格‧萊恩主演。Getty Images

 

回家之路?

美國西部大城洛杉磯(Los Angeles),西班牙語意為天使,其發音頗像「迷失的天使」(Lost Angels)。天使塞斯與其他天使經常在空中注視著人們,祂們身穿黑色大衣,沒有翅膀,看著人類的一言一行,洞悉人類的心理活動,一切就在祂們眼前如同影片般播放。

祂們也會穿梭在人群中,有時也給予人們溫暖的關懷(力量),但人們對祂們的存在毫無感知。通常是小孩與瀕死的人可以看到祂們,當一個人即將往生時,祂們便出現在現場,等著帶他(她)進入天堂。除此之外,祂們並不涉入人間的事。

一個小女孩因高燒不退,被母親送到醫院搶救,塞斯就在病房裡,女孩的靈魂脫離了身體,站在塞斯身邊,看著母親在一旁哭得聲嘶力竭,但塞斯還是帶著女孩離開了,祂牽著女孩的手,走向一片光明。女孩問:「我們要去哪裡?」塞斯說:「回家。」

凡間的情愛,值得為其放棄永恆生命?

每天清晨,在這個城市的天使們都會來到海邊,集體對著太陽吸收能量。塞斯與同伴一路行來,塞斯對同伴說,有個小女孩問她可不可以變成天使?同伴認為,她只不過是想要翅膀。塞斯告訴女孩天使的真實情況(沒有常人的五感),小女孩回答:「如果不能感知風吹在臉龐,要翅膀何用?」(What good would wings be if you couldn't feel the wind on your face?)緊接著,塞斯說出了祂內心的疑惑,也是影片的核心金句:「如果無法感受,永恆的生命有何用?」天使塞斯即將面對自己生命的重要抉擇。

來到海邊,塞斯加入天使的行列,在樂聲中肅穆地面對太陽升起的方向,祂閉上眼睛,彷彿想要感受輕風拂面。在帶領亡者走向彼岸時,祂總喜歡問人們:你最喜歡什麼?透過他們的回答,試圖了解有肉身的人會有的感受。

日子就這樣過著,繁華的人間總是那麼嘈雜,天使日復一日俯視人間。車陣中,女醫師瑪姬‧萊斯騎著腳踏車穿梭其間,頂著一頭捲曲的金髮,瑪姬踩著輕快的步履來到醫院。開刀房裡幾位醫生正準備動手術,主刀的是瑪姬,手術看似圓滿成功,病人卻出現不良反應。塞斯早在一旁等待。

心電圖很快地發出長長的嗶聲,一旁的同仁說,病人就要走了。此時,瑪姬抬起頭說:「他哪兒都不會去。」而眼睛正望向在一旁的塞斯,這句話驚動了塞斯,兩人眼神相對,那一刻,塞斯覺得瑪姬看到祂了,雖然明知道凡人看不見天使。

瑪姬全力搶救,病人依然離世了,當瑪姬告訴家屬病人的死訊時,家屬的傷心欲絕讓瑪姬異常自責。病人就死在自己的手術台上,面對生命的消逝卻無能為力,她對自己產生懷疑,對所學失去信心。她覺得做手術是救人,但與之抗衡的是什麼?她卻一無所知。如果醫學無法掌控生死,那她還能做什麼?塞斯在一旁看著她,並伸出手握著她的手,想要安慰她,但瑪姬感受不到。

瑪姬經歷了一段自我懷疑的低潮期,塞斯想要幫她走出困境,祂告訴天使同伴,自己想要主動現身讓某個人看到,同伴反問:「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塞斯回答:「要幫她。」

就在此時,超商發生搶案,櫃台人員與搶匪對峙,氣氛緊張。另外空間裡,塞斯來到櫃台員工的身後,給予力量;天使同伴則在搶匪身後讓他冷靜,以免他開槍。很快地,搶匪拿了錢便走了。同伴藉此告訴塞斯,即便不用現身,祂們依舊可以幫助人們。

起心動念:緣起

塞斯對瑪姬有了牽絆,開始經常跟著她。看著身陷絕望的她,祂終於決定現身,祂製造與瑪姬的巧遇,告訴瑪姬,病人的死不是她的錯,而且病人依舊活著,只是並非以瑪姬所想的方式活著。瑪姬說自己不信那個,塞斯告訴她:「有些事就是真實的,不管妳信不信。」

與塞斯的互動,顯然讓瑪姬走出陰影,她忘不了塞斯那一雙動人心魄的眼睛。隔天,她幫一個姓Messinger(音同Messenger,暗喻天使是上帝的信使)的中年男子動手術時,還一邊唱歌,一邊說:「你可不能死,你還沒給我塞斯的電話號碼。」

塞斯開始頻繁地與瑪姬互動,然而,兩人卻因為塞斯沒有凡人的肉身,無法有人類的五感,也沒有凡人的七情六慾,存在著一道鴻溝。塞斯越發想要擁有人類的感受。

Messinger的真實身分是一個自願跳下凡間的天使。他告訴塞斯,天使也擁有上帝賦予人類的「自由意志」,只要願意,從高空中奮力一躍,天使就可以成為會受傷、會流血,並擁有五感的凡人。

隨著與瑪姬的互動越多,塞斯的牽絆更深了,於是有了脫離永恆的想法。就在猶豫不決時,瑪姬告訴祂,自己要跟另一位醫生結婚了。塞斯於是鼓起勇氣,從高空一躍而下。

成為凡人的塞斯找到瑪姬,對她表白,兩人度過了美好的一晚。如果一切就在此結束,對塞斯而言是否就是一個完美的句點?然而,上天卻跟他開了一個大玩笑。

迷失或走上回家之路?

天使們依舊每天清晨來到海邊,對著日出吸收其精華。成為凡人的塞斯也來到海邊,不是加入祂們的行列,而是毫無顧忌地躍入海中,感受海浪的拍打,並在浪中恣意歡呼。彷彿要告訴天使們,與其永恆地活著,不如恣意享受五感所帶來的樂趣;也或許,他是在放棄永恆生命後,無奈地透過尋找肉體感知的樂趣,以平衡內心的失落。

為了一名凡人女子,捨下永恆的生命而墮入凡間,體驗人間的感官刺激,值得嗎?這一類的電影,似乎都有一種主旋律:寧可恣意地活一次,也不要無滋無味地永遠活著。似乎永恆等同「無聊」,把上層生命墮入凡間的抉擇,當作一種詠嘆。

高於人類境界的生命,果真生活得很無趣?人們總傾向於用自己能理解的世界觀,來思考不同層次與境界的生命,覺得天使也許沒有喜怒哀樂,天界也許缺乏變化,永恆的生命估計很無趣。而人間有各種悲歡離合,人活在其中,嚐遍個中的酸甜苦辣,也許會更多采多姿。

高層生命因何沒有人的七情六慾?也許人間的一切皆有定數,上界的生命如果因為一己的好惡而有所作為,任意插手,無形中應該會改變很多事情,改變人間既定的安排。

而這些生命又為何墜落?也許是犯了錯被貶下凡;也許是因為使命,不得不來到這「五毒惡世」;又或許是因為有了執著,不惜墮仙;抑或是為了提高境界,畢竟人間苦多於樂,在人中歷劫,求得提升的機會。

影片以《天使之城》命名,並選擇洛杉磯為故事發生地,也許喻示在這城市裡,不但有大量的天使注視著人間,或許也有不少迷失的天使,下凡體驗人生。只不知這些經歷人間苦難後的天使,是否重新升起追尋永恆的心,踏上返回天界之路?而沾染了凡間煙火之後,這些上界生命,如何才能「回家」?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美通過清淨能源法 「綠領」工作當道
美國眾議會6月26日以219票對212票些微的差距,通過〈清淨能源與安全〉法案。這是美國首度立法限制溫室氣體排放,並立下減排標準。…
試解大衛魔術之謎
喜歡魔術表演的人,大概沒有人不知道大衛‧考柏菲(David Copperfield)。他被譽為是近代最偉大的魔術大師毫不為過。…
香港回憶錄之「家庭團聚」
(續前期)1978年,金先生與其他兩位大股東的塑膠玩具廠開張,因為我只有管理倉庫的經驗,所以給我做倉庫主任。給我1,500元薪資。金先生說…
第20集:例中學 精熟型的學習者
「小王,你覺得今天來上課的老師講得如何?」 「我覺得他講得很清楚,只是還少一點甚麼東西。」 「我倒是覺得反覆講一個主題很囉嗦。…
川普歐洲行 首訪波蘭具深意
美國總統川普參加2017年G20峰會,最先造訪波蘭,引來其他國家的羨慕和猜測。除了備受猜測的兩國最高領袖政見略同、波蘭足額負擔國防支出、…
踢假球 歐洲足壇爆特大醜聞
台灣職棒球員打假球的消息重創台灣「國球」界。無獨有偶,歐洲足壇也爆發史上最嚴重的跨國踢假球醜聞,超過200場比賽遭到簽賭集團控制,…
戀戀台灣的香港人
來自香港的關本良,自認比一起合作的台灣導演姜秀瓊更像台灣人。為了《乘著光影旅行》的拍攝工作,關本良已經住在台灣兩年。 說起台灣和香港的不同…
澳洲再推重磅調查節目 揭中共「干涉」
澳洲國家公共廣播機構「澳洲廣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簡稱ABC)的四角(F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