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醫療體系三大謊言與悲劇──血禍、活摘器官、瘟疫(上)

▲2004年2月21日,一群中國農民在河南省文樓村的一家當地診所排隊等候,以獲取免費的艾滋病藥物。河南是涉及非法血液買賣醜聞的中心,專家們認為這種醜聞已經掩蓋了多年。Getty Images
第215期
口述⊙台大醫師黃士維 整理⊙《看》雜誌編輯部

2020年可謂多事之秋,年初爆發的武漢肺炎疫情越演越烈,甚至引發新一波國際冷戰。以美國為首的自由民主陣營終於體認到長期以來對中國綏靖政策的無效,發現讓中國富起來並未帶來共產極權的質變,反而因為中共肆無忌憚的謊言與滲透,為世界帶來無窮禍害。

西方民主國家的覺醒,和這場被世界衛生組織(WHO)定名為COVID-19的世紀大瘟疫有關。而禍端的源頭,直指中共對武漢肺炎疫情的矯飾隱瞞。因此,許多國際媒體,包括《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西‧羅金(Josh Rogin)都直接稱武漢肺炎病毒為「中共病毒」(CCP virus)。

長期觀察中國醫療問題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泌尿部主任,同時也是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副理事長的黃士維醫師指出,中國的醫療體系和正常的民主社會不同,除了醫治病人的一面之外,基本上還是一個由共產黨組織領導、為黨服務的工具。

黃士維醫師表示,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人民財富增加,對醫療的需求提高,醫療保險公司、藥廠、生技醫材儀器產業,也都關心中國龐大的市場需求。但在利益掛帥的中國醫療市場中,早已隱藏著被刻意忽視的三大醫療悲劇──血禍、活摘器官,以及對疫情的隱瞞。也就是說,「中共病毒」對世界的危害,早已有跡可循,其禍根早在1980年代(甚至更早)就開始了。此次疫情嚴重至此,才「終於」喚醒世人正視中共的危害有多深、多廣。

以下即為黃士維醫師的專訪紀錄:

中國醫療悲劇之一:血禍

從1980年代末到1990年初,中國河南、陝西、山西等省份的貧困農村,興起了由官方主導的「血漿經濟」。當時還有「賣血致富,賣血救國,獻血光榮,獻血致富」等官方口號,鼓勵貧困農民賣血賺錢,行情是農民賣800毫升血,可得到40~80元人民幣。

・官方主導的「血漿經濟」

和其他國家捐血不同(同時抽取血漿和血球),中國的血站是單點採血(血漿採血站),要的是血漿不是血球。血站將血液分離成血漿和血球,把血漿賣給生技廠或藥廠。血漿可以提煉昂貴的血液製劑,如白蛋白、免疫球蛋白、凝血因子等,然後把血球打回賣血者體內。可是他們是將同血型的血球一起混合後打回人體,而非賣血者自己的血球。打回賣血者體內之後,賣血者可以快速復原,因此一星期可以賣血2次,一個月可以賣8次賺取320~640元人民幣。而在1980年代,中國的年人均GDP大約才200~300美元(即每月17~25美元,約150人民幣左右),對貧困農民來說,「賣血」極具吸引力。

・無辜農民感染愛滋病

然而,可悲的是,由於血站設備簡陋遭受汙染加上混合不同賣血者的血,導致無辜的農民大規模感染愛滋病。同時,這些農民不只到血站賣血,也到農村血庫賣全血和血球給需要輸血的病人,使得農村的血庫也遭受愛滋病的汙染,需要輸血的病人也因此得到愛滋病,高耀潔醫師實地接觸發現輸血比賣血得愛滋病的還要多。

雖然官方刻意掩蓋,但由於受感染的病人數量龐大,加上一些有正義感的醫師的疾呼,最後在2004年迫使中共政府承認河南有38個村莊、約2萬5,000人因為賣血得愛滋病。官方同時強調,這些人得到良好的醫療照護,但是否認有人因為輸血得到愛滋病。

從此以後,中共的宣傳口徑就是:「愛滋賣血」的問題得到解決,已經成為歷史,問題也被定調了。但真相是如此嗎?

・「血禍」被中共掩蓋甚至美化

根據中國人權人士和醫師的統計,愛滋血禍最嚴重的河南人賣血,是從山西學的,之後傳到雲南、貴州、四川、廣東,廣西等地,只要是偏遠貧困地區的農村都在賣血。根據1990年代末的統計,單單河南省因為賣血、輸血得愛滋病的患者,就有100~200萬人,全中國則至少有500~1,000萬的受害者。

愛滋血禍披露後,中共一方面高調的成立愛滋示範村,宣稱給於這些病人生活補償和免費藥物治療,同時也吸收各國和各界的愛心捐款,歡迎各界想要做「善事」的人到這些愛滋示範村行善。

 

被譽為「中國防愛第一人」的高耀潔醫師2009年被迫離開中國定居紐約,無法再進行相關調查。Getty Images

▲被譽為「中國防愛第一人」的高耀潔醫師2009年被迫離開中國定居紐約,無法再進行相關調查。Getty Images

 

另一面,對於想要調查真相的醫師、人權人士,中共也開始軟硬兼施地採取各種手段對付,先施以金錢收買、榮譽拉攏,不接受者則打壓、恐嚇、軟禁,甚至被送進精神病院、勞教所、監獄,更甚者迫害其家人,使吹哨者家破人亡,例如高耀潔醫師、王淑平醫師、維權人士胡佳等。

另一方面,官方對於其他賣血、輸血導致大量農民得愛滋病的村莊,開始嚴格封鎖、禁止外人進入;中宣部禁止新聞媒體報導賣血、輸血得愛滋病的相關訊息(除愛滋示範村之外);法院則不得受理輸血、賣血的愛滋病案件,律師禁止接案;同時加大宣傳,中國的愛滋病病患,主要是透過性和吸毒傳播。

中共的政策是,讓這些無辜的愛滋病患自生自滅,只要這些人死光了,輸血賣血得愛滋病的問題就解決了。

・WHO對血禍的姑息

過程中,所有應該負責的地方官員、黑心血站、藥廠,沒有人得到懲罰,繼續在各地賺取黑心錢。一旦某個地區的愛滋病人增多、血液被藥廠嫌棄時,就換下一個村莊。其中最應該負責的前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不僅沒有受到懲戒,甚且一路高升成為國家最高領導成員──政治局常委。

可憐的中國貧困農民,還是不知道農村血庫遭到汙染,也不知道賣血可能會得愛滋病,愛滋病繼續在農村蔓延。這些病患一個個走向死亡,也由於眾多是年輕夫婦一起賣血,留下了龐大的愛滋孤兒(父母雙亡,但沒有被傳染)以及愛滋病孤兒(被垂直傳染的小孩),這些兒童在屈辱下謀生。想要維權的愛滋病患,以及想要伸張正義、傳遞真相的人權人士,則是一個個被控告、抓補。

關於愛滋血禍的相關新聞時間,最後停留在2009年。不是問題解決了,而是被譽為「中國防愛第一人」的高耀潔醫師終於被迫離開中國定居紐約,無法再進行任何調查。

那麼國際上是什麼態度呢?就是在2004年中國承認有38個愛滋村後,各國禁止中國血液製劑的進口。我們看到的是世界衛生組織(WHO)、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AIDS)對實情視而不見,反而肯定中國的愛滋防疫。中國賣血輸血愛滋病患數字因此停留在2004年的2萬5,000多人,和真實的500~1,000萬是巨大的差距。

到今天,在中國還有賣血、輸血因而感染愛滋病的患者嗎?2015年中國新聞媒體報導,有四個賣血站被抓,北京三個、南京一個,還有更多地下的賣血站;2019年還爆出上海新興醫藥「免疫球蛋白靜脈注射劑」驗出愛滋病抗體。只要資訊不透明,中國賣血、輸血造成愛滋病的「血禍」,永遠都不會停止。

黃士維醫師感嘆,當我們回顧這段「血禍」歷史,反觀眼前的武漢肺炎疫情,不難看出:中共的草菅人命、粉飾太平、謊言推諉等伎倆,幾乎如出一轍,甚至變本加厲。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降低排碳 法國交通馬車取代汽車
彷彿穿過時光隧道回到過去,復古的馬車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法國70多個城鎮,這些馬車取代汽油及柴油驅動的交通工具,擔負起收集垃圾、清掃街道、…
柯一正順應自然 很多事情意外就成了
「我本來沒有要去參政,我認為我個性裡沒有這個部分。」導演柯一正溫和地說。他翻開隨身攜帶的筆記本,裡面畫滿樹屋,空閒的時間時常拿起筆素描,…
新政府不可陷入「途徑依賴」
人們常很難改掉已長期採用但不恰當的做事方法或態度,其原因可能是習慣、惰性、不願認錯、無知,或者是固有觀念難改等等因素。…
活動櫥窗
社群梗+廣告投放策略Facebook精準行銷術 各品牌、社群、媒體,都在搶奪Facebook注意力,為避免社交平台淪為行銷戰場,…
人多的地方要不要去?
人多的地方到底要不要去?答案有正反兩種。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我們通常會選擇人多的地方。例如,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找餐廳吃飯時,根據經驗,…
職涯規劃六步驟(之十一):求職與自我行銷(中)
近兩個月以來,一波接著一波的金融風暴震撼世界經濟,而對於這半年以來,表現一直不符社會預期的台灣經濟而言,這些國際衝擊無異於雪上加霜。…
藝術家艾未未失蹤,中國民主春天浮現
原定要先赴香港再轉機來台北舉辦展覽的中國知名藝術家,「鳥巢」奧運館場的原創者艾未未在路途中「失蹤」了!主角不見了,台北的展覽不知該如何收場…
從卡恩案看美法差異
在前「世界貨幣基金」總裁卡恩的「性侵案」吸引世人眼球之際,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被公審。從美、法兩國民眾對卡恩案的不同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