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擁抱熊貓派」嘗試回歸的背後

川普自就任以來的發言,基本上都將中國定位為美國的中國關係的是Strategic competitor(競爭對手),而不是Enemy(敵人)。圖為今年G20峰會資料照片。Getty Images
第203期
何清漣
作者為旅美中國經濟專家與評論家,美國《商業周刊》1999年評為「亞洲之星」。其著作《現代化的陷阱》一書被推選為「30年中國最具影響力的300本書」。

最近,自2018年《胡佛報告》之後沉默了一年多的「美國擁抱熊貓派」終於寫了一封公開信,標題為〈將中國定位為敵人適得其反〉。7月3日,《華盛頓郵報》擇其主要觀點〈中國不是敵人〉並以此為題發表評論。這封信細讀挺有趣,在對中國的認識上,他們不得不承認川普政府對中國的主要判斷是對的,但在應對方法上,卻反對川普政府正在做的一切,拿出的對華外交原則全是當年他們在柯林頓、小布希政府、歐巴馬時期玩過的故智。  

川普的「戰略競爭者」 為何被誇張成「敵人」?

首先是公開信標題的核心辭句誤導,「將中國視為美國的敵人適得其反」的英文原文是:Making China a U.S. enemy is counterproductive。就我記憶所及,川普政府在政府文件裡從來沒將中國稱之為Enemy(敵人),在推文裡倒常說他與習近平是好朋友(很難想像一國元首與敵國元首是好朋友),這一「好朋友」之說常引起美媒嘲笑。

▲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是「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的創始者,該委員會所培養美國的中國專家大多成了擁抱熊貓者。Getty Images  

考證美國政府文獻,美中關係定位的改變,源於2017年12月18日公布的那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在發布這份報告時,川普的相關發言是:「中國和俄國挑戰美國的實力、影響和利益,試圖侵蝕美國的安全和繁榮。」他還說:「中俄兩國也同時在挑戰國際經濟秩序,讓經濟變得不那麼自由和公平;他們還控制資訊和數據的自由流動,壓迫他們的社會,同時擴張他們的影響力。」

西方媒體都注意到這一變化並且詳加報導。英國《金融時報》與BBC都發表評論稱,美國白宮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中國和俄羅斯稱為美國的競爭對手(Strategic competitor),認為中國試圖挑戰美國的地位,並威脅到美國的繁榮與安全,但這些反川普的媒體也從來沒有誤用「敵人」一詞來分析川普對中美關係的重新定位。

擁抱熊貓派在這封公開信中,一次都未提及競爭對手這個詞,卻有四處用了enemy,將此稱為川普的定位。這當然不是公開信的起草者不明白這兩個名詞的不同含義,他們當然知道與「敵人」相比較,「戰略競爭者」比較中性,但如果川普是按戰略競爭者來對待中國,那就沒甚麼錯處,寫這封信的理由就不成立。無論這96位中國通「擁抱熊貓」的姿態再熱烈,也無法公開說美國不可以將中國定位成「戰略競爭者」(美國民主黨政府也用過這詞)。但如果承認將中國定位成「戰略競爭者」,那七條將中國視為敵人之危害的建議就無法成立。師出得有名,這「名」就來自於故意將川普對中美關係的定位解釋成「敵人」而非「戰略競爭者」。  

川普對中國看法的疏理

那麼,川普是否說過「中國是敵人」這話呢?

事實如下,@realDonaldTrump在2011年7月20日發表了一條推文:Jul 20, 2011:"China is our enemy--they want to destroy us" -- Redstate Interview

譯成中文就是:「中國是我們的敵人——他們想摧毀我們」

這裡有兩個需要辨識的關鍵的問題:

一、當時川普說這話時,離他競選總統還有五年,因此,這是商人川普當時的個人觀點,並非美國總統的個人看法;二、川普當時之所以如此認為,不是他想和中國過不去,而是他看到了中國一直把美國當作敵人——中國官方的宣傳上,有不少類似言論,包括朱成虎少將要與美國打核大戰,摧毀舊金山等西海岸繁榮地區,朱因此獲美國軍界贈稱「流氓將軍」。只要上網搜索,一堆這種言論。

川普做了總統之後,在他的第一份國家安全報告中,用來形容與中國關係的是「戰略競爭者」(Strategic competitor),並非「敵人」(Enemy)。直到現在為止,川普還是沒將中國定義為敵人,他數度表達期望:希望中國買美國產品、停止盜竊美國知識產權,希望中美之間維持公平的經貿關係。

當然,川普這樣的要求會讓中方感到敵意,比如他稱中國偷竊知識產權的行為是「小偷」讓中國方面產生恨意。這96位擁抱熊貓派一直在中美之間遊刃自如,2018年《胡佛報告》出來後被迫沉默,這次看到中共應用「以拖待變」之計對付貿易戰,讓急於結束貿易戰的川普撓頭,於是適時出動。這封信的錯失在於寫信者完全不顧中國正以各種方式傷害美國長期的國家競爭力,假設川普將中國當作敵人並長期對抗,以及對抗將帶來的危害,並以此來嚇唬美國人——以其中核心人物與中共的關係,很難設想這後面沒有其中少數人與中共暗通款曲。  

美國官方對中國關係定義的演變

1986年,美國出台《戈德華特─尼科爾斯國防部改組法》(Goldwater–Nichols Department of Defense Reorganization Act of October 4, 1986),法案規定,美國總統需每年一次向國會提交一份關於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報告,向美國公眾公布美國政府對國家利益、可能威脅這些利益的因素的看法,以及相應的政策方案。

實際情況不是每年一份,而是不定期提交。柯林頓兩個任期內共發布7份,小布希與歐巴馬在各自8年的兩個任期中都只發布了2份報告。在上述報告中,美國「定位」國家和非國家行為體的詞語包括:ally(同盟國)、friend(友邦)、partner(夥伴)、stakeholder(利益相關者)、competitor(競爭者)、rival(競爭對手)、opponent(對手)、adversary(敵手)。柯林頓第一任期與歐巴馬第二任期,使用後面幾個詞相對多些。在這24年之內,美國對華政策基本由擁抱熊貓派主導,其大本營就是著名的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創始者就是季辛吉(或譯:基辛格),這個委員會成立於1966年毛澤東在中國發動文革的五‧一六通知發表之日,其職能就是培養美國的中國專家(大多成了擁抱熊貓者),在這封信上簽名的人就有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的主席歐倫斯(Stephen A. Orlins),重要成員芮效儉(J. Stapleton Roy)等人。

這些人主導對華政策之時,他們並不真在意將中國定位於對手、競爭對手等,因為有他們在,就一直努力維護並構建中美關係的壓艙石(註:置於船艙底部以穩定船身,避免翻覆的大石):長期性的壓艙石是經貿關係,階段性壓艙石有基於地緣政治的反恐合作、金融危機後的雙方合作等。  

「擁抱熊貓派」與「敲打熊貓派」首次公開對峙

擁抱熊貓派嘗試回歸是必然的,但這次時機選得不對。因此,引起了美國中國通當中另一支力量「敲打熊貓派」(舊稱屠龍派)的反感,130位敲打派中國通寫了一封致川普總統的公開信,7月17日發表於《華盛頓自由燈塔報》上。該信批評了美國幾十年來與中國接觸政策,要求川普總統保持對抗,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公開信寫道:「中國共產黨人所表露的野心與美國的戰略利益背道而馳,而中國正日益採取危及美國及其盟友的行動。在過去的四十年裡,美國奉行與中國接觸的開放政策,極大造成了美國國家安全的不斷削弱。不能允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

這是美國近幾十年來「擁抱熊貓派」與「敲打熊貓派」的第一次公開對立,也是後者人數第一次超過前者之時,二者的力量消長,取決於明年大選結果。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香港記者在四川被栽贓
為了迎接號稱「偉光正」的中國共產黨建國60周年,所謂「人民大眾開心之日,反革命分子難受之時」,中共遂大肆鎮壓中國的異議人士。…
鬆頸軟肩
這是個低頭時代,許多人埋頭苦讀苦幹,低頭玩電動,十個病人有八個頸僵肩硬。長時間保持同一姿勢,使頸肩肌肉過度疲勞,椎間盤易老化,引起頭暈、…
翠峰湖 太平山上的夢幻之湖
位於宜蘭縣太平山森林遊樂區內,「翠峰湖」是全台最大的高山湖。這座群山萬壑間的湖泊,雨季時浩浩湯湯,乾季時則顯露出水苔和沼澤池,景色四季不同…
戀愛關係的10大迷思
世間男女多期待完美的愛情,熱戀中的情人,尤其希望戀情能逐漸加溫、走得更親密、更長久。不過,用錯方法很可能反而適得其反,陷入更深的困擾和疑惑…
第十三集 登峰造極 樂在超越
「老闆這次把業績排名公布出來,辦公室氣氛都變得怪怪的。」「怪怪的?你不覺得這樣很能刺激鬥志嗎?」「才不會呢!大家都是好同事,…
是誰戒不掉美國公債?
美國公債的信用評比近日被降級,加上歐洲債務危機令投資者憂慮,於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全球股市大跌。損失最慘重的單一個體非中國莫屬,…
漫威火了 好萊塢為何「腰桿漸挺」?
最近漫威(Marvel)超級英雄電影《奇異博士2:失控多重宇宙》(Doctor Strange in the Multiverse of…
生育率降低 日企要員工早回家生孩子
在日本這樣一個每天工作12小時司空見慣的國家,日本電子產品大廠佳能公司(Canon)卻讓其雇員每週兩次提前下班,理由更是特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