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第卅六章 放下執著輕舟快

插畫☉素素
第51期
弗羈

女兒山頭春雪消,路傍仙杏發柔條,心期此日同遊賞,載酒提琴過野橋。(明.唐寅)

「小孩都是這樣的。先生的法文也相當好。」皮特稱許向承葉的法文。

「我的生物學博士學位是在巴黎大學拿到的。」承葉解釋原因。

二人於是聊了很多有關巴黎的事。

「我希望有機會到東方去走走。」皮特說。「夫人讓我知道真正的中國菜不是歐洲中餐館裡的那一套。」

「沒問題。台北、上海、北京我都有房子,也都很熟。如果你要到中國或台灣玩,到這幾個地方只要先通知我,都可以安排司機接送你。如果我們能碰得上面,當然就要由我親自招待了。」

承葉一直是個慷慨而熱情的人,雖說皮特是個管家,但他是艾利克的管家,可不是他向承葉的管家。向家的尊卑之防,一直只在向家老宅裡面嚴格遵守,一出了向家大門,那他可是四海之內皆兄弟也!

事實上,向承葉的許多朋友都是在飛機上認識的陌生人。爽朗而且容易交朋友的個性造就了他「社交公子」的稱號。

「皮特先生!雖然我聽不懂法文,但是我可以猜得到二位的對話內容。」

馨云學的是聲樂,義大利文才是她的專攻。「在台北與上海,想要吃喝玩樂找向先生絕對沒錯!」

皮特心花怒放。決定今晚拿出他珍藏的紅酒。

***

「1985 Chateau Lafite-Rothschild!」承葉的紅酒櫃裡也有幾瓶。皮特是真心要交他這個朋友了!

結果兩個人從紅酒聊開來,天涯逢知己,不亦樂乎!

插不上話的馨云與問法也沒有閑著。早在皮特拿出紅酒之前,問法早就已經吃飽了。所以馨云就帶著他到起居室裡去,二個人也另闢天地聊上了。

***

同一個時間,在一家義大利餐廳裡,用完餐的奧莉維亞、竹君與艾利克三個人親密地湊著頭,看著艾利克小時候的相片。

那是竹君在房子裡的倉庫找到的,也是化解三人最初尷尬氣氛的法寶。

相片裡的奧莉維亞很年輕,艾利克的父親則像是艾利克現在的複製品。奧莉維亞就著每一張相片說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眼睛裡泛著淚光。

其實早在餐點送來之後,奧莉維亞依例做完餐前禱告,就主動開口對竹君說:

「竹君,這些日子我重新讀了《聖經》,我必須承認,妳對於信仰的認識是極為正確的。世界上有成千上萬個基督徒,但其堅信的力量,卻比不上聖彼得的一根頭髮。為此,我已向神父做了告解,並且請神父為艾利克的父親做了一台彌撒。我在心裡告訴他,艾利克終於遇到了一個值得他愛的女人。」

「你先不要插話。」奧莉維亞制止剛要開口的艾利克。

「夏綠蒂不是不好,她只是太過自私,以她自己的心思與她娘家的家庭為重心。她何時關心過你的身體?飲食?你的需要?」

「母親!」艾利克暗自嘆息。

「不必瞞我,你家裡的事情我會問皮特。他雖然不說,但皮特的眼睛根本藏不了事情。」奧莉維亞搖搖頭。「現在的女人已經和以前不同了。我和夏綠蒂處不來並不影響我看清楚你和她婚姻有問題,我沒有偏見。」

「詹姆士的問題,我欠你一個道歉。我一直知道他不是個好孩子,可是他卻是個貼心的孩子,總是會哄我開心。你父親死後,那時你已經與夏綠蒂搬去阿姆斯特丹,我的生活裡只有詹姆士。」

她是寂寞的。社交生活早就讓她疲憊,她老了,總有一天塵歸塵土歸土,二個兒子裡,大兒子艾利克有成功的事業與人生,但小兒子卻令她放心不下。

「我從沒有親手賺過一先令,根本不懂生意與投資,我早該有自知之明,讓詹姆士跟著艾利克去闖蕩學習。荷蘭人是海上的民族,詹姆士卻整天只懂得在安逸的環境裡和他那群朋友遊樂嬉戲,這二年來我一直怪自己,為何不早點放他去遊歷!」

「怕他跌倒怕他受挫折,反而讓他變成一個沒有擔當的男人。是個男人就要像個男人,詹姆士卻活得像是我的寵物,我不斷地從艾利克這裡要來東西,以滿足他的種種幻想。是我害了他。」

「我不是不清楚他幹了甚麼蠢事。但你讓我怎麼承認這件事?我只想要盡力彌補你!艾利克!」她拉起大兒子的手。

「幫你辦舞會和介紹對象,都是想要你走出那件事帶給你的痛苦。」

「可是我做了甚麼?當你帶竹君到西雅圖,我卻對竹君充滿敵意。我的本意不是希望你幸福快樂嗎?但我卻總是想控制、操縱一切。操縱那些在我能力與本分以外的事情。主啊!我是個愚昧的女人!」說著說著奧莉維亞忍不住流下淚來。

艾利克站起來彎身擁抱自己的母親,為她拭淚。「母親,我愛妳!不論發生甚麼事情,我一直是愛妳的。」

「我知道,我一直知道。所以我才會不斷地利用你對我的愛,想要改變詹姆士。因為我貪心,我希望自己的每個孩子都好。可是……如果你恨他,我完全可以理解。」

倘使她的姐妹害死了她的丈夫與兒子,她相信自己會違背上帝,犯下殺害自己親姐妹的罪。

「不,母親,我不恨詹姆士。我也不恨害死夏綠蒂與艾略特的那些人。他們是貪圖錢財,但是沒有傷人或殺人的意思。」

從警方的調查,綁匪們所用的工具以及被捕後起出的計畫書,他們的確是想拿了錢就走人。手上的槍甚至不是真槍,而是幾可亂真的玩具手槍。

「現在夏綠蒂與艾略特已經安息主懷,我們能做的,是把對他們的那份愛,傳播得更遠、更廣。」

「我知道你們的計畫,希望有機會的話我也能參與援助貧農子女就學的那個計畫。」奧莉維亞有點靦腆地說著。

「雖然我甚麼都不會做,但是以前我的許多手帕交,也都跟我提起想要參與那個計畫的意思。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們。」

「母親!我可以叫您母親嗎?」竹君問。

「當然!」奧莉維亞起身擁抱她。那一刻,竹君覺得死去的母親又回到自己身邊了。

「我的母親早逝。俗話說『母親是一個女孩最好的朋友』,我一直沒有這個朋友,但今天我有了。」竹君笑著拭去自己眼角的淚水。

「您能夠協助這個計畫,當然是上帝最好的恩賜。」

這些孩童們每一個都要有長期關心他們、可以持續與他們通信、檢視他們的成績單、確保捐款真的用到正確專案上的監護人,以奧莉維亞在歐美兩地社交圈的人脈,一定可以找到更多的善心人士一起來愛這些孩子們!

「事實上這二天我和艾利克還在煩惱這件事呢!畢竟我不能一直讓艾利克陪著我,但我又確實在這個社交圈裡是個陌生人。」

「胡說!孩子!布蘭森家族的長媳,絕對不是社交圈裡的陌生人!」奧莉維亞像隻驕傲的孔雀。

這一刻,艾利克很清楚,竹君在社交圈裡成功引領新時尚。

「母親,關於詹姆士的事……」

奧莉維亞揮揮手。

「這二年來你一直沒有積極安排引渡他,但事實上他這輩子也別想回到北半球!除非他不在乎先坐個五十年的牢。」

「你放心吧!他在那裡娶了個巴西裔的妻子,剛生了一個女兒。」奧莉維亞滿意地看著艾利克震驚的表情。

「我也是接到電話才知道。從他電話裡的口氣,我聽得出來他很快樂,有了家庭的快樂。他沒有跟我要錢,頭一回,這是頭一回。我說會固定匯錢給他,但他卻說自己的妻子家有農場,好像是香蕉與葡萄,所以他會省著用,會把大部分的錢留下來當小孩的教育基金。」

「他還讓我跟你說抱歉,他真的沒有料到事情會這麼嚴重。至於後來兩次暗殺的計畫,則是出於他周遭朋友的主意,他根本沒有參與。他希望你能夠信任他!」

原來「放下執著輕舟快」的滋味是這樣美妙。

艾利克瞭解詹姆士,他是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根本不懂得說謊是甚麼!他每次犯錯總是實話實說,原因無他,因為他根本不覺得自己「犯了錯」,而且他認為,無論如何都有人會替他把問題擺平,所以他何必費事去編織謊言?

「母親!我也要向妳致歉!關於這件事情,我一直不相信妳的說法。」

成見害人,他一直以為母親無條件地坦護著詹姆士,所以寧可從警方的報告書裡得出詹姆士企圖買凶殺人的結論。其實回頭想想,一直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凶手是詹姆士僱用的。

「菜都涼了。」能夠化解這一年多來的激烈矛盾,奧莉維亞釋然了。她明白艾利克的改變與竹君有絕對的關係。她希望孩子們都能夠幸福,一切的成見,在婚禮之後都該過去了。這是一家人,她沒有忘記自己傳承的責任。

三人津津有味地吃著已經涼掉的主菜。桌底下,艾利克與竹君相握的手,一直沒有放開過。

***

艾利克與向承葉相談甚歡,冷眼旁觀的馨云卻還是刻意忽略他,拉著竹君到連接著花園的起居室去。

馨云有點驚訝,被她認為是「敗家子」的向承葉,竟然可以在打了幾通電話之後,就把貧農子女助學計畫在中國的幾個主要負責人給敲定下來。而且還是在法律界與學術圈裡赫赫有名的幾位人物。有人權律師、名教授以及一位曾經擔任聯合國職務的退休官員。

「妳對他有偏見,而且偏見很深呢!」竹君透過敞開的玻璃門看著壁爐前二個男人,轉過頭來問她。

「從妳來荷蘭到現在,我都沒有機會好好跟妳談一談,人家可是老遠帶著兒子到這裡來!」說到向問法,他早就因為時差的關係被抱到客房去睡了。

「白居易早說了『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才須待七年期』,我才觀察他不到一年呢!」馨云搖搖頭。

「這樣的人妳不要錯過。」竹君拉起她的手。

「所有的理論我都知道。」

「妳們在談甚麼呢?」艾利克湊過來坐在竹君身邊,向承葉則挑了馨云旁邊的單人沙發坐下。

「女人的祕密。」竹君很自然地答道。

艾利克挑挑眉。「我和Paul說好了,明天帶Alex去騎馬。大家都去吧!」Paul是向承葉的英文名字,Alex則是向問法。

「我不會騎馬,而且也沒有適當的衣服。」竹君轉頭問馨云:「妳會嗎?」

「女士總先是擔心服裝的問題。我們要去的是個教學的馬場,裡面有一個用品店,甚麼都有。」艾利克微笑回答。

「如何?」竹君問馨云。

「好啊!去看看。我相信那裡一定有咖啡座,如果不喜歡,我們二個人可以純郊遊!」馨云不反對。

第二天一早,艾利克親自開車帶著大家前往馬場。一路上都是向問法的聲音。

艾利克與向承葉的馬術都相當好。向問法則騎著一匹個頭較小的母馬,有模有樣地在柵欄內小步跑著。

「我在台灣寄養了二匹馬在馬場裡,平常有空就會去騎,Alex是今年才開始學著騎馬。」承葉回答艾利克的詢問。

接著竹君與艾利克騎上同一匹黑馬。「我先帶著妳在外圈慢慢騎著,妳如果有興趣了,我們再回來挑一匹馬。」

「馨云呢?」竹君轉頭看她。

「有我陪著,你們先去跑一圈吧!」承葉保證著。

「還有問法呢!」竹君說。

「問法在柵欄內圈練習,有馬場教練看著,沒問題。」承葉答。「馨云是要請個教練還是要我來教,都行。」

於是艾利克讓馬匹載著二人撒腿跑開。

「我來教嗎?」承葉問馨云。

「謝謝!」馨云剛才就被承葉牽著的這匹花色馬的眼睛吸引了。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香港炒樓瘋狂 高官房事出包
最近香港樓價飆漲,早已超過97年的泡沫價格。以新界屯門的價格來說,每呎居然達到一萬元港幣之譜,約每坪130多萬台幣,市區價格當然不要說了。…
國安間諜爆料 前美國政要季辛吉被收買
海外中文媒體博訊近日發布消息稱,一位匿名的美國官員透露,中共國安部副部長祕書在過去五年向美國中央情報局出售了大量的中共絕密檔,…
樂趣經濟
現代的經濟活動,樂趣似乎已經成為關鍵因素。除了電影、主題樂園、線上遊戲等娛樂事業之外,許多的行業,如果缺乏樂趣,客戶便馬上流失,…
趨勢報報
 愛因斯坦預言被證實!美國科研團隊測出重力波 美國「雷射干涉儀重力波觀測站」(LIGO)2016年2月11日對外宣布,…
法律人轉做行銷 張玲琪為台灣香菇打下一片天
張玲琪小檔案 學歷: • 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畢業 現職: • 華夏全方位國際有限公司總監 • 鄉菇香品牌總監 經歷: •…
8.藏人自焚 中國大型抗暴事件激增
西藏問題長期以來一直是人權團體和國際社會所關注的焦點所在。為了抵抗中共帶有毀滅藏族文化目的下的高壓統治,表達抗議訴求,從2011年開始,…
北京出馬溝通,特區政府靠邊
香港「回歸」13年的7月1日,泛民從2003年開始「循例」組織遊行要求普選。這次泛民雖然因為對政改方案陷於分裂狀態,但是還有5萬人參與遊行…
當代醫俠陳志瑜 榮獲台灣十大傑出青年
甫當選「2018年台灣十大傑出青年」的陳志瑜,稱其為青年俊彥分毫不差。展開其履歷,令人眼睛為之一亮,有太多名稱可以描述他:醫生、學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