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第廿三章 永恆

插畫☉素素
第38期
弗羈

「如果一定要分離,我也會希望妳繼續向前走。我會在另一個地方,抬頭和妳看著同樣的一輪明月,這是不論貧富貴賤,都可以共同分享的世界。」

「不傷逝,就沒有人記得他們;這似乎是證明他們存在唯一的方法。」艾利克擰眉說著。

「但是這樣的深情一片,對死者的意義何在?」竹君輕輕地答道。

「也許活著的人需要這樣的痛吧!不捨,難捨。」

「是啊,所以痛過之後,就要懂得捨。」竹君接著說。 

「第二天,百丈捲起馬祖的坐席,說自己的鼻子不痛了。在那一刻,他也同時捨下對師父的情,走出了弟子的身分,開悟了。眼前的馬祖是他今生『曾經的老師』,也許在前生馬祖是他『曾經的弟子』,今生來把法傳給百丈,助百丈開悟。現在既已醒來,何必執著於那些情?反而是扭捏作態,無助於修佛的進程。」

「因此,所有劃過的痕跡,都是永存的過程。過程中,有不同的演員,都是來與你結緣的。如果活著卻抓著痛苦不放,而沒有悟到甚麼道理,那就枉費眾人來磨你一把的工夫了。」

「緣分……妳怎麼看待我們之間的緣分呢?」艾利克問她。

「一切都是緣分,我不會刻意造作,但也不會刻意躲避。如果有一天,我們緣分盡了,無論是甚麼原因致使你離我而去,我會依據神佛給我的指引,繼續我應走的道路。留在原地是一種可怕的浪費。我會繼續向前走,成為別人的天使或扮演他生命中的魔。」她坦然地直視著他。

艾利克也直視著她:「如果一定要分離,我也會希望妳繼續向前走。我會在另一個地方,抬頭和妳看著同樣的一輪明月,這是不論貧富貴賤,都可以共同分享的世界。」

過了一會兒,湖面又傳來野鴨的叫聲……

「咦,那是甚麼?」艾利克問。

「是野鴨子。」竹君笑答。

「到哪去了?」艾利克又問。

「飛過去了。」竹君又答。

「飛過去了?剛才明明在這裡。」他伸手輕擰她的鼻子一下。

「這一刻就是永恆。」竹君悠然答道。

***

這個世人共享的世界,並不是只有竹君與艾利克而已。奧莉維亞幾乎天天都上門來吃晚餐,而且每次都不是一個人前來。

竹君靜默地看著奧莉維亞做餐前禱告。「妳有宗教信仰嗎?」奧莉維亞眼底滿是懷疑與疏離。

「是的,我是一個有信仰的人。」

竹君心想:今天的蔬菜沙拉很好吃。

「佛教嗎?」奧莉維亞又問。

「不是宗教。」竹君心裡嘆口氣。

「不是宗教的佛教?」奧莉維亞皺眉。

「在英文,佛教和佛法一般是使用同一個字,但在中文用法,那是不同的意思。」竹君柔聲解釋著。「佛教是宗教儀式,宗教組織;佛法是釋迦牟尼佛與諸佛的教誨,並不一樣。」

艾利克加了進來:「如同天主教是人的組織,而十誡則是神的教誨;基督教是人的組織,而基督的言行錄,是神的教誨。」

緊接著和奧莉維亞一起來共進晚餐的伊芙娜小姐開口了。

「上帝是唯一的真神。全世界有六億名天主教徒,天主教是世界上最優越、最偉大的宗教,而且教宗……上帝的愛……雖然佛教也講究愛,並沒有違背上帝的旨意,但多神論畢竟是異端,妳應該認識真正的神。」

竹君靜靜地聽著,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我們是天主教徒,不應該和異教徒通婚。」奧莉維亞看著她,直接挑明了說。

竹君還來不及答話,艾利克已經接口了。

「竹君不是異教徒,她只是……嗯,還沒有宗教信仰。」他帶著笑意的眼睛和竹君交換著無聲的對話。

「那她會受洗嗎?」伊芙娜小姐問。

竹君仍是沒來得及答話,奧莉維亞接口了。

「剛才她不是明明說她信的是佛教!」

艾利克還想接話,但是他注意到竹君暗示地微微搖頭。

用餐巾擦擦嘴角後,竹君坐直身體才開口說道:「神與神之間沒有競爭,他們講的都是真理。我相信地上的人本來都有相應的神,神不會去爭不屬於自己的子民,也不會認為自己比其他的神優越。更重要的是『宗教』是人的產物而不是神的指示。」

奧莉維亞和伊芙娜都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竹君繼續說道:「比方說,基督不是基督徒,釋迦牟尼佛不是佛教徒,祂們也從來沒有讓人以祂們的名,創造任何宗教。神關心的是人,宗教關心的是門徒的多寡。千百年來許多宗教都在殺戮,然後強迫別人改信他的宗教。在我來看,這種行為絕對與神無關。沒有任何一個宗教比另一個宗教更優越,或更偉大。」

只有神佛才是偉大的。

皮特端來主菜,他非常擅長找到適當的出場時間。但竹君拒絕了他手上的主菜。

「所以妳反對宗教,妳不上教堂。我的意思是,妳也不去寺院!」奧莉維亞瞪著她說著。

竹君詞窮了。她嘆了口氣,不知道該如何再解釋她的想法。她的英文沒有流利到可以解釋這麼深的信仰問題。

「這是嬉皮,這是反動!」奧莉維亞不留餘情地說道,難怪她一身不合時宜的裝扮。

竹君再次暗自歎息。她拿起裝麵包小碟子,無言地拿著餐巾用力地磨擦起來。

過了一分鐘,奧莉維亞忍不住問她:「妳在做甚麼?」真是無禮的女人,連餐桌禮節都不懂。

「我想要拿這個碟子做一面鏡子。」

「那怎麼做得成鏡子?」這女人是瘋子嗎?她在耍甚麼把戲?

「我不反對宗教,我只是不選擇宗教。正如妳說的,這個白色磁盤再怎麼磨也磨不成一面鏡子,可是餐前的禱告與每週一次的禮拜,也無法讓人上天堂。」

「這是我聽過最不敬、最無禮的話。」奧莉維亞拿起餐巾擦拭嘴角,怒目瞪視著竹君。

「我無意冒犯,我只是回答妳最開始的問題。我有信仰,我的信仰就是:能否返回天堂,全看一個人對神所昭示的真理的領悟與奉行,信不信神,要看一個人的言行是否符合神的教誨,是否日夜奉行。而不是一天做了幾次的祈禱,一生進了幾次的教堂,或對教會做出了多少的奉獻。」

「我看今天就到此為止。對於一個如此……我無法再維持一個文明人應有的禮節。」奧莉維亞起身,伊芙娜緊跟在後。

「還有一件事情,夫人。」竹君喚住奧莉維亞。「我和艾利克並沒有訂婚,我覺得這件事情不該欺騙妳。」

奧莉維亞轉身看向艾利克。

艾利克走過來:「但是,母親,雖然我還沒有求婚,也不知道竹君是否會願意嫁給妳的大兒子,但是我衷心期盼著那一天。」

奧莉維亞終究還是扭頭離開。

「Well,現在終於可以好好吃頓飯了。」艾利克面上掛著真心的笑意,召來皮特。如果有客人在家用餐,皮特是不會願意跟艾利克同桌的。

「女士,妳的主菜要烤羊排還是菲力牛排呢?」皮特一臉笑容。

只有竹君笑得很無奈。再怎麼說,奧莉維亞是艾利克的母親!她雖然無意介入他們母子間的因果關係,也不會妄圖改善二人之間的關係,可是她也不願使問題擴大,關係弄得更僵。

唉,她還是該多修口啊!何必逞一時之快呢?

「女士?」皮特再問。

「烤羊排吧!」

「還有嗎?我也要再來一份。」艾利克胃口可好了。

***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裡,艾利克都進城到律師樓開著極機密的會議。但不管多忙,他每天晚餐都會回來。

竹君已經成功地與皮特分享他的廚房。白天皮特載著她去市場買菜。海港邊的鮮魚市場,不輸給台灣東北岸的漁港,或者香港的海鮮酒樓,生猛活跳。可惜她不敢處理活的海鮮,所以只逛那些新鮮的蔬菜以及花卉攤位。

「好香,這是甚麼?」艾利克走進廚房。

「東坡肉。」竹君解釋這東坡肉的來源。

「又是他。」一個陰魂,一個情敵。

「其實蘇東坡也是中國傳奇故事裡戲弄的對象。」竹君說起一則很有名的故事。

「蘇東坡有一個好友,是個僧人,叫做佛印。有一天蘇東坡先生寫了一首詩,很是得意,內容是: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竹君解釋了詩文的意思。

「然後蘇先生就派人送過江去給佛印品詩。佛印看完之後回了一封信給蘇東坡,蘇東坡收到信之後打開一看,信裡面只有一個『屁』字。」

「蘇東坡氣炸了,連夜乘船過江去找佛印理論,佛印等在門口笑他,留下一句千古名言:八風吹不動,一屁彈過江。」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惠風文集 雞同鴨講──英語篇
訂閱了一本亞洲版的英文綜合性月刊,這家老字號雜誌的Humor笑話版面,最使人解頤。一小段、一小段短短的,睡前在床上翻閱,頗為閒適快意。…
央視主持人調侃「春晚」引迴響
中國「春晚」是中央電視台過年時舉辦的全國「春節聯歡晚會」的簡稱,也是每年眾星雲集的盛會。今年繼歌壇一姐那英不滿央視要求改英文歌詞,…
美國三大媒體 連闖「誤報門」
《美國廣播公司》(ABC)、《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華盛頓郵報》2017年12月上旬接連發生報導失誤。…
全球化更須努力發展在地經濟
「一石二鳥」是很愉快的想像,但在現實上很少可能實現,要打到兩隻鳥通常至少要兩顆石頭。「摸蜆仔兼洗褲」也許不錯,但通常也洗不乾淨。…
民以食為天 藥食乃同源
人生活在天地間,老天以五味養人。《內經》說:「五味入口,藏於腸胃,味有所藏,以養五氣,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這個「神」,…
英國為何跟美國「作對」
俗話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過去多年,都是美國更強調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小政府,大社會,減稅,控制福利等),…
薛永昌逆向思考 打造彪琥製鞋王國
1990年代前後,台灣傳統產業因為勞工短缺及成本高漲問題面臨抉擇的當口,台商流行一句充滿無奈的玩笑話:「是要在台灣等死,還是要去中國找死…
《田禹治:超時空爭霸》道與魔穿越時空的對決
「道士何者乎?可以呼風,可以喚雨,可日行千里,可仗劍中衝鋒,統帥天下。或者是萬千豪情化柔情!行俠仗義即道者該為之事。」田禹治假冒玉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