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第廿章 信託

插畫☉素素
第35期
弗羈

因為在妳眼底,精神世界才是永恆。這個基金由我來管理的話,只不過是金錢的再分配,由妳來管理,才會加入更深的精神內涵......

當竹君醒來的時候,發現窗外的天空已經大亮。

長途飛行的時候人容易覺得口渴,她拿起床頭的礦泉水喝了大半,然後到化粧室梳洗了一番。走出化粧室,她看看牆上的一排掛鐘,心裡計算了一下:還有二個小時就會飛抵西雅圖。 

她沒有到過西雅圖。美國這個國家她只到過華人很多的洛杉磯,那是去年為了一次國際花卉展,代表中華花藝去參展。

西雅圖。她回想起那部電影《西雅圖夜未眠》,這是美國人票選最宜人居的都市,但也是自殺率極高的城市,原因無它,因為西雅圖的氣候,長年陰天,不見陽光,所以整個城市泛著一種淡淡的愁。人在這樣的環境裡,容易被情所牽,做出絕望的決定,但相對的,內心的層次也就比較豐富。

這個城市還有世界知名的二大公司──微軟以及波音,掌握了電腦世界與飛航霸主的龍頭地位。聽說西雅圖的人是相當友善的,城市的治安也好。她很樂意在這個城市待上三個月。

「女士,在飛機降落前,妳想要用餐嗎?」那位菲律賓籍的空服員趨前問她。

餐點是之前事先指定的。她點的是水果餐,因為長途飛行適合清淡的食物。「麻煩你了!」她坐在沙發上,望著窗外大片的雲霧,意識到她正在太平洋上。

「怎麼不多睡一下?」艾利克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我覺得精神很好。」

「先生。」空服員問他:「你也要一起用餐嗎?」

「是的,請。」他點點頭。

「竹君,在到達西雅圖之前我想先跟妳談一談。」

「請說。」

「這幾個月來,我為母親設立的信託基金執行得非常順利,這給我一個概念,我可以把名下的財產的大部分拿出來設立一個信託基金,我自己手上只留下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一些房子和一點現金。這樣一來,將沒有人可以繼承我的財產,也就沒有人有必要來暗殺我。」

「妳說,這個點子好不好?」艾利克看著她。

「這樣就不會有一群保全人員跟在我們身後一起逛博物館了。」竹君回答。

「所以這是個好主意囉!」

「這是你的財產,你當然有決定權。」

「我最後還有一個問題。妳願不願意擔任這個信託基金的管理人?」

「管理人要做些甚麼事情?」

「在我還活著時,妳和我一起決定這筆錢要投入甚麼公益活動,或進行甚麼樣的再投資,當然,投資所得會再滾進信託基金裡,不會再屬於我。等我死去以後,由妳一個人決定一切。會有一群律師與會計師負責細節的管理,妳真正要做的,只是每一季一次聽他們報告,決定一下大方向,然後在文件上簽簽名。」

他觀察著她的反應,只見她保持著同樣的笑意,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我會把所有的事業全部變成管理與所有權分開,全部授權專業經理人負責,妳最多只會看到不超過二十種公司的股票報表,真的很簡單。」

嗯,她表情開始有點變化,當他說到「很簡單」的時候,她斜睨了他一眼。

「如果有人不乖,在執行的事項裡面搞花樣,妳只要加入新的另一組律師與會計師,讓他們去相互監督,問題自然可以解決。相信我,一定有人會拚命把問題找出來。」

艾利克繼續想著要如何說服她。

「這是權術管理嗎?」

「是權術,但也是相信人的良知。按照人口的比例,多換幾組人馬,妳總能遇到正直的人。」

「那我死了以後呢?」誰知道誰會活得比較長呢?但這句話不適合對他講。

「妳可以把這個基金再交給妳所信任的人。」艾利克在心底偷偷劃個十字架,對上帝道歉。他實在是過度簡化了這個事情的麻煩程度。

「聽起來很簡單。」只要瞭解二十種股票,跟菜籃族操作的股票種類相比,並沒有更複雜。

唯一不同的是,數字大了些,尾數多了一些零。一點都不困難。不是嗎?

「為甚麼是我?」她盯著他的藍眼睛。

「因為妳是妳,因為妳的長江、妳的月亮、妳的蘇東坡。因為在妳眼底,精神世界才是永恆。這個基金由我來管理的話,只不過是金錢的再分配,由妳來管理,才會加入文化的內涵。」

「我熟悉的只是中華文化,而且,比我更熟悉中華文化的專家,那可太多了。」

「道理是相通的。妳曾身受歧視的苦,心中卻毫無怨恨,那麼妳在面對不同的文化時,必能以相同的寬容來對待;至於所謂的專家,當一個人在某個領域內精鑽時,都免不了對其他領域的排斥,最好的方法是讓專家來為妳服務,而不是找一個專家坐在領導人的位置。」

「我就是一個甚麼都知道一點,但甚麼也不精通的人。概念式的領導,才能讓企業永續成長。而且,所謂的專家,往往都只注意細節,爭勝心太強,去除不了標新立異與表現自己的習性,在重要的決策時,只會把格局搞得越來越小,把合作夥伴全都氣跑。」

竹君笑了起來。「沒想到專家有這麼明顯的缺點!」

不可否認,艾利克能夠成為巨富,確實有他看人與用人的獨到眼光。

「等妳見過我那些律師和會計師張牙舞爪的,為了開會時應該先喝咖啡還是先喝紅茶而大打出手時,妳就會知道他們有多麼孩子氣了。妳不會把家裡支出的管理權交給6歲的孩子吧!」他誇大其詞地說著。

「那餐桌上將沒有飯菜,而是一桌的糖果餅乾。」她也點頭同意。

「說得真好。」

「你才是孩子氣的那一個。」竹君嘲笑他。她從頭到尾都知道這絕不是件容易的差事。

「好吧!我承認,這事情責任很重、很麻煩、很討人厭;但是,妳會幫我的,對不對?」他轉用哀兵政策。

「艾利克。我很清楚自己的能力。」竹君提醒他。

「別擔心,妳以後如果不想幫我了,我會立刻另找一位管理人。」艾利克堅定地看著她。

人生的變化太多,但竹君不想跟他談無常。

「所以這個工作可以辭職!」

艾利克點點頭。

「好。這個基金管理人有薪水嗎?」

「當然有。每年的薪水是基金盈餘的百分之一而已,公定價。」他笑得很純淨。

竹君歎息,那會是多麼巨額的一筆錢?百分之一而已?

「這樣好不好,我已經事先支領了一整年的管家薪水,就把這個契約轉成基金管理人的合約,我們彼此都有一個試用期。這個舊約一年期滿後,再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可以勝任這個位置,好嗎?」

「先不支薪?」這是全世界一流的銀行家、律師與會計師們會爭相提出計畫書來爭取的報酬,她卻一句話就推掉了。

「嗯,但所有的車馬費都算你的,我是負擔不了這些交通費的。」她笑笑。

「成交!」他伸出手和她做一個正式的握手禮。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甚麼條件?」

她笑出聲來。「我不簽名。」

他愣了一下。「甚麼簽名?」

「你說的那些管理基金的文件啊,文件一定不少,簽名太累了,我不要簽名。」

他笑笑。「那很簡單,只要做一個電子簽章的金鑰就可以了。」他解釋電子簽名的方法,有許多道加密的程式。

「喔!我是古人,我不會使用電腦!」她天真地笑著。

他抓抓頭。「那就有點麻煩了。」他得想想別的辦法。

「不麻煩。我要用我的連珠章!」終於有機會過一過像皇十五子的癮頭。她要選一些不同印色朱砂印泥,配上幾個精緻小巧的青花印泥盒。嗯,還可以搭一個紫檀木的多寶格。

「呀!」中華文化的智慧。「我可不可以也要一個印章?」蓋章的確比簽名快多了。

她笑笑,不告訴他這個禮物早已經準備好了。

***

當倆人開開心心地到達艾利克在西雅圖的住處時,沒有想到艾利克的母親已經等在那裡了。

「咳!咳!」在艾利克的瞪視下,皮特尷尬地清清喉嚨。

奧莉維亞是他最早的雇主,他實在很難在她有意的監控下,對艾利克發出及時的警告。而且他沒有料到艾利克會帶著一位女士一起回來。哎!如果他能夠早點知道……

艾利克只有面對現實,以英文向竹君正式介紹他母親。

「竹君,這位是我的母親,奧莉維亞‧瑪莉.布蘭森爵士夫人。」他以英文,而且刻意用母親的皇家頭銜介紹她。「母親,這位是白竹君小姐,我的未婚妻。」

他開心地看著奧莉維亞震驚的表情,並滿意地看到竹君一臉無動於衷的鎮定,雖然他並沒有忽略竹君眼底那抹不贊同的色彩。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金融=籌資
公元1600左右,遠航貿易盛行,當時的西班牙幾乎囊括整個國際貿易的領域,荷蘭則居中作為西班牙與歐陸的貿易中間商。但是在荷蘭獨立之後,…
香港學生政改先鋒 中共輿論抹黑圍剿
政治改革,涉及香港未來的前途,固然與目前香港民眾的福祉有關,與時下年輕人的關係更為密切,因為他們是未來社會的主體;因此他們對政改的急切心理…
玻璃細工雕塑入門
玻璃細雕工藝是靠「火」來創作的藝術,手不能摸,不然會燙傷;臉不能靠太近,不然眉毛會烤焦;眼睛還要戴護目鏡。這熊熊烈火看似難以掌握…
被毀滅的城市
舊約聖經中記載了一個發人深省的故事。在上古時期,有兩座極為繁榮但道德敗壞的城市,索多瑪城(Sodom)與蛾摩拉城(Gomorrah),…
購物專家孫嘉欣 以珍稀皮革包開創璀璨人生
孫嘉欣小檔案 現職: •橋星企業有限公司(D'MOM)總經理。 經歷: • 2006年考進電視購物台,擔任銷售專家。 • 2010年創立D…
換總編炒名嘴 一波接一波
作為香港核心價值之一的新聞自由,每年都不乏相關新聞,因為「收緊」是必然趨勢。但是今年是關鍵的一年,…
為何聰明人都不看商品說明書
當你買進新用品時,是否會參考使用說明,避免操作錯誤?現代社會各種商品的花樣多變,商品說明也跟著花招百出。廠商也必須事先說清楚講明白,…
反對復旦大學設校 布達佩斯現萬人示威
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6月5日出現萬人示威遊行,抗議中央4月27日與中國政府簽訂協議,預備在布達佩斯建設上海復旦大學分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