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第十四章 父母兄弟

插畫☉素素
第29期
弗羈

我的母親長得很美,但她的美麗卻害了她。她16歲時為了家境的因素到小酒店上班,這在小鎮上是非常被人瞧不起的。在我的印象裡,她出門時總是拿把雨傘,不論晴天雨天,不是用來遮陽用的,不是用來遮雨用的,而是擋住別人的視線......

「那是一切錯誤的開始。他否認參與其中,我母親則哭得死去活來。我為了所謂的家族榮譽,拿錢擺平了這件事,讓他順利地從這個事件裡脫身。」

「之後問題變得越來越嚴重。吸毒、鬥毆、賭博,他光是高中就換了十所以上的學校,最後還是畢不了業。但不管他在外面如何使壞,在母親面前,他永遠是她的最愛。他滿21歲擁有處分自己名下財產的權利之後,不到三年,就把父親留給他的財產,以及母親手上全部的現金,花到一分不剩。」

他苦笑。「這真是一項難得的本事。」

「接著,我遵照母親的要求,拿出一筆錢來,讓他學著投資,而不是過著花花公子的生活。我想讓他跟在身邊,可是他不肯。我明知他這樣任性的結果是甚麼,但又不想刺傷他的自尊,就隨他去了。幾個月後,我母親又上門來找我要錢。」

「這樣的惡性循環維持了很多年,最後我不再提供資金給詹姆士去胡亂投資,只是每個月固定給他一筆生活費,這樣的結果讓他覺得痛苦不堪。因為每個月一萬歐元,只能讓他──套句他的話說:過著乞丐般的生活。」

竹君不知道該說甚麼,只能靜靜地聆聽著。

「他吵吵鬧鬧一年,看我絲毫沒有改變主意的可能,就和一群從東歐剛移民過來的小幫派搭上線,用一萬歐元的代價──也就是我給他的生活費,讓他們出面綁架夏綠蒂和艾略特。他熟悉我們的行蹤,那天夏綠蒂和艾略特原本是會落入他的手中的。」

「如果真的是那樣,我還有機會拿錢把她們贖回來,可是夏綠蒂不肯屈服,企圖加速逃離綁匪,結果車速太快而打滑,最後翻車撞上一台停在路邊的貨櫃車。」他停下來,決定跳過後來的細節。

「警方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就抓到綁匪。但在那之前,詹姆士已經躲到南美洲去。算他有自知之明,那裡的生活費極低,只要我母親接濟他,他就能夠在那裡繼續過著少爺般的生活。」

「據我所知,我母親這一年來陸續地賣掉她身邊所有可以變現的珠寶,不用說,那些錢最後都落到了詹姆士的口袋裡。雖然,這些錢只會在他的口袋裡停留極短暫的時間。」艾利克的語氣是絕望痛心多於嘲諷。

「我相信他不是有意造成夏綠蒂和艾略特的死亡,可是,他們的死亡竟然沒有喚醒他的良知,反而讓他有了更黑暗的念頭──他開始找人來暗殺我,因為這樣一來,他會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當然,我母親會和他一起分配我的財產,不過,我母親的財產就是他的財產,不是嗎?」

「但他能出的價碼不夠高,所以能夠請到的殺手......呵呵!幾次都被我躲了過去。」他苦笑。

「真是可悲,不是嗎?詹姆士一生失敗,連想要殺我都搞不成功,這真是太悲慘了。」

「我不斷地在想,他怎麼會走到這樣的地步?我是世界上的巨富,我的弟弟卻躲在南美洲一個不知名的城市,過著怨恨我的日子!這究竟是不是我的責任?」

「我母親根本不願面對詹姆士的所做所為,仍然堅持他是被冤枉的。即使綁匪之中有人指認他,她還是繼續提供他金錢。」他停了下來。

「這大概是我致富的代價吧!自己的血親,拿我給他的錢,請殺手來殺我。」

「為了終止他愚蠢的行動,三個月前,我成立了一個信託基金,把我母親每月固定支領的費用,變成僅限於消費支出的代付,說得詳細些,就是只供她吃、住的必要花費,但是她無法再刷卡,也不能夠買任何的奢侈品。」

「為甚麼?」竹君問。

「因為她會把刷卡買到的奢侈品拿去變現,然後繼續資助詹姆士。」

唉,竹君無法理解這樣的母親。只能把這一切都當成是因果吧!只是人們看不懂因果業力的安排罷了。

「我母親一直住在西雅圖,活到這把年紀了,還要被我限制她的消費,讓她過著不體面的日子,妳可以想像她有多生氣。」

「但是最近她卻反常地努力為我介紹女伴,拚了命要塞一個妻子給我。為了達到目的,她甚至重新回到荷蘭我們的祖宅,然後開始舉辦一場又一場的宴會!在夏綠蒂和艾略特死後半年,她就展開了她的計畫。」

「妳知道這件事情唯一的好處是甚麼嗎?那就是至少我知道,自己的母親沒有謀殺我的意思,否則何必為我介紹女伴,是不是?」他笑得很淒慘。

竹君無言地看著他。花園裡靜靜的,藍天白雲,可是兩人的心意是相通的。「妳呢?妳有甚麼故事可以告訴我?」

「我的故事?我沒有甚麼好說的。」她勾起嘴角。「我是家裡唯一的孩子。」

「所以妳沒有任何會追殺妳的兄弟姐妹。」他誇張地喘了一口氣,只差沒有對天高呼三聲萬歲!

「是沒有。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麼『幸運』的。」她微嗔地瞪他一眼,但他顯得非常受用。

「我在台灣南部的一個茶山上長大。我父親50歲時才娶了我的母親。」她停頓了一會兒才繼續說下去。

「我父親來自中國大陸,前幾天我跟你說過他還只有13歲的時候就被迫加入軍隊,當了幾十年的小兵。他一生沒有甚麼心願,只想有一天共產黨倒台了,他能夠跟著老總統回到自己的家鄉。因此他一直沒有結婚,退伍後就跟著部隊裡的戰友,到茶山買了塊便宜的地,平日種點菜,並且在鎮上租了間小店鋪,賣起了牛肉麵。」

竹君帶著一抹幸福的微笑,說著自己父親的故事。

「難怪妳的牛肉麵那麼好吃。」

「是啊!我父親有一些特殊的配料。」每想到父親,她就會笑得很幸福。

「單身的男人,偶爾會到鎮上的小酒店喝二杯。就這樣,他認識了我的母親,一個『茶室』裡的女人。」

「茶室?在茶山賣茶嗎?」艾利克問。

「明明是酒店,但招牌卻是茶室!」她平靜地說著母親一生的痛。

「啊!」艾利克懂了。

「我的母親長得很美,但她的美麗卻害了她。她16歲時為了家境的因素到小酒店上班,這在小鎮上是非常被人瞧不起的。在我的印象裡,她出門時總是拿把雨傘,不論晴天雨天,不是用來遮陽用的,不是用來遮雨用的,而是擋住別人的視線。」她的眼神飄遠。

「父親大母親20歲,但是非常疼她。母親娘家的人經常到父親的牛肉麵攤來拿錢,學費、電費、醫藥費,不論是甚麼理由,父親每次都不拒絕。麵攤的生意再忙,也不肯讓母親到店裡來沾油膩,寧可自己忙得滿頭大汗。但他總是笑呵呵的,他告訴我,沒有人是壞人,即使是把媽媽賣到酒店的外公、外婆,他說他們也是心痛的,但生活有很多的不得已的,我們能幫多少就幫多少,老天會疼惜善良的人。」

「他是對的,舅舅他們後來都很爭氣,很辛苦地完成學業,每個人都有穩定的工作,到現在,每年都還會去我父親與母親的墳前上香。」

「可是我母親一直沒有辦法走出心裡的陰影,她養成了酗酒的惡習,在我10歲的時候喝了工業酒精製造的假酒中毒去世。從此我家就只有我和父親二個人。」她的眉心擰起。

「如果我那時認識妳就好了。」

竹君笑了起來。「如果你認識我的話,要教我投資學嗎?」

艾利克也笑了,笑自己的傻氣。

「其實我父親非常寵愛我。他似乎要把母親的那一份愛也一起補給我。我家裡的經濟只是過得去,但他總是給我最好的。我會寫書法,他是我的啟蒙老師。他從5歲起就練字,從小就寫得一手好字。那幾年是我最快樂的日子。」

「雖然我根本沒有甚麼天分,他仍然堅持送我去學鋼琴、芭蕾舞,每天把我裝扮得像個小公主。可是在我16歲考高中的那一年,他病倒了,中風,左半邊肢體癱瘓。」才剛舒展的眉頭又再度打上一個小結。

「我本來要放棄升學,但他不同意,後來我們互相妥協,我去念了高職,就是職業學校。我選擇了服飾科,但也兼修了食品科的學分。」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金融=籌資
公元1600左右,遠航貿易盛行,當時的西班牙幾乎囊括整個國際貿易的領域,荷蘭則居中作為西班牙與歐陸的貿易中間商。但是在荷蘭獨立之後,…
香港學生政改先鋒 中共輿論抹黑圍剿
政治改革,涉及香港未來的前途,固然與目前香港民眾的福祉有關,與時下年輕人的關係更為密切,因為他們是未來社會的主體;因此他們對政改的急切心理…
玻璃細工雕塑入門
玻璃細雕工藝是靠「火」來創作的藝術,手不能摸,不然會燙傷;臉不能靠太近,不然眉毛會烤焦;眼睛還要戴護目鏡。這熊熊烈火看似難以掌握…
被毀滅的城市
舊約聖經中記載了一個發人深省的故事。在上古時期,有兩座極為繁榮但道德敗壞的城市,索多瑪城(Sodom)與蛾摩拉城(Gomorrah),…
購物專家孫嘉欣 以珍稀皮革包開創璀璨人生
孫嘉欣小檔案 現職: •橋星企業有限公司(D'MOM)總經理。 經歷: • 2006年考進電視購物台,擔任銷售專家。 • 2010年創立D…
換總編炒名嘴 一波接一波
作為香港核心價值之一的新聞自由,每年都不乏相關新聞,因為「收緊」是必然趨勢。但是今年是關鍵的一年,…
為何聰明人都不看商品說明書
當你買進新用品時,是否會參考使用說明,避免操作錯誤?現代社會各種商品的花樣多變,商品說明也跟著花招百出。廠商也必須事先說清楚講明白,…
反對復旦大學設校 布達佩斯現萬人示威
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6月5日出現萬人示威遊行,抗議中央4月27日與中國政府簽訂協議,預備在布達佩斯建設上海復旦大學分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