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澹如菊

第十二章 緣分

人澹如菊
插畫☉素素
第27期
弗羈
所謂的「連珠印」就是一枚由兩個小方章合成的,不,應該說是用一個長方章刻成上下兩個方章,花樣很多,上章刻名字,下章刻庭園的名稱,或者上章刻姓,下章刻名字……

所謂的「連珠印」就是一枚由兩個小方章合成的,不,應該說是用一個長方章刻成上下兩個方章,花樣很多,上章刻名字,下章刻庭園的名稱,或者上章刻姓,下章刻名字......

「我父親常說,我太愛分析了,應該用感覺去體會。」艾利克繼續說著。

「但我感覺不到上帝的旨意,為甚麼把他們從我身邊帶走,卻又讓我在這個時候遇到妳。」

「我在教堂裡承諾要愛夏綠蒂一輩子,但我的一輩子太長,她的一輩子太短;一生的承諾太沉重,壓得人無法呼吸。」

然後竹君驚訝地看著淚水從他的眼眶裡一滴滴地滑落。

他說了又說,說他的勇敢,說他的軟弱,說他的快樂,說他的痛苦,說他不想相信上帝,說他願意用全部的財富換回他的妻子和兒子。

「可不可以這樣,我當一次自私自利的壞人,我不愛妳,但妳來愛我。這樣我就可以守住對夏綠蒂的承諾,又可以擁有妳的愛。」他昏昏沉沉地笑著。

「妳說我是不是很聰明?全世界的人都說我聰明,我其實不必再證明這件事了。」

「艾利克!你喝醉酒的時候講的都是實話嗎?」

「當然。我沒喝酒的時候也是講實話。誠實為上策,我小時候可是童子軍。」誠實是紳士必要的美德。

「你喝醉酒的時候所講過的話你都記得嗎?」

他努力費勁地思索著。「重要的都記得。」

「你是誰?」

「Eric Branson!」像在軍中答數一樣。

「你會怎麼介紹自己?」她笑了,為了他這種孩子氣的表現。

「我是Eric Branson,初次見面,妳好!」沒有職銜,只有一個名字。

竹君和他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直到他沉沉入睡。

確認他已經入睡後,她才輕手輕腳地把他手上和腳上的絲巾解開。安頓好一切,她才回去房裡睡覺。

第二天早上,當他出現在餐廳時,竹君抬頭微微一笑:「早安。」

「早安。」他微笑地在老位子上坐下,看著她在他面前擺好早餐。今天是培根蛋配銀絲捲,中西結合,飲料是豆漿和一杯不知名的茶。

他顯然剛洗過澡,頭髮微濕,渾身都是沐浴乳的味道。

「睡得好嗎?」

「不好!我頭痛!」

「把這個喝下去,可以減緩頭痛。」她把桌上的溫茶端給他。

「這是甚麼?」聞起來很香。

「有薄荷和柑橘,富含維他命C。」濃茶其實不能解酒,只會增加醉酒者心臟的負擔,而且達不成解酒的效果。

「妳吃過早餐了嗎?」他問。

「還沒有。」

「跟我一起吃吧!」

竹君看著他的反應,昨晚他說的那些話,他大概都忘了。竹君因此鬆了一口氣。

「今天我們還是去故宮,好嗎?」艾利克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說道。

「你昨天不是在生氣?今天還去?」

「今天不一樣,我可以請保全人員從頭到尾把我們和遊客們隔開來。」他不再拒絕保全的貼身保護,雖然目的不是為了安全問題。

「其實我懂的只是皮毛,你應該請專業的老師來為你解說。我可幫你找。」故宮裡的每一件文物,細講起來都有一篇很長的故事,她只是略知一二而已。

「不,妳講得很好。」艾利克微笑地看著她。「今天我們在外面吃飯,一個小時後出發。」他要先打幾通電話。

「嗯!」她喜歡認識新的餐廳。

一個小時後......

「今天我們搭司機的車。」他引著竹君往大門走去。院子停著一輛加長型的黑色凱迪拉克,他自在地和竹君坐進後座,隔音玻璃將二人與司機的空間隔開。

「與其讓他們遠遠地跟著,不如善加利用。」

於是他們在故宮度過了一整天。中午艾利克在故宮裡面的咖啡廳用了簡餐,竹君一樣中午不食,只喝了一杯咖啡。等到夜幕低垂時,他們到市中心一家知名的飯店頂樓吃了一頓正式的法國料理。

「這個餐廳很特別!」這裡會是她可能的外燴地點。因為這個會員制的招待所可以讓會員引進自己的廚師。裝潢精緻的整個樓層裡,分為好幾個單位,每個單位都有獨立的廚房,主人可以點樓下飯店的餐飲,也可以從外面找廚師自備材料來這裡請客。

歌唱音響設備是標準配置,鋼琴與其他的樂器、樂師都可以另外安排。以竹君辦外燴的經驗,這裡是極佳的宴客場所。獨立的空間可以依照客人的要求,布置得非常有特色。

眼前的這個法國廚師是正巧被邀請來台的米其林三星名廚,「恰巧」認識艾利克。竹君不會講法文,要靠艾利克居中翻譯。

「你會講幾國語言?」竹君問他。她非常羨慕擁有多語能力的人,因為語言是打開人與人之間溝通的橋梁。擁有多語能力,就可到世界各地去旅行,融入不同社會、種族的生活。所謂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沒有語言能力的支撐,也只能走馬看花而已。

「五種精通,七種可以應付生活所需。荷蘭人除了自己的母語外,基本上都精通英文、德文與法文,這是環境的因素使然。我另外自修了中文。」艾利克說得平淡,這是他必要的能力。

「你太客氣了!我非常崇拜能夠講多國語言的人。」竹君突然想到一個笑話。「你知道英文裡面稱呼可以講二種語言的人是哪個字嗎?」

「Bi-lingual」

「那三種語言的呢?」

「Tri-lingual」

「那只會講一種語言的呢?」

「有這個字嗎?」艾利克抬起眉頭。

「有呀!Americans!」

「哈!哈!哈!」嘲笑別人真的是不好的行為,不過美國人真的普遍都只會講一種語言,因為走到世界各地,大家都配合著使用英文,這就寵壞了美國人了。

「對於我們這種驕傲的歐洲人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笑話。」他把這個笑話轉述給法國廚師,同樣成功地引發他的共鳴。

餐後甜點是法國菜裡有名的水果煎餅。廚師以俐落的刀法,將橙皮剔成一條黃色的長帶子,淋上酒後,點起一條火焰。她像個孩子般興味盎然地看著法國廚師的表演。只有廚師注意到艾利克的眼眸,一直看著她臉上的每一分變化。

***

之後他們連著五天都到故宮去參觀,他也默默地觀察了她五天。

兩人相稱的裝扮,一個長袍、一個唐裝,讓他們成為這些天故宮裡面一項活動展示品。這當然又給他一個充實他那個中國遊樂園的好點子。

但他這幾天得到的心得不只是這個。

她像大海,雖然是小小的身軀,可是卻像大海一樣,充滿奧祕。很明顯的,她對故宮展示的多寶格裡的精緻小玩意兒充滿興趣,但他從她的解說裡面瞭解,她真正有興趣的是從這些小玩意兒去窺想古人的生活。

舉例來說,她竟然可以從一枚印章裡聯想到一個清朝貝子(後來當了皇帝)年少時的生活。

「你知道嗎,看到這個連珠印之後,我自己也刻了一個。」

「所謂的『連珠印』就是一枚由兩個小方章合成的,不,應該說是用一個長方章刻成上下兩個方章,花樣很多,上章刻名字,下章刻庭園的名稱,或者上章刻姓,下章刻名字,那麼一用印時就會出現『皇十五子 竹素園』這樣的印文,又或者是『艾利克 布蘭森』這樣的印文。」

「所以這個章適合西方人用。」艾利克明白了。

「你看這塊壽山石上使用的痕跡,紅色的朱砂印泥。這是嘉慶皇帝在貝子時代的私章,想想看,他的書信與指示都是用這顆印章做憑證。」

「妳的那顆連珠章是甚麼內容?」

「竹君 瀟湘居」她說。「回去之後我可以拿給你看。」

可是最讓她駐足的,卻是一個不太起眼的黑色小荷包,只有他巴掌的大小。

「這是甚麼?」他問。

「這是皇帝與皇后的愛情。」她說。

「這是清朝一位皇帝乾隆,他的皇后親手為他縫製的荷包。裡面裝的是打火石,古人外出打獵或打仗時必備的貼身物品。」

艾利克看著她發亮的眼眸。

「皇帝當然用不到這樣東西,可是這是滿族人的傳統,皇后親手為她的丈夫縫製這個荷包是給他的祝福與愛。手工並不是最精緻的,花樣也很簡單,色澤又內斂,就像一個女子能夠給丈夫最專一保守的愛情。」

她指著荷包旁的那一重一重的木盒與漆盒。

「荷包完成一年後,他的皇后死了,才37歲。皇帝很傷心,看著這個荷包做了一首懷念的長詩,就是中間的這張紙。這是皇帝的親筆。這些盒子的作用就是一層層保護著這個荷包。」

保護著兩人的愛情。

「一個皇帝能夠擁有愛情嗎?他有那麼多的妻妾。」她是不是太浪漫了些?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周永康獄中離婚 第二任妻哭訴「太晚了」
中國反腐聲浪中,至今落馬的最大老虎是6月11日遭天津一中法院認定,因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泄露國家祕密三項罪名確立,…
林明樟創辦「超級數字力」 教老闆看懂財報
位於桃園高鐵站旁的「超級數字力」教室裡,以「MJ老師」聞名的財報講師林明樟,穿著素色的高領衫、牛仔褲,猶如賈伯斯一貫打扮的他,一派輕鬆自在…
建立完整行銷生態圈 WIWI何宗霖:KOL只是其中一環
隨著網紅或KOL代言、業配模式的發展,KOL行銷已經是諸多電商不可避免的行銷手段之一。2013年推出的WIWI發熱衣,…
專業MIT髮品品牌蕾娜塔 推出秋冬「摩卡慕斯棕」新髮色
韓劇影響無遠弗屆,女主角穿衣哲學是觀眾效法對象,連瀏海、髮色都能引領流行趨勢。專業髮品沙龍市場中的MIT品牌蕾娜塔,邀請台北正韓沙龍OUR…
台灣彩券董事黃志宜 樂當慈善勸募高手
現任台灣彩券董事黃志宜被稱作「百億黃金右手」,不僅一手推動台灣彩券運行,成果斐然,更有機會和465個億萬富翁握手。黃志宜談吐幽默,…
習近平:再在專制下混十年
十八大之前,中南海占星術大行其道,各種猜測滿天飛。但在習近平登上總書記寶座之後,其公開講話只談到繼續「做大麵包」(改善民眾生活),…
中國的貪官越來越安全
看了文章標題,諸位看官也許心生疑問:中國大陸正在高喊反腐,貪官怎麼會越來越安全呢?以下事實可作為本文論據: 是否查官員房產,…
美擬推匯率法案 要求人民幣升值
9月23日在紐約聯合國大會時,美國總統歐巴馬對中國總理溫家寶表示,最近幾個月人民幣匯率一直沒有大幅升值,美國對此感到失望。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