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大陸

貴州甕安萬人抗暴 驚動北京

第17期
陳祐欣

甕安,貴州南部不起眼的小縣城,最近因為一位17歲少女李樹芬之死,驚動了全縣、全貴州、全中國,曾在貴州任省委書記的胡錦濤也不得不作出「重要指示」。短短幾天,貴州當局出爾反爾,態度轉變迅速,政治手段運用極為嫻熟。首先傳出李樹芬是被強姦後拋入河中溺死,上萬甕安民眾隨後大規模衝擊縣級機關,網民迅速跟進。官方定調為騷亂後,網民智慧繞開網路封鎖,持續追蹤事情發展。官方受壓,態度開始軟化,貴州省委書記道歉,並撤銷甕安為數不少的官員職務。

官方定性:向政府挑釁的群體性事件

據《貴州都市報》報導,甕安縣一名17歲少女李樹芬6月22日凌晨被發現在當地河水中死亡,屍檢結果稱其溺水死亡。但死者家屬對鑑定結論不滿,懷疑有他殺之嫌。6月28日下午,300多人從停屍地點出發進城遊行「喊冤」。沿途不斷有人加入,至16時許,縣公安局大樓門前及周邊已聚集民眾上萬人。20時至23時,公安局辦公樓、縣政府辦公樓、財政局辦公樓、縣委辦公樓相繼被點燃,數十輛車被毀。

對此事件,貴州省委書記石宗源6月30日稱,甕安縣「6.28」事件是一起「起因簡單,但被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員煽動利用,甚至是黑惡勢力人員直接插手參與的,公然向我黨委、政府挑釁的群體性事件」。

官方解釋「俯臥撐」被嘲笑

針對「6.28」事件,貴州當局舉辦了一個新聞發布會,公布官方對於李樹芬死亡的結論報告。提問的記者們被指為事先安排好,回答問題的也是有備而來。儘管如此,新聞發布會上官員的解釋並不能讓眾多網民滿意。

省公安廳新聞發言人王興正在發布會表示,2008年6月21日20許,李樹芬與女友王某(王嬌,縣委書記王勤的姪女,李樹芬的同學)一起邀約出去玩,同李樹芬的男朋友陳某及陳的朋友劉某等吃過晚飯後,步行到西門河邊大堰橋處閒談。李樹芬在與劉某閒談時,突然說:「跳河死了算了,如果死不成就好好活下去。」劉見狀急忙拉住李樹芬,制止其跳河行為。約十分鐘後,陳某提出要先離開,當陳走後,劉見李樹芬心情平靜下來,便開始在橋上做「俯臥撐」(即伏地挺身)。當劉做到第三個俯臥撐的時候,聽到李樹芬大聲說「我走了」,便跳下河中......

「原來李樹芬毫無來由在俯臥撐之間突然自殺!」網民說。王興正的這一官方解釋遭到網民的諷刺和恥笑,認為侮辱了中國人的智商。一時間,「俯臥撐」成為笑談,大家眾說紛紜,要求真相的呼聲越來越高。

因為當局對甕安抗暴事件的網絡審查,「俯臥撐」三個字自此成為網民避過當局審查,對甕安當局表達不滿的方式,同時暗喻肇事嫌疑人對死者李樹芬的性侵犯。有網民懷疑有目擊者看到肇事者在橋上的類似動作,當局以此說法來掩蓋真相。

官方態度被迫軟化

面臨網民的不依不饒,貴州省委書記石宗源不得不在7月3日召開的甕安「6.28」事件階段性處置情況匯報會上承認,甕安「6.28」突發事件,表面的、直接的導火索是李樹芬的死因爭議,背後深層原因是當地在礦產資源開發、移民安置、建築拆遷等工作中,侵犯民眾利益的事情屢有發生。

石宗源還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甕安事件看似偶然,實屬必然,是遲早都會發生的。對此,甕安縣委、縣政府、縣公安局和有關部門的領導幹部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7月3日,甕安縣公安局局長申貴榮和政委羅來平被免職,縣委書記、縣長稍後也被免職。幾天工夫,這起「向政府挑釁的群體性事件」讓政府官員下台了。

申貴榮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表示,我們分析原因主要是民眾對政府部門和公安不滿、對社會不滿,想要發洩仇恨和氣憤。申貴榮說,「我們的權威早就沒有了,我們機關經常被衝擊......遇到群體事件就出動警察,這種『得罪』老百姓的事,都得我們去做。」

網友揭露的事件經過

據網友揭露,官方所說和李樹芬前往河邊閒談的王某、陳某與劉某,其中王某即王嬌,是縣委書記王勤的姪女,李樹芬的同學。因為李樹芬考試沒給王嬌抄寫,而遭到王嬌教唆兩個在甕安縣紙廠打工的社會流氓姦殺。這兩名流氓叫劉言濤、陳光權,就是官方所提的劉某與陳某,根本不是李樹芬的朋友。

6月21日當晚11點多,有民眾聽到有人喊兩聲「救命」,後來就沒聲音了,可能是因被掐住脖子身亡。據知情人說,姦殺現場發現衛生紙、血跡滿地(有人說旁邊還發現避孕套),自殺跳河的人哪來的血?地上的血後來不知道被誰用灰掩蓋,毀滅了現場。屍體打撈起來時有很多群眾圍觀,三個殺人兇手之一的家人趕來後,當著圍觀群眾打電話喊的是「姜廳長」(姜延虎曾於1994到2005年間任貴州省公安廳廳長)。

三個嫌疑犯被抓後,甕安縣公安局沒有做屍檢,也沒有進行任何調查和筆錄工作,就聲稱受害人是自殺,並在次日上午10點多就將三人無條件釋放。據當地民眾提供的信息表示,三嫌疑犯和縣公安局、縣委領導、省政府人員都有關係,因此在被拘押8小時後即獲釋。

李樹芬家屬要求當局進行全面屍檢,確定死因以嚴懲兇手。但當局未依正常程序草草行事,並威脅家屬埋屍。公安局還以屍檢為名對死者遺體進行破壞,把死者子宮、陰道等等器官和內內臟取走。

李樹芬的乾爹謝青發說:「公安局的還派人去偷、搶屍體,要強行下葬,樹芬的家人拒絕,都遭到毆打。縣長、公安局長都要強行埋人。現在好多群眾守著屍體。屍體是樹芬的家人自己撈起來的,公安局逼迫她家人說是消防隊撈起來的。」

6月25日上午,甕安公安局以配合調查為名,要求李樹芬的叔叔、甕安縣玉華中學老師李秀忠到公安局,結果遭到警察暴打,隨後趕到的太太與妹妹也被毆打成傷,甚至臉部破相。

李秀忠被打的事情傳到玉華中學,引發了廣大學生和社會民眾的憤怒,起而示威遊行,組織到政府討公道。過程中,警察甚至將四、五個學生打成腦震盪、斷腿、斷手等重傷。公安局甚至放話,「誰敢站出來說話就抓誰,即使把胡錦濤喊來都是這樣子。」政府部門包庇兇手的這種蠻橫態度終於激怒了學生,因而引發了6.28事件。公安拿汽油要燒學生,學生沒辦法,把汽油搶過來倒在公安局裡面,把公安局一樓燒掉。

學生的行動得到了全城百姓的支持和聲援,甕安縣數萬民眾奮起抗暴,打砸縣公安局、縣政府和縣委大樓的辦公室,焚燒多間辦公室和數十輛車。中共當局對此極為恐慌,胡錦濤因而作出「重要」批示,貴州省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崔亞東親赴現場指揮。

在離奧運越來越近的時刻,甕安事件表面上「妥善處理」,背後卻在繼續抓人。有分析指出,甕安事件發展到今天,已經不只是群眾想知道少女之死的真相,更重要的是,中國百姓、政府矛盾加深、衝突劇烈,到了一觸即發的程度。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歐債前景不容悲觀 中國產業有雪上霜
為期兩天的八國(G8)峰會5月20日在美國大衛營落幕。會中主題自然是集中在全球矚目的歐洲債務危機,…
讓虛擬成真 不只是「玩玩具」
雖說在下看起來人模人樣,但舉凡任何長輩,只要看到我驚人的收藏品之後,都會露出一種嫌惡的表情:「這把年紀了還玩玩具?」 這不是玩具…
救貧助人 從小培養子女同情心
  在美國,志願者以各種方式向他們的社區提供幫助。他們捐款、給窮人送去食物、為無家可歸的人建造住房等等。志願者認為,…
愛心蔬菜
「早啊,這些菜給你們。」笑容滿面的陳太太大老遠就和運動回來的我們打起招呼,手中青菜看來像新鮮採下,晶瑩的露珠在陽光下閃呀閃地十分耀眼。…
杜文正「裝飾」人文空間
從紐約到台北,從東京到北京,大城市從文化到政治,各有異同。但大都市的一個最大共同點,就是都有成群的摩天大樓——從杜拜的哈里發塔,…
共青團治港的陰影
梁振英出任香港特首後,北京即以「大和解」來要求梁振英。只是這「大和解」只是建制派的大和解,還是朝野上下的大和解,似乎人們還搞不清楚,…
兩次瀕死經驗的體悟
人生的道路,總是充滿著驚奇,充滿著不確定性。 「死亡」就是如此,沒人知道自己的大限何時到來。但人的通病就是,活著的時候,…
當康熙大帝碰到921大地震
  地震當時我在電腦桌前,跳電後,我扶著電腦桌想要站起身來,頭前傾、腰半彎,突然的劇烈晃動,讓我施力不得。我很努力,卻立不直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