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真面目

▲普丁總統的形象在西方嚴重被毀,被罵為獨裁者、戰爭罪犯,甚至當代希特勒。Getty Images
第234期
曹長青
作者為美籍華裔評論家,網路影視評論「長青論壇」主持人。

烏克蘭戰爭怎樣結束無法預測,但已知的是,普丁總統的形象在西方嚴重被毀,被罵為獨裁者、戰爭罪犯,甚至當代希特勒。左派占絕對壓倒地位的西方媒體幾乎掌控了整個西方輿論,所以無論他們說什麼,多大的謊言都可能成為真理。如果只看媒體,有時讓人感覺活回到共產主義,活在《1984》的荒誕中。不是誇張。

普丁到底是個什麼人?了解這位俄國領袖,不僅對看清眼前的俄烏戰爭和俄國國內狀況有直接幫助,更是看懂當今世界格局及未來走向的必經之路。

普丁的履歷很簡單,網上隨手可查。他一路走來,對俄國和世界的思考也不難尋覓。過去二十多年來,普丁在各種會議上講話,接受過數不清的各國媒體採訪,任何認真聽一下、看一下的人,都會得出跟西方主流媒體不同的看法。但非常令人吃驚的是,哪怕俄烏戰爭都打起來了,也極少有人去聽聽普丁本人的話,絕大多數都一窩蜂跟著西方左媒用暴力語言轟炸普丁。他成了這個世界上頭號被妖魔化的人物。

普丁的父親是參加過二戰抵抗納粹的俄國士兵,之後念完大學在工廠做工程師,母親是普通工人。他的兩個哥哥都早年夭折,他就成為父母唯一的孩子。小學時,他就被從書和電影中看到的前蘇聯情報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簡稱KGB,或譯為「克格勃」)的形象吸引,想長大當克格勃。他甚至跑到克格勃在列寧格勒(現聖彼德堡)的辦公室詢問怎樣才能當上克格勃。人家告訴他,要上大學,最好是學法律。他後來就真去大學念了法律,並在畢業後如願被分配到克格勃做低層情報分析員,因會德語,後以翻譯身分被派駐東德,主要蒐集有關西德的經濟情報和北約信息。

千里馬有幸遇到兩個「伯樂」

背景很普通的普丁,怎麼能一步登天當上俄國總統?如果說他本人是千里馬,那他就非常幸運地遇到了兩個「伯樂」:第一個是他的大學時的老師(後來當選了聖彼得堡市長),第二個就是葉爾辛總統。

在「八人幫」搞政變把戈巴契夫總統軟禁時,普丁從克格勃辭職。他歷來反對用武力手段改變政權,這個「辭職」行為,很代表普丁對武裝政變的厭惡,這種厭惡一直保持到今天。但他絕不認可共產主義,他說自己並沒有受到戈巴契夫《新思維》的影響,而是目睹東德的落後,認為那種制度實在不行。

從東德回到聖彼得堡後,普丁被欣賞他的伯樂(他的大學老師)叫回母校聖彼得堡大學國際關係系工作。隨著俄國民主進程,他的老師離開學界,競選當上了聖彼得堡市長,又邀請普丁到他的內閣工作。普丁當時對老師說,「我很願意替你工作,但你是民選市長,而我有克格勃背景(當時他仍屬克格勃編制內),這樣會對你有不好的影響。」沒想到市長說,「我一點都不在乎。」而且親自給克格勃總管打電話,讓他們把普丁從克格勃編制中拿掉。克格勃總管買了聖彼得堡市長的帳,讓普丁正式退出了克格勃。

普丁被任命為市長辦公室外事委員會主任和市長顧問,成為老師的左膀右臂,在幾個職位都展示了才幹。他的大學專業是法律,同時也修了經濟。在蘇聯剛垮、百廢待興之際,這兩項專長都最能派上用場。但好景不長,他的老師連任市長失敗,普丁也丟了工作。

老師認定普丁才幹非凡,建議他到莫斯科找份政府工作。但這位老師是葉爾辛的政壇對手,幫忙就沒可能了。普丁經一位同鄉引薦,1996年到了葉爾辛的總統辦公廳轄下的資產局做了副局長,清理蘇聯的海外資產。普丁的才幹迅速引起葉爾辛的注意,被任命為總統辦公廳副主任、資產局長、聯邦安全秘書,然後是國家安全局長(相當過去的克格勃總管)。葉爾辛太欣賞普丁了,很快又提拔他做副總理、總理,最後為了普丁能在2000年總統大選中獲勝,自己提前退休,讓普丁做「代理總統」,給他一個讓民眾認識並展示他才幹的機會。普丁從1991年做聖彼得堡市長助手到俄國「代理總統」,前後僅9年。而且他是1996年才去莫斯科找工作,1999年12月31日,已經成了俄國代總統,是名副其實的火箭上位。但這個過程,普丁完全是憑自己超群的才幹、處事的沉穩果敢,而且忠誠、重義氣,贏得了葉爾辛的欣賞和重用。

不選普丁 就是共產黨回來掌權

普丁當總理時,對付車臣恐怖主義分子的強勢作風深得俄國民心。他當代理總統當天,親自駕飛機前往車臣視察俄軍,大振軍心。軍事強攻又伴隨攻心戰,普丁與車臣總統推心置腹長談,最後說服了對方,為俄羅斯大局著想,車臣留在俄國,不再鬧分裂,同時也給車臣高度自治的共和國地位。今天車臣成為俄國最堅定盟友。由此可見普丁實際解決問題的非凡能力。

2000年的俄國大選,在11名參選人中,普丁以53.4%得票率獲勝,當選總統,但他接手的是一個爛攤子。由於葉爾辛太親西方,用當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家薩克斯(Jeffrey Sachs)的「休克療法」(Shock Therapy),把國有資產一步到位私有化,結果大量國有企業被俄國商人夥同外國資本家購買,形成金融寡頭壟斷的局面,結果失業率飆升、經濟嚴重衰退,1990年代俄國經濟比1980年代蘇共統治下的俄國更差。金融寡頭不僅操控整個俄羅斯經濟,而且嚴重干政,有的寡頭甚至囂張地說,哪怕他們想讓一隻猴子當總統,猴子都可以當上。面對這個局面,葉爾辛很生氣,但改變現狀困難重重。

普丁上台就大刀闊斧地改革,在三個方面政績顯著:一是強力打擊了寡頭勢力,國家重新掌控了經濟局勢;二是把稅制改成單一稅率13%(當時愛爾蘭稅率12.5%,俄國全球第二低),減輕人民稅賦負擔的同時又提高養老金,照顧底層人民;三是解決了車臣動亂,促使了國家的安全和穩定。俄國1.44億人口中有12%是穆斯林(接近美國黑人比例),但普丁強調和平共處,族裔平等,俄國的穆斯林沒有鬧分裂和騷亂,局勢相當平穩。精通俄國法律的普丁還參與起草了俄國《憲法》,給予22個共和國自治地位。他還特意通過國會立法,禁止清算前國家領導人,所以像葉爾辛、戈巴契夫等都安度晚年,沒遭任何政治報復。這也促使俄國政治平穩轉型。

在葉爾辛時代,俄羅斯共產黨很長時間都是國會第一大黨。普丁支持的「統一俄羅斯」只是第二大黨,然後還有民粹黨、親西方的左派黨等眾多小黨。所以俄國的選擇是在普丁和共產黨之間,不選普丁,就是共產黨回來掌權。現在英美歐盟全力打擊普丁、制裁俄國,等於為共產黨勢力捲土重來鳴鑼開道。普丁堅定反共,上台就致力削弱共產黨勢力,迅速使他們在國會(杜馬)降為第二大黨,普丁的「統一俄羅斯」成為最大黨,目前在國會447席中占343席,占比76.7%,遠超三分之二。普丁已把共產黨和民粹這兩個黨的國會席位壓縮在30%以下。

普丁到底是不是獨裁者?

普丁是「獨裁者」,這個標籤已經被西方十幾年的媒體轟炸刻印到每個人的印象中。普丁已做第四屆總統、兩屆總理,也就是在過去二十多年,他都在俄國權力中心,而且國會修改《憲法》,使他在做滿八年,間隔一屆後,還可再度參選總統。所以他最容易被外界詬病的就是——獨裁。但普丁的確是民選的。

蘇聯倒台後,俄國經歷了嚴重的經濟衰退、國家分裂、恐怖主義襲擊等各種動盪,人民希望有強勢總統穩住形勢。而普丁主導的這二十年,除了打擊恐怖主義,凝聚全國民心,更使俄國經濟完全走出葉爾辛時代的困境。國內生產毛額上升近72%,購買力平價上升6倍左右,貧窮人口減少一半,人均收入從300美元,增至1萬多美元,失業率從蘇聯解體時的逾13%,降到5%左右。社會穩定,人民安居樂業。媒體雖有國企部分,但大多數是私營,享有言論自由。俄國也沒有網路防火牆,可以自由得到海外信息。

普丁的改革深得人心,所以2012年他再選總統時,以63.35%得票率獲勝;2018年連任時,更以76.67%高票再度獲勝。這種高支持率在民選國家是罕見的。在蘇聯倒台後的歷次總統大選中,從未有過美國2020那種竊選爭執,都是得到俄國人民和世界公認的。

美國幾度在中東推翻政權,試圖硬性推廣西式民主都失敗,導致很多人開始重新思考所謂「一步到位」的民主問題。在俄國經歷那麼大動亂和經濟危機之後,想要一步到位、不斷換首腦的民主,很可能欲速則不達,使俄國陷入更嚴重的政治動亂和經濟大滑坡,甚至共產黨回頭。

普丁二十多年的執政,全力以赴的敬業和實戰經驗,使他對俄國和國際局勢的每個方面都有著近乎瞭如指掌的了解。美國電影導演奧利佛‧史東(Oliver Stone)曾在前後三年間,三次對普丁進行了九個多小時的採訪,從國內到國際,從政治到經濟、到全球反恐、到軍事與貿易、到社會議題等等各個方面,普丁是有問必答,極為熟悉和專業。跟普丁直接交談、打過多次交道的美國歐巴馬總統,曾在CBS的《Charlie Rose》節目中說:「幾乎沒有任何俄國正發生的事情普丁不懂,或者不為之負責的。」(There's hardly anything goes on in Russia he doesn't know or responsible for.)

這樣一個對俄國瞭如指掌,且全身心為俄國打拚的總統,受到俄國人民的推崇是自然的。戈巴契夫在2018年普丁第三次選總統的時候,被外國記者問到普丁是否獨裁的問題,他回答說:「你們可以這麼指責,但他就是人民選擇的,他現在的支持率差不多80%,很快會達到120%。」所以,無論外界如何評價和詆毀,普丁的當選是在有新聞自由、有多個不同政黨對手競爭的情況下,俄國人民的自由選擇。

 

俄烏戰爭背後還有西方左右派意識形態的博弈。Adobe Stock

▲俄烏戰爭背後還有西方左右派意識形態的博弈。Adobe Stock

 

克里米亞和烏克蘭戰爭的真相

現在普丁被英美西方攻擊,俄羅斯遭全面經濟制裁,主要因為三個衝突:

一是克里米亞事件。在俄國悠長的歷史上,克里米亞從來不是烏克蘭的,直到1950年代蘇共總書記赫魯雪夫(烏克蘭人)把克里米亞隨手從俄羅斯割出,送給了同屬蘇維埃聯邦的烏克蘭。蘇聯解體、烏克蘭獨立後,克里米亞人就要求獨立、回歸俄國(當地俄國人占63%,烏克蘭人僅15%)。當時是由俄國出面安撫才擺平的。2014年烏克蘭的民選總統因為親俄國,被美國背後支持的街頭暴力運動推翻,俄國稱之「政變」。在這種背景下,克里米亞人民才公投獨立(獲98%投票率支持)並回歸俄國。克里米亞事件是美國慫恿烏克蘭反俄造成的後果。美國當年不惜用78天轟炸的戰爭,支持科索沃從南斯拉夫獨立出來;同理,俄國人占多數的克里米亞也有權民族自治、獨立選擇。美國在獨立問題上是「雙重標準」。

二是這次烏克蘭戰爭。克里米亞事件後,烏克蘭東部兩個地區也鬧獨立(俄國人和說俄語者占多數),結果被強烈反俄的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澤倫斯基下令軍事鎮壓,過去八年導致1.4萬人喪生。同時烏克蘭把加入北約寫入《憲法》。烏戰之前俄國提出兩點要求:烏克蘭非軍事化(不加入北約)、非納粹化(停止用納粹分子屠殺烏東的俄國人),這是一個保障俄國安全的基本要求。俄國無法接受北約軍隊和飛彈進駐烏克蘭(打到莫斯科僅需幾分鐘),就像當年美國無法接受蘇聯把飛彈部署到古巴。而烏克蘭縱容納粹分子屠殺烏東地區俄國人,按任何國際法和文明標準都是不可以的。

俄國的這兩個條件有合理性,但被澤倫斯基們拒絕,因他們背後有拜登們撐腰。美國從一開始就不想避免和結束戰爭,不僅不促使談判解決問題,反而刺激打仗,想藉機削弱俄國國力,把俄羅斯變成二流國家,以保持美國一極化的全球霸權地位。

三是背後左右派意識形態的博弈。克里米亞事件和當前的俄烏戰爭都是表面現象、暫時的狀態。普丁和西方(主要是美國)的對峙更有深層原因。

 

普丁的傳統價值觀與美國左派不同。圖為拜登與普丁2021年6月16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美俄峰會期間會面。Getty Images

▲普丁的傳統價值觀與美國左派不同。圖為拜登與普丁2021年6月16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美俄峰會期間會面。Getty Images

 

普丁珍惜傳統價值 戳到西左痛處

普丁上台後,強調恢復俄羅斯傳統價值。他嚴詞批判共產主義,說列寧建立的蘇聯是「人間地獄」、史達林的集體農莊是「第二次農奴制」,公有制是掠奪人民私有財產。但他高度肯定抵抗納粹的衛國戰爭,力主恢復了蘇聯國歌的曲調(改換了歌詞)。對民間發起的「不朽軍團」運動(在擊敗納粹的衛國戰爭勝利紀念日時,高舉二戰時犧牲的父輩、祖輩照片參加遊行),普丁全力支持,現已蔚然成全國性運動,幾百萬俄國人高舉祖輩照片參加各地遊行的宏大場面,凝聚了俄國人的歷史、傳統和保家衛國的責任感。

普丁尤其強調宗教信仰和傳統價值觀。近年面對西方摧毀人類基本文明的對孩子宣揚「變性」等,普丁立法規定,俄國成年人對孩子宣揚同性戀、變性等,要被罰款和拘留14天。如果是外國人可被驅逐出境(這引起全球同性變性團體和左派的瘋狂抗議)。俄國並非禁止同性戀(他們享有完全的自由和就職等的公平待遇),只是禁止對孩子進行同性戀和變性教育。

面對西方的左瘋大潮,全球國家元首級別的領袖只有普丁敢於挺身而出、直面回擊。普丁公開演講猛烈抨擊西方左派,說西左們熱衷的所謂男女平權、反種族歧視、取消性別、國有化等等,是在搞列寧、史達林那一套,布爾什維克們早就玩過了,結果坑苦了俄國,害了世界。普丁宣戰式地說,美國有權做自己的選擇,但「俄國拒絕西左的思維方式,俄羅斯有自己的道路自信」,方向是保守主義,而不是西左以自由名義的放縱,對道德的破壞,對人類文明的攻擊。

拜登、裴洛西等白左們,哪能受得了這個,普丁戳到了他們的軟肋和心窩,說他們在搞當年列寧、史達林那一套!西左是披著「政治正確」光鮮外衣的希特勒,在用思想的毒氣室,毒化億萬人民,摧毀世界。

所以拜登們一定要「幹掉」普丁,他是全體西方左派的最大威脅,就像他們把堅持保守主義價值的川普視為最大敵人一樣,一定要除之而後快。烏克蘭戰爭會結束,但這場看不見硝煙的左右大戰,將會長時間進行下去,它是你死我活的價值對立之戰。

美國媒體曾報導說,普丁自從進入葉爾辛政府,到歷次參選,以及對外戰爭,從來都沒有失敗過。這次的烏克蘭戰爭,尤其是左右派大戰,普丁會輸掉嗎?這不僅事關普丁個人榮辱,甚至涉及整個世界和人類文明走向。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周永康獄中離婚 第二任妻哭訴「太晚了」
中國反腐聲浪中,至今落馬的最大老虎是6月11日遭天津一中法院認定,因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泄露國家祕密三項罪名確立,…
林明樟創辦「超級數字力」 教老闆看懂財報
位於桃園高鐵站旁的「超級數字力」教室裡,以「MJ老師」聞名的財報講師林明樟,穿著素色的高領衫、牛仔褲,猶如賈伯斯一貫打扮的他,一派輕鬆自在…
建立完整行銷生態圈 WIWI何宗霖:KOL只是其中一環
隨著網紅或KOL代言、業配模式的發展,KOL行銷已經是諸多電商不可避免的行銷手段之一。2013年推出的WIWI發熱衣,…
專業MIT髮品品牌蕾娜塔 推出秋冬「摩卡慕斯棕」新髮色
韓劇影響無遠弗屆,女主角穿衣哲學是觀眾效法對象,連瀏海、髮色都能引領流行趨勢。專業髮品沙龍市場中的MIT品牌蕾娜塔,邀請台北正韓沙龍OUR…
台灣彩券董事黃志宜 樂當慈善勸募高手
現任台灣彩券董事黃志宜被稱作「百億黃金右手」,不僅一手推動台灣彩券運行,成果斐然,更有機會和465個億萬富翁握手。黃志宜談吐幽默,…
習近平:再在專制下混十年
十八大之前,中南海占星術大行其道,各種猜測滿天飛。但在習近平登上總書記寶座之後,其公開講話只談到繼續「做大麵包」(改善民眾生活),…
中國的貪官越來越安全
看了文章標題,諸位看官也許心生疑問:中國大陸正在高喊反腐,貪官怎麼會越來越安全呢?以下事實可作為本文論據: 是否查官員房產,…
美擬推匯率法案 要求人民幣升值
9月23日在紐約聯合國大會時,美國總統歐巴馬對中國總理溫家寶表示,最近幾個月人民幣匯率一直沒有大幅升值,美國對此感到失望。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