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大選冒出的暗黑

▲美國大選落幕。它的根基——傳統價值觀與三權分立的憲政民主正受到嚴重破壞。Adobe Stock
第217期
何清漣
作者為旅美中國經濟專家與評論家,美國《商業周刊》1999年評為「亞洲之星」。其著作《現代化的陷阱》一書被推選為「30年中國最具影響力的300本書」。

此文正式發表之時,已經是美國大選落幕。但在我寫作此文時,民主黨繼續在自家出資主導的民調中稱自身領先10個百分點以上,為在郵寄選票中作弊做輿論準備。但非民主黨陣營的民調,如UK民主研究所的民調早在8月就預測川普將勝選,該所所長還直言民主黨的內部民調與該所民調一樣,要民主黨面對現實。我在〈社情及外部民調呈現的美國選民意願〉一文中,已經引用美國皮尤、蓋洛普民調中的社情指標(這是除民調之外的重要指標)都顯示川普領先。UK民主研究所2020年8月31日的民意測驗已經指出美國民主黨有一套內部民調,與公開的民調情況不同,川普民意支持率為48%,超過拜登的45%。在關鍵的六個搖擺州,兩人差距更大。民主黨陣營其實已經知道大選結果將是自己一方輸定,並通過多種管道宣布,大選當天將不承認大選結果,同時還將在全國各地占領交通要道與公共設施,發動政變。

不管這種政變是否會發生,但從2020年5月下旬BLM(Black Lives Matter,中譯黑命貴)運動以來,BLM成員與Antifa(anti-fascist的英文縮寫,即反法西斯主義)在全美200餘座城市肆無忌憚地打砸搶燒殺,發生了近570起暴力示威活動。保險索賠公司Property Claim Services發現,今年5月26日至6月8日之間發生的騷亂,可能使保險索賠達到20億美元。保險公司特別說明,這只是12天騷亂發生的部分財產損失,不包括6月8日以後發生的一大半抗議,以及不在保險理賠範圍內的財富損失。

因此,2020年的BLM運動是美國歷史上最昂貴的「抗議」,1960年代所有6次美國暴動的保險成本加在一起,以2020年的美元(購買力平價)計,總金額略低於12億美元。那些為搶劫辯護的理論公然出書並被左媒讚揚引用,一些左派教授公然讚美BLM成員殺人有理,這些都讓我明白,美國已經不是我20年前初來時的美國,它的根基——傳統價值觀與三權分立的憲政民主正受到嚴重破壞。

美國傳統價值觀被民主黨拋棄

什麼是美國的傳統價值觀?以下是公認的內涵:

個人自由與自力更生(Individual Freedom and Self-Reliance.);

機會均等與競爭(Equal Opportunity and Competition.);

辛勤工作,實現美國夢(Hard Work, Realizing the American Dream.)。

自從歐巴馬當政之後,將民主黨原來不斷尋找新的社會基礎的策略大力推行,引進兩千萬非法移民,為美國民主黨構築了今年幾十年內將不斷增長的票倉之後,公然支持Antifa與BLM;加上美國K12(指從幼兒園到中學12年級的教育)基礎教育與大學教育全面極左化,養成了一代左派青年。歐巴馬更是重新解釋了美國夢,變成了讓非法移民大量進來,減少競爭,平均分配。多年苦心養的民主黨鐵票基本盤,約占人口的43%左右,民主黨這次就算敗選,他們的思想觀念與行為方式仍然是美國社會隱患。

一篇短文說不了太多的事情,但以下三件事情卻從不同的角度說明美國民主黨陣營的腐爛。

喬.拜登家族再腐爛,仍獲民主黨力挺

10月14日,《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發表了一篇〈冒煙的郵件揭示了亨特‧拜登是如何將烏克蘭商人介紹給副總統爸爸〉(Smoking-gun email reveals how Hunter Biden introduced Ukrainian businessman to VP dad),此後,每天都有各種郵件包括亨特‧拜登前商業合作夥伴提供的郵件,都在證實此前已經流傳的拜登家族與烏克蘭、伊朗、中國的利益關係,其中與中國的利益關係最大。

由於小拜登受賄烏克蘭的事情早就曝光,拜登在公眾場合堅持自己不知情,電腦門最大的貢獻就是坐實了拜登不僅在兒子引薦下與烏克蘭公司的總裁見了面,還在中國能源與小拜登的六人薪酬中坐擁一份報酬,占年交易額的10%。川普總統在競選中用「北京拜登」稱呼他名副其實。

10月19日,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證實,沒有證據表明俄羅斯設陷了筆記型電腦植入,或編造了筆記型電腦上任何爆料的文件。一名高級聯邦執法官員告訴《福克斯新聞》(Fox News),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都同意這一評估。另一位執法人員已經確認電子郵件是真實的。

拜登已經充分展示了自己的政策主張,並被動展示了他的家庭。他的經濟主張,《華爾街日報》於10月21日發重磅文章〈拜登經濟學的成本〉(The Cost of Bidenomics)予以批評。該文引述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最新的報告:一項關於拜登的稅收、醫療、能源和監管建議的新研究預測,到2030年,家庭收入中位數將減少6,500美元。如果拜登議程得到充分實施,將使人均全時當量(Full Time Equivalent,即全職人力工時)就業減少約3%,人均資本存量減少約15%,人均實際GDP減少8%以上。

他本人的形象與他的家庭可由多年來的資料加以證明:

一、亨特‧拜登洩露的郵件證明:拜登擔任副總統時濫用職權與烏克蘭、中國、伊朗搞權錢交易。

二、拜登自己行為不檢,對女性與兒童的行為十分不檢,這類照片在網上到處流傳,有多位實名檢舉人。

三、拜登10月5日公開向民主黨選民許諾了一件他當總統後將送給美國人的禮物:「如果一個8歲或10歲的孩子決定想成為變性人,……我保證,父母和其他人沒有權利不同意她這麼做。」這點,我相信他完全做得到,因為他的兒子亨特‧拜登就有數十年酗酒與吸毒經歷,私生活混亂不堪,他在完全知情的情況下放任不管。

關於亨特‧拜登吸毒問題,喬‧拜登在民主黨總統預選電視辯論時也主動回應,而且加了一句:「我的心情和美國千千萬萬有癮君子子女的父母一樣。」左媒叫好:「此話在千百萬美國家長心中引起共鳴。」

背後的事實可沒左媒嚷的那麼美好:歐巴馬積極推行毒品除罪化,2015年的資料顯示:全美國吸毒者占總人口8.2%,消費全世界60%以上毒品。民主黨各州,如加州、紐約州、紐澤西州大麻合法化,青少年吸毒人口急劇增長,《紐約時報》等媒體一直公開宣傳開禁大麻如何有利。也就是說,吸毒群體及缺乏反思、只在意社會是否歧視吸毒者的家人,大都是民主黨的支持者。

能夠支持這樣一位總統,希望選出這樣一個家庭作為「第一家庭」的選民,得要自己多墮落、多沒有是非感?

民主、共和兩黨的支持群體的變化

真正的問題在於,美國兩黨的支持者在價值觀上極端衝突。如今美國的兩黨對立,不再是政策上的分歧,比如稅收高低、福利多少,而是價值觀的衝突。共和黨要維護美國價值,民主黨要拆毀美國,從BLM運動以來,清除歷史、否定美國傳統價值觀、推行重新解釋歷史的1619計畫,主張暴力革命、廢除私有財產的馬克思主義組成BLM公開自己要毀滅美國的意圖,這些都得到民主黨的公開支持。

川普總統的長子小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 Jr.)在8月下旬召開的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RNC)上的發言直擊要害,指出2020年大選與以往所有大選的根本區別:「過去,兩黨都相信美國的善良,我們在去什麼地方的方向一致,所不同的是如何到達那裡。而這一次對方政黨開始攻擊我們的立國原則——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法律規則。」

2020年過去的幾個月裡,民主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破壞美國的憲政秩序。這是兩黨的基本盤決定的。

美國共和黨、民主黨的支持群體曾因兩黨政策的變化而發生位移。1930年代羅斯福時期,兩黨之間發生巨大轉變,很多共和黨人轉成了民主黨,也有許多民主黨人卻在50年代變成了共和黨。目前美國兩黨的基本盤同樣在經歷這種變化,只是民主黨已經變成了科技、金融巨富與社會邊緣人聚集的一個黨,共和黨則變成了普通美國人的黨,越來越多的中間派和溫和左傾的人加入了這個黨,民主黨則因極左與鼓動暴力,越過了大多數美國人能夠接受的道德底線。

現階段,美國民主黨的選民結構堪稱世界上獨一無二:科技、金融精英等巨富為頂端,他們是全球化的淨受益者;IT行業科技人員、大學、研究機構、媒體中的左派知識人為中端,主體是國家財政供養的教育產業從業者與工會上層、員警之外的公務員群體(這幾類人約占美國總人品的15%左右);各類社會邊緣人群為龐大的底端,只需要福利,以及現在從事街頭活動的金錢。這個黨現在不需要用政策來吸引美國的選民,而是以意識形態與金錢作為主要動員力。近30年來美國嚴重左傾的教育(從K12到大學)培養出一代信奉共產主義的青年,將成為民主黨未來的票倉。而共和黨則成了一個由尊重法律與秩序的中產階層、中小企業主組成的黨。

最近億萬富翁麥可‧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籌集了超過1,600萬美元,以幫助佛羅里達定罪的重罪犯進行投票。據佛羅里達州維權恢復聯盟(Florida Rights Restoration Coalition)估計,布隆伯格的籌款活動已經償還了32,000重罪犯的償付義務,佛羅里達州是販毒大州,民主黨主張毒品除罪化,因此,預估能夠收買這些重罪犯。這說明民主黨為了選票已經完全不在意社會形象。《福克斯新聞》的主播蘿拉‧英格拉漢姆(Laura Ingraham)在9月15日的脫口秀《英格拉漢姆角度》(The Ingraham Angle)節目中警告選民,富裕的自由派人士與民主黨中激進的「布爾什維克」(Bolshevik)政客之間已經形成了「邪惡聯盟」。

 

算川普最後贏得大選,要重整美國社會、尤其是改造已經嚴重馬克思主義化的教育系統,將是一個相當艱巨困難的長期任務。Adobe Stock

▲就算川普最後贏得大選,要重整美國社會、尤其是改造已經嚴重馬克思主義化的教育系統,將是一個相當艱巨困難的長期任務。Adobe Stock

 

邊緣人太多的社會必成一個沒有底線的壞社會

選前,重要的搖擺州賓州的卡本代爾市(Carbondale)民主黨市長賈斯丁‧泰勒(Justin Taylor)公開站出來挺川普。這個市離拜登出生地僅15英里。他觀察說,整個美國,從人們挺川普的踴躍,從造勢會的巨大人群,都可斷定川普大贏!這個一生都是民主黨的市長說,民主黨太偏左了,導致很多黨員離開。拜登和民主黨在上帝、家庭、國家、工作這四方面都沒站在人民一邊。

這樣一個黨,為什麼在所謂美國的主流民調中會領先10個百分點甚至更多呢?如本文開頭所述,這是為選舉作票做準備。我已在〈美國選舉怪象:郵寄選票定乾坤?〉一文中列舉分析了全美國幾十個郵寄選票作假的例子。僅我居住的紐澤西,早在今年6月就發生了五起郵寄選票作假的選舉,全得推翻重來;還有五分之一郵寄選票被指控欺詐。《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10月16日宣布,2020年9月的一項研究顯示,現在查出29個州、353個郡,投票註冊人數超出人口總數100%!大家打開這個美國353個縣的登記選民比合格投票年齡的公民多180萬。換句話說,這些縣的登記率超過了合格選民的100%。該研究發現八個州的州註冊率超過100%:阿拉斯加、科羅拉多州、緬因州、馬里蘭州、密西根州、紐澤西州、羅德島州和佛蒙特州。

民主黨近十年內發明了不少收割選票的方式,比如在民主黨各州取消身分驗證(Voter ID),讓非美國公民投票等,這不是危言聳聽。從2017年開始,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建立了一個選舉欺詐資料庫,目前已經搜集到1,285個選民欺詐案例,基本是民主黨所為。傳統基金會資料庫的建立者稱,該資料庫旨在演示選舉系統中的漏洞以及實施欺詐的多種方式,它不包括所有選民欺詐案件,基本是調查後查實或起訴的舉報實例。

在歐巴馬時期,美國各種病症已經浮現,這才有了川普2016年的當選,但民主黨從來沒有因為敗選而反思自家的政策,拒不承認大選結果,這些年一直在美國政壇上胡鬧,今年乾脆支持BLM與Antifa在全美發動街頭遊擊戰破壞公共安全、以疫情為由在民主黨州拒絕重開經濟,再推出一個本人及家庭有嚴重腐敗問題的拜登帶病參選,最後是將沉澱在政治爛泥潭裡的臭泥全攪上來。

就算川普最後贏得大選,要重整美國社會、尤其是改造已經嚴重馬克思主義化的教育系統,將是一個相當艱巨困難的長期任務,得幾任共和黨總統接力完成。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龍膽石斑業者陳明宏 憂內銷價格隨外銷跌落
台灣石斑魚養殖地圖,由屏東往北走至雲林口湖,已是臨界點。濱海的雲林縣口湖鄉,靠著西濱快速道路、台78線東西快速公路對外聯通,交通也算方便。…
四月雪小徑──小而美的山林步道
四月雪小徑是一條通往三義鄉慈濟茶園的山林小徑。入口位於苗栗縣三義鄉木雕博物館旁。隨著鋪滿枕木的棧道往上漫步,兩旁除了油桐樹,…
看蘇東坡超塵拔俗的精神境界
人世間的生死離別,使人痛徹心肺;塵世中的怨恨情仇,讓人煩惱不斷。宋朝大文學家蘇東坡說:「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堅忍不拔之志…
小子難纏
三年前我參加學區內一所國小的畢業典禮,楊校長於對畢業生祝福詞的尾端特別要「小憲憲」站起來,他慎重地將孩子交到我手中時,…
職涯規劃六步驟(之十一):求職與自我行銷(中)
近兩個月以來,一波接著一波的金融風暴震撼世界經濟,而對於這半年以來,表現一直不符社會預期的台灣經濟而言,這些國際衝擊無異於雪上加霜。…
BNI 創辦人米斯納博士 打造彼此互信的商務引薦平台
伊凡‧米斯納博士(Dr. Ivan Misner)小檔案現職:BNI創辦人;業務引薦訓練公司「引薦研究苑」(Referral…
建築與空間中的純粹優雅 Ermenegildo Zegna
全球盛名的義大利奢華男裝品牌Ermenegildo Zegna集團,1910年成立於阿爾卑斯山區的Trivero小鎮,…
就業力:該教嗎?如何學?(之二)
我們在上一篇文章中談到,可能有不少人會擔心在高等教育中強調就業力,會不會扭曲教育的目的?但是這種擔憂主要是出自於一種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