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城管──中共鎮壓百姓的黑手

中國「城管」是驅趕攤販的主要管理單位。圖為2006年北京和平里的城管正在推倒小販的模特兒道具。
Getty Images
第173期
金雨森

2014年10月某日,中國大陸江蘇省鎮江市,曾發生過如下的場景與對話。

朱姓「城管」與當地超時擺攤的早餐攤販爆發衝突。朱姓城管惡狠很地叫囂:「來啊,我就吃共產黨、喝共產黨的!你去告我!」

攤主心有不甘:「你欺負老百姓!」

朱姓城管更加猖狂地回說:「我就是欺負老百姓!」

朱姓城管的這句:「我就是欺負老百姓!」引起中國社會的憤怒,成為大陸網民在批評城管暴力執法的經典用語。

 

「城管」何許人也?

在中國,官民發生衝突時,爆發執法過當、公安打死人等事件,早已不是新聞。但「城管」這詞,外界可能就不大清楚了。畢竟這種執法單位可真的是「中國特色」。按照官方定義,城管是「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屬於地方執法部門,專門管理城市儀容,包括環境、街道、攤販、停車、導遊、違章建築等。

在中國的地方治理系統中,城管處在「行政流程的末端」,負責執行地方政府的命令,面對面地與民眾接觸。就像大樓管理員,管的很多、很雜、很大。「城管」人員執法過當、對人民施加暴力屢見不鮮,可能早上去市集打攤販、拿人西瓜、吃免費早餐;中午回辦公室插科打諢;下午拔掉那些拒絕土地徵收的釘子戶;晚上沒事可能還要被叫去掃大街、撿垃圾。若跟台灣做比較,大陸城管的職務,綜合了警政署和地方政府環保局(清潔工)的工作,既要開罰單、也要掃地。台灣則是分開執行。

那麼,為何中共要把兩份工作給城管呢?其實這也就是中共設計城管的真正目的──洗白中國員警與公安系統。在中國,很多需要暴力和非法手段解決的事情,就會交給城管動手。有網友表示,城管可以打、砸、搶小攤販,可以合法沒收整攤的東西,但這種事警察是不能做的。因為公安是全國性機關,而且「人民警察」形象很重要。可是這些「檯面上的非法行為」又都是必要的,所以這些骯髒的勾當只好交給「下腳手」的人來幹了。一旦被質疑時,就歸咎給「因為選用制度的關係,素質參差不齊」等冠冕堂皇的理由,這樣既完成了不擇手段維護市容的目的,又不至於損及人民警察的形象。

 

「暴力」的代名詞

「城管」的暴力執法、欺壓百姓,很令中國百姓心寒。民眾早已把城管視作土豪惡霸、混混、黑道,恨得牙癢癢的。城管對攤販、對百姓的打、砸、搶,天天都在上演;城管的英文Chengguan,甚至已經列入英文字典,代表「暴力」的意思。

舉些例子來說:今年中,河北省唐山市的四名城管,邊開車邊拿走攤販的西瓜,引發網民口誅筆伐。9月中,安徽省阜陽市師範學院三名學生週二晚上7時許在該校西湖校區門外,用手機拍攝城管暴力執法過程。城管發現被拍攝後,要求學生刪除視頻,遭學生拒絕。之後,這些學生便遭到多名城管人員群毆。接著,湖南省永州市冷水灘也傳出城管有三十多人手持鋼管、鐵錘,暴力執法砸翻三條街。據統計,有數十家攤位被破壞。有群眾用手機拍攝攤家被毆打的情況,城管打人後還叫囂要拘捕把這些圍觀拍攝的人。以上這幾件,還只是城管暴力執法的冰山一角。

 

中國網路上流傳一段「中國城管之歌」,生動地描繪城管的惡行惡狀:

 

一聲霹靂一把劍,一群猛犬是城管,鋼鐵的心腸黑色膽,綜合治理保治安。

殺聲嚇破乞丐膽,風林火山威名傳,搶必狠,打必爛,砸敵攤位再罰款!

 

城管的根本問題到底在哪裡?平心而論,百姓非法擺攤當然有錯,但是地方政府不真正解決民生問題,反而放任城管濫權、執法過當,才是社會不安的來源。

 

中國地方政府不積極有效管理攤販經濟,而是消極的消滅攤販聚集,造成長期無法改善的社會病態。圖為北京中央電視台前的餐車小販。Getty Images

 

問題有解嗎?

首先談一下非法擺攤。有些人可能會同情城管,因為攤販只顧著賺錢,不顧市容、不肯移走,所以城管才用激進的手段趕走這些刁民。真的是這樣嗎?這種說法其實很有問題。第一,暴力執法就是不正當的,且無法真正解決攤販問題。正常來講,擺攤是人民討生活的經濟問題,如果出現為數不少的非法攤販,其實更好的做法是由地方政府出面做城市規劃,主動建立公共市集,協調攤販與商店與住家關係;或是開放某些區域讓攤商可以合法擺攤,有彈性地解決擺攤需求,甚至可以發展成更大的經濟生活圈,為當地帶來蓬勃的經濟發展,例如台灣的觀光夜市就是這樣來的。

第二,打攤販只是城管暴力執法中的一個環節而已,還有其他行徑,例如與黑道勾結等,令人髮指。放大格局看,城管根本應該廢除,並且嚴格禁止暴力執法。換句話說,很多人把焦點放在城管和攤販身上,其實錯了,真正導致兩者衝突的是官方的制度、是地方政府的不作為,不積極有效管理攤販經濟,而是消極的消滅攤販聚集,才會長期出現城管打人,造成長期無法改善的社會病態。

可悲的是,中共很難做到非暴力的「文明執法」,而民眾在「暴力執法」下,也時常暴力對抗,兩方形成了惡性循環。你打我,我也打你,就這麼打下去,造成死傷無數。說穿了,地方政府根本不想解決問題,因為他們就是需要城管暴力執法、壓制百姓,並且把人民的憤怒聚焦在城管身上而非中共本身,所以檯面上的解決方案都非常荒唐。

四川城管為了減少暴力執法,在10月推出「委屈獎」,令人啼笑皆非。四川省綿竹市城管監察大隊辦公室主任王雪梅表示,如果隊員可以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將獲得「委屈獎」。但是,沒有人想得到這個獎。而且,當城管越來越被人民仇視,有的還被民眾刺殺,加上微薄的薪水,他們的心理壓力越來越大。南京為了幫城管紓壓,9月底成立了「心理危機干預中心」,提供城管心理諮商。但這明顯治標不治本。

城管是中共鎮壓人民的黑手、是維護中共公安形象的犧牲品、是人民仇視的對象。「上梁不正,下梁歪。」真正要解決問題,不是任由城管暴力壓制攤販,讓城管變成眾矢之的,而是應該廢除城管,不再令其成為暴力的黑手,並且做源頭管理,讓地方政府推行改革,落實都市更新與都市規劃,允許攤販能合法擺攤,設立公共市集或夜市商圈;或是改而扶植中小企業、人民創業,讓人民正當地賺錢過日子。否則,制度不改,人民沒有出路,社會就會亂下去。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讀古文,學專業報告格式(之三)
在這一期的專欄中,我們來看一篇古文,做為如何做好專業報告的範例。這篇古文就是《三國演義》的〈隆中對〉。 《三國演義》最廣為人知的情節之一,…
院士稱中國食品最安全 輿論譁然
中國工程院院士近日在貴州一場論壇上聲稱,「中國食品正處於最安全階段」。此言一出,輿論譁然。「生態文明貴陽國際論壇」…
書法家陳嘉子 磨20年筆功再執畫筆
忙、盲、茫,是台灣上班族的寫照,似乎事情不夠多、速度不夠快,就會在高速競爭中落伍。而書法這個極需靜心專注的寫字藝術,…
歌仔戲的起落與希望
歌仔戲在台灣民間戲曲中地位不凡,因為它是唯一在台灣形成的戲劇。 追本溯源,歌仔戲的源頭即發源於宜蘭縣員山鄉的「本地歌仔」,又稱為「老歌仔…
優遊漆藝世界 黃麗淑30年樂不疲
台南縣嘉南藥理科技大學嘉南文化藝術館正在展出「游漆園──黃麗淑的漆藝世界」。甫進展場,目光旋即被華麗精緻的漆藝作品吸引。漫步瀏覽,包括漆畫…
迷霧3:為甚麼會發生嚴重「民工荒」?
中國這一波從2009年下半年開始,並且在2010黃曆年前後達到空前嚴重程度的民工荒,其實並非新問題,從2004年以來幾乎每年都會發生。不過…
「火籠」裡的故事
對年輕人來說,「火籠」是個陌生的名詞。而四年級生或更年長的人,想必見過它,抑或曾經使用過。 火籠是一種陶製圓形的罌,外殼套上竹篾編製的籠子…
中國刺激性貸款初見弊端
在中國官方4萬億元經濟刺激計畫的驅動下,中國各銀行今年前三個月新發放的貸款總額激增到4.58萬億元,是去年同期放貸額度的24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