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蘭多槍案挑戰美國的「政治正確」

6月12日,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一家同性戀夜總會發生槍殺案,造成49人死亡、53人受傷。
Getty Images
第169期
何清漣
作者為旅美中國經濟專家與評論家,美國《商業周刊》1999年評為「亞洲之星」。其著作《現代化的陷阱》一書被推選為「30年中國最具影響力的300本書」。

6月12日,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一家同性戀夜總會發生槍殺案,造成49人死亡、53人受傷。凶手奧馬爾‧馬丁(Omar Mateen)是位阿富汗裔美國穆斯林青年,父親是塔利班的崇拜者與支持者,他本人在作案前給警察局打電話時又自稱與ISIS有聯繫,於是,ISIS、恐怖襲擊、穆斯林槍手、同志夜總會這些案件的關鍵詞,激發了有關美國政治裡一些最深層的焦慮:恐怖主義和伊斯蘭恐懼症,安全與公民自由,控槍和同性戀權益。但除了有關槍械的討論。這些問題蓄積已久,只是被美國左派倡行的「政治正確」強行壓住,價值觀面臨暴力襲擊時如何維護自由正令他們陷入掙扎。

 

美國總統歐巴馬及民主黨:你有仇恨我有鮮花

以伊斯蘭極端主義為對象的反恐與穆斯林移民議題,正好是美國2016年大選當中民主黨與共和黨兩黨總統候選人激辯的焦點。奧蘭多槍擊事件發生後,民主黨看到了自身面臨的危機。歐巴馬在6月12日的發言中特別強調,沒有「明確的證據」顯示製造血案的槍手受到了某個海外恐怖組織的指揮。這名嫌疑人馬丁今年29歲,是在美國的穆斯林,其父母是阿富汗人,「算是在美國成長起來的、長期以來令人擔心的極端主義分子。」這種表態與他在史諾登事件發生後的態度一樣,一是說他們年輕,二是努力撇清他們與外部勢力的關係,將其內化成與外來穆斯林無關的美國內部問題,緊接著就轉向他與民主黨一向熱衷的禁槍議題,淡化凶手的穆斯林移民背景。幾家大主流媒體在這一點上與他們保持高度一致,都避談槍手的穆斯林宗教背景。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在2016競選期間,使用了大量「與美國有來往的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沙烏地企業和沙烏地王子的捐款」而備受指責。6月5日,她在推特上發表過一則以「當我們開始齋戒月」(As we begin Ramadan)開頭的推文慶祝穆斯林的齋月。在奧蘭多槍擊事件發生次日,她發出警告說,不能因奧蘭多事件而對妖魔化一大宗教。她強調,「反對所有的穆斯林,籠統地禁止穆斯林難民入境美國」是錯誤的,並只會起到反作用。希拉蕊的藥方有三:一是團結,二是控槍,三是加強與穆斯林社區的合作。

這些方法,其實是歐巴馬與德國的老招術。德國等歐洲國家早就將「團結」變成了贍養與姑息,養出了大批理直氣壯地仇恨其居住國的穆斯林後裔代。社區合作的中心其實是清真寺,法國的2,000多個清真寺,早就成為阿訇毛拉們煽動反法國、反西方,給穆斯林青年洗腦的聖戰培訓基地。比利時的多所清真寺早就成為傳播伊斯蘭意識形態與聖戰觀念的基地,比利時伊斯蘭中心(CIB)創始人阿亞茲‧巴桑姆就曾公開對記者說:「當死亡變得美麗時,……我們應該用自殺襲擊去警告法國。」他還公開宣稱,「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應該用阿拉的律法管理。」至於控槍,法國是世界上控槍最嚴格的國家之一,卻成了恐怖分子的重點襲擊之地。

美國民主黨及美國主流媒體現在的做法與德國政界、媒體在難民潮發生後的態度一樣,「你有槍與炸彈,我有愛與鮮花」,希望以愛勝惡。至於愛心鮮花與蠟燭是否能夠保證美國人民的平安,不是他們堅守的「政治正確」的考慮重點。

 

政治正確受到質疑,熔爐文化信心下降

以民主黨為代表的美國左派在2016年大選中遇到的真正挑戰,其實是價值觀危機。自70年代以來,民主黨的人權籃子裡,女權、種族、宗教、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移民、接收難民一道打包裝在裡面。支持民主黨的基本盤,由無(領社會救濟的窮人,即無產者)、知(知識界、媒體人,大多偏左)、少(除白人之外的各少數民族)、女(女權主義者)、同(同性戀、變性人)等階層與群體組成。現在的凶手是阿富汗來的穆斯林移民後裔,與美國2015年加州槍殺案的主角穆斯林夫婦的信仰相同。伊斯蘭教歧視女性,反對同性戀、變性人等,極端的伊斯蘭教派公開視其他宗教為異教。平常日子裡,歐巴馬與民主黨人對他們打包裝在「人權籃子」裡這些互相排斥的各種主張可以視而不見,一遇到這類恐怖襲擊,他們的「人權籃子」裡裝的各種物事就開始互相衝突。

事件發生後,歐巴馬與民主黨不是認真反思這些白宮的國家安全政策,而是利用各種渠道,將奧蘭多事件轉化為對共和黨總統推定提名人川普的攻擊。川普6月13日以國家安全和恐怖主義為主題在新罕布什爾州發表演講,再度強調了他自選戰以來多次提出的一項要求:暫時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並提議暫停「被證明有恐怖主義歷史的國家」的移民進入美國。

歐巴馬對此進行了強烈的批評,還要求共和黨的官員表態是否同意川普的說法,結果遭到了共和黨議員們的強烈反擊,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強烈批評歐巴馬,認為是歐巴馬在國家安全方面的決定失誤,他應該對奧蘭多槍擊案負責;南卡羅萊州的共和黨參議員林德西‧格萊哈姆在其推特@LindseyGrahamSC上發言,認為歐巴馬的判斷力出了問題,「歐巴馬昨天(6月14日)的演講讓我想嘔吐」。

美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移民國家,一向引以為傲的熔爐文化(Melting pot)還有效嗎?

2015年1月法國《查理週刊》事件發生後,有論者認為法國的穆斯林移民後裔成為近十多年來發生的燒汽車等街頭暴力活動與襲擊《查理週刊》的主角,都因這些移民沒融入法國社會、無法就業、遭受歧視所致。當時還認為美國是「大熔爐」(Melting pot),給他們提供工作,讓他們圓「美國夢」,就能融合他們,讓他們認同美國的普世價值。但自2013年波士頓爆炸案以來接連發生的四起美國本土穆斯林公民恐襲案,其主角都有工作,加州那位表面上看來還是模範公民。因此,問題出來了:美國的熔爐文化,真能讓所有移民都認同美國價值觀嗎?如果不認同,那以民主黨為代表的左派政治堅持的那套「政治正確」豈不成了笑柄?

凶手馬丁通過合法手段購買了兩支槍;在作案前報警說他宣誓效忠伊斯蘭國。由於合法購買的武器成了ISIS的幫凶,民主黨與美國主流媒體都將話題往控槍方向引導。歐巴馬在反駁川普的講話中,強調「要真正行動起來,不再讓恐怖分子那麼輕易就買到攻擊性武器」這個解決方法,簡直有如兒戲,因為恐怖主義不是禁槍就能解決的。

 

美國的困境:價值觀分裂,軟實力消減

美國政界建制派與主流媒體現在非常焦急,但卻錯以為批判川普就萬事大吉。《紐約時報》在兩、三天內發表多篇文章,〈奧蘭多槍案與川普的美國〉開頭就為讀者描繪了一幅作者認為的「世界末日」景象:川普入主白宮,英國退出歐盟、馬琳‧勒龐當上法國總統,卻完全忽視這三大問題其實反應了這三國的民意重大變化。

對於雄霸全球大半個世紀的美國來說,一向驕傲的是其軟實力,即引導世界追求平等、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觀與實踐這套價值觀的能力。這套話語體系經過左派持續的豐富與發揮,形成一套「政治正確」的話語霸權。這套從1970年代開始,由左派政治家、媒體和學術界發展出來的話語體系,其目的是要保證「弱勢群體」不受侵犯,但如何定義「弱勢群體」,遵從甚麼規範保護,卻從來沒有準確的定義,由左派群體肆意擴大範圍和規範,隨意操作,如今已基本淪為左派說甚麼是政治正確,甚麼就是政治正確;說甚麼不是政治正確,甚麼就不是政治正確的地步。

真正的世界末日不是《紐約時報》文章所說的三件事,而是歐洲嚴重衰落且難以自救。如果美國民主黨繼續將一個最不寬容的宗教當作弱勢群體與弱勢宗教加以保護,並堅持這是政治正確,美國必將步歐洲穆斯林化後塵,那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因為世界再也沒有拯救者了。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小經營也能賺大錢的訣竅
書名:夢想可以當飯吃:小經營也能賺大錢的獲利翻倍關鍵 作者:Pete Williams(皮特‧威廉斯) 譯者:曾婉琳 出版社:三采文化…
中國高通貨膨脹 誰是黑手?
據《第一財經日報》近期報導,中國外匯管理局局長易綱再次把國內的持續高通貨膨脹率,歸咎於外資流入和美元貶值。 易綱去年便提出,…
全球陸地氣溫 去年創史上第一高
  許多人已經發現,今年冬天的氣候異常暖和,沒有幾絲冬天的氣息,過去讓人打寒顫的寒流也不復多見。事實上,…
挽救就業 美延長減稅與失業救濟
12月上旬,美國總統歐巴馬與共和黨針對多個已經或即將到期的法案達成協議,同意將布希總統任內通過的減稅法案延長2年,…
產業群聚比國際分工更重要
分工合作一向被認為是人類經濟能發展的重要原因,傳統的國際貿易理論也漂亮地「證明」國際分工是對兩方都有利的事。目前全球化的生產和競爭,…
「瑞典模式」再次成為樣板
瑞典是北歐的小國,人口只有840萬,是台灣的三分之一左右。但瑞典的經濟模式曾被全球關注,因它走了一條獨特的道路,既不是美國式的原本資本主義…
預言中的大瘟疫
一場不明原因的武漢肺炎疫情,將一個14億人口的國家攪得天翻地覆。隨著疫情擴散、多地封城,無數的人在無助、在恐慌中度過每一天。…
被現代科學證實的中醫養生論
古代中醫認為,太陽與地球的變化,使人體的臟腑在一天12時辰(24小時)相應產生不同變化,人應該順天時而行才能保持健康。幾千年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