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蓮蕊心裡的小飛蟲

一隻小飛蟲漂浮在睡蓮蕊心的液體上。
王修
第158期
王修

暖冬的某個午後在住家後院,邊喝著咖啡邊觀賞一些母親栽種的不知名植物。突然看見一朵盛開的紫紅色睡蓮,那是很久前四弟帶回家隨意放在大塑膠水桶裡的,不知不覺中竟已開出了豔麗的花朵。

遠觀時,睡蓮的蕊心裡似乎有個黑色的物體正蠕動著,好奇地走近一看,原來是一隻黑色小飛蟲正漂浮在睡蓮蕊心的液體上。

最近拍了不少千姿百態的睡蓮,卻不曾遇此景象,趕緊飛奔上樓,拿來相機留下難得的特寫畫面。

 

該不該救這隻小飛蟲?

原本以為小飛蟲是在睡蓮蕊心裡喝水或吸蜜,依往常拍攝昆蟲的經驗,預計牠很快就會飛走。但拍了數張照片後,小飛蟲一樣留在原處不動。此刻我開始感到疑惑了,小飛蟲可能是被困在液體裡飛不走。

我是否要出手助牠一臂之力?一個念頭忽然閃過:「此舉可能反而會破壞自然生態的平衡,並且干擾其他動植物的生存。」於是我決定收手離去。

隔天午後,我和往常一樣,到後院邊喝咖啡邊觀賞不知名植物。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想知道那隻小飛蟲現在怎麼樣了。但是,前一天完全開放的蕊心如今卻是緊緊地閉合著,只有幾隻小螞蟻在花瓣上活動著。次日再看依然如故,等到第三天,睡蓮的花蕊終於又全開了。可是小飛蟲安在?檢視後發現蕊心裡的液體不見了,只留下一小節像是昆蟲的殘骸。

此時,心中不免一陣悵然懊悔,但轉念一想:「一隻小飛蟲之死,也許是牠到壽了必然產生的結果。同時,可能由於一隻小飛蟲之死,卻讓一窩螞蟻幼蟲成長茁壯,也令睡蓮獲得滋養,花兒開得更美豔。」想著想著,心情開朗多了。    

應否介入自然界的生存法則?

近年來,關於應否介入自然界的生存法則問題,似乎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與討論。我上網查詢相關資訊,看到一則在非洲拍攝無數動物血腥捕獵照片的專業攝影師的個人體悟:「有時候我想,如果只是我一個人保護一隻動物不受其他動物侵害,並不會影響到整個食物鏈,這又有甚麼錯呢?」可是,身旁的國家公園管理員則立刻鄭重地警告他:「你絕對不能出手干預園區內任何動物的捕獵行為,否則將會被驅逐出國家公園,不得再進入。」

乍聽之下,攝影師所言似乎有點道理,而管理員則顯得有些冷漠無情。可是深思剖析一下:如果有一頭飢餓的母獅正在捕殺羚羊,即將得手之際卻因你人為的介入而功敗垂成,吃不到羚羊的母獅因很久沒有捕獲獵物已瘦弱不堪,可能意外地遭到其他肉食猛獸的攻擊無力抵抗而亡,也可能再無機會找到其他獵物飢餓而死;再者,如果牠還有幾隻嗷嗷待哺的幼子,說不定會因失去母獅的保護及餵養遭致攻擊或飢餓而早夭。救了一隻羚羊卻死了數頭獅子,那試問攝影師自認為基於憐憫之心所做的干預保護行為,到底是所謂的善行還是在造惡業呢?

或許經常親身體驗目睹這種大自然中生死存亡一瞬間景象的國家公園管理員,才更能真正參悟出其中的因緣果報關係吧!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如何走出財富的魔考
曾經的台灣首富王永慶在美病逝,二房及三房為遺產的分配吵得沸沸揚揚!財富,人所愛之-- 在漢朝時代,有位名為陸賈的太中大夫,是劉邦的謀士,…
明年頒禁菸令 中國準備好了嗎?
自2011年1月起,中國官方期望在所有的公共室內場所、公共交通工具、工作場所和其他可能的室外工作場所推行完全禁菸。消息出來後,…
阿丹的養雞實錄(四)
近期本欄目推出了阿丹在美國紐約州住家附近,幫一所農場照顧100隻蛋雞的攝影實錄。 如今,小雞們已堂堂邁入四個月大。阿丹說,…
數十年如一日 羅致政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中美斷交後,我立志要當外交官,高中時就以政大外交為第一志願;大學為了出國唸書,用四年時間把一本英文字典背下來!」…
眼見為實?《穆荷蘭大道》潛藏的哲學
《穆荷蘭大道》(Mulholland Drive)是知名導演大衛.林區(David Lynch)的作品,劇情設定發生在好萊塢,…
揭開神祕「大外宣」計畫的面紗
從今年1、2月間開始,關於中國「大外宣」的新聞不絕於縷。這條消息的最早報導者是1月13日香港的《南華早報》。該消息稱,「…
川揚菜銀翼餐廳 名流俊士眷戀一甲子的美味
銀翼餐廳是不少台灣政商名流和文人雅士喜愛的聚集之地。歷任總統蔣中正、嚴家淦和蔣經國,歷任總司令和黨政軍高官,少帥張學良、趙四小姐、…
14個奇怪但管用的健康祕訣
身心健康是一切的根本,日常生活中一些看似很奇怪的小舉動,看似平常但是卻非常管用: 1、綠蘋果緩解焦慮:如果在地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