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抱著理想加入亞投行

亞投行是一個向亞洲國家和地區政府提供資金以支持其基礎建設之區域多邊開發機構,由中國政府主導設立。
Thinkstock
第155期
陳博志
作者為前經建會主委、總統府國策顧問、台灣大學經濟系主任暨經濟研究所所長。現任台灣智庫榮譽董事長,為台灣經濟發展與國際金融專家。

中國倡議要設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簡稱亞投行,縮寫為AIIB),美國對此舉有些疑慮而不希望其盟邦參加,但目前已有五十多國要參加,馬政府也已表態要參加。原則上我不反對參加這個組織,本文要談的是我國在討論是否該參加時出現的一些問題,以及若參加時應採之正確立場與心態。

 

政策需精準評估 不能誇大數字

首先要談的是,我國近年很多政策的討論都有傾向於大幅誇大利益的現象。例如當初馬總統說ECFA每年可為台灣節省3,000億元的關稅,結果即使照政府自辯時很可能高估的估計,五年來一共也只少繳600億。近年也有些地方放一次煙火就誇說有百億商機。有些媒體說亞投行十年可有246兆元的基礎建設商機,讓人覺得不加入就會失去很大甚至全部的機會。然而這246兆是怎麼來的?

報紙說是亞洲開發銀行的報告說,2010至2020這十年間亞洲各國若想維持現在的經濟成長,內部基礎設施投資至少要8.2兆美金,也就是約246兆新台幣。這些維持成長所需的投資其實不一定會實現,即使真的要做,大部分也可能由各國自己的財政或由民間金融市場籌資,會由亞投行協助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這部分即使會由各會員分享,依我們的持股比例也難分到其百分之一。我國加入規模更大的「亞洲開發銀行」多年,一共分到的「商機」只有5億元,媒體特別是政府,要更精準評估可能的商機才做決策,不是弄一個天文數字來唬人。

我國產業若有競爭力爭取各國基礎建設和其融資,則大部分建設都可在WTO的規範和保障下,透過市場競爭來爭取商機。但有關亞投行的某些討論,卻誤以為只有透過亞投行才有參與基礎建設的商機。各國需要世銀、亞銀、或亞投行這類國際機構協助的基礎建設,有很多是用民間市場標準來看不划算的,才未由各國自己透過市場來做,所以即使有國際機構的保證或補貼,參與的民間機構也不會比參與其他基礎建設更有利。

換言之,我們有更多不是透過亞投行或其他國際組織的商機可爭取。亞投行的商機只是總商機的一小部分,並不是更有利可圖的商機。亞投行參與的計畫為了公平和效率,或者受到國際規範的限制,有很多也可能會採公開競爭的方式來決定由誰取得商機,並不是由競爭力不足的股東來「分贓」。亞投行若真的要不顧市場機制而自己分配商機,分配者乃是中國政府,我們不管由股權或政治關係,最好也別妄想有多少利益。

 

加入亞投行可幫金融業走出去?

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為了支持加入亞投行,還說要派人駐在該行以爭取比在亞洲開發銀行更多的商機。這說法也離譜。若商機可以這樣爭取,那目前未派員駐在亞洲開發銀行是否失職?爭取商機要靠產業的競爭力,不要把亞投行當成是某些貪汙政府那樣可以派人去「喬」。

一些金融業者說,加入亞投行可以幫助金融業走出去。這幫助也許會有一點點,但我們為何要這幫助才能走出去呢?這些年亞洲開發銀行為何沒能幫助我們的金融業走出去?我們的金融業自己若沒能力自己做國際聯貸,只能靠亞投行的股權去分到一點貸款,那金融業還是沒有真正走出去,只是台灣的錢走出去而已。更何況金融業走出去是為了自己賺錢,對台灣沒有甚麼幫助。

多年來我一再強調,金融業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國內的儲蓄轉成國內投資的資金來源,以幫助國家的經濟發展。但這幾年我們的主管機關在這方面幾乎沒有努力。政府和業者的努力都是要台灣的錢走出去,要打亞洲盃或加入亞投行,也是要用台灣人民的儲蓄去幫助外國的投資,並由政府和全體人民承擔其風險。

 

吹噓政治利益 突顯決策未經思考

在誇大經濟利益之外,政府這次也吹噓了政治利益。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在宣布要申請加入亞投行時,除了說商機之外,更說這將有助於我國融入區域整合,提高未來參與其他國防經貿組織的可能性。不過幾天後經濟部長鄧振中這位真正負責參與國際組織的專家卻說,參加亞投行一事有可能提高參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的困難度。而TPP正是馬政府宣稱要參與國際組織和區域整合最重要的目標。由此可見,加入亞投行這決策是如何未經思考及內部詳細討論。

從ECFA開始,馬政府加入國際合作的策略都是在未得到中國不阻礙台灣參加國際合作的保證下,即片面向中國示好、開放、甚至曲膝,以期望得到中國善意的回報。但這些作賤自己的策略卻一直沒有得到甚麼好的回報,這次還附帶得罪主導TPP的美國。

財政部的懶人包說,加入亞投行提供兩岸以中國政府「一帶一路」發展策略進行合作的新模式。那就是要把台灣納在中國的發展策略之下,而這策略對台灣甚至世界是否有利,卻仍不清楚。

有人認為中國這一帶一路甚至亞投行的目的,是要消化中國過剩的供給。這策略也像是2.0版的大東亞共榮圈,有畫定中國之地盤以和美國對抗的用意。而中國過去利用貸款和公共建設支持某些國家的獨裁者,以及控制自然資源的紀錄也很多。這類疑慮也是美國不願加入亞投行的原因之一。因此財政部這樣急著要加入中國的大戰略,不知居心何在?

 

如果成本真正只有22億,而能和各國一起用王道和慈悲的精神,來幫助開發中國家改善其基礎建設,那未嘗不可加入。Thinkstock

 

花22億的成本能做善事?

主張參加的看法有這麼多問題,為何我並不反對?因為財政部長說加入損失頂多是那22億元成為壁紙,而馬政府這幾年亂花錢已多了幾兆的負債,再花22億買個不切實際的希望似乎也沒甚麼大不了。不過這當然要先保證加入的方式和名稱不會進一步傷及台灣人民的權益,也不會讓重要的盟邦不高興,而使我們在22億之外還付出更大的政治成本。

如果成本真正只有22億,那我們可以不必為了商機,卻為了幫助開發中國家及兩岸合作做善事而加入亞投行。我們可公開主張亞投行應和世界銀行等國際機構的宗旨一樣,是要幫助發展中國家,而不是要替商人做生意,更不是要建立某國的集團或霸權。

因此我們希望亞投行的決策要公開透明,用專業分析而不是用股權表決,其工程和融資等商機應由市場競爭機制決定承包者,而不是依股權多寡或由大股東來分配。我們也應主張亞投行支持的投資計畫應以全區甚至全球的利益為主要考量,對於生態環境、勞工、人權、少數民族,以及領土主權等方面有重大爭議的計畫,應得到全體會員的共識才可進行。

在這種公益的目標下,我們可以用平等而不是要分享利益甚至卑恭求人讓利的身分參與,並和各國一起用王道和慈悲的精神,來幫助開發中國家改善其基礎建設。花22億新台幣來主張這些理想並幫助開發中國家,我認為是值得的。如果有人認為我這些主張是異想天開不可能實現,那他看到的其實是亞投行的問題,是不認為亞投行能有這些理想而仍主張加入亞投行的人的問題,而不是這些理想有問題。

如果我們不是為了理想和做善事而是為了利益,那就應把政治經濟的成本效益算清楚,不要如前述依不正確數字和盲目的期待來做決定。在財政部說頂多22億成為壁紙之後,國民黨朱立倫主席說我們加入亞投行至少要出資600億元。假設國民黨政府原先有評估加入之成本效益,那現在成本加了近30倍,還符合成本效益嗎?還是財政部說那22億只是要讓人民同意的「策略」?這也要弄清楚。

我們若在說要加入亞投行時,就提出我說的這些理想,那如今被中國拒絕而不能做創始國,也仍算盡了一些國際責任。被拒絕後若我們仍不顧理想而只想到利益或討好中國,那實在有失國格。我們應該說,若亞投行符合我們的理想,我們可考慮加入,若亞投行是要獨占或分贓商機,我們會去WTO提告。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環境影響你是誰
在1,700多年前,晉朝文學家傅玄在《太子少傅箴》中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指出生活環境對人潛移默化的影響。而今,…
「芝山生活家」 教你健康生活
「四、三、二、一,來,原地踏步,出左腳、出右腳……」動感十足的音樂拍打出強力的節奏。…
科學家發現:人的選擇來自上天安排
在當前社會中,多數人都認為宗教與科學相衝突,其中「宿命」是最明顯的一例。科學家認為人的一生是自己奮鬥出來的,人在面臨人生的關鍵時刻,…
2011華人十大新聞 - 6. 《賽德克‧巴萊》再造國片奇蹟
台灣電影界2011年最轟動的盛事,就是《賽德克•巴萊》的上映。魏德聖導演把塵封80年之久的台灣日治時期重大史事「霧社事件」,…
藏在金錢後面的魔鬼
社會上大多數的人認為提高所得對於個人的健康會有幫助,尤其是對於低所得的人而言。所以高所得國家的居民平均壽命較長,而在同樣一個社會中,…
洪基隆「台灣微脂體」的威力
在市場經濟橫掃全球、全世界所有人的生活水準都幾倍、幾十倍、甚至千百倍提高的情況下,娛樂在人們生活中占的比重越來越高,…
英倫橘子》寶寶咖啡館 來一客現榨母乳!
欄目簡介:我不是兒童教育專家,是一位平凡的母親。「英倫橘子」這個專欄,分享我與兒子飯糰在倫敦所觀察到的親子生活與教育,期望透過分享,…
《明天過後》的省思
美國接二連三遭逢災難級颶風的威脅,哈維(Hurricane Harvey)與艾瑪(Hurricane Irma)颶風相繼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