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第卅五章 意外的訪客

插畫☉素素
第50期
弗羈

馨云站在門口階梯前,看著一輛銀色的跑車開進車道並停在台階前。向承葉還沒來得及下車,一團黑色就衝向前一把抱住她......

「艾利克,如果可以安排得出時間,我想回去祭拜我的爸媽,告訴他們我結婚了。」竹君跟艾利克解釋中國人「回門」的習俗。

「妳想甚麼時候回去?下個月好嗎?」艾利克思索著行事例。

「我們還要去拜會女王,還有和我母親的餐會,除此之外就是小額農貸銀行的設立問題,以及貧農子女扶助的基金執行。前面二項要親自參與,後面二項可以用電話搖控。不過如果我們不急著出發,能夠和參與兩項工作的工作人員多聚聚,對將來的執行會有幫助的。」他解釋著。

竹君點點頭。「我這幾天看到非洲的一些資料,可不可以把小額農貸銀行的物件擴大到非洲的農民?」

「資金不是問題,但執行的人還要再找。」艾利克立刻就想到了理想的人選。

「之前我在南非的一項投資有幾個專業經理人,很年輕就退休了。也許是不錯的人選。」這些人的能力與品格他都信得過,而且有豐厚退休金的保障,應該有意願來執行這個貸款計畫。

「你剛才說我們要去拜會女王?」她有點後知後覺地問。

「她是一個很親切的女士,但是兒女的事情免不了讓她煩心。妳會喜歡她的。」艾利克笑著拍拍她的肩,但竹君卻不免煩惱起一些宮廷禮節來。

***

在他們到達海牙的第七天,女王派出紅色的皇家馬車來接艾利克與竹君。這真是個新鮮的經驗──乘坐馬車進王宮。竹君選擇了一件金色的旗袍,長髮盤起;艾利克則身穿黑色燕尾服,打著黑色領結。

「我還好吧!」出發前竹君看著鏡中的自己問著艾利克。

「妳是最美麗的。」他拿出一對黃鑽耳環幫她戴上,然後端詳著鏡中的她。

「這樣就好,我看項鏈就不要戴了。」那件黃鑽套鏈可能更適合黑色的禮服。

「你買的寶石克拉數都很大。」她無法目測判斷這些寶石的大小,但她很清楚一克拉的鑽石只有一丁點大,而這些珠寶卻都是大個頭。

「我是個商人,只懂得投資。珠寶如果沒有一定的克拉數,是沒有保值的價值的。低於一定克拉數的寶石,買進的時候價格高,脫手時可能只有一半不到的價錢。我從不做失敗的投資。」他故意說得像是在投資商品似的。

「這就像當初我在台灣幫忙你買家具時,挑高單價古董一樣。」竹君懂得他,於是找個話題附和著。

「妳說自己不懂投資,其實妳有很強的直覺,一定是個很好的投資人。」艾利克相信自己的判斷。一個好的投資人有一些特質:不亂花錢,但也捨得花對錢。

「欸!老師說的都對。」她要求自己不要去思索價格的問題。

「妳是個好學生。」艾利克真心讚美她。

「其實我即使不載任何珠寶也不會失禮的。」竹君說。

「為甚麼?」

「因為我是艾利克.布蘭森的妻子,全世界有誰敢說我們寒酸呢?搞不好會形成一股不戴珠寶的風潮呢!」

她清楚現在的自己有好幾種身分。

艾利克大笑。

「沒有錯,夫人!但是這是我個人寵愛妻子的小小樂趣,還請不要剝奪了它。何況萬事萬物都有存在的道理,如果大家都不買珠寶了,那從事這行的人不就得失業了?鑽石切割是荷蘭的重要產業,身為荷蘭人,當然要出一份力來維持這個產業!」

他是投資權威,誰能說他不是言之成理。

「我們出發吧!」她笑挽著他的手臂。管他金山銀山,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們都是天地的過客,借用天地的一切罷了。

「是的,出發吧!我的夫人!」艾利克意氣風發地挽著她出門。

***

與女王的會面,果然是輕鬆過關。但與艾利克母親的聚餐,讓竹君再次生起煩惱心。

「妳不是說她之前與夏綠蒂也合不來嗎?何必勉強自己與她碰面,艾利克應該也不會在意的。」

馨云在下午的時間與皮特一起到達海牙,而艾利克與她母親的聚餐,正是當天晚上。原本馨云想要逗弄竹君,卻看著竹君那種心事重重的樣子,一點兒也鬧不起來。

「艾利克的生命來自她,我將來所生的孩子,有四分之一來自她,就在我的子宮裡孕育,我能排斥她或讓她排斥我嗎?」竹君搖搖頭。

「即使有甚麼樣的前世因果,致使她天生無法喜歡我,那我也該在這一輩子化解這個問題。難道還要繼續糾纏到下輩子去嗎?」

「我也相信群體轉生,我們彼此都有前世的因緣關係。可是要化解問題,可不是妳片面努力就可以做到的。」馨云噘著嘴淡淡地搖頭。

「沒有錯,但結果如何既不在掌握之中,就可以略去不計。重點是我必須做我應該做的事。」竹君突然靈光一現。

「我想通了!我之所以會抗拒這件事,是因為我只有『理智』在配合,並且強迫身體與心理必須一起服從指揮,可是我的身體與心理沒有被理解也沒有被說服,仍然全力抗拒著不肯屈服。」

「換句話說,如果把我內心的意念區隔為十塊,只有一塊願意去愛奧莉維亞,另外九塊根本不願意。」

「所以呢?」馨云問。

「靜下心來,排除所有障礙我真心的一切干擾與業力。」竹君答。「我要回房間裡點上檀香,聽音樂,打坐一個小時。不陪妳了!」

馨云還來不及反應,竹君就上樓去了,留下她在廚房的小餐桌前獨自喝著茶。

這棟房子好靜,馨云覺得竹君和艾利克應該多生幾個孩子。她跨出對著後院的落地窗,不自覺地被那間典雅的玻璃溫室所吸引,到裡面觀賞了一番。

「女士,妳的行李已經放到客房裡。需要我幫忙整燙衣物嗎?」放完七天假之後回來的老宅女傭在溫室裡找到她。

「謝謝妳!我待會兒自己整理就好。」馨云回答,繼續看著溫室裡的花花草草。

不知過了多久之後……「女士。」這回是皮特。

「是的,皮特先生!」馨云回應。「竹君找我嗎?」已經超過一個小時了嗎?

「不是的。門口有一位先生,自稱姓Sean,說是妳的朋友,妳要請他進來嗎?」皮特說。

「Sean?尚?」她沒有朋友在荷蘭呀!馨云搖搖頭。「荷蘭人?Sean是男子名,不是姓吧!」

「是華人。妳可以到客廳去看一下監視器。」

「華人!?」馨云突然猜到來者何人──向承葉!「他來幹甚麼?」

「女士?」皮特揚起眉。

「呃……請他進來吧!但是到前院就好,我到院子裡去見他。」這畢竟不是她的家,不能大方使用客廳。

皮特眼底閃過一絲欣賞之意。他喜歡有分寸的客人。

馨云站在門口階梯前,看著一輛銀色的跑車開進車道並停在台階前。向承葉還沒來得及下車,一團黑色就衝向前一把抱住她。

「胡阿姨!」啊!是穿了一身黑的小帥哥──問法。

她抱起他,看著同樣做父子裝打扮的承葉,吶吶地問:「你們,你們怎麼找來的?」

「不難,布蘭森先生的結婚照全世界都看得到,那個站在新娘背後的,好像不是別人。」承葉笑著說。

其實早在得知布蘭森的結婚對象是白老師的時候,他就猜到馨云一定是飛來荷蘭參加白老師的婚禮了。

「問法吵著要找妳。」至於布蘭森家的老宅地址,根本就寫在觀光旅遊手冊上!你說好不好找?

但是承葉並不知道,他直接跑來海牙布蘭森老宅其實是碰巧遇上了,因為如果艾利克不改變主意搬回老宅住,那要找到他在阿姆斯特丹的家,就得費一番手腳。

不過這趟歐洲行,承葉原本就把一切交給緣分安排。最不濟,那就回去台灣等馨云回來。

「你不用上課嗎?」馨云把他放下來。這小子個頭看似不大,但是抱起來挺沉的。

「唉!幼稚園嘛!不過就是去玩耍跟吃點心嗎?」問法老氣橫秋地模仿著管家阿蘭的口氣。

當初為了拐騙他去上學,全部的人都異口同聲地這樣說。事實也是如此,歐僑學校裡並沒有甚麼寫字的功課。但這可給這小子心裡種下了輕忽學校的種子。

「小孩胡鬧,大人也胡鬧。」馨云瞪著承葉。

「妳才姓胡耶!」承葉逗趣地說道。

馨云還來不及回嘴,就聽到背後的腳步聲。

「進來坐啊!」竹君手裡抱著一疊相本,站在馨云身後。

「白老師您好!」承葉向竹君微笑致意。

靈巧的問法也跟著說:「白老師您好!」另外還做了一個誇張的舉手禮。

「你好啊!」竹君笑著對問法說。

「大家請進啊!」竹君引導著大家走進客廳。

「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與外子要陪婆婆吃飯,您如果不嫌棄,就留在家裡用餐吧!也可以陪馨云。」竹君轉過身去對著向承葉,完全不理會馨云的暗示。

「如果不會麻煩,那就叨擾了。」飛過大半的地球到這裡,承葉自然不會客氣。

「晚上您不要太早走,艾利克今天有事在外面開會,要等到我們與婆婆吃完飯之後才會回家。您是知名學校的創辦人,他一定很想跟您談談教育方面的問題。」

「我們還沒有訂飯店,並不急著去check in,而且有這個機會可以認識布蘭森先生,我當然不會錯過。」承葉笑著回答。臉頰上的酒窩讓他顯得很天真。

「這樣啊!還沒訂飯店。」竹君轉頭看看問法。艾利克看到問法一定會很開心的。

在馨云還來不及反對前,竹君邀請父子二人一起住下來。「客房很多,不要客氣。」

「您是新婚,我們這樣來打擾……」雖然承葉是萬般願意住在這個宅子裡,但這實在太冒昧了。

「別擔心。房子很大,誰也打擾不到誰。」竹君輕笑著。

「爹地!」問法拉著承葉的衣袖,滿臉期待。

「一起住下來吧!說起來我也是個食客呢!若要說打擾新婚佳偶,那不正是說我?」看來大勢已去,馨云便閑閑地把這事給定了下來。

「耶!」問法可樂了!

竹君讓皮特安排好客房,承葉卸下行李後拿著一件禮物交給她。「祝妳新婚愉快!」

竹君拆開來一看,是一對精雕的黃水晶鴛鴦。「謝謝您,我很喜歡!」

向承葉費心了!他一定是事先打聽到她喜歡石頭,才會找到這對用天然水晶刻成的鴛鴦。竹君打算把這對鴛鴦放在浴室的窗台上,可以拿一個水盤,弄些小石頭以及幾棵水性植物,做一個湖畔小山水……

「夫人,請問客人晚餐喜歡用些甚麼?」皮特問著。

「有甚麼意見?皮特的拿手菜是烤牛排。」竹君回過神來。

「我和問法都喜歡烤牛排。」承葉點頭。

「那就這樣定了。這裡的牛排一定會讓你們覺得不虛此行的,皮特挑的都是雪花分布達到九級的牛排!煎起來油香特別濃。」竹君說。荷蘭的畜牧業是世界知名的。

「有妳的保證,那就更要試一試了。」有了竹君的保證,承葉真的食指大動了。

竹君看看時間。「我得準備一下,你們慢聊。」然後把手上那疊相本放在玄關,拿著剛收到的禮物獨自上樓去了。

場面一時冷了下來,但是問法永遠可以讓尷尬的氣氛消弭於無形,他實在是一個話很多的小男孩。

讓皮特驚喜的是,這個東方小孩竟然可用簡單的法語和他溝通。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跟班上坐在他右手邊的漂亮法國小女生學的。

「你還會甚麼語言?」皮特好奇。

其實問法也不是那麼清楚這個語言跟那個語言有甚麼差別。「Derk的爸爸是賣啤酒的,我跟他很好。」

「荷蘭文。」承葉以法文代答。

「歐僑學校以英文為主要語言,但每個孩子都要輔修另一個母語以外的語言。Alex選的是法文。荷蘭文只是跟同學能夠說上幾句,但都是從罵人的話開始學起的,我可費了不少工夫糾正他。」承葉說罷,三個大人一起莞爾一笑。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香港炒樓瘋狂 高官房事出包
最近香港樓價飆漲,早已超過97年的泡沫價格。以新界屯門的價格來說,每呎居然達到一萬元港幣之譜,約每坪130多萬台幣,市區價格當然不要說了。…
國安間諜爆料 前美國政要季辛吉被收買
海外中文媒體博訊近日發布消息稱,一位匿名的美國官員透露,中共國安部副部長祕書在過去五年向美國中央情報局出售了大量的中共絕密檔,…
樂趣經濟
現代的經濟活動,樂趣似乎已經成為關鍵因素。除了電影、主題樂園、線上遊戲等娛樂事業之外,許多的行業,如果缺乏樂趣,客戶便馬上流失,…
趨勢報報
 愛因斯坦預言被證實!美國科研團隊測出重力波 美國「雷射干涉儀重力波觀測站」(LIGO)2016年2月11日對外宣布,…
法律人轉做行銷 張玲琪為台灣香菇打下一片天
張玲琪小檔案 學歷: • 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畢業 現職: • 華夏全方位國際有限公司總監 • 鄉菇香品牌總監 經歷: •…
8.藏人自焚 中國大型抗暴事件激增
西藏問題長期以來一直是人權團體和國際社會所關注的焦點所在。為了抵抗中共帶有毀滅藏族文化目的下的高壓統治,表達抗議訴求,從2011年開始,…
北京出馬溝通,特區政府靠邊
香港「回歸」13年的7月1日,泛民從2003年開始「循例」組織遊行要求普選。這次泛民雖然因為對政改方案陷於分裂狀態,但是還有5萬人參與遊行…
當代醫俠陳志瑜 榮獲台灣十大傑出青年
甫當選「2018年台灣十大傑出青年」的陳志瑜,稱其為青年俊彥分毫不差。展開其履歷,令人眼睛為之一亮,有太多名稱可以描述他:醫生、學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