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

中國H1N1流感病例為何這麼「少」?

懸掛在北京郊區的一個宣傳橫幅寫著「甲型H1N1流感 可防可控可治不可怕」。
懸掛在北京郊區的一個宣傳橫幅寫著「甲型H1N1流感 可防可控可治不可怕」。
Getty Images
第50期
明智(寄自中國)

首先聲明一點,雖然已經出現這麼嚴重的疫情,但是我們誰都不希望有人死於H1N1。這是本文的前提。在這個前提基礎上,我們來清醒地分析一下,為甚麼中國現在的豬流感病人死亡這麼「少」?

今年5月底,日本首相麻生太郎與南韓總理韓升洙會晤時,曾對中國H1N1人數極少表示質疑。麻生說中國媒體一貫造假,當時日本的豬流感病人已經有300多個,而中國只報出來5人。結果日本首相當然免不了被中國媒體炮轟、痛批。

在中國內部的各種媒體上,無論是廣播、電視、報紙、雜誌,還是在網路上,從4、5月份一直到今天,經常能看到國內各級官員如何如何關心老百姓的疾苦、如何如何重視老百姓的死活,當然在H1N1防治這樣「事關人民群眾生命安危的大事」上,更少不了各級各類官員們的「豐功偉績」。但是,誰能想到,這些精心炮製的假新聞,竟會與真實情況相差萬里呢?

從4月下旬H1N1剛剛出現,一直到7、8月份,雖然沒有藥品和疫苗,但是「H1N1可防、可控、可治、不可怕」這種沒有邏輯的話,竟然把全中國十幾億老百姓都忽悠了。結果9月初,各地學校一開學,本該在前幾個月及時救治的H1N1患者們,從四面八方集中到了學校,一下子就大爆發了!儘管各種媒體一直在「黨和政府」的指使下極不願意如實報導出來,然而在它們極力過濾後的數字中,我們也可以看到,有三分之二以上的豬流感病人是9月份「出現」的。

北京網友︰十一過了,可以死人啦

「十一」前,中共為了它的私家「黨慶」,極力掩蓋大陸嚴重的疫情。舉例說明:香港面積1,095平方公里,比上海稍大一點。中國面積960萬平方公里,是香港的近1萬倍,香港的醫療條件是非常好的,大陸極少有城市能夠相比。然而在「十一」之前,全中國報導出來的H1N1確診人數僅僅是15,968人,「無一人死亡」;而香港一個彈丸之地,就已經達到了23,898人!死亡20多人!怪不得有網友發帖子:「那些發達國家真該來我們中國學學,甚麼日本、德國、英國、法國,有那麼多好醫院管甚麼用?不是照樣死人?看我們中國多好,一個人都沒死!」

細想起來,中國人也真是可悲,不敢說真話表明自己的觀點,只好反著講,刺激大家來反思事實真相,當然他這樣說也完全表達清楚了,為甚麼中國的H1N1病人這麼「少」?真實的原因,就是因為官方和媒體在刻意地造假!刻意地在淡化這件事情,在誤導老百姓!10月2日,報出一例「西藏」的死亡病例,北京的網友調侃道:「十一過了,可以死人啦!」看來老百姓裡面還是有個別聰明人。

筆者生活在華北一個小城市,在市裡一家普通醫院工作,本來感覺自己的眼光夠敏銳了,可是這些天發生的事情,竟然讓我瞠目結舌。如果不把真話講出來,真是對不起大家!尤其是在眼下這樣的生死關頭。

不讓檢測、不讓上報 自己看著辦

2003年SARS時,報導出來全球死於SARS的有800多人,然而目前H1N1造成的死亡人數已經高達5,000多人!可是仔細看看周圍的人們,不只是其他行業的人,連醫院的很多大夫,都像被灌了迷魂藥,沒有一絲防患意識,似乎已經麻木得見怪不怪了,殊不知巨大的危險已經來到了自己周圍。

走進醫院就發現非常奇怪!發熱門診竟然和各種檢查科室緊挨在一起,而且大夫們問診時很少帶口罩,他們這種輕鬆的態度是誰造成的?結果病人和家屬們也都很不在意,帶著孩子到處串,提醒他們也意識不到。

筆者仔細向醫院發熱門診的大夫們瞭解情況,幾個月來,測出來的H1N1病人越來越多!由於全市醫院都沒有能力檢測這個病,而是市疾控中心分發咽試紙給各家醫院,總共給了我們醫院30個試紙,不能隨便給病人用,必須是幾個專家共同認定某個病人很重,才可以讓他用咽試紙檢查,結果分了好幾批。我知道最後兩批的數字,其中一批有8個人,其中5個人的咽試紙確診為H1N1;另一批有6個人,結果這6個人都確診為H1N1!這還僅僅是一家普通的醫院。

因為市疾控中心測出來的確診病例太多了,報上去領導大人們無法向上面交待,到後來竟然不給醫院咽試紙了!有的病人症狀很重,自己找到市疾控中心,他們也不給檢測!因為他們心裡比誰都清楚,現在真是大爆發了,又不能上報,只好把病人推出去。這就是中國大陸各地的現狀。

然而,醫院的大夫們每天還在不斷地接診大量的病兒和成人患者。筆者成文的前一天,僅我們醫院的兒科就接診了七、八十例發熱患兒,藥房接了一大堆感冒藥處方。因為也沒有別的甚麼辦法,就是按普通感冒治。兒科請示院裡、市疾控中心、市衛生局,一圈下來,竟然沒有人能說出該怎麼辦。最後幾個院長無奈地推諉:「你自己看著辦吧!」氣得大夫們直罵娘。兒科主任說:「我身體好不怕得病,可是不能讓我科裡這些醫生護士們都被感染啊!」就是這樣,患兒都被推出醫院,回家自己吃感冒藥,醫院不敢收、區防疫站不管、市疾控中心不管、市衛生局不管,市長大人遠遠地躲開。

實際疫情:官方數字後面「加三個0」

筆者又仔細詢問了醫院上報疫情的部門,令人咋舌的是,仍然是這區區11個豬流感,可是這個數據是直接上報國家衛生部的!許多科室出現的重病例,都是以另外的病名出現的,大夫們不得不這樣做。儘管媒體上吹噓各級官員們如何如何「以人為本」,但是在H1N1這件事上,現在一不讓檢測,二不讓上報。我明白了,中國大陸的H1N1人數為甚麼這麼少了,現在的國情是:根本就不讓檢測!當然也就沒有檢測結果可報了。

但是,像北京這樣的大地方,還是透露出一些端倪:根據中國衛生部網站10月28日通報,截至10月28日,中國31個省市自治區累計報告42,009例甲型H1N1流感確診病例,死亡4例。北京市衛生局局長方來英27日深夜說,北京市甲型H1N1流感病例防控形勢嚴峻。10月26日,全市流感樣就診病例已突破6,000人次。目前發熱患者中,多數是兒童患者。

北京市衛生局副局長鄧小虹說,自10月24日起,北京兒童醫院、首都兒科研究所附屬兒童醫院兩家兒科專科醫院的日門急診量連續突破8,000人次,其中發熱患兒占門、急診就診患兒總量的50%以上。北京兒研所和兒童醫院裡水洩不通。兩家醫院日門診量都比平時增加一倍。為維持秩序,醫院甚至採取了地鐵慣用的「限流」措施──先放一部分號,「歇一會兒」,再放一部分號。北京兒童醫院每天早上6、7點鐘就有家長帶著孩子上醫院,而直到晚上11、12點,看病的患者還是絡繹不絕。在首都兒研所初檢的牆上有一行醒目的提示:候診時間最少約為6至8小時。

以上講的是北京,然而我們這裡有內部人透露,上面規定:哪家醫院發現一例院內感染,院長就地免職。結果醫院一遇到H1N1病人,就只好推出去,讓他回家自己吃藥隔離。可是誰會自覺隔離啊?孩子病了,大人還要出來上班、買菜,結果傳得到處都是。

據筆者估計,現在中國H1N1的人數和死亡人數,應該在它報導出來的人數後邊「加三個0」,也就是擴大一千倍!如果說現在中國大陸有4,000萬人感染了H1N1,其中有50萬人死亡,這樣更接近事實。

直到今天,可憐的老百姓還沒有防患意識,走到大多數醫院的收費處、藥房、各個病區、各個門診科室,不論是醫生、護士,還是病人、家屬,帶口罩的幾乎看不到。可是H1N1是空氣傳播的啊!2003年SARS時,市裡動靜很大,各家醫院都設了隔離病區,當時幾個月下來全市僅有一例病人;然而這一次,無數的病人在到處傳播,大家卻都沒有絲毫防患意識,不由得讓人「佩服」現在中國大陸的媒體,竟然成功地扼殺了十幾億人「生」的機會!

大瘟疫如果真的爆發了!中國老百姓該怎麼辦?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37歲湯政翔 10年有成建立可近聯合事業團隊
沒有漂亮的學歷、沒有富爸爸、不懂得算計與心機,這樣的人,在爾虞我詐的商場上,真能打下一片天嗎?答案是肯定的。37歲的湯政翔就是一個例子。…
中共五中全會在這開?傳為大老虎「政變基地」
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召開。陸媒日前發文揭祕歷來神祕的「京西賓館」,指其涉及中共「大老虎」們的「政變」。…
上海男子中學現身 解決「偽娘」問題
由於女權抬頭等各項因素使然,據說目前已經走到《易經》所言「陰盛陽衰」的時代。 這種現象在現今中國大陸尤為明顯。大陸的男孩子越來越「奶油」,…
香港國安法首犯 醜類圍剿黎智英
根據香港警方數字,截至2022年10月31日,警方於各場示威共拘捕10,279人,其中2,915人已經完成或正經司法程序處理,其餘7,…
南田石收藏家司木炎 玩賞東海岸雅石之美
開車沿著蜿蜒的東海岸行駛,帶點鹹味的溫熱海風吹拂臉龐。沿路上,時見幾艘漁船歇泊在慵懶的浪潮上、釣客守在釣竿旁打盹,十分愜意。繼續向南行駛,…
清潔能源競爭加劇 美太陽能業備戰
美國太陽能公司(Solyndra)9月1日宣布停止生產,並將在近期申請破產重組,原因是全球經濟疲軟和來自中國的競爭令其陷入困境。…
來到屏東泰武 走近排灣族的生活世界
來到屏東享受自然風光之美,有一條不塞車又美麗的路線,值得跟隨它親近國境之南的風情。這條沿著中央山脈開闢的屏185縣道邊,有座吾拉魯滋部落,…
聯合國促南非 莫對災民落井下石
南非自5月11日起開始發生排外暴動,並且從約翰尼斯堡向外蔓延。因當地治安欠佳,有關當局因此部署軍隊上街頭維持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