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律師界「鐵四角」的故事

萬國法律事務所創所律師范光群、黃柏夫、賴浩敏、陳傳岳(左起)。
連震黎
第48期
黃守宜
在台灣社會,抗議司法不公的事件,時有所聞。距離全國第一次司改會議至今10年,台灣的司法改革是成功?還是失敗?有人將這10年視為關鍵的時期,更有人寄望爾後10年,台灣能邁入更為成熟的法治氛圍。

有人對今日的司法失望,有人對明日的司法寄予厚望,但不可抹滅的是,台灣從戒嚴到解嚴,有一群默默付出的法律人,為今日的法治築下深厚的基礎。他們的熱忱與理想或許能讓我們看到未來法治社會的一盞希望燭火......

身穿黑白兩色衣袍,穿梭法庭間,冷靜、自信、辯才無礙。「律師」這個令人稱羨又敬畏、捍衛公平正義的角色,面對壓力與不公時,理想與信念如何敵過現實的考驗與誘惑?  

台大法律人 因理念結成莫逆之交

1950年代中末,四位年輕人或為理想、或因際遇先後進入台灣大學法律系就讀......

「我從初中開始,就立志當律師!」賴浩敏律師不僅身上的西裝有型,配合黑白交錯、略顯浪漫的髮間,更是流露出風雅的品味。

「父親希望我不是當醫師就是當法官,既然我後來還是決定讀文科,那就當法官了!」范光群律師話語中濃濃的客家腔調,與時而流露的堅毅神情,形成恰好的和諧感。

陳傳岳律師,說話聲調平緩略顯感性,舉止中散發一股學者風範的氣度。他說,讀法律是冥冥中自有的天意。

而一臉慈祥笑意,下屬形容是活菩薩,外表酷似「肯德基爺爺」的黃柏夫律師,則是捨棄了藝術家夢想,走入法律之路。

他們是法律事務所的合夥人,是同學、是學長學弟、是連襟、是好友,更是彼此在漫漫的法律人生涯中,實踐自我價值的最忠實支持者。 

利益均分 完成合夥「不可能的任務」

「我們可以說是一拍即合!本來都有共同的理想、相同的理念,將來想共同創造一個甚麼東西,所以在發生的那一瞬間是很快的!」陳傳岳如是說。他們回憶著,幾通電話的溝通,幾秒鐘就決定了合夥的關係,也定位了日後的法律人的角色。共同的契約更是令人跌破眼鏡,僅僅一頁,裡頭寫著「利益均分」!

看似瞬間即成,合夥的形式卻被當時的律師界視為「不可能的任務」。有人說律師喜歡獨來獨往,合夥後的勞務與收入的分配,更是合夥關係中一大挑戰。在當時這樣的合作關係及規模,沒有成功的先例。有人更「鐵口直斷」四人的合夥關係「不過半年,頂多一年」。

而今,35年後,四人創立的「萬國法律事務所」(Formosa Transnational Attorneys at Law),從占地47坪到百坪、再到目前占地近千坪,旗下擁有150名員工,超過70位本國律師、5位外國顧問,堪稱是台灣第一個本土的、最大的法律事務所。

四位律師異口同聲地形容彼此的交情:「真的是比親兄弟還親!」他們互望了一下,又說:「好像沒有甚麼意見不合或爭吵的時候。我們會尊重少數。」陳傳岳則如此形容:「我們都沒有後顧之憂。」因為他們彼此知道,無論有甚麼事,都可以完全倚賴另外三人。 

藝高人膽大 台灣法律界公平正義的堡壘

連續獲得多次亞洲傑出律師獎的郭雨嵐,形容老闆們是「高手中的高手」,個個是「藝高人膽大」。

而旗下的程春益律師以「這是台灣法律界公平正義的堡壘」來形容四位創所律師打造的法律天地。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董事、林永頌律師則說:「參與台灣早期的社會改革,像這樣大的法律事務所,他們是『先鋒』!」

從事台灣司法改革與人權運動近20年,目前擔任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的萬國資深合夥律師顧立雄說:「在我年輕的那一段歲月,至少在我30歲之前,他們形塑了我對於一個律師應該做哪些事情的認知。」

不如歸去 解嚴前司法扭曲下的堅持

回首大半生的律師生涯,除了賴浩敏原本就以律師為志業外,對范光群、陳傳岳、黃柏夫來說,「當律師」純屬「美麗的意外」。三人任職了近10年的司法官生涯,而這段歲月讓三人親歷解嚴與司改前,台灣司法體系的腐敗與弊端,也埋下他們日後對台灣司法改革付出的引線。

曾因忽略上司的「關照」,黃柏夫被調離職位。「在那個戒嚴時期很難堅持獨立審判,上面的長官多多少少都會想要來左右你的決定,所以我當法官並不愉快。」他接著說:「我們是既不入黨,也不聽上面的話,所以處境相當艱難啊!覺得不如歸去!」

對於法官無法獨立審判,范光群也有深切的無奈與不認同。他說:「當時,判決書要宣判以前,要先給院長看,院長蓋章後才能宣判,這叫做判決書的送閱制度,我非常反對這個制度,違背審判的獨立。」范光群理想中的法官形象與現實有極大的差距。

陳傳岳則感慨地表示,在早期不健全的司法環境中,法官的人格常被扭曲。他舉了一個令人莞爾又不可思議的例子:「當法官穿法袍去開庭途中,遇到有人向你敬個禮,很自然地反應,也會答個禮。但是你一答禮就出問題了,跟你敬禮的人可能是司法黃牛,他跟他當事人講說:『這個法官我認識,只要給我錢,就可以去跟法官關說。』這個當事人就受騙,我們就背黑鍋啦!」

「為了不願背黑鍋,見人家敬禮,就不回禮。結果同學、朋友就說:『你當法官有甚麼了不起,怎麼那麼驕傲!』那怎麼辦?回禮也不對!不回禮也不對!從此之後,法官走路時不直視,也不與人打招呼,不是仰頭望天空,便是低頭而行。」陳傳岳講得十分生動,令人對於當時扭曲的司法環境有了更深的感受。

原本認為自己適合當法官的陳傳岳,也只能棄甲投降了:「我是認真地做法官,但是做到後來我不得不離開法院。有人說我是逃兵,我說,當一根蠟燭已經燃燒到快要被消滅的時候,如果他為了生存而離開,老天應該也會原諒他吧!」 

一生奉行 堅守正派、誠信法律人形象

是逃兵?是壯士?失望的三人辭去任職近10年的法官之職。為了堅守正派、清廉的法律人形象,另闢理想之路似已勢在必行。

「我們就是要堅持正派、清廉,如果你不正派的話,那些黨政的力量馬上就會左右你。所以我們當法官絕不貪污,從頭到尾清清白白。我們知道,我們有一點問題,一定是遭殃的。」黃柏夫以緩慢有力的語調道出一生奉行的信念。

而當時,已經執業10年的賴浩敏也對日漸龐大的律師事務感到力不從心。「從我做律師開始,一直到我們合夥要成立的時候,司法界或社會大眾普遍存在著甚麼想法?『沒錢不能打官司──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就是說,『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當時社會對司法的想法與評價就是這樣。」

1974年,原本是舊識的四人「一拍即合」,共同設立了萬國法律事務所。

談到合夥之初,賴浩敏說:「開始的時候,很多當事人問:『哪個法官你認識嗎?』甚至有人說:『能不能幫我們去走動、走動?』我回答說:『抱歉,我們不做這種事!』聽到這樣的答案,有的當事人就離開了,案子就沒了。」

「我們不信邪,不相信正派經營做不起來!」四人分組領軍,期以正派、專業建立口碑與形象。

35年過去,位於台北市精華地段的千坪辦公室,不久前全新裝潢,簡潔的格局,穩重中帶著風雅,似乎是主人們走過現實考驗與理想試煉的最佳證明。

目前擔任萬國執行合夥律師的黃三榮則說:「外面對我們的評語,我的理解是說,你只要訴訟碰到我們,就要『皮繃緊一點』,就是你要好好認真處理。要不然,我們這部分一定是很踏實、很認真,整個的主張一定會很紮實的。」

萬國合夥律師程春益以下的這番話,則說明了這四個法律人堅持的精神已經生根:「我們非常謹守分際,特別是倫理風紀的要求,還有道德的要求。也許法律上沒有問題,可是道德上我們會考慮。所以我們寧可丟掉一個案子,不賺那筆錢。」 

傾囊相授 開創法律界「師徒制」先河

四位創所律師創建法律事務所後,分組親自帶領新進律師,從案件討論、親手修狀子、法庭上的準備與辯護、與當事人間的應對等等傾囊相授,開了法律界「師徒制」的先河。

「這種師徒制是很重要的!每一位律師都從不會到會,如果有一個人可以跟,因為這不是理論喔,當然你可以摸索啦,但是你摸索就是在犧牲當事人的權利。」林永頌感嘆台灣律師的養成,不如醫生的養成:「從住院醫師,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總醫師、主治醫師......有一定的流程。」

當年也曾經是「萬國人」的林永頌律師,目前自立門戶擁有自己的事務所。他表示,四位創所律師當年的帶領,讓他在今日的「帶人」起了很大的示範作用。

郭雨嵐形容執業律師的風險就像開車,不明的路況與隨時交錯而來的車輛,都可能造成自身與他人的生命危險。「我覺得幸運大概就在這裡吧!」郭雨嵐佩服地說,四位創所律師從不會「小家子氣」地吝於教授。也因此,他們打造的天地有「台灣律師培訓所」的美稱。

除了專業的素養,四位創所律師對司改的用心對後輩也起到很大的作用。程春益說:「他們比較有傳統法律人的性格,比較重視公平正義、人權的想法。這個想法始終是事務所整個生命的核心。所以後來不管是司法改革、憲政改革或是有一些社會運動,事務所都扮演一個主導的地位。即使不是站在前面,也是在後面推動的一個主要的力量。」

「大學讀了這麼多法律,對於公平正義、人權的想法,會發覺這不只是書上的東西,不是一個抽象概念的東西,是一個可以實踐出來的東西。讓法律實踐,讓公平正義得到具體化,這也是一個律師對社會的貢獻。這一點他們四位給我們一個很好的榜樣。不是嘴巴講講,事實上他們在實踐,身教影響最大。」程春益說。

目前在東吳大學法律系兼課的程春益合夥律師,在萬國已近20年。他十分珍惜自己的幸運:「慶幸到這樣乾淨的地方來,沒被污染。剛考上的律師,選擇一個好的指導律師,是非常重要,如果找錯了,會毀了一輩子。如果指導律師風評不好,一方面自己會被貼標籤,二方面也會學習到偏差的觀念。」 

正派經營 榮耀歸功台灣社會

四位創所律師用超越半甲子的時光,為後生晚輩上的一門法律課,不僅是互信包容的相處之道,更道盡一個法律人該有的專業素養與社會責任。

謙和的黃柏夫律師誠懇地將他們今日的成就,歸功於台灣的社會:「因為我們生長在台灣這樣一個良好的社會,我們才有成功的機會。但是,也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堅持,讓社會肯定說,正派經營也可以成功!所以鼓勵年輕人,或者是其他的律師,也可以走這一條路!」黃柏夫這番話,正說明了四人的用心!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培養下一個李安 臧筱雯樂當抬轎者
《海角七號》、《艋舺》、《賽德克‧巴萊》、《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翻滾吧!阿信》、《陣頭》、《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
星空、稻浪、大坡池 遠離塵囂的池上漫遊(下)
▲一望無際的稻浪。楊櫻淑攝影   在大自然的包圍中一夜好眠,早起一走出客房,就被眼前驚人的美景所震懾──…
香港回憶錄之「上海北京」
(續前期)1993年10月22日下午,我們到達上海。一直想一生中有機會能夠遊三峽,而且是在三峽大壩興建以前遊覽那裡的自然風景,才能領略「…
一部憲法 各自表述
《憲法》號稱是國家的根本大法,地位崇高而重要。不過「憲法」在台灣的地位卻一直有爭議,大家只拿它合自己意的地方來用。…
得來素蔬食連鎖 靠電商與CRM 加盟店一個月就能打平
得來素,是全台擁有17間店的蔬食早午餐連鎖餐飲,以素食早餐、素食連鎖這樣少見的模式,在早午餐市場、連鎖加盟市場裡開拓出一塊利基。…
春末夏初韓國行
提到韓國,很多人首先就想到經典韓劇《大長今》。劇中主角長今歷經失去父母、恩師的曲折遭遇,但仍舊堅持正直、善良的信念,…
尊重是和睦相處的前提
這兩天(按:7月9、10日)又一次漢藏討論會在華盛頓DC舉行,我因另有行程而沒去參加。一位關注的朋友來電詢問,就此跟我探討起藏獨、台獨問題…
百萬年薪夢起飛 飛行機師門檻高
過去國內航空公司的飛行機師,多聘請外籍富經驗的機師或退休空軍飛官任職。但由於民航業的快速成長與競爭,人才需求孔急,加上機師給予人高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