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武的孩子,忍人不能忍

雲林縣四湖鄉建華國小,學生利用晨光時間練習「武陣」。
丹尼爾
第35期
黃守宜

常聽說學琴的孩子不會變壞,那習武的孩子呢?是好勝爭強,還是講究武德、彬彬有禮?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還是冷靜沉穩,習武風範行於日常的「霍元甲」?

 

雲林縣是一武術鼎盛之地,明朝末年開始,中國大陸東南沿海一帶戰亂頻繁,民不聊生,居民紛紛遷往台灣開墾定居,武術風氣也隨之飄洋過海。早在一百年前,各門派武術已紛紛被引進台灣,雲林縣內的四湖鄉習武之風相當盛行,村村設有武術堂館,有「武術故鄉」之稱。

 

走訪四湖鄉內的建華國小、飛沙國中以及北港鎮上的北港高中,得一窺「習武的孩子」身上留下了哪些不同的特質。  

 

建華國小.晨光時間全校練武陣

 

清晨8點是建華國小的晨光時間,兩兩一組的學生在操場上手拿兵器,態度認真、專注,神情卻略帶青澀,一攻一防,一進一退,圍著大圓圈,練習著「武陣」。武術教練蘇金淼在一旁為我們解說:「這是槍砲彈藥沒有發明之前,訓練軍隊的一種方法,以前軍隊打仗就是拿這個東西……」 

 

全校只有56名學生,發展武術教學後,這個迷你小學成了「特色學校」。

 

如同四湖鄉的地理環境,四周縱然被快速、便捷且新建的道路環繞,這個「海口」邊城鎮所散發的氣息,依然恰似這一群小學生身上那一股淡淡的清新與羞澀。

 

「練起來感覺如何?」

 

「滿好玩的!」

 

「最高興的事?」

 

「國術比賽得第一名!」

 

孩子們沒有爭相發言,也沒有不按牌理提問令人發窘的問題。

 

「練武術的目的是甚麼?」

 

「可以運動、可以減肥、可以訓練身體。」五年級的吳承霖回答了這個問題。

 

「以前的目的是戰爭或保護自己、保護好人。」三年級的吳健銘是少數侃侃而談、毫不怯場的學生。

 

「練武術會不會去欺負別人啊?」

 

「不行!!因為會傷到人家。」這個問題讓一向沉默的學生也開了金口。

 

「如果有人欺負你怎麼辦?」

 

「算了!就離開算了。」

 

「最困難的是甚麼?」

 

「記動作。」吳昭慶、吳昭興是一對六年級的雙胞胎,因為害羞不敢直視我的雙眼。 

 

陳栩軍是學校裡負責武術訓練的老師,校外的武術教練蘇金淼談起這一位年輕老師,笑得相當開懷,「陳老師本來要調回去的,現在不走了!」在建華國小任教原本是陳栩軍的「短暫計畫」,卻因為武術結下了不解之緣,一待就是5年。陳栩軍體態輕盈、身段敏捷,打起北拳,出拳迅速、力勁強,他說:「武術彌補了其他運動所沒有的,譬如美感及運動節奏感。」

 

「我覺得這是心靈上的東西,是對身體負責任的一種方式。」原本喜歡打籃球的陳栩軍卻愛上了武術,剛打完一套北拳的他,汗流浹背,還來不及緩上一口氣便氣喘吁吁地說著。

 

在陳栩軍的觀察中,武術訓練可以鍛鍊小朋友的體力;透過身體力量與速度的掌控,還可學會控制自己的肢體及平衡感。除此之外,「學習怎麼要求自己,去做一件可能是不斷重複的事情,也是培養毅力與專注力的訓練。」陳栩軍認為武術不只是肢體上的鍛鍊,還包含了心理及文化的培養:「也等同是認識一些歷史。」

 

儘管四湖鄉村民性情豪爽,武術教學的政策也順利推行,不過,仍有家長質疑:「練這個要做甚麼?」陳栩軍眼中的武術是傳統的精華,具有文化意識與知識性,不過在歷史洪流中卻失去了價值定位。「我也沒把握練這個可以做甚麼?至少學業先顧好以後,這是另外一個才藝。可以鍛鍊身體,也可以獲取榮譽。」 

 

一次次的校外比賽與表演,讓這一群位居偏遠地帶的小朋友,經歷一次又一次的舞台洗禮。建華小學的教導主任林禾堅說,藉著校外表演以及獲得比賽佳績後,學生顯得自信。陳栩軍則說,窩心的是,看到學生在這些過程中的轉變:「學甚麼不重要,重點是讓孩子長大,學到照顧比他年紀小的小朋友。」

 

「說實話,練武術有沒有被逼的感覺?」

 

「沒有。」學生們異口同聲,回答迅速、聲音宏亮。

 

相較於陳栩軍老師,打拳對這群天真的孩子來說,或許只是學校生活的一環,打拳的目的與意義對他們而言太遙遠、難懂。

 

「練拳使得注意力比較集中?上課注意力比較好?」

 

「應該會!」

 

「應該不會吧!」 

 

不過,就如陳栩軍所言:「哪怕以後所有的拳術都忘光了,可是你那個心情(忍耐與堅毅)已經培養起來了,以後在工作上或做一件事情,比較能夠持之以恆,有毅力做下去。因為,國術都練起來了,我想沒有甚麼事情比這個累的!」  

 

飛沙國中找不到這麼乖的孩子了!

 

飛沙國中操場上,全校學生縱橫整齊排列,不論男女精神抖擻。拳套一出一收間,動作一致、有力。「人家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就是基本功要練得好,所以馬步要蹲得穩,然後心要沉,氣要定。」為我們解說的是飛沙國中校長林金珠,她的神情,令我幾乎篤定:她給學生打了滿分。 

 

每週一次,將近半小時的練拳時間,學生們精神始終不躁進、不慵懶,動作沒有馬虎,臉上不見煩躁情緒。「動作要如此整齊,對一個班級來講都已經不簡單了,更何況這全校270個學生!」陪同的宜梧國中校長施協志對學生的表現嘖嘖稱奇。「尤其青春期的女學生,動作會扭捏;她們不會,動作都很大,放得開。」施校長的觀察也讓我對飛沙國中另眼相看。連來自瑞士的攝影師丹尼爾也不禁豎起大拇指露出敬佩的神情,連說:「讚!」丹尼爾對中國武術興趣濃厚,多年前曾赴大陸少林寺學武。

 

南部的毒辣太陽晒得我雙臂微微刺痛,汗水自頸後不停流下。暈眩不堪、企圖尋找陰涼處躲避的我,益發佩服這一群正值叛逆期的青春少年仔,在烈日下依舊氣定神閒;也不由得不讓我相信:武術的訓練讓他們定力深、耐力強。  

 

名聲揚,學校偏遠反增一班

 

飛沙國中推行武術教學已超過10年,2005年曾獲得全國中正盃武術比賽國中組冠軍,而學生每年參加的個別項目比賽也成績斐然。由教育部和公共電視台合作的「台灣囝仔,讚!」還因此專題報導了他們學校,名氣之盛連綜藝界大哥大張菲都來相邀上節目。 

 

不過,這樣的另類教學如何面對升學的現實?從飛沙國中每年70至80名畢業學生的基測成績發現,位於高分群(250分)的約有4至5位;超過200分的約有20名以上,已經是該校畢業生四分之一以上了。甚至曾有一年的畢業生,基測總平均還達200分以上呢。

 

亮麗的學業成績讓林金珠校長驕傲,不過她最滿意的似乎是:「學武術的孩子給我感覺比較穩重,不會做壞事,而且彬彬有禮,你在雲林縣幾乎找不到這麼乖的學生了!」 

 

飛沙國中訓導主任邢迎春,原本對打拳一直存在著負面印象:「不會讀書的才去打拳!」不過,接觸武術教育之後她產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她相信:「頭腦要好、反應要快、領悟力要高,這樣『拳』才會打得好!」目前她是該校負責訓練武術的老師之一。

 

鄉鎮人口外移與「少子化」現象,逐漸對四湖鄉造成影響。「減班」是一般學校不得不面對的現實,不過,飛沙國中去年反而增加了一班的學生,對地處偏遠學區的學校而言,是個特例中的特例。

 

「家長對這個學校有信心啊!因為學校表現好不好,社區都感受得到,其他學區也會感受得到啊!」學生家長黃建智有一對雙胞胎兒子,他們從飛沙國中畢業後,目前已是大二的學生,而他們的小么弟現在還是選擇在此就讀。

 

「練武術」在黃建智眼中,是一件讓孩子品德、體格變好的大好事:他三個孩子閒暇時間練拳,不耽誤功課;重視武德,不因此打架闖禍。「我以前比較暴躁,他們在脾氣各方面都比較平順一點,跟學校的政策(練武術)有點影響。」黃建智提起自己當年不穩的情緒,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遇挫折,拿出武術精神撐下去

 

除了體力的負荷,不斷重複的動作一再練習,這對於習武者而言不單是對身體機能的考驗,更試煉著心靈。吳君祐是武術社的隊長,曾獲96年縣長盃傳統北拳第一名、長兵器類第一名,97年獲新唐人全球華人武術大賽長兵器類第三名。

 

「每天練習都要做一樣的事情,當然會很不耐煩,可是因為這是我的興趣,我的興趣勝過於我的不耐煩,所以就持續地繼續練。」談吐沉穩,吳君祐似乎有著超齡的穩重。

 

「勝負乃兵家常事」,對這一群小俠士而言,競賽的壓力如何?上了擂台,「套路」需熟記,緊張心理需克服,「先吐氣,放輕鬆。」是吳君祐透露的要訣:「我會把自己想成是最棒的,我們的心態,就是要很努力地把這一件事情做好。」另一位充滿活力的選手吳孟原則說:「堅持到底,永不放棄!」

 

武術社團的學生們告訴我們:「練武術目的是健身,不可隨意施展功夫。」經過武術的訓練,「上課比較專心。K書很晚了,很想睡了,拿出武術的精神撐下去。」「遇到挫折的時候,也會告訴自己撐過去。」

 

志願、未來、前途,對這一群年紀尚輕的青少年而言,或許還是遙遠的課題,武術對他們來說只是一項興趣、一項強身之道,不過他們從中磨練出的毅力與耐力、從中建立的習武重德之道,已為他們建立了正向且健康的待人處世之道。 

 

走在「飛沙」這個不算大的校園中,學生的眼神時常與我相遇。「客人好!」這稍帶靦腆、害羞、誠摯而天真的問候,讓人除了驚訝,心田滿是溫暖,就如同學生家長黃建智說的:「這個學校的學生講究尊師重道,進來就感覺到學生很有禮貌!」這時讓我想起自稱是「笑長」的林金珠:「因為天天笑,所以我是『笑長』!」  

 

北港高中.身體累倒心裡舒服

 

依約走訪,北港高中武術社6名學生正等待我們的到來。與一般學生無異:時髦的髮型似乎宣示著他們的青春,愛笑、愛玩的本性在克制中難掩活力,他們說,有人參加武術社是為了興趣,而他們是興趣之外,也為了自己的前途與未來。 

 

「想走這一條路,因為現在大學也有武術這個科系,說不定讀書讀不起來,可以練這個。」隊長吳艾宇代表發言,其他隊員包括曹嘉宏、王登毅、吳凱琪、柯東昀、林家良也不約而同地表示「都是要走這條路」!

 

「因為以前都沒有看過這種東西,接觸才覺得很好玩」、「因為有社團」、「朋友、老師鼓勵」、「武術老師鼓勵」……他們各自說著練武術的來由,但是對於練武術的體會倒是有志一同:「很辛苦!」 

 

吳艾宇說:「長時間地練習,筋也要拉,跟一些運動不一樣,就是全身的肌肉幾乎要練到。」曾經練到倒地不起的王鐙毅,不好意思笑著訴說往事:「練到沒力氣,倒掉,太累了!不過心裡很舒服啊!」他強調,不會因此放棄。

 

「累」也曾經讓曹嘉宏產生放棄的念頭,然而,對武術的喜愛讓他熬了過來:「就是堅持。」學校一週一節的武術課,加上假日校外整天的課程,他們日漸習慣身體上的疲累。

 

他們身懷高強武功,練南拳、北拳,練刀、棍等兵器,參加比賽也屢有佳績。「其實我們參加過很多比賽,比賽過了我們就把它當作一個經驗,就不要去想以前的成績,想後面要比得更好。」吳艾宇誠摯地說著。曹嘉宏則說:「成績都忘記了,要拿獎狀看才記得。」

 

要如何才能練好武術呢?「努力、天分、練習、心態、態度」,這是他們歸納的幾個最重要的因素。而練好武術之後呢?「變得有肌肉、健康、反應靈敏、平衡感比較好、比較有自信、沉得住氣。」「人際關係變好了,因為人家很少看到這種東西。」林家良趕忙做出補充。

 

武,止於戈,古時練武之人崇尚武德,現代習武的孩子呢?有遵守嗎?「有!因為都沒有打過架。」有人挑釁比幾個招式嚇唬人?「沒有!」 

 

校外的武術教練蘇金淼帶著欣慰的口氣,述說一段發生在北港高中讓他驕傲的事件:曾有一位選手在校外比賽成績優異而大出風頭,卻被眼紅的同學找人教訓,挨了拳頭。學校老師知道後問他為何不出手,他說:「練武不是打人的,我能忍得住,就忍下來了。」

 

為了興趣,為了未來,這幾名能吃苦、有耐力的年輕人令人佩服。或許在艱苦的練習中,個中滋味無法與他人道盡吧!當我要求他們說幾句話鼓勵弟妹們也來練武術時,大夥兒只拋出簡短的幾句:「練過一次大概就不肯來了!」「練武強身吧!」「太累了啦!」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環境影響你是誰
在1,700多年前,晉朝文學家傅玄在《太子少傅箴》中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指出生活環境對人潛移默化的影響。而今,…
「芝山生活家」 教你健康生活
「四、三、二、一,來,原地踏步,出左腳、出右腳……」動感十足的音樂拍打出強力的節奏。…
科學家發現:人的選擇來自上天安排
在當前社會中,多數人都認為宗教與科學相衝突,其中「宿命」是最明顯的一例。科學家認為人的一生是自己奮鬥出來的,人在面臨人生的關鍵時刻,…
2011華人十大新聞 - 6. 《賽德克‧巴萊》再造國片奇蹟
台灣電影界2011年最轟動的盛事,就是《賽德克•巴萊》的上映。魏德聖導演把塵封80年之久的台灣日治時期重大史事「霧社事件」,…
藏在金錢後面的魔鬼
社會上大多數的人認為提高所得對於個人的健康會有幫助,尤其是對於低所得的人而言。所以高所得國家的居民平均壽命較長,而在同樣一個社會中,…
洪基隆「台灣微脂體」的威力
在市場經濟橫掃全球、全世界所有人的生活水準都幾倍、幾十倍、甚至千百倍提高的情況下,娛樂在人們生活中占的比重越來越高,…
英倫橘子》寶寶咖啡館 來一客現榨母乳!
欄目簡介:我不是兒童教育專家,是一位平凡的母親。「英倫橘子」這個專欄,分享我與兒子飯糰在倫敦所觀察到的親子生活與教育,期望透過分享,…
《明天過後》的省思
美國接二連三遭逢災難級颶風的威脅,哈維(Hurricane Harvey)與艾瑪(Hurricane Irma)颶風相繼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