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第十九章 物質不滅定律

插畫☉素素
第34期
弗羈

既然物質不滅,所以在層層的空間裡,這些影像都記錄在那裡。有一些人有『宿命通』的能力,可以看到過去發生過的影響,應該就是看到這些空間的記錄。

「嗯。人類在面對大自然時,總有一些共通的感受。比如說下雨天會帶來憂鬱的感覺,晴天會有開朗的感受。這就是所謂的觸景生情。」竹君進一步解釋這句成語。

「在面對這個知名的古戰場時,蘇東坡的友人生起了感歎,想起當時在赤壁對壘的幾個英雄人物:曹操、周瑜。江水與月亮都還在這裡,但是那些不可一世的英雄都到哪裡去了呢?」

「也許輪迴變成別人餐桌上的牛排了吧!」艾利克口氣冷冷地說,可是竹君可以辨別出他眼裡已經帶著笑。

竹君笑出聲來。「你剛才還說我殘忍!」

艾利克也笑了起來,剛才的不快,就此消散。

「所以蘇東坡的朋友對著不變的江水和天上的明月,就產生了一種念頭:人有沒有可能得到永生?這樣就不會變成別人餐桌上的牛排!」艾利克說。

二人一起哈哈大笑,然後又突然一起嘆了口氣。人生,誰能脫出輪迴?登天之路何在?

停了一會兒,竹君才又開口說道:「但接下來這一段就比較難解釋了,可卻是整篇文章的重點。」竹君把這段文字先吟了一回。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

「蘇東坡的意思是說,何必羨慕江水與月亮的永恆呢?如果真正懂得江水與月亮,就會瞭解到變化與不變的兩種境界。從變化的角度來看,那麼不論是江水、月亮或人的生命,每一分每一秒都變化無窮,所以沒有甚麼不變的江水與月亮,人的生命並沒有比眼前的這條江或頭頂上的月亮更渺小;如果從不變的角度來看,我們活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已經記錄在那裡,那是抹滅不掉的,所以是恆久不變的,既然是恆久不變的,也就和眼前這條江水與頭頂上的月亮一樣恆久偉大。」

「聽起來像是物質不滅定律。」艾利克說。

「正是物質不滅,影像也是物質的一種。既然物質不滅,所以在層層的空間裡,這些影像都記錄在那裡。有一些人有『宿命通』的能力,可以看到過去發生過的影響,應該就是看到這些空間的記錄。」

「在夏綠蒂和艾略特走了之後,我曾經找過許多通靈的人,想要和她們溝通。」艾利克望向窗外無盡的天空,沉鬱地說道。「有些失敗了,有些......根本是騙子。」

竹君沉默地聽著。

「我只是想知道,死後是否真的有靈魂。」艾利克轉頭看她,眼光中透著痛苦與期待。「妳認為呢?」

她的心先是一痛,然後才點點頭說:「我相信輪迴,也相信人有靈魂。只是,這是一個被神封閉的領域,不許凡人探索。」她一樣經歷過生離死別,可以體會他的渴望。

「但是有人能夠探知這個領域?」他皺眉懷疑。

「極少數吧!依據釋迦牟尼佛的講法,透過修煉,是可以開啟這些能力的,在《大藏經》裡也記載了許多這樣的事例。但這些能力是恩賜,不是讓人拿來顯示或者賺取名利的。」

竹君的意思很明顯,那些靈媒,十之八九是騙子。

但艾利克怪不得別人,他的確是想用金錢的代價來換取神奇的力量。但這正是他面對生死問題時最無助的地方,他只有錢,並且冀望錢能夠幫他換取他所執著的事項。

「這一生中,我愚蠢的事情幹過不少,也不怕多這一件了。」艾利克笑得很虛弱。他不須要在她面前逞強,他知道她會像大海一樣包容他,而非譏笑他。

她靜靜地陪著他坐著,分擔著他的憂傷與無奈。

「告訴我,妳為甚麼喜歡這篇文章。」過了一會兒艾利克問。

「我遇到挫折或沮喪的事情時,就會讀一讀這篇文章。蘇東坡的人生智慧讓我在第二天能夠以同樣開闊的胸襟面對挑戰。不管再怎麼貧困、社會地位再怎麼卑下,我知道自己和這個地球一樣重要;雖然有我得不到的東西,做不到的事情,可是我和地球上的每一個生命一樣,可以自由地呼吸,擁抱天上的明月、星星與太陽。所以,從這篇文章,我認識了自尊。」

「妳把妳的自尊框起來,掛在我的房子的牆上!」他扯扯嘴角,有點刻意扭曲地說。

她笑得傻了。「你如果是古代的帝王,在你的地牢裡一定有很多無辜的犯人。」

「呵!」他竟然不否認而且低笑了一聲。

這時約翰送來簡餐,艾利克心情極為愉悅地和竹君邊吃邊聊。

「累了嗎?」艾利克注意到她輕揉著眼角。

「嗯!」竹君點點頭。

「這裡有一個小臥室。」他帶她去那個小房間。「睡一下,再過六個小時之後就到了。」

「謝謝!」

艾利克體貼地留下一小盞夜燈,然後帶上房門。

***

「艾利克。」威廉手裡拿著一杯咖啡,坐在沙發區。「她睡了?」

「嗯!」艾利克也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我喜歡她!」身為艾利克多年的好友,他很高興艾利克身邊能夠有這樣一個溫婉的女子。夏綠蒂不是不好,而是太過自我,看不見艾利克的寂寞,無法真正溫暖他的心。

艾利克斜眼看他。「我感到很抱歉,你晚來一步了。」

威廉大笑。「你比三個月前正常多了。」

艾利克的精神與氣色和三個月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很顯然的,這是竹君的功勞。「你是個幸運的傢伙。」

艾利克苦笑。「你又不是不清楚我的生活。最高級的牢房,最高級的犯人。」

「那是夏綠蒂的想法,不是每個人都像她一樣。」

「這是我的責任。在她活著的時候,我沒有辦法讓她快樂。」

「你可以問我老婆,看她願不願意交換夏綠蒂的位置。她會樂翻了!」威廉做出誇張的表情。

「你早日死心吧!你這輩子是擺脫不了她的。」威廉的老婆吉娜愛死了威廉,眼底哪裡還有其他人。

威廉露出自負的表情。蘇格蘭女人對丈夫的愛是強悍的也是堅定的。

「西雅圖之後,你計畫去哪裡?還是澳洲嗎?」夏天的北半球太熱,他大多待在南半球避暑。

「再說吧!我還沒有決定。我只想先處理我母親和詹姆士的事情。」

「詹姆士還躲在南美?」既然他主動提起了,威廉就不客氣地問了。

「我昨天看到的報告是這樣說的。」

「他還有甚麼行動嗎?」威廉深皺眉頭。

「別擔心,他已經沒有錢可以再僱用殺手了,至少,不會是我的錢。」這就是他母親一直來糾纏他的原因之一。

她從小寵愛詹姆士,結果造成今天這個吃喝嫖賭樣樣都來的詹姆士。為了防止母親對詹姆士提供資金,他把對母親的供給全部做成一個信託基金,剝奪了她的處分權,由基金管理人──一位長期以來為他處理家人用度的會計師──掌管她所有的消費性支出。

所謂的消費性支出,就是不外乎食衣住行的基本需求,凡是涉及奢侈品的專案,都被視為非必要支出,會計師會駁回她的聲請。一年來她把可以典賣的珠寶都賣掉了,現在她再也變不出錢來,只好硬著頭皮來找他設法。

「我母親另外還有一個企圖,那就是決定我的婚姻。」

她一直和夏綠蒂處不好,為此還一直滯留在美國,不願回去荷蘭,為的是不願意在歐洲的社交圈遇到夏綠蒂或聽到夏綠蒂的事情。她總認為夏綠蒂對自己以及詹姆士有敵意,還把他所做的一些決定,怪罪到夏綠蒂身上。

現在夏綠蒂死了,她便認為改善與他之間關係的最佳機會來了,而她能夠想到的方法,就是安排一個會對她言聽計從的女人當他的妻子。至於夏綠蒂的死,她根本就不相信詹姆士涉案,從而認為他不該斷絕對詹姆士的供給。

多麼簡單的邏輯,多麼快速的結論。

他真希望自己可以活得這麼理所當然。

「為了詹姆士好,不管夏綠蒂的事和他有沒有關係,我都不會再給他一毛錢。想要錢就得自己去賺。」這就是他決定的最簡單的配方。

「你早就應該這麼做了!」威廉起身拍拍他的肩膀以示支持。「忙你的事吧!」有些事情,他還是不宜多言。

艾利克打開牆上的螢幕,開始一連串的視訊會議。他必須再放權出去。這幾天他一直在思考,如何突破目前的糾葛。財富不該是綁住他,或者是障礙他和她在一起的理由,更不能是可以傷害到她的理由。

幾經思索,他決定在一年內把名下所有的企業交給專業經理人經營,他要完全退居幕後,當個股東,當個單純的投資人。而且他要把所有的股票限縮到廿種以內,而所有的股票,將會設置信託基金來管理,他名下的財產將縮減到目前全部資產的百分之一,主要是那些散布在全世界的房子,他的落腳處。

這個決定,他將會告訴他的母親,當然,詹姆士自然也就會藉由他的母親知道這件事。這將斷了他所有邪惡的念頭:無人可以繼承他的財產,殺了他或他的妻子子女,將使詹姆士連借錢買披薩的對象都沒有。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葉門叛軍襲擊紅海 全球供應鏈危機一觸即發
自從2023年10月爆發以哈衝突以來,為表示「聲援巴勒斯坦」,葉門武裝組織「青年運動」對以色列頻繁發動導彈和無人機攻擊,並在紅海襲擊「…
色香味如何俱全?
民以食為天,中國有豐富的吃文化,講究色香味俱全。《黃帝內經》提倡「治未病」,從養生中預防疾病,食療勝藥療。只要把握竅門,人體色身,…
陸游唐婉的悲劇婚姻
陸游,字務觀,號放翁,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南宋大詩人。他一生創作一萬多首詩,為目前留詩作最多的詩人。陸游和表妹唐婉從小青梅竹馬,…
瑞典極光小鎮 拜見歐若拉女神(下)
極光現象通常在晚上八點過後才開始活躍,在這之前,遊客都會安排其他行程。在阿比斯庫(Abisko)待了五天,我們陸續體驗狗拉雪橇、冰攀、…
那一年 我們一起走上街頭的「自由之夏」
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學生陳為廷,7月28日在電腦前氣憤地看著那幾天的新聞,「走路工」事件正鬧得沸沸揚揚。他在臉書上看到一篇轉貼文,…
危機 碰到「藝術俠女」也讓路
喜歡藝術的人,對「美」,有自己的想法與鑑賞力,更重要的是有一顆容易感動、為他人著想的心。不過,看似「化指柔」的藝術特質,在遇到困難時,…
清明節:踏青節、鞦韆節
「清明」為黃曆二十四節氣之一,《淮南子.天文訓》記載:「春分後十五日,斗指乙,則清明風至。」而《歲時百問》則說:「萬物生長此時,…
黃浦江死豬漂流後面的環境恐慌
話說在中國,死豬扔河年年有,只因這死豬漂流的地點是環繞台商心中那「夢上海」的黃浦江,時間恰逢「中國一哥」習近平在北京大談建設「美麗中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