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第五章 一壺一杯

插畫☉素素
第20期
弗羈

白竹君果然在廚房裡,只是頭上多了一塊藍花布,把頭髮密密地紮在耳後......

艾利克不自覺地深深歎一口氣,然後緩緩起身關掉投影機。他轉身走進書房,打開所有的螢幕,把自己的思緒扔進數位與報表裡。

身為世界級的富豪,日復一日的生活就是聽取來自各企業的報告,以及看不完的報表。他有數不清的員工,可是他平常接觸到的只有六個人。為了簡化管理,他將所有的事業切割為:歐洲、中亞、亞太、北美、南美幾大塊,每一個區塊都有一個總裁負責領導一個區域性的團隊。最常與他接觸的是這五大區塊的五個總裁,再來就是他在荷蘭住家的管家:皮特。

至於Larry,他是特例。因為這個遊樂園是艾利克不假他人親手創設的,所以他與Larry的接觸比較頻繁。否則這些執行面的事情都應該是區域的總裁去執行,他只是個幕後的隱形人。

讓Larry幫忙安排這個住處也是特例。他只是想安靜地在這裡待一陣子,因為他厭倦了安全人員的跟隨。

幾個小時後,他疲倦地回到臥室,倒頭就睡。時差的干擾應該明天就會正常了。但這一切,這趟的人生之旅到甚麼時候才是盡頭?

***

他是被空氣中淡淡的咖啡香喚醒的。有一瞬間,他弄不清楚自己在哪裡。他趴在床上想了一會兒。台北,他在台北。

艾利克起身,到浴室刷牙洗臉,然後從行李箱裡找出衣服穿上。他旅行時的行李一向很簡單,因為如果有需要,就在當地添購就好。他並不是那種非名牌不穿的人,相反的,他一向樂意嘗試當地的服裝,融入當地的生活。

他經常甩開安全人員,自己跑到街上去閒逛。因為他的財富不是建立在空中樓閣上,世間的一切都無法脫離人群的脈動,他要自己去感受。

廚房裡很安靜,一籃烤好的土司,全部去邊切成三角形。二顆水煮蛋,褐色蛋殼,是有機蛋。一小碟果醬、一小碟奶油、一杯柳橙汁。但是咖啡呢?

「早安。」是她輕柔的聲音。

「早安。」他轉身。

她今天是素白的一身,與昨日同款式的唐裝。那一身層層疊疊的布料,讓人無法辨別她的身材,可是從她的臉型判斷,她應該不胖,可也不是那種骨感的女人。

「請問您要甚麼樣的咖啡?」

「有甚麼選擇?」家裡畢竟不是餐廳,他甚至願意接受美式咖啡。

她打開廚房工作台的廚櫃,拉出一台咖啡機。「選擇不是很多,但濃縮咖啡、卡布其諾以及拿鐵是沒問題的。」

「濃縮咖啡。」他看著她操作那台機器。

一套白磁咖啡杯盤落到他面前。不用說,仍然是出自曉芳窯的藝術品。他右手拿起咖啡杯輕啜,左手把咖啡盤翻轉過來,果然看到盤底的那個行書字體。

「這是定白磁,宋代的官窯。」她看著他的動作,開口解釋。

他看看她,沒有接話。咖啡很好喝。可是這還不是她的強項,他沒忘記她茶人的這個頭銜。

「我想買幾套衣服,妳可以幫我挑嗎?」他原本沒有預定在這裡停留多久,可是現在他卻是沒有預定甚麼時候要離開了。衣服是必要的。

「您需要甚麼樣的衣服?西式的還是中式的。」這樣的思惟對她來說是很正常的,因為她一直都是唐裝打扮。

「中式?」他腦袋裡從沒有過這個念頭,他原本想的是幾套休閒的便裝。不過......他再次打量她的裝扮。「甚麼款式?」

「冬天的長袍很適合您。」夏天的短衫就未必了。「但是要訂做。您想要進城還是找人到家裡來量身?」

「找人來好了。」他提不起出門的欲望。

「好的,我會安排。」

「我早上都在書房裡,麻煩妳準備一壺紅茶。」

「是。」

紅茶很快就送了進來。一樣的一壺一杯,這會兒卻是粉彩戲蝶的精緻磁器。

「我的老天爺,她是要為我精心安排一場中國陶瓷課程嗎?」艾利克想著。

大吉嶺的紅茶。他喝得出這茶葉的等級。所以她品茶的功力,不僅僅是中國的功夫茶,而是跨越國界的全領域。

要記得請Larry幫她加薪才行。

安靜的上午很快就過去了。11點過一刻,他設定的鬧鐘響起。艾利克嘴角帶著一抹笑意,起身,轉進廚房。他沒忘記想要看看她如何做菜。那樣的裝扮,一頭長髮,做飯的時候會不會很狼狽?中餐是脫不開炒、炸工夫的,他滿心好奇。

竹君果然在廚房裡,只是頭上多了一塊藍花布,把頭髮密密地紮在耳後,露出光潔的額頭。寬大的袖口也紮了起來,露出兩截藕臂。他仔細地看了一下,原來她的袖子內側縫了一條帶子,帶子的尾端有個鈕洞,只要拉出這條帶子然後扣到手臂位置的那組盤扣,就可以輕易地把寬大的袖口紮起來。

花樣真多。

「您需要甚麼嗎?」她轉身看著他。

「我只是想看看妳怎麼做菜。」他翻轉椅子,跨坐著,兩臂撐在椅背上,下巴頂著手背,靜靜地看著她。

她無言轉身,繼續手上的工作。是啊!他昨晚是提到過。不知道他從事甚麼行業?但她是不會過問他的事的,二人是主僱關係,她懂得分寸。

他從她的身上看到一種篤定與安寧,她並不畏懼他的目光,倒像是個明星一樣,在自己的舞台上自然地走動著。她有一雙非常美的手,豐腴但不顯胖,膚色極美,完全沒有斑點疤痕。夏綠蒂以前常說,她嫉妒東方女人的皮膚,不像她,渾身都是雀斑,總得用蓋斑膏遮掩。

但現在他懂了,他替夏綠蒂表達她的嫉妒之意,人的皮膚怎麼可以好到這種程度,像玉──快滴出水來的白玉,簡直像是沒有毛細孔似的。

爐子上二層蒸籠已經蒸上了,烤箱的燈也是亮的。她似乎沒有花多少時間就已經把工作台上的砧板刀具都收拾起來。

他低頭看錶,咦,才過了半個小時。濃濃的食物香味已經飄揚在餐廳裡,讓他食指大動。

她的動作很迅速,餐墊、筷子、湯匙,一一布置好。綠色的餐巾套上紅色與金色的緞帶,提醒著他耶誕節的來臨。他突然有個念頭,等她再也變不出花樣時,他就離開台灣。這應該不會超過一個月。

12點整,當天的午餐已經有序地呈現在他面前。定白瓷的魚翅盅裡,放的是嫩薑蒸去骨的雞腿肉;一盤雙色的甜椒焗飯,放在黃紅兩色的甜椒裡,上面灑了一些海苔絲;一盤沙爹烤羊肉串;三尾清蒸明蝦;一籠湯包旁邊配著薑絲紅醋。分量既足,色彩又豐。

不一會兒,他再次吃到盤底朝天,連一口湯也沒剩下。

一抬頭,看到她已經拿掉頭上的青花布,端著茶盤等在邊上。

「妳中午不一起吃?」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剛才只被食物給吸引了,忘了邀她一起吃飯。

在荷蘭,他一直都是和老管家皮特一起用餐的,也有個說話的對象。皮特的手藝也是不錯的,但多年來還是那些老菜色,主菜脫不出牛、羊排與烤春雞等,配菜就是蘑菇花椰菜與紅蘿蔔,副食則是義大利麵、馬鈴薯。但吃久了也習慣了,這就是家庭菜。

她淺笑搖頭。「我早餐晚餐都吃得多,但不吃中餐。」

中午吃飯會讓她昏昏欲睡,整個下午都做不了事,所以長久以來她都略過中餐不吃,如果餓了,就吃些水果或乾果止飢。這個習慣讓她在工作上很有效率,一天能當二天用。

「您想喝個飯後茶嗎?」

「妳準備了甚麼?」他看著她手裡的茶盤。仍然是一壺一杯,定白瓷。

「不曉得您能不能接受,但這是中國食補的藥方,補氣的。」她今天準備的是冬蟲夏草與黨參磨粉後的茶袋,喝起來只有淡淡的黨參甘味,並不是濃重的中藥味。

「試試看。」在她手裡,生活向來追求快速簡單的他,突然過得像皇帝似的,還要「補氣」!太有趣了。

「味道不錯。」雖然是第一次嘗試,但並不會比紅茶的味道差。

「妳多久需要出門買一次菜?」

她搖搖頭。「有指定的菜販會幫我把每天的菜整理好送過來。」這家配合的菜販送來的材料都很合她的意,想來是喜來登董娘依照李嵐這邊的請托安排的。能夠省去買菜的時間,她是樂意不出門的。

「這樣是很方便。」畢竟從山上開車出門,來回總要花上許多時間。

「謝謝妳!每道菜都很好吃。」他起身,自己端起茶盤,慢慢地走回書房。(下期待續)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剛柔並濟 蘇嬉螢擦亮吉野家品牌
百年品牌吉野家誕生於1899年東京日本橋魚市場,1926年於築地市場開設第一號店鋪,品牌從此落地生根。1988年吉野家開始進軍海外市場,…
千古文豪蘇東坡一生傳奇(上)
蘇軾,字子瞻,自號東坡居士,北宋著名文學家、書畫家,是唐宋八大家之一,與父蘇洵、弟蘇轍合稱「三蘇」。作為士大夫,他在政治上恪守傳統禮法,…
北京50外逃名單 凸顯「一國兩制」?
 在中國娛樂圈爆發逃稅風波之際,當局又掀起一波反腐潮。北京日前發布50名涉嫌職務和經濟犯罪的外逃人員名單,其中5人和香港有關。…
由北大教授挺薄被下課 看中國變局
前些日子北大教授孔慶東因為罵香港人是狗,著實出了一陣子風頭。讓人納悶的是北京大學何以繼續容許這種素質的教授在北大執教鞭?「孔慶東有話說」…
因應梅雨季 日本人出奇招
日本各地大多四季分明,在享受四季美景的同時,「梅雨季」的濕答答不免會讓人心情煩悶。日本的梅雨季大致從6月開始,一直到7月中旬。…
法航失事 中媒為何遮掩第9名乘客?
法航AF447班機失事,機上9名中國乘客的名單,卻在有關單位的遮遮掩掩之下,只公布了部分名單。…
百度涉高層內鬥 谷歌退出中國內幕浮現
由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夜奔成都美國領事館開始,演變至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免職,後又遭胡溫當局免除其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後,「重慶事件…
日月老茶廠 取之大地 還之大地
時間帶來興衰的痕跡,也帶來蛻變的契機。這是一座與眾不同的農場,他們不斷思索的是,如何從大自然的角度思維人類的需要。 老茶廠新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