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第四章 今之古人

插畫☉素素
第19期
弗羈

墨綠色的外衣,立領盤扣,衣袖口反折出秋香色的中衣,那件中衣比外衣大上一號,長過外衣的下擺,倒像是外衣的鑲邊,然後是同布料墨綠色的寬大褲裙,連她腳上的鞋也遮住了。沒有任何多餘的飾品,只有耳垂上的一對珍珠。這不該是從古畫裡走出來的人物嗎?

多年後,竹君再次回想初見艾利克的那一天,仍舊無法忘記他那雙堆滿憂鬱的藍眸。明明臉上掛著笑意,卻揮不去眼底那種絕望與一絲的憤怒。她曾經在鏡中看過自己也有這樣的眼神,讓人心痛的眼神。

艾利克乍見竹君時的反應,則是難以用筆墨形容。他驚訝地看著竹君長達半分鐘,心裡卻已經轉過無數個念頭,他轉眼責備地看著李嵐,這小子在搞甚麼鬼。

「是你要她這樣打扮的嗎?」艾利克用英文質問李嵐。

沒有必要因為正在進行「清明上河」的案子,就把管家的裝扮也弄成明朝、清朝的古裝吧!而且,有這麼飄逸美麗的管家嗎?李嵐是不是有其他的花樣......但這個女子的氣質完全不像是......

李嵐把艾利克的反應全部看在眼底,卻笑著舉起雙手做投降狀。「不!她一向如此打扮。而且,她真的是一個好廚子!」

艾利克還是懷疑地看著李嵐。

他不是第一回到台灣,台北街頭的人穿著打扮都和西方都市一樣。有些餐廳的女侍會穿旗袍,華航的空姐改良的中式制服也很好看。但竹君這身穿著,他真的第一次看到。

墨綠色的外衣,立領盤扣,衣袖口反折出秋香色的中衣,那件中衣比外衣大上一號,長過外衣的下擺,倒像是外衣的鑲邊,然後是同布料墨綠色的寬大褲裙,連她腳上的鞋也遮住了。沒有任何多餘的飾品,只有耳垂上的一對珍珠。這不該是從古畫裡走出來的人物嗎?他真的懷疑李嵐在戲弄他。

「您好,布蘭森先生。」她逕自向他恭身致意,用簡單的英文打招呼。

她會講英文!

「妳好!對不起,我剛才很無禮。請叫我艾利克。」他忍住伸出手與她握手的念頭,因為她已經恭身行禮。女士不主動伸出手來,男士當然不能主動要求握手。

「艾利克,我來介紹一下。竹君小姐,我都叫她白老師。她是台灣知名的茶人。」李嵐簡單地解釋了茶人的意思。「而且是花藝與茶道的老師。在外燴與布展界非常受歡迎。」

「我也要叫妳白老師嗎?」艾利克改口使用中文。她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他卻過了四十,夠當她老爸了,這聲老師可叫不出口。

「請叫我竹君!」

「竹君,這樣發音對嗎?」艾利克問。

「很準確。」李嵐代答。

「請問您想用餐了嗎?李先生是否一起用餐?」

李嵐連忙推拒。「下周有耶誕節,再加上年假,我怕過完年後到荷蘭之前有許多藍圖還沒有辦法完成,所以一定得回去事務所加班並且監工。」

艾利克也不和李嵐客氣,就讓李嵐逕自離開了。

「今天的晚餐來不及問您的意思,所以我就作主準備了幾樣菜色,希望您會喜歡。」竹君開始在餐桌上布置起碗盤。「您要馬上用餐嗎?」

「十五分鐘後我再下來,請妳陪我一起用餐,可以嗎?」艾利克想先洗個澡。從荷蘭到台北這段旅程時間很長,他需要沖個澡消除疲勞。

「好的。」竹君點點頭,看著艾利克轉身離開。

***

幾年前當父親病重吃不下飯時,竹君曾經挖空心思,變換著菜色與口味,只希望他能多吃一口飯。現在竹君要讓艾利克打開胃口方法可以更多,因為艾利克不是病人所以不忌芥末或蒜辣。以她對西方料理的瞭解,只要在沾醬上以及做菜的醬汁上多做變化,應該可以順利打開艾利克的食慾。

他那接近190公分的身高,卻配上削瘦的臉龐,實在不太相襯,她會設法把他養胖些。

艾利克下樓時,原木的餐桌上已經布好了晚餐。屬於他的坐位面前有一碗白飯、六碟菜、一碗湯,還有兩小碟的醬汁。屬於她的則只有小半碗飯、三碟菜、一碗湯。

艾利克也不問她為何要搞這樣的差別待遇。想來她的食量不大。

他在桌前坐定。一眼望去,光是顏色就讓人食指大動。青磁的餐具呈現粉青色,盤緣、碗口都有自然的鐵褐色澤,那是燒製時流釉的自然效果。從左到右是紅色的京都排骨、黃色的橙汁蒸鱈魚、淡紅的蒜泥蒸草蝦、綠色的清燙蘆筍、褐色的炸豆腐,以及白色的醃蘿蔔。襯著粉青的磁器,真正是色香味俱全。

兩碟醬料是五味醬以及梅子醬,既可以沾炸豆腐也可以沾清燙蘆筍。一碗酸辣湯上灑了幾片香菜,熱氣騰騰。連那碗白飯也因為青磁的關係,更顯得晶亮可口。

他這可是到了天堂?不發一語,他開始吃將起來。原來這些菜不只是好看,還真的是好吃!

「我每天都可以這麼吃飯?」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如果您喜歡。」竹君喜歡看他吃飯的樣子。所謂士為知己者死,她願意為這樣的人做飯。

位置是她安排的,所以她給了自己一個最適合觀察他的角度。長方型的原木桌子,他居中坐在長邊,她則遠遠地坐在短邊。所以她只要一抬眼就可以看到他的一舉一動。可是他若要看她則必須轉頭,可以給她足夠的時間收斂起所有的表情。

他的動作非常優雅,讓她想起黑色的豹子;他吃飯時非常專注,先端詳了餐具,再欣賞一遍菜色,然後按照一定的次序,一道道菜細細地品味著。沒錯,他吃飯的樣子非常──優雅。他修長的手指......

「做這些菜不麻煩嗎?」艾利克懷疑她究竟要花多少時間?

「不會麻煩。」她滿意地看著他把所有的菜都吃完了,湯也喝得見底。

「真的?明天我可以看妳煮菜嗎?」他想知道她究竟要花多少時間準備。

竹君笑著允諾了。

「這套磁器我在荷蘭看到過。」艾利克端詳著這些青磁。若要詳細地說,他是在荷蘭皇室的家宴上看到的。

「這是台灣知名的磁器──曉芳窯。足以媲美故宮的御用食器。古時是皇帝所用。我聽說過荷蘭皇室與日本皇室都有收藏。」竹君說完起身將碗盤全部收到洗碗機裡。

「飯後您想喝點甚麼?」

「熱茶?」她是茶人,不是嗎?

「我準備了適合這個節令的熱茶,有一點點甜味,您要不要試試看?」晚上不適合喝中國茶,尤其是艾利克現在的狀態,既要調整時差,而且還顯而易見的,處於喪失親人的創痛中......

「好呀!」他踱步走進客廳,坐在那張顯然專屬於他的皮椅上,拿起搖控器,試著操作投影機與螢幕。

不到幾分鐘他就弄懂了,投影機接到有線電視,而隱藏的錄放影機就在螢幕下的暗櫃裡。暗櫃的玻璃是一種特殊的材質,可以用按鈕控制,透明或者不透明。他在近百台的有線電視頻道裡找到了他較熟悉的幾個頻道,並且設定為快捷方式。

「請用茶。」竹托盤上放著一壺一杯,以及一盤水果。仍舊是曉芳窯的青磁,但是壺與杯皆有開片。

李嵐是從哪裡找來這樣神仙般的人物?竟有這麼深的文化內涵。一舉手一投足,真叫他開了眼界。

他啜了一口熱茶。的確微甜,但只是極淡的甜,混合著幾種叫不出名字的香味。「這是甚麼茶?」

「算是中式的水果茶吧!」有龍眼、枸杞、青杞還有一點白參。補氣的。

她靜靜地站在他的身邊。頭一回,她可以這樣合法合理的注視著一個人,一個性感體面的男人。他似乎很習慣別人對他的注視,一點也沒有不自在的反應,所以她就不太收斂自己的眼光。

紅褐色微卷的濃密頭髮側分,西方人特有的高挺鼻梁,薄而堅毅的脣。坐在皮椅上的他,幾乎快與她一般高。其實她也有162公分,在華人世界裡不算矮了,但硬是矮了他一個頭頸的高度,站直時勉強搆到他的肩高。

他轉著杯子,研究著杯緣與開片,不再說話。

「明天您有甚麼想吃的菜色嗎?」

「妳決定吧!簡單就好。」他原本不是挑剔的食客。「早餐我只要水煮蛋、土司和咖啡就好。」

「幾點鐘早餐?」

「七點吧!」

「那我先回房了。十一點之前如果您想吃宵夜,可以隨時叫我。冰箱裡有牛奶、果汁以及新鮮的水果。」竹君簡單說明著。「晚安!」

「晚安!」

他聽著她穿過廚房,回到她自己房間的細微聲響。

這間房子裡有很多她細心裝點的痕跡。竹君。她一直端詳著自己,他沒有那麼遲鈍。這一生,對他好奇的人數不勝數,他早已習慣了旁人的注視。

但他並不討厭她的眼神。她的眼神裡沒有貪婪、討好或者他慣常在女人眼底察知的那種占有欲。甚麼都沒有,只有一點點好奇,還有......憐憫。即使是憐憫,她的憐憫卻不讓他厭煩。

明明是那麼年輕的一個女子,對他來說卻是個如同謎一般的女人。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老照片
阿梅老師是南安國小的退休教師,退休後仍繼續投入南方澳教育史的整理工作,是個出了名熱心的人。 畢業於南安國小的我對阿梅老師並不陌生,…
眷村小旅行
走進眷村,窄窄的巷道上透進夏日的光線,徜徉在古今的時空縫隙中,老舊的紅磚牆與荒廢的日式建築所散發的氣息,融進了當地居民綿綿的話語,…
夏日輕食 讓沙拉美味升級的6種方法
炎炎夏日,輕食正對味。消暑的沙拉,向來是夏季料理首選。 但是如果口味一成不變,太過單調,端上餐桌容易讓人興趣缺缺。其實,…
簡單「一二三」竟有大大內涵
有一個老笑話,一個孩童到了啟蒙的年紀,父親找了位老師教孩子寫字,孩子學了三日後稟報父親自己已經學會了。於是父親命他寫封信給萬姓友人,…
格達費和中共的差別,輸在台商?
2006年5月間陳水扁總統的「興揚之旅」曾經訪問過現在正遭受北約盟軍封鎖領空的利比亞。當時格達費不顧中共的打壓抗議,…
配客嘉「循環包裝」生態系 讓網購更減碳
電商蓬勃發展,網購成為消費者日常購物常態,同時衍生出大量包裝材料廢棄的問題。然而環保意識抬頭,全球減碳議題興起,ESG(…
第十二章 緣分
所謂的「連珠印」就是一枚由兩個小方章合成的,不,應該說是用一個長方章刻成上下兩個方章,花樣很多,上章刻名字,下章刻庭園的名稱,或者上章刻姓…
紅遍全球 章魚哥好神!?
備受矚目的2010世界盃足球賽順利地在南非風光閉幕。除球場上奮戰的各國英雄外,賽事期間最受各國媒體愛戴的莫過於德國「章魚哥」保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