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歲邱星崴 從「老寮」出發翻轉農村

現年27歲的邱星崴,大學時就開始思索如何改變農村逐漸凋零的現況,於是創辦老寮背包空間。
丹尼爾
第157期
賴宛琳
從街頭運動、社區工作室到成立背包客旅舍「老寮」,27歲青年邱星崴想實現的不只是保留家鄉文化,而是透過住宿平台,邀請年輕人前來體驗、想像,最後一同討論、翻轉農村的未來。

苗栗縣南庄鄉位處山谷,緊鄰中港溪,是苗栗知名觀光景點。丹尼爾攝影

 

車子駛過苗栗山間小路,兩邊山頭雪白的油桐花將綠意點綴得更顯油亮。此時正是油桐花盛開的季節,即便平日,南庄老街的遊客仍不算少。車子繼續前行,走過大橋、跨過中港溪、繞進一條小巷後,氣氛忽然沉靜下來,喧鬧聲彷彿被鎖在溪流的另一側。在這條一看便知有多年歷史的老巷中,有間獨棟老厝大門敞開,外頭大大的木板寫著「老寮」。

老寮,這間2014年10月開幕的背包客空間,從成立之初就話題不斷,吸引不少背包客與社運人士前來一探究竟,台灣著名的歷史學者、異議人士先驅史明以及學運明星陳為廷都曾是這裡的座上賓。這裡究竟葫蘆裡賣的是甚麼藥?

還沒跨進大門,一位身材高大、穿著隨興的青年笑臉相迎,他就是老寮計畫的創辦人邱星崴。

 

老寮的門口大廳放著許多和南庄鄉相關的紀錄資料。丹尼爾攝影

 

一堂研究課程 興起回鄉念頭

今年27歲的邱星崴,頂著小平頭、皮膚黝黑,笑起來眼睛和眉毛彎成一個可愛的弧度,憨厚質樸的氣質,不難把他和「農村」的形象聯想在一起。只是,頂著台大社會系、清大人類所高學歷光環的他,為何會選擇來到這偏僻的山中村落開hostel?

邱星崴解釋,自己從小就在苗栗南庄給阿婆帶大,這裡是他的童年故鄉,雖然長大後在城市讀書,始終難忘這裡。在就讀台灣大學社會系時,老師要求他們研究農村,邱星崴於是選擇南庄作為觀察對象,才得知原來舊名大南埔的南庄鄉南富村,在清朝是非常重要的貿易據點和開墾中繼站。曾幾何時,這裡竟成為一個沒落的、百病叢生的村莊。

「那時候我才發現農村的問題點,以前都以為這是自然發生的,直到調查研究的時候,才把一切原因串聯在一起,才終於知道這其中有很多人為的干預和破壞。於是我開始想,希望能有甚麼改變。」他舉例,觀光景點的發展,許多人會認為對當地是好事,但其實對於在地的傷害,是在不知不覺中造成的。

「觀光客進來,噪音、垃圾汙染就不用講了,更可怕是對文化無形的傷害,因為要做觀光客的生意,我們就不講客家話,小孩也不講客家話,連宗教儀式的路線都得配合觀光客調整。大家整天在做生意,也沒有甚麼時間跟家人相處,彼此變得很計較。等於說我們在犧牲我們的文化,去換取金錢。」此外,南庄的砂石開挖情況嚴重,不僅造成環境的破壞,居住品質也被影響。

 

老寮,象徵來老地方暫時居住,深度認識當地。丹尼爾攝影

 

轉型開青年旅舍 突破農村運動模式

本著「想做點甚麼」的念頭,邱星崴開始研究農村議題,參與農民運動、上街頭,「而且苗栗的特產就是自救會,因為有太多的地方被不公平徵收。」邱星崴苦笑,卻也正是因為這類血淋淋的劇情不斷上演,讓他更堅定要為農村找出路的決心。研究所選擇念清華大學,並從台北搬到新竹,為的就是能常回苗栗近距離觀察、接觸、思考。

2011年,邱星崴和伙伴成立大南埔農村辦公室,記錄、傳承與推廣南庄地區的文化與歷史。透過復耕有機水稻、開手工藝坊、辦社區報等各種方式推動農村改造。然而幾次運作下來,邱星崴發現要以NGO形式進行農村營造,來自在地的阻力相當大,因為當地居民較沒有公共議題的概念,工作室的行為容易被扭曲解讀,「一群年輕人在這邊,那些老人就覺得很奇怪,認為你是不是背後有政治介入、被操弄,拿了誰甚麼好處。」除此之外,夥伴永遠都是老面孔,表示農村的議題討論並沒有擴散出去。

經過幾次挫敗,邱星崴決定換個方式操作──進入在地農村生態。他將巷弄間的一棟老透天厝承租下來,改造成青年旅舍,「以前做甚麼他們覺得我一定有私心、有拿錢,現在不一樣,我是民宿老闆,一切都合理。」

 

老寮保有古早味的廚房,遊客可在這邊料理、交流。丹尼爾攝影

 

以米酒瓶製作的「腦寮」門牌,重現南庄古時的貿易風華。丹尼爾攝影

 

不止落腳處 是走進山林的入口 

有別於一般旅店的形式,老寮門口沒有櫃檯,更沒有近年流行的文創風格裝潢,只有一張木作大桌,粗獷簡單,幾乎稱不上是接待大廳。走訪每間房型,內容多是員工自己組裝的木作上下鋪,頂樓簡單搭建而成的交誼廳也是以傳統舊家具整理後拼湊而成。每間房型都有不同的名字──腦寮、碳寮、紙寮……代表南庄清朝時期身為貿易中心的特產樟腦、火碳、造紙等,牆上有著來打工換宿的房客親手繪製的南庄旅遊地圖,後頭的廚房則保有古早馬賽克拼貼式風格。比起許多標榜獨特風格的青年旅舍,老寮正如其名,真有種「宿舍」的感覺。

 

頂樓簡單的交誼廳。丹尼爾攝影

 

房間內部雖然無特別裝潢,但空間開闊舒適。丹尼爾攝影

 

「我們是很冷酷的青年旅舍。」邱星崴開玩笑道,「台灣遊客都太害羞了,只想跟老闆聊天,其實我希望客人走出去,跟當地人互動,所以這個空間都很簡單,沒有甚麼複雜華麗的東西。」

「老寮,山林的入口」是老寮背包空間寫在網站首頁的標語。取名老寮就是因為「寮」有暫時居所的意思,從打工換宿、手工藝工作坊、公民講堂,到推出在地深度旅遊行程,老寮不僅作為旅客落腳之處,更像是探險者的祕密基地,帶領旅人走進南庄,走進苗栗山林。

 

結合四級產業 翻轉農村體系

「我希望可以把這個(農村)體系,翻轉過來。」成立老寮,是邱星崴農村翻轉夢的轉型嘗試,以提供住宿服務作為進入農村體系的入門平台,結合體驗行銷,融合在地農產、文化、族群、自然環境。例如南庄盛產桂竹筍,老寮便推出桂竹筍一日體驗行程,跟著農夫到竹林採筍、以筍殼就地取材生火烹煮菜餚,接著手工製造桂竹紙,中間結合客家與泰雅文化的解說,形成一系列的文化生活體驗,不再只有單純農產品的買賣。

邱星崴說:「這樣一來,我們從體驗、服務,到設計、製造/生產,完整的四級產業就出現了。」一般農村轉型操作多從一、二級開始,著重作物的生產和設計,但老寮逆勢操作,從三、四級開始,由最終端的體驗往回延伸到最前端的生產,藉此提升第一級產業的價值。

「當務農就會變成一個值得驕傲的事情,人才能留得下來,農村才有辦法改變。」邱星崴的最終理想是,吸引NGO、社會企業、農民三者在南庄並存,形成環境,青年才有辦法長期待在農村。他說:「現在農村欠缺的就是年輕人來協助轉化,一旦人回來,就可以再談其他事情,就有辦法來談社區的草根民主、公共議題,我們才可以去構想農村的未來。」

 

老寮負責經營管理的劉靜杰(左),同樣是年齡20出頭的年輕女孩。丹尼爾攝影

 


 
老寮的開放式空間吸引許多缺乏課後看護的孩子來到這裡玩耍、聊天,或當小小管家,成了另類安親班。老寮提供

 

未來老寮將推出更多元的計畫,結合當地特色吸引遊客來場南庄深度之旅。老寮提供

 

另類安親班 引發一連串神奇效應

一開始只是單純另尋出路的轉型方案,沒想到執行後竟在當地引發一連串神奇的效應。老寮開幕後,當地居民對這群年輕人漸漸不再抱持防備心態,加上老寮的開放式空間,吸引許多缺乏課後看護的孩子來到這裡玩耍、聊天,或當小小管家,成了另類安親班,「有個孩子昨天才跟我說,他未來的志向是要繼承老寮,他才小學五年級。」長輩也會不時來老寮泡茶聊天,許多當地年輕人也被這樣輕鬆活潑的氣氛吸引而來,一同分享對在地的想法,討論南庄的未來。邱星崴說:「會發生甚麼火花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把這個空間弄出來,空間有了,人自然就會來。」

目前負責經營管理老寮背包空間的劉靜杰也笑言:「周遭鄰居都很棒,我們好多客人剛開幕時找不到路迷路,都是鄰居幫我們撿回來的!」邱星崴也承認,這一切的發展速度比他想像中快很多。

今年7月,老寮預計推出農創餐廳,結合在地農產,依照時節出菜製作簡餐,幫助當地小農,又可讓遊客重新認識南庄。未來,老寮會繼續和當地農夫、手工藝者合作推出商品,並規劃展示空間如「開放廚房」、「社區書櫃」,與居民更密切互動。

從社會工作者搖身一變,成為旅舍老闆,這一路的摸索花了七年時間,但邱星崴的初衷從未改變。如今老寮模式的成功,讓邱星崴更有信心繼續繪製他心中的美好農村夢。這個他口中的「農村翻轉計畫」,如此完整龐大的夢想藍圖,聽來很驚人、很遙遠,但從邱星崴坦然且堅定的眼神中,你會不禁期待、想像他心中藍圖完成的那一天。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37歲湯政翔 10年有成建立可近聯合事業團隊
沒有漂亮的學歷、沒有富爸爸、不懂得算計與心機,這樣的人,在爾虞我詐的商場上,真能打下一片天嗎?答案是肯定的。37歲的湯政翔就是一個例子。…
中共五中全會在這開?傳為大老虎「政變基地」
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召開。陸媒日前發文揭祕歷來神祕的「京西賓館」,指其涉及中共「大老虎」們的「政變」。…
上海男子中學現身 解決「偽娘」問題
由於女權抬頭等各項因素使然,據說目前已經走到《易經》所言「陰盛陽衰」的時代。 這種現象在現今中國大陸尤為明顯。大陸的男孩子越來越「奶油」,…
香港國安法首犯 醜類圍剿黎智英
根據香港警方數字,截至2022年10月31日,警方於各場示威共拘捕10,279人,其中2,915人已經完成或正經司法程序處理,其餘7,…
南田石收藏家司木炎 玩賞東海岸雅石之美
開車沿著蜿蜒的東海岸行駛,帶點鹹味的溫熱海風吹拂臉龐。沿路上,時見幾艘漁船歇泊在慵懶的浪潮上、釣客守在釣竿旁打盹,十分愜意。繼續向南行駛,…
清潔能源競爭加劇 美太陽能業備戰
美國太陽能公司(Solyndra)9月1日宣布停止生產,並將在近期申請破產重組,原因是全球經濟疲軟和來自中國的競爭令其陷入困境。…
來到屏東泰武 走近排灣族的生活世界
來到屏東享受自然風光之美,有一條不塞車又美麗的路線,值得跟隨它親近國境之南的風情。這條沿著中央山脈開闢的屏185縣道邊,有座吾拉魯滋部落,…
聯合國促南非 莫對災民落井下石
南非自5月11日起開始發生排外暴動,並且從約翰尼斯堡向外蔓延。因當地治安欠佳,有關當局因此部署軍隊上街頭維持秩序,…